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篇小说 > 港台小说 >

垂杨 里---静好

时间:2017-08-11 13:23来源: 作者:月涵 点击:
其实这段日子是沈家和谢家相对平静的日子。 心杨听从了宗桐的建议,收缩了一下沈家的生意线,有些生意在外地的,能转的就转了,就能卖的就卖了,只留下了沈氏的老本行,还有木莲在上海的生意,那是心杨必须要代为管理的。而且心杨也想借机了解上海的动向。而

  其实这段日子是沈家和谢家相对平静的日子。

  心杨听从了宗桐的建议,收缩了一下沈家的生意线,有些生意在外地的,能转的就转了,就能卖的就卖了,只留下了沈氏的老本行,还有木莲在上海的生意,那是心杨必须要代为管理的。而且心杨也想借机了解上海的动向。而且他也必须和木莲保持一定的生意往来,对于木莲来说,钱财还能让他关注。

  木莲在这里住了几天,他还是愿意在妹妹这里,比较清静,规矩也少,孩子只一个念恩,却非常的懂事有礼貌,这孩子天生敏感,非常会看人脸色,大人脸上不高兴的时候,他马上就走开了。有一次划破了手指,本来去找父母求安慰,却看见长辈们在讨论什么,表情都很严肃,他就没敢说话,只是让管家给他包扎了一下。

  事后宗桐说,以后有事情,可以随时打扰父母,父母就是要照顾小朋友的。念恩点头,还是说,我能自己解决的。

  宗桐奇怪这孩子如何这么懂事,沈家二老,那么娇惯他,他也只是一脸的平静。

木莲说跟谁像谁,你们两口子就是这样的人,他也就这样了。

  现在他只是希望,他的继恩,能像心仪和木笛,不像他才好,他现在才发现,他是退无可退,进已难进。

  他树敌太多,又没到树大的地步,幸而背后有个方家,才没人公开针对他,可是暗里的争斗,一直都存在,各有输赢。

  他想过退步,却知道退不得,就是要退,也要解决了几个敌人。

 

  垂杨里---女儿

  宗桐的女儿出生在冬天,梅花开得正香。

  那天天空飘飞着雪花,宗桐说,孩子的名字叫小雪吧。心杨年纪已经过了三十,才有这么个女儿,自然是爱若明珠。

  念恩看着小妹妹,不知道她为什么那么小。只是她的眼睛亮晶晶的,虽然她只是哭闹,不好他说话,可是他发现,小妹妹好可爱。他愿意把玩具什么都给她,只要她笑一笑就好。

  屋里有梅花的香气,小姑娘好似也感受到了。

  木莲特地跑回来,过小雪的满月。

  他真心的赞叹,小雪比宗桐漂亮。

  话一出口,也感觉不妥,忙说,妹妹也漂亮。

  宗桐没理会他,她看的出来,一向没怎么抱过孩子的木莲,却愿意抱着小雪,他说,做我干女儿吧。

 心杨说,你是亲舅舅,还认什么干亲呀。

 木莲说,不一样,我其实是想要个女儿,怎么宠着都行。

 他给的礼物太贵重,一套昂贵的首饰,宗桐忙拒绝了,说是小孩子,哪里禁得住,木莲不理她,把东西放下,我的干女儿,什么都禁得。

  沈太太虽然重男轻女,可是沈家子嗣单薄,男女都好,到也很开心。

  孩子的衣服都是二姨娘做的,她看沈太太对小雪没那么上心,就自已搬过来,帮着看护外孙女。

  私下里也庆幸是个女孩子,她觉得女儿比儿子贴心。

 

 

  垂杨里---战争

  小雪两岁生日的时候,木莲也赶来,非让小雪叫干爸,心杨阻止不了,只好听之任之。

  他这次来另有任务,私下里和木笛、心杨交代,最好马上离开这里去香港吧,让心杨把工厂也迁往香港吧。

  心杨马上反问他,要打仗了吗。他点点头,还是绝密,不要外传,马上动吧,晚了一旦有轰炸,工厂损失惨重。

  木笛考虑再三,他是学校的校长,总不能一个人跑吧,和家里人商议,谢老太太不走,谢老爷自然要照料母亲。最后木笛让二姨娘和心仪带三个孩子走,无奈二少爷是老太太养大的,非要和奶奶在一起。

  沈家是沈校长和沈太太不想走,但是心杨坚持,沈太太舍不得念恩,最后决定走了。沈家搬走的得比较顺利,先让唐涛带着宗桐和孩子们和沈家二老去了香港。

  心杨留下来处理一些生意上的事。

  他知道这场仗短期之间结束不了。

  上海的那位帮会大佬 ,不想让日本人利用,听了木莲的劝告,提前去香港了。他同意把他的人手和产业交由心杨管理。

  心杨的打算是两边跑吧,毕竟他不能生意不管,都在香港,一大家子人呢,也不能坐吃山空。而且木笛不走,必然另有文章。

  他接手了帮派的事,化整为零,让他们分散开来,有什么事,再联络。木笛知道后,若有所思,问他,要不要为国家出份力。

  心杨说,如果你有什么事要办,我可以替你办,我的身份是商人。

  战争打响的时候,心杨才知道了残酷。

  上海不是没有守,而是没守住。

  幸而他在租界里,没受到太大的影响,可是在闸北走了一圈,他感触良多,和木笛打电话,如果你需要我做什么,尽管说。

 

 

 

 

  垂杨里---联手

  木笛很快有了答复,他介绍了一个人来,叫远哥,不知姓什么,心杨也没问,是一个中年人,穿了长衫,一副近视眼镜,很斯文的样子。

  一握手,心杨就知道此人握过枪。

  他不介意这个人是干什么的,既然木笛让他来,肯定有道理。

  他说,远哥,愿意管哪个部门,就管哪个部门,需要什么就开口,我和木笛是至亲。

  远哥选了码头。

  当天就上班去了,而且说要介绍两个兄弟过来,心杨一口答应。

  唐涛说,这个人上过战场,身手了得。

  心杨说,和苏老板打个招呼,多照应一下。

  他想,他算不算得到了木笛的信任呢。

  不算吧,木笛的秘密,比木莲多。

  有些事,别人不说,他不问,不问也是美德。

  但他要表态,虽然有些事不能直接做。但可以帮忙。

  做了这件事,他想,还是要和木莲联系,想办法弄些紧俏物资。转给木笛才行。

他出面,比木笛好,人家以为他是商人,唯利是图。

 他必须保护木笛。

  他能做的事也许太少。

  幸而孩子和家人去了香港,不用他惦记,可是他还是思念他们。

(责任编辑:人人新媒体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月涵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10-09 13:10 最后登录:2017-11-29 09:11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