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篇小说 > 海外小说 >

垂杨里---软磨

时间:2017-08-10 11:42来源: 作者:月涵 点击:
二姨娘并不愿意女儿总在外地,她还是希望孩子在自己身边,嫁入沈家,就不用去外地。 她和沈太太最近的几次接触,沈太太非常友好,也客客气气的,二人聊起女儿,到是有共同语言。 二姨娘想,沈太太不过是重老礼,自家的女儿只要尊重孝顺,也没什么,做媳妇的

  二姨娘并不愿意女儿总在外地,她还是希望孩子在自己身边,嫁入沈家,就不用去外地。

  她和沈太太最近的几次接触,沈太太非常友好,也客客气气的,二人聊起女儿,到是有共同语言。

  二姨娘想,沈太太不过是重老礼,自家的女儿只要尊重孝顺,也没什么,做媳妇的哪有不受气的,受婆婆的气,那不是天经地义吗,而且看沈太太也不是不讲理的人,比谢家那位正房太太强多了。她忽略了一个问题,她和谢太太的关系是正室和姨娘的关系。

  谢老爷一向惯孩子,尤其是女儿,所以并不想逼宗桐,木笛和他谈过,宗桐是谢家唯一的女儿,儿子是娶媳妇,不会吃亏,女儿是嫁出去,真要不如意,娘家心疼也不好办。尤其是高嫁,看着风光,其实女儿日子不一定舒心。以谢家现在的情形,大不必为了门第委屈自家的女儿了。谢老爷满心赞同,自家因了两个儿子,在这里已经风光,连官员们也极给面子。又何必非要让女儿嫁到沈家呢,心杨好,可是婆媳关系是难办的。

 所以母亲和二姨娘的态度,他总是敷衍,说长幼有序,还是要先考虑木莲。

  宗桐一看父亲的态度,马上撒娇,说要回香港经营生意,不在这里了。

  二姨娘直叹气,不好责怪老爷惯孩子。谢老太太最后说,一年时间,女孩子不能托太大了。

 

 

 

  垂杨里---玉琴

  宗桐收了一封玉琴的信,说是她要出国一段时间。

  信上没有落款,宗桐不知如何回信,她往玉琴的亲戚那里留了封信,说自己回香港了。

  回到香港,她还是轻松的,她喜欢这里,没有人管着她,没有那些复杂的规矩,没人逼着她结婚。

  哥哥永远是她说什么是什么。

  哥哥结婚后另买了房子,楼上有一间是给她的,她开始不想过去,可是哥哥坚持,后来心仪也劝她,说木笛虽然教书,可经常参加一些学术会议,有时候常出差,有宗桐做伴最好。

  心仪知道丈夫在乎这个小姑子,而且她和宗桐关系一直很好,自家的兄长又一直想要求婚,这可是未来的嫂子呀。她考虑过,宗桐住在这里,对大家都好,公公那里自然满意,如果哥哥来看自己,也有机会和宗桐接触。

  宗桐只好也搬了过去。

  有一天她在报纸上看见一篇文章,从文笔她断定是玉琴的文章,她奇怪,她不是出国了吗,难道在香港。

  她隐约感觉木笛和玉琴之间的微妙关系。

 可是现在不能提这些了,对于她来说,心仪是嫂子,两位都是她的朋友。

 

  垂杨里---攀高

  心杨介绍木莲进入了方家。

  木莲的一表人材气宇轩昂的形象,果然打动了方二小姐,木莲又主动追求,二小姐果然和木莲往来频繁。

  心杨果然料中。

  他想这样最好,他愿意攀高,就攀吧,只是木莲身上的大少爷习气,他不喜欢。

  木莲的上级调走了,他一直活动那个位置,最后方二小姐出面找了她姑母,这事情就运作成了。

  木莲大摆宴席,他算是少年得志。

  方家开始考虑二小姐的婚事。

  方家只有三个女儿,大女儿嫁给一位外交官,经年不在国内,小女儿两年前也结婚了,一位世家子弟,家中只留了二小姐,希望木莲入赘。

  这个要求让木莲有些烦闷,他向同学诉苦,同学劝他,娶了二小姐,就是皇亲国戚,日后飞黄腾达。就是不入赘,二小姐三天两头往娘家跑,他一样也要去。而且谢家不一定消受得起二小姐这样动辄把枪的媳妇。

  木莲一个人喝了大醉,第二天酒醒,就答应了入赘方家。

 

 

  垂杨里---入赘

  木莲衣锦还乡,可是进了谢家的门,刚和父亲提了开头,谢老爷当即大怒,请来了太太,太太一听入入赘马上昏倒。

  大家慌乱一阵,救醒了谢太太,太太拉了儿子的手大哭大闹宁死不乐意。

  谢老太太也不同意。谢家有名望的人家,孙子入赘,算什么。

  木莲有些气恼,又发作不得,他们都不懂他的雄才大志。

  谢老爷打电报给香港,让木笛和宗桐回来。

  木莲知道家里折腾也是白折腾,他不可能错失这个机会。他给母亲跪下,表明了姿态,这个驸马他当了,哪怕流言纷纷,不乱其心。

  谢太太心乱,她深知如果木莲入赘,老爷一定要木笛继承家业。她告诫儿子,木莲冷笑,谢家算什么,给了那个外室子,就给了,他将来所得,是这百倍。不过没那么便宜的事。他就算入赘方家,也要先分家,拿到谢太太的陪嫁,他也要有钱打理他的未来。

  木笛本不愿意回来,又不得不回来,

  他让宗桐和心仪先住在他们的家里,独自一人回了谢家,他不想让宗桐卷进来。

谢老爷头发白了不少,感觉儿子鬼迷心窍。叹息怎么生了个蝇营狗苟的儿子。正路不走,非要做驸马。丢尽谢家颜面。就是木莲有了儿子,头一个孩子也要姓方。

  木笛只是劝导父亲,人各有志,方家不是一般人家,这样的机会,木莲不肯舍弃。

别人奈何不得。木莲进出谢家,都是随从保安一大堆,那个侍卫长就是方家的人。

  侍卫长对谢家的人还算客气礼貌,但一切都是听从于木莲。

  木莲给了秦妈妈一笔钱,让她照看好太太,将来一定会让母亲跟他享福。

  他和谢老爷谈判,事以至此,请父亲成全,但他要母亲当年的陪嫁,他信任父亲,给多少他拿多少,谢家其余的家资,他替宗桐争取一半。

  谢老爷叹气,最后给了一张银票,他光明磊落一生,不屑于沾太太的便宜,现在给了木莲就给吧。

  木莲替宗桐争取的,他也同意了,他权衡过,事以至此,木笛并不经商,生意上不如依靠宗桐,这个女儿有经商天份,人也正派,但又随和,应该是个好苗子。只是老宅子归了木笛,木笛算是谢家长子。香港的老宅子归宗桐。

 

 

 

  垂杨里---分家

  谢家因了木莲的婚事,准备提前分家,一切手续都要公开。

  谢太太这次病了,是真的很憔悴。

  她唯一的儿子要入赘,她如何在谢家抬头。她有苦无处诉,在谢家除了秦妈妈,真不知和谁开口,可秦妈妈只是个仆人,有好多话也不好说透。

  不得已让秦妈妈找了兄弟来,虽然不是同母,可如今能指望的人,也唯这个兄弟。

王二老爷却是精明人,他一打听就知道方家是何等人家。心里盘算。虽然声名不太好听,可是这世间,总要声名有何益,他是个精明的商人,心知做驸马有驸马的好处,木莲能干,将来前程不可限量。姐姐是看不透,他却是想开了。自家的女儿,一跑多年,这几年才有往来,如今嫁了人,做了少奶奶,其实他并不看中那个女婿,有些油头粉面不靠谱,可又如何,儿女大了,不由爹娘。

  他劝姐姐,身体要紧,姐姐身体好,总是木莲在谢家的靠山,如果姐姐不立起来,谢木莲将来靠谁。他一直鼓舞姐姐,谢太太好似听进去了,也好似没听进去。最后说,你再劝劝吧。如果实在不行,你盯紧你姐夫,不要亏了木莲。

  二老爷反反复复说了半天,秦妈妈也帮着劝,谢太太才勉强喝了药,又昏昏睡了过去。

  秦妈妈送二老爷往书房去。

  二老爷反复叮咛秦妈妈一定要让姐姐吃药,身体要好起来,这样怎么成。

(责任编辑:王博生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各位朋友,下面的相关文章可能对您很有帮助!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月涵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10-09 13:10 最后登录:2018-08-15 08:08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