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篇小说 > 军事小说 >

旧日(长篇连载)第十二章

时间:2017-08-06 00:16来源: 作者:中外艺术家 点击:
安娟英 白帆 著 第十二章 再说城隍庙日军翻译李松文和关雅萍在关家阁楼上足足隐藏了四五天,憋得要死。这天,两人正在忧虑之时,雅珍忽然爬上阁楼,高兴地说:他们走了,他们走了! 两人一下被雅珍这突如其来的话给弄蒙了,齐声问道:谁走了? 就是雅珍上气
安娟英    白  帆    著


第十二章
 
 
    再说城隍庙日军翻译李松文和关雅萍在关家阁楼上足足隐藏了四五天,憋得要死。这天,两人正在忧虑之时,雅珍忽然爬上阁楼,高兴地说:“他们走了,他们走了!”

    两人一下被雅珍这突如其来的话给弄蒙了,齐声问道:“谁走了?”

    “就是——”雅珍上气不接下气地用手指着南面的方向,说:“城隍庙,城隍庙的鬼子!”

    这时,殷小梅也从梯子下面告诉他们:“日本人都扛着枪走了,估计是打仗去了,连镇口的岗哨都带走了,你们趁这个机会赶紧跑吧。”

    “啊,太好了!”李松文兴奋得一下蹦了起来,头“咣”地撞在屋顶上,疼得他“哎呦”一声,马上蹲了下来,雅珍哈哈大笑起来。殷小梅催促,“快,把东西带上,赶快跑!”

    两人下楼跟奶奶匆匆告别,拎上殷小梅事先为他们准备好的东西,然后直奔无锡方向。没走多远,他们正好碰到一辆去无锡的货车,两人便搭车前行,待吉野他们从黄土塘狼狈蹿回的时候,他们早已到了无锡火车站,买票乘车直奔上海。

    李松文携关雅萍到达上海后,在同学的帮助下租下一幢房子,然后通过这个同学关系进了上海文汇报馆。他改了名字,叫马立文,当起了编辑和记者。开始,他干得不错,还加入了秘密抗日组织,逐渐熟悉了上海一些地下抗日组织和人员。雅萍无事可做,因为小时候就受奶奶的影响,喜欢历史文化,就进了一个半年速成导游学校。前两个月学习普通话,中间两个月学习导游基本知识,最后两个月结合实际学习上海周边包括苏州、杭州、无锡等景区的历史文化。她学得非常认真,很快就掌握了导游常识和上海周边一些重点景区特别是无锡的地理、环境、历史文化知识。

    深秋的一天下午,街上刮起了风。马路两侧高大的梧桐树上斑驳的叶子,在秋风的撕扯下脱离枝干,飘飘摇摇坠落下来。汽车驶过,那失去根基,流浪在路上的叶子,追着汽车跑了一阵之后,又被遗弃在马路上,很快又被后面驶过来的车辆碾压,带起,遗弃。

    下午两点,文汇报馆突然被汪伪特务机关76号查封。总编、副总编均被逮捕,同时被逮捕的还有报馆记者马立文。下午,李松文刚到报馆上班,就闯进来一伙戴礼帽、穿黑衣服的人,个个手持短枪。主编、副主编被抓走了,李松文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也被塞进一辆轿车,手被绑住的同时,嘴也被封住了。当车子停下时,他才知道已经被带到沪西极司菲尔路北76号,这是汪伪特工总部。他被带到了总部主任丁默邨的办公室。

    “说吧,”桌子后面射来一道阴森的目光,“你是什么时候参加你们组织的,都谁是你的同党,都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

    “我——只是个记者,别的——我,都不知道啊。”

    “啪,”话音未落,他的脸上就重重地挨了一下,他捂着脸,看见身边站着几个壮汉,一个个凶神恶煞。心想,完了。这时,桌子后面那个声音又响起了:

    “怎么样啊?找个现成的先给他看看,免得我们费事!”

片刻,里面墙壁的侧门开了,一个戴着手铐脚镣浑身是血的人被推了进来。李松文感到头发根发麻,一下闭上了眼睛。

    良久,他感到有人在拍他的肩膀,睁眼回头一看,眼前站着一男一女两个穿着笔挺军服的日本军官。男的中等身材,有四十多岁,戴着金丝边眼镜,圆圆的镜片后面,是一双熟悉的眼睛;女的身材苗条,一副大号墨镜,几乎遮住了二分之一的面目。一身戎装,却束缚不住她婀娜的体态。李松文感到有些陌生。

     “怎么,不认识我了吗?你的,李松文君!”男的开口说话了,是一口流利的中国话,并伸出了一个指头。

    “哎呀,这不是影佐老师吗?您怎么在这里?”他认出了眼前站着的这个日本军官,正是自己在日本神户大学留学时的军事教官影佐祯昭。同时暗暗吃惊他是怎么知道自己被带到这里的。

    “哈哈哈哈,你能在这里,我为什么就不能在这里啊?本人正是影佐祯昭。”影佐祯昭伸出了手,与李松文相握,“大东亚共荣的伟大事业,让我们在这里又重逢了,没想到吧?”

    “没想到,没想到。”李松文有些激动。

    影佐祯昭转身指着身边的女军人问李松文:“怎么,难道这位漂亮的小姐你不认识吗?”

    李松文转头看着眼前这个一直向他微笑的红唇女人,一时想不起在哪里见过。女人摘下了墨镜,露出一双秀美却凌厉的眼睛,依旧向他微笑着,等待着他的辨认。可是,他搜寻着记忆,还是想不起来。

    “怎么,连我都给忘了?”女子说话了,柔柔的声音里藏着浅浅的责怪。

     “抱歉抱歉,真的有点想不起来了。”李松文抬手挠了挠头,感到有些难堪。

    “李先生,看来您真是贵人多忘事呀。”秀美凌厉的眼睛微笑着。

    “那我提醒你一下。”影佐问,“还记得在日本读书的时候,你们班里来过一个插班女生吗?”

    “我想想,哦,记得记得。但时间很短,好像就两三个月吧。”

    “你回答的完全正确。那就是我,南造云子。只在你们班学习两个月。”

    “可是,可是——”

    “长得不像对吧?”南造云子抢过话,“不要忘了,你们中国有句俗话,叫‘女大十八变’,下一句你知道我就不说了。”

    “越变越好看。”影佐祯昭接过话头,“你们是老同学嘛!”

    李松文由于忘了同学有点尴尬。倒是南造云子主动伸出一只白嫩的小手,与他相握。李松文感到这只手棉团一样柔软,就是稍稍有点凉。

    原来,影佐祯昭就是刚刚上任的日本驻上海特务机关(梅机关)机关长。他曾就读于东京帝国大学政治系,专门研究政治,是一个“中国通”,毕业后,曾被派遣到中国任日本驻中国领事馆武官,1933年调任日本陆军参谋本部任中国课课长,并兼几所大学的政治军事教官,正是在这时与李松文认识的。而南造云子也是一个“中国通”,她出生在上海,十三岁时,被送回日本神户间谍学校培训,学习骑马、射击、爆破、驾车、歌舞等,毕业后深得侵华间谍头目土肥原贤二的赏识,遂被派回中国,以家庭贫困而失学的青年学生 “廖雅权”的身份打入南京汤山温泉饭店当女招待,通过与国民党高层人士接触,获取中国军方重要情报。1937年6月淞沪会战爆发前在长江上的日舰提前大撤退,就是她利用美色从行政院主任秘书黄浚手里获取的,那个打着花阳伞到树洞里取糖纸卷情报的袅娜女子,正是她南造云子。淞沪会战其间,她两次从黄浚手中获取中国最高统帅蒋介石的行踪安排,日本特务组织随即制定了两次刺杀计划,后都因蒋介石临时改变行动计划而未得逞。此前吴淞口要塞炮台军事设施扩建计划,也是她利用美色勾引时任国民党中央考试院院长戴季陶而获得的。因此,她深得日本高层的赏识和器重,成为日本帝国大本营派驻中国的第一女间谍。后因“黄浚泄密案”而被捕,被国民政府判处无期徒刑,关押在南京老虎桥监狱,不料日军进攻南京时,她用金钱美色贿赂狱警,逃出监狱。现在,她被临时从南京抽调过来做影佐祯昭的助手,协助汪精卫筹备新政府,更主要的是继续收集情报,开展间谍活动,同时加强对汪伪特务机关76号的指导和监督。近日,影佐祯昭和南造云子手下的特务侦察到《文汇报》的记者马立文,就是无锡关镇吉野少佐那里失踪的翻译李松文!影佐祯昭立刻派76号特务机关将报社查封,将主编、副主编及李松文抓捕。
 
     “李松文君,别来无恙啊!”影佐祯昭与李松问寒暄道。

    “老师,我还好。”李松文感到奇怪,发现刚才桌子后面向他问话和对他动手的人此刻都毕恭毕敬地垂手站在影佐祯昭和南造云子身后,那个满身是血的人也不见了。丁默邨也一改刚才骄横傲慢的态度,走过来谦恭地说:

    “影佐机关长,原来你们是师生啊!还有云子课长,你们是同学啊!缘分缘分!刚才都是误会,对不起,影佐机关长,云子小姐,李先生,失敬失敬。快,请这边坐,这边坐。”

    “好的好的,”影佐祯昭拉着李松文坐到了椅子上,然后亲切地对他说:“你的一切我都知道了。只要你和我们精诚合作,无锡吉野那边,我会给你说话,不成问题的。中国有句箴言,叫‘识时务者为俊杰也’。你可是我的高材生啊,绝顶聪明,应该懂得‘船遇风浪掉头急’的道理,不要辜负老师的希望,为了中日友好,为了大东亚共荣,为了我们两国的共同富强,多多出力!”

    “老师,松文同学在校时学习优秀,头脑灵活,一定会做出正确选择的。”南造云子在旁插话道。

    丁默邨马上顺水推舟,接过话茬,道:“你的老师和同学说得都对。你这么年轻,要看清时局。蒋介石的国军已经不堪一击,现在机关长和云子课长正在筹划帮助汪主席组建新政府,你在老师和同学的手下干,前途无量啊!”

    “丁主任说得对,你懂日语,将来在他的特工总部,或者到我那里,都会大有用武之地嘛!”影佐说。

    “我,我考虑考虑。”李松文迟疑地说。

    “好,我看那样吧,”影佐回头向南造云子使了一个眼色,说,“云子小姐,陪松文君到外面走一走,叙叙旧。你们是老同学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

    “好的,我一定把老同学陪好。”南造云子点头会意,转身对李松文说:“请吧,老同学。”
 
    李松文妥协了,他就这样在影佐祯昭、南造云子和丁默邨的诱降下,投进了敌人的怀抱,逐渐交代了自己所知的一切。

    很快,一批抗日组织被破坏,包括李松文知道的上海军统区的一个联络站,两名军统特工和一个联络员被杀。还有共产党在上海的一个地下组织古籍书店遭到洗劫,负责人老夏和两名联络员被逮捕杀害。

    李松文立了功,被留在了76号内,成了死心塌地的汉奸特务。

    然而,这些开始雅萍并不知道。后来发现李松文经常早出晚归,问他时,他就说稿件催得急,明天要见报,在报社赶稿子。

    近一个阶段,雅萍发现李松文经常夜不归宿,即使有时回来也好像心神不宁,行动诡秘,问他他说没什么,就是工作累的。

    又过了一段时间,李松文连续几天几夜没回家,雅萍心生疑窦,就往报馆打电话,可是打了几次都无人接听,她心里纳闷。这天下午,雅萍从导游学校回来直接取道报馆。因学校要安排学员去苏州实习,她需要告诉李松文一声,再看看报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当雅萍来到报馆门口才发现,报馆已于两个多月前就被查封。那么,李松文在哪里?他在干什么?一连串的问号连同这些天他的诡秘行为都使雅萍大惑不解。雅萍急了,她想立刻见到李松文,问明原委。可是,上哪去找他呢?为什么报馆被查封这么大的事他都没和自己说?而且还一直说是在报社赶稿子。难道报社迁往新址了?不对,如果那样,这里一定会有迁移到新址的告示的。看来李松文这些天一直是在和自己撒谎,他有事情在故意隐瞒自己。

    怎么办呢?

    雅萍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她猜想李松文可能出事了。她茫然地回到家里,也没心思吃饭,一头倒在床上。

    李松文一夜未归,雅萍几乎一夜没合眼。

    早晨,雅萍起身开门,忽见一个纸条从门上掉了下来,她忙打开一看,上面铅字打印道:
 
    近已查明,文汇报馆记者马立文(原名李松文)原是日军翻译,后进入报馆当记者。近日被捕后叛变投敌,已成为汪伪特工总部76号的特务、汉奸。由于他向日伪提供我方机密,使一批抗日志士惨遭杀害,罪不可赦,政府决定将其秘密处死,特此通告。
                             
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上海区执行处
          民国二十六年九月八日
 
    雅萍如梦初醒。她想起这些天李松文越来越不正常的行为和鬼鬼祟祟的样子,就觉得不对劲。原来,他是瞒着自己去当了汉奸特务!可是,她一时还是难以接受这个事实,转不过这个弯。蓦然,她感到一阵头晕目眩,无力地靠在了门框上。眼前是她和李松文的一幕幕画面像电影镜头一样一闪而过,她一下瘫坐在地板上哭了起来,感到伤心透顶!能是军统弄错了吗?不会的。这种事一定会有证据的,恨都恨自己太单纯,跟他在一起这么长时间,怎么就没早发现他的异常行为?

    她正哭得伤心裂肺,忽听有人敲门,忙起身擦了一下眼泪去开门,几个便衣闯了进来,为首的是一个国字形脸、西装革履、高大魁梧的人,大约有三十多岁,看出是一个领头的。他进门就问雅萍:

    “请问您是李松文的夫人吧?”

    雅萍点点头。那人便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印有国民党党徽的军统特别工作证在雅萍面前晃了一下,说:

    “我们是军统局上海站的,李松文的事情你可能都知道了。这是他咎由自取,我们也没有办法。今天我们奉命来你家查找一份文件,同时也是来保护你出去的。”

    未等雅萍说什么,他就吩咐另外几个人“查一下”。那几个人便在室内搜查起来。

    “军统局?保护我?是你们杀了他——”雅萍开始质问来人。

    “你不要激动,也不要紧张,一会你就会明白的。”那人和蔼地说,眼睛却盯着雅萍的脸庞。雅萍下意识地用手拢了一下垂下来的头发,露出了腮边那颗美人痣。
少顷,一个便衣举着一个档案袋从里屋出来向那人报告:“谢副站长,我们找到了!”

    “好,拿过来!”被称为“谢副站长”的人把手一挥。

    档案袋被打开,里面是日本在上海的梅机关和76号特工总部交给李松文的几项情报搜集任务。谢副站长扫了几眼后,递给雅萍,说:“看看吧,这个更能证明李松文的身份,说明他死的一点都不冤。”

    雅萍接过来看了良久,明白了一切。

    谢副站长将档案袋从雅萍手里接过来交给部下,叮嘱:“好好拿着,里面的情报我们还能用得着。”

    “是,谢副站长!”部下接过了档案袋。

    “您叫关雅萍吧?”谢站长问。

    雅萍点了点头。

    “据我们周密调查核实,李松文原是日军驻无锡关镇第九中队大队长吉野的中文翻译。后逃至上海,化名马立文,在《文汇报》馆做了记者,并参加了抗日秘密组织。两个多月前,他被汪伪特工总部逮捕,随后被日军特工梅机关影佐祯昭和南造云子收买,变节投敌,成为汪伪76号特务机关的得力干将,出卖我地下秘密抗日组织,使得我们的一些联络站遭到破坏,多位同志惨遭杀害。为此,上峰决定铲除这个汉奸特务。希望你能够理解,接受这个现实。我们也知道,这些与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也是被他骗出来的。请你及时认清他的本质,早日消除他在你心目中的影响,保重自己,重新开始新的生活。”谢副站长说。
雅萍还想说什么,谢副站长说:“特务们很快就会过来的,你马上收拾一下跟我们走,我们来保护你。”

    雅萍迟疑一下,便赶紧收拾东西,然后与谢副站长等上了停在门口的黑色轿车。当车子驶出不远刚一转弯,就见76号特工总部的黑色轿车开了进去,好险!
 
    9月下旬,为了破坏敌人的交通线,经与无锡县委研究,“江抗”指挥部决定派六团一营和“江抗”三路偷袭浒墅关火车站日军据点。浒墅关火车站位于无锡东南、苏州西北的铁路线上,是京沪铁路和京杭大运河相交的关隘枢纽,地理位置十分重要。这个据点虽然只驻有日军警备队30多人,但由于正处于交通枢纽位置,调动和增援都特别方便。因此行动前必须对距点和车站的环境进行详尽侦察,然后在向导、火力、交通、打援、救护、撤退等方面周密部署,争取速战速决。

    无锡县委派人事先做通了此浒墅关车站日军警备队长山本的女佣“麻子娘娘”的工作,让她配合“江抗”的行动,麻痹敌人。

    麻子娘娘其实并没有麻子,只因年轻时长得秀丽迷人,常引来一些异性的目光。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她出门时经常戴一方面纱。当地一位文人觉得这行为与明朝仁宗皇帝在甘肃洮州选到的那位皇妃麻娘娘相似,就给起了个外号叫“麻娘娘”,叫来叫去,就叫成了“麻子娘娘”。其实,那位皇妃麻娘娘就是因为貌美惊人,出门时常被围观,便制作一副麻脸面具,出门便戴上,因故被人称作“麻娘娘”,后来被仁宗皇帝选中入宫。而今天这位麻子娘娘虽然三十多岁了,但徐娘半老,风韵犹存,且心灵手巧,干净利落,又懂点佛事和巫术,有时给人算算命,她丈夫在铁路工作,是火车司机。两年前,麻子娘娘的爹娘死于日机轰炸之中,因此,她对日本人恨之入骨。去年年初,日军驻车站警备队队长山本让车站站长给物色一个能帮他料理生活的女佣,站长就想到了麻子娘娘。开始,麻子娘娘一听说要她去伺候鬼子队长,百般拒绝。站长说你若不去我就倒霉了,他就限我三天时间,若找不出就要拿我是问,日本人心狠手辣什么事都能干得出。为了我,你去吧,就算我求你了,我给你高工资。麻子娘娘没有办法,只好答应,但是她心里想好了,一旦有机会,就杀了山本,给爹娘报仇。

     麻子娘娘的外观让山本一眼就看好了,她做的饭菜也让山本感到特别可口,经常向麻子娘娘竖起大拇指。麻子娘娘为了麻痹山本,将他的住处收拾得干干净净,物品摆放得整整齐齐,深得山本赞许。慢慢地,麻子娘娘与山本混熟了,有空的时候还陪他聊聊天,给他算算命,久而久之,山本自认为跟麻子娘娘处得不错,对她也很信任。

    其实,麻子娘娘是将对这些强盗的仇恨埋在心底,一直在寻找出手的机会。

    机会终于来了。昨天晚上,地下党通过熟人关系找到了麻子娘娘,让她今天晚上以做佛事为名,邀请山本等人去观看,分散山本及其他鬼子的注意力,以麻痹敌人,配合“江抗”的行动。麻子娘娘答应了。

    早晨,麻子娘娘等山本吃完饭,便向他发出了邀请:

    “山本太君,今天的早餐怎么样?可口吗?”

    “吆西吆西,太可口了,太可口了!你的厨艺,越来越好,越来越高!”

    “是嘛,谢谢队长的夸奖,我还要继续努力呢。”麻子娘娘柔声地说。

    “你的,大大的好人,以后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尽管开口的,不必客气。”山本动了感情。

    “哎呦,真让您给说着了。今天是阴历五月廿七,是二十八星宿下凡的日子。我呀,准备晚上在家搞一个佛事,叫‘斋星宿’宣卷活动,迎接二十八星宿到来,给人们带来好运气。我想邀请您带着弟兄们过来给捧捧场,场面越大人越多星宿们越高兴,给大家带来的好运也越多,让参加的人都能沾上光。不知山本队长能否赏光?”

    “哦,好说好说。我对星宿很感兴趣,也喜欢研究星体与人类命运的关系。”

    “太好了!那就晚上六点到我家,一言为定。”

    “吆西,一言为定!”

    傍晚,天下起雨来。

    山本认为雨天比较安全,不会有新四军游击队来捣乱,他除了重要设施放了哨位外,将其余的人都带到麻子娘娘家去听“斋星宿”宣卷。为了拖延时间,麻子娘娘一边做法,一边安排准备夜宴,做法完毕,请大家吃斋饭。山本不知道麻子娘娘的用意,带领部下连吃带喝闹到午夜11点多才回驻地休息。

    而在傍晚时分,六团和“江抗”三路已经在梅村附近冒雨出发,按照统一部署,三路在浒墅关以北黄璃警戒并准备阻击来增援的伪军;一营过蠡河抵达吴县东桥镇,派一连往东,三连往西,分别担任破坏桥梁铁路阻击苏州日军增援的任务,临时指挥部也设在这里;二连和指挥部的两个侦察班负责进攻火车站。

    午夜12点左右,二连到达浒墅关火车站,将车站团团围住。连长江立东压低声音向部下三个排和侦察班下达了命令:

    “一排和两个侦察班跟我去攻打日军警备队队部,二排跟指导员吴立民攻击车站警备队营房,三排作预备队,在车站周围警戒,发现情况立刻派人报告。大家听清楚没?”

    “听清楚了!”众人回答。

    “好,马上行动!”

    连长江立东大高个儿,长得英气饱满,虎背熊腰,今年虽然才26岁,却是一位战斗经验丰富的指挥员,曾屡立战功,从排长直接升任为连长,他所在的二连也是敢打敢拼的英雄连,前不久在黄土塘战斗中立了功。此刻,江立东带领一排和侦察班20名战士悄悄摸到山本所在的警备队队部的小木屋附近,看见东西两屋窗子大开,只有门前一个鬼子在站岗。江立东向后一摆手,战士小刘偷偷从右面摸过去,江立东特意向左侧抛出一小块石子,站岗的鬼子立刻走过去察看,小刘一个箭步冲上去用臂弯夹住了鬼子的脖子,然后双手一扭,鬼子还没来得及挣扎一下就倒在了地上。江立东打开手榴弹分别向东、西两屋各扔一颗,紧接着,战士们将20颗手榴弹投向了两个屋子,“轰隆隆”的爆炸声响成一片,外面窗下的两个汽油桶也随之爆炸,将房盖掀上了天。睡梦中的十多个鬼子被炸得死的死,伤的伤,还能动弹的忙赤身裸体往外跑,却被一排事先对准门口的机枪给扫了回去,不是被炸死打死,就是被火烧死熏死。山本一看从门已经出不去,便狗急跳墙,从窗口跳出来想逃命,结果被侦察班的两个侦察员冲上去抱住。他凭借会点功夫拼死抵抗,又踢又咬,挣脱侦察员踉跄出逃,结果还没跑出十米远,就被侦察员开枪击毙。

    再说一排去攻打警备队队部的同时,二排在指导员吴立民的带领下,悄悄摸到车站附近,发现鬼子的巡逻队由南向北走去,他们便尾随其后进了车站鬼子营房大门。鬼子进屋后,将武器放在走廊里一字排开。吴立民发现还有一挺三八式机枪也放在离门不远的地方,便向二排长示意。二排长沈大刚立刻会意,悄悄摸到门口将机枪提了出来。其他战士正想去收缴别的武器时,突然里屋走出来一个鬼子,大家忙将身体贴靠到墙上隐蔽,屏住呼吸。只见这个鬼子睡眼惺忪地站在院里小便后,打了个哈欠,便又回到屋里睡觉去了。这时,警备队队部那边手榴弹响成一片,吴指导员立刻下令投弹,霎时,二排将手榴弹像冰雹一样砸进屋里,鬼哭狼嚎的鬼子们拼命往外逃命,却被机枪封锁住了出口。又一批手榴弹投了进去,营房成了一片火海,十几个鬼子上了西天。

    伪水警队听到车站传出的爆炸声,看见大火冲天,便出来救援,与事先埋伏在浒墅关以北的“江抗”三路遭遇,被打得晕头转向,丢下几具尸体逃了回去。

    因为通往苏州方向的铁路、公路都被一连、三连毁掉一段,即使日军从苏州方向前来增援也无济于事。整个战斗只用了半个小时就结束了,共消灭鬼子30多人,这一仗打得干脆利落,火车站据点被拔掉。

    第二天,日军在京沪线全线戒严,火车停运三天。

    夜袭浒墅关火车站的胜利,使“江抗”声名大振,上海、北平、重庆、香港的一些报纸都作了报道,极大地鼓舞了全国军民抗战的信心。
 
    为了增强抗日力量,“江抗”借目前有利时机,开展了对各支游击队的收编。陈凤威部接受收编后,被授予“江抗”独立支队番号,随吴焜率领的“江抗”主力一部行动。严公伟部收编后被授予“江抗”二路三支队八连番号,朱若愚部在接受改编过程中,遭到忠义救国军的阻拦,队伍被冲散。后来,各路人马辗转到达梅村后,被授予“江抗”特务大队番号。强学增部收编后被加委“江抗”独立二支队。杨忠部收编后被加委“独立四支队”。只有邓本殷部在收编过程中,由于参谋长、国民党顽固派分子黄飞造谣惑众,煽动、阻拦不明真相的部属,妄图带走部队,被“江抗”及时发现,马上对该部实行武装缴械,并将黄飞处死。至1939年6月,“江抗”在地方党组织的配合下,在无锡地区收编、加委了7个游击武装,1350多人,4挺重机枪,36挺轻机枪,1100多支步枪和手枪,壮大了我党在江南的抗日武装力量。

    活动在敌后的忠义救国军虽然喊着“救国”,但是他们尽量避免和日军正面交锋,而是保存自己的实力,千方百计与新四军和“江抗”搞摩擦,争地盘,制造分裂,掣肘、阻止“江抗”的抗日活动。盘踞锡北的忠义救国军十支队周正刚部还经常在侧背袭击“江抗”,瓦解“江抗”的力量。为此,“江抗”副总指挥、六团团长叶飞与县委书记王承业商量后,经请示陈毅同意,于深夜兵分三路,袭击了忠义救国军十支队司令部,击溃两个大队,缴获重机枪4挺,轻机枪20挺,步枪300 余支,小电台一部。

    国民党第三战区指挥部通过侦察得知,“江抗”就是新四军叶飞的部队,便指责“江抗”违反军令,擅自越界,电告叶挺军长撤回第六团叶飞部,并调集重兵围剿“江抗”,企图消灭“江抗”于东路地区。日军也利用国共两党之间的矛盾,暗中为忠义救国军放开封锁线,让国共两方摩擦升级,他们好坐收渔翁之利。

    为顾全统一战线大局,也是为开辟澄东根据地,“江抗”奉军部命令主动后撤,回师澄西。然而,就在“江抗”撤退的途中,却遭到忠义救国军第五和第十支队残部1000余人的袭击。“江抗”被迫奋起还击,将其击溃。忠义救国军不甘失败,求援总部,副总指挥杨蔚率主力第一、第二支队2000余人从宜兴赶来增援。“江抗”为避免冲突扩大,主动后撤。忠义救国军以为“江抗”败退,纠集当地第五支队共3000余人占领关镇九里河南岸及鸿山、嵩山等制高点,在鞋山设指挥部,准备逼“江抗”与之决战,将“江抗”消灭。

    “江抗”3000余名将士被迫在九里河北岸针锋相对地做出应战部署。当天下午双方接火,激战一天一夜,互有伤亡。又经过白丹山战斗后,为避免双方摩擦升级,“江抗”被迫向西北方向转移,当走到江阴马镇湖塘里时,突然遭到忠义救国军武装阻击,敌人的两挺重机枪向我阵地猛扫,对我军造成极大威胁。副团长吴焜率部立即投入战斗,他指挥一营奋起还击。顷刻间敌人的两挺机枪被打哑了,吴焜随部队冲进了村。而此时村里的残敌还利用房屋等做掩体向外打冷枪,吴琨不幸被流弹击中,当场壮烈牺牲,年仅30岁。随吴副团长一起冲进去的二连连长江立冬等也身负重伤。“江抗”战士群情激奋,纷纷向上级请战。叶飞、王必成分析情况后,决定针锋相对,集中5000余人在斗山与忠义救国军决战。国民党获此情报后,马上向新四军军部施加压力,迫使叶飞西撤,失去了一次歼灭顽敌的良机。

    深秋十月,江南依然满目苍翠,天气还很炎热。江阴周庄镇西石桥小学的教室里,新四军第一支队司令员陈毅正在这里主持召集营以上干部会议。会议开始前,陈毅司令员带领全体与会人员脱帽,向吴焜等牺牲的战友默哀一分钟。

    由于天气热,陈毅宽阔的额头上渗出了汗珠,他将外面的军服脱下来,只穿一件白衬衣,袖管挽到臂弯处,右手还拿着一把芭蕉扇,左手随着他拉长声的四川口音,打着手势讲道:

    “我说同志们哪,吴焜副团长的牺牲,我和大家一样十分悲痛。他是我们队伍里一位身经百战的指挥员,是从长征路上走过来的老红军,是一员骁勇善战的猛将嘛。可惜,他没有死在抗日的战场上,却死在我们中国人内战的战场上,让人十分痛惜啊!大家要为他报仇的心理我是完全能理解的,这没有过错。但是,同志们想过没有,现在是大敌当前哪,我们要顾全大局,不能总想着要为吴副团长报仇,就急着要去找忠义救国军决战。决战容易,拼个你死我活嘛。但是,拼完之后呢?拼完之后会是什么后果呀?你们想过没有?拼完之后,两败俱伤,双方都会死很多人嘛,说不上我们哪些同志又会像吴副团长一样牺牲掉,这叫内部消耗啊同志们。谁高兴呢?有句成语,叫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渔翁是谁呀?渔翁就是日军,日本鬼子,他们巴不得我们两家成天天打,打得差不多了,他好轻而易举地占领我们全中国。当前的斗争形势很复杂,我们不能只看眼前的表面现象,我们要有大局意识,全局意识,要从战略高度来尽可能地团结国民党共同抗战,减少与他们之间的摩擦,避免与他们正面交火打消耗战。虽然,他们很多做法不对头,但不管怎么说,目前我们与他们还是友军,还是兄弟嘛。《诗经》里有一句诗叫作“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说的是兄弟之间虽然有分歧,但是当遇到外人欺负时,仍然要团结一致,共同对外,不能相互厮杀,让外人看咱们的笑话。当然,如果他们欺人太甚,我们也要给他点颜色看看。但是一般情况下,我们还是要和他们讲团结,做到有理、有利、有节。这段时间哪,我们马上要西撤整训,希望大家在整训的过程中,好好研究研究战略战术,你们不仅是战斗员,更是指挥员,很多战士的生命掌握在你们手中啊。你们不要枪一响就只顾自己上去打,拿起冲锋枪就一顿横扫。要指挥战士去打,要不断观察战场上瞬息万变的形势,灵活机动地做出判断和调整。所以打仗啊,也要讲究方法和技巧,不能死打硬拼。古时候啊有个军事家叫孙膑,他给一个喜欢和齐国贵族赛马的朋友田忌出主意,拿你的下等马和他们的上等马去比,再拿你的上等马和他们的中等马去比,最后拿你的中等马和他们的下等马去比,这样三局你就赢了两局。田忌听了孙膑的话,后来果然一败两胜。所以啊,赛马里面也有学问,打仗里面的学问就更多喽。在与敌人的交手中,要记住不要拿我们的‘好马’去和他们的‘劣马’拼哪,要听孙膑的话,拿我们的‘劣马’去和他们的‘好马’拼,这样,才能保存好我们自己的实力,才能在以后的战场上赢得主动权,你们看看是不是这么个理儿呀?”

    一阵热烈的掌声。

    干部们对陈司令员的讲话非常折服,不仅逻辑性强,有理有据,还善于说古论今,幽默风趣,心里都暗暗佩服首长的博学多才,纷纷表示,一定按照新四军总部的指示,搞好这次整训,提高广大官兵的作战素质。

    第二天下午,陈毅应澄西中学校长孙炯的邀请,到学校礼堂为200多名师生演讲,受到了师生的热烈欢迎。晚上,全体指战员和当地群众举行了盛大的联欢晚会,“江抗”宣传队和学生社团表演了《打杀汉奸》《送夫参军》等文艺节目。

    陈毅离开之前,带着警卫班骑马来到江边勘察渡口,发现国民党军仓皇西撤时遗弃的许多明碉暗堡,不觉心潮澎湃,遂即吟诗一首:
 
江阴天堑望无涯,
废垒犹存散似沙。
客过风兴敌惶急,
军民游击满南华。
(责任编辑:于飞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中外艺术家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6-07-22 14:07 最后登录:2017-11-25 21:11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