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篇小说 > 都市小说 >

迷惑—烦恼

时间:2019-02-07 08:05来源: 作者:月涵 点击:
迷惑---感叹 进步,这个词,多年无人提及,让江亚宁心中一震,是呀,进步,这些年,自己进步了吗,按部就班的生活,应付着工作,管教着儿子。自己有没有全力以付的做些什么。 她有些沉吟。那边的何桐,还有感叹,你看同学们变化多大呀,升官的升官,富商的富
迷惑---感叹
 
  进步,这个词,多年无人提及,让江亚宁心中一震,是呀,进步,这些年,自己进步了吗,按部就班的生活,应付着工作,管教着儿子。自己有没有全力以付的做些什么。
  她有些沉吟。那边的何桐,还有感叹,你看同学们变化多大呀,升官的升官,富商的富商,非富则贵,我们真是惭愧。
  江亚宁看到这个话题有些沉重。
  她打破了这种气氛,好了何桐,先顾不上感叹了,你好好想想,晚上的饭局吧,既然你这么重视,就拿出最好的状态,你有你的优势,不要小看自己。
 
迷惑---鼓舞
  何桐是那种情绪来得快,去得快的人,她马上转换了腔调,对,我何桐有我的优势,起码我有时尚的外表,我有成熟的内心,我善解人意。
  江亚宁扑哧笑了。
  对,何桐,这么想才对,才是你。
  放下电话,江亚宁却沉思起来。
  不能这么过了,这样的生活,有问题。
  她决定好好反思一下,从哪里开始,让自己进步。
 
 
迷惑—饭局
  没想到,QQ上班长的头像动了起来。
  高加南的头像,用的就是班长二字。
  江亚宁忙回复,班长好。
  对方回过来一束玫瑰花,美女好。
  江亚宁脸有些发烫,我可不是美女,再普通一个人。
  高加南的回复很快,美丽有多种,你是兰花的那一种。优雅宜人。
  江亚宁心花怒放。
 高加南又说,我们在上次聚会的地方,一块晚饭吧,不见不散,七点钟,说完了,就下线了。江亚宁愣了。
 
迷惑—惊讶
 
  江亚宁心想,这是做梦吧。
  她仔细看了聊天记录,确认没看错,用手指掐了一下自己,生疼,这才相信不是梦。
  她心想,这是怎么了。
  难道是为了业务,他想要回扣。
  江亚宁听向海洋提过,可以返十个点。这是行规。
  好吧,要是为了这个,也是正常。
  江亚宁提醒自己,人家是为了业务。你不要想歪了。
  想了想,她给宋远发了个短信,今天加班。
 
迷惑—意外
  然而出乎江亚宁意外的是,高加南没有提回扣的事。
  江亚宁想往业务上提,可是高加南却挥手说,不要提这个,业务上的事,我看出来了,是向海洋作主,回头我和他聊,你不用管了,我们只说我们的事。
  江亚宁心想,这到省事了,我正好不知道怎么开口,这种事,还真是为难。
  江亚宁的表情舒缓了。
 高加南笑了笑,你呀,还是从前的样子,一紧张就脸红,我看你不是做这个的,那么紧张,一头汗,他把纸巾递过来,江亚宁微笑,有些感谢。
  接下来,都是高加南在主导话题,说的都是同学的趣事。
 
迷惑—欢喜
  到了九点多,高加南善解人意的结了帐,然后送江亚宁回去。
  到了家门口,高加南没下车,好了,我就不送了,还有些事。
  江亚宁也没开口让他上去坐坐,感觉不太方便,这一刻,江亚宁发现,这个家,好像她没有随便邀请客人的权利,只有何桐来过。
  江亚宁看着高加南的车离开,心中感叹万千。
  高加南还那么帅气。
  依如当年。
  她有些神往。
一阵风吹了过来,她感到有些冷 ,这才匆匆进了楼道。
 
迷惑—生气
  宋远还在打游戏,他下了班,好似游戏就是他的全部。
  江亚宁看了他一眼,心中有些厌烦,这个人,真是不思进取,几年如一日。
  江亚宁平静了一下心绪。
  放下书包。
  宋远看见她,你那真成,钱不多,整天加班,真是。
  江亚宁有些火大,加班怎么了,加班也比玩游戏好。
 宋远愣了一下,江亚宁平素脾气好,说话都是中低音。
 宋远息事宁人,好了好了,我不和你计较,随你。
 
 
 
 
迷惑—失望
  这种态度,到让江亚宁更生气了。
  永远是这种态度,随便。
  江亚宁想说什么,还是算了,不要对牛弹琴。
  江亚宁站在阳台上,回味着刚才的饭局,红酒玫瑰花,那么雅致。
  那种生活,多么美妙。
  难怪何桐,一定要抓紧马向东。
  可是,可是,江亚宁想了想,自己是没机会了。这就是我的生活。
 
 
迷惑—不甘
  江亚宁对镜自照,还是叹了口气,如果说何桐还算时尚,模样还算不错,自己真真是一般人,也不会打扮,她叹了口气,属于美女的自信,自己是没有。
  江亚宁提醒自己,踏实点,你和何桐不一样,何桐是未婚。
  人家有选择的权力,自己是人家的老婆,宋波的母亲,自己要有自知之明。
  江亚宁冷静下来,她安慰自己,日子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平稳踏实,老公虽然孩子气,但心不坏,是个老实人。
  知足吧,人要知足。
  她的情绪平稳了。
  到了客厅,看见还在玩游戏的宋远,火气又大了,宋远,你差不多了,玩几个小时,比上班都敬业。
 
 
迷惑—挑剔
  宋远放下手机,怎么了,我天天这样,你今天怎么,这么看我不顺眼,老板训你了。
  江亚宁叹了口气,宋远, 你也是当父亲的人,给儿子树立个好榜样好不好,有点责任感,一天到晚就知道无所事事,除了上班,你还做点有意义的事吗。
  宋远有些火了,我当了宋波,不玩游戏好不好。
  江亚宁说,你能不能表里如一。
  宋远冷笑,你到底怎么了。
  江亚宁不想说了,我只是希望,你有点出息,别像长不大的孩子。
  江亚宁的态度,让宋远有些生气。
  可是他不大和人吵架,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迷惑—胜利
  何桐发了个短信,一切顺利。
  江亚宁回复,好的,加油。
  心里替何桐高兴。
  何桐也不容易,年纪大了,催婚的人太多。
  压力不小,如果能和马向东有个结果,自然是好事。
  可是马向东,对何桐究竟怎么想了,现在不是从前。
  唉,不容易。
 
 
 
 
迷惑—追求
宋远不喜欢何桐,感觉老婆这个同学加闺蜜太势利,而且似乎有些看不起他没文化,只是他一个大男人,不好太八卦,对何桐来了,打个招呼,就去自己房间了,在这吃饭就吃,不吃就算,不热情不冷淡。
有一次,何桐来了,一头的红毛,他吓一跳,他骨子里是个传统的人,盯着那红发,愣了许久,到是江亚宁直接说,何桐这头发搞成这样,你要百分百回头率呀,难为***也不管你。
何桐有些不悦,我妈就这么说的,你们到是一模一样的语气。
何桐后来,到是不再折腾红发了,似乎发现,周边的人,指点的太多了。她有些烦躁,和江亚宁抱怨,没结婚就是不自由。
 
 
迷惑—兴奋
  过了十几分钟,江亚宁的电话响了,是何桐高调的欢喜。
  亚宁,我感觉马向东对我余情犹在,我当年真傻,你说当时怎么没看出这个潜力股。
  江亚宁听的出来,何桐是欢喜的。
  就说,好了,现在也不迟,这是你们的缘。
  江亚宁的话刚说完,何桐就说,对呀,对呀,我也这么想,他夸我比原先还漂亮。我也感觉,我比上学时洋气多了。
  何桐的欢喜,通过电波传递着。
 
迷惑—条件
 
  江亚宁看看表,已经十点多了,就打断她说,好了,何桐,我知道你的魅力大大的,马向东一定会对你倾心的,只是现在,我要睡了,我明天要上班,要早起,好不好,妹妹。
  何桐有些不情愿,好吧,我明天再打给你。
  江亚宁放下电话,看见宋远正在看着她。
  宋远说,你那个何大小姐,又看上哪个成功人士了。
  江亚宁一愣,你怎么知道是成功人士。
  宋远不以为然,不是成功人士,她才不会上心。
  江亚宁思索,是吗。
 
迷惑—感叹
  江亚宁心想,何桐是这样的人吗。
  后来想了想,何桐是比较挑剔,好似是又要成功人士,又要对她好,看好物质,也专情于精神。
  江亚宁摇头,不想这么多了,择偶是人家的事,我们是好闺蜜就成了。
  江亚宁的想法还是简单。
  她不知道,何桐现在非常的苦恼。
 
迷惑—苦恼
 
  晚餐条件极好,是西餐,她会装模作样,事先在网上查询了相关的西餐礼仪,到也无师自通,应付的极好。马向东送了大捧的红玫瑰,到是夸赞她比上学时,更优雅更有女人味。
  走的时候,送了她香水。
  回到家,看了看香水,心中有些叹息。
  她唯独忽略了香水。
  有些懊恼。真是细节决定成败,本来要优雅到底。自己不是不用香水,只是档次没那么高,她下定决心,香水要用名牌。
 
 
迷惑—精心
 
  何桐心里盘算,既然吃了人家的饭,也要回个礼,回什么,要有情调。
  她一时不知如何选择。
  心里忽喜忽忧,何时到了自己如此处心算计,不就是为了一个归宿。
  可是不如此,怎么办,好不易遇见一个绩优股,她去过婚介,这么好条件的也不多。
  今天马向东让她看了手机里别墅的相片,她一下子心动了,这才是她要的生活。
尤其是那个游泳池。
 
 
迷惑—决定
  现在,何桐心里决定了,这个绩优股,一定要握在手心。
  当然,关心他关心的事,是一定的。
  那么必须交好叶红梅,了解一下,马向东女儿的情况。
  真不易呀。
  她不担忧做不好后妈,她明白,女儿既然跟着妈,自然不会回到马向东身边,马向东不过是,表达一下父爱。
 
迷惑—烦恼
   微微烦恼的是,她和叶红梅的关系,真一般,她不喜欢叶红梅一身的优越感,叶红梅烦她一身的时尚感,叶红梅的着装,都是黑白灰,自谓那是雅致。
   算了,投其所好吧,拉上江亚宁,和叶红梅拉近一下距离。
   这些年,她一直和江亚宁关系好,是江亚宁脾气好,能受得了她的忽喜忽怒,时而的冷言,江亚宁是个厚道的人。
   江亚宁,这次还真要借助江亚宁,攻下叶红梅这一关,只要叶红梅帮忙,就好办。
 
迷惑—打听
 
  还是要和沈磊打听一下马向东的情况。
  她决定了,明天就约沈磊。
  这顿饭是要吃的。
  她要了解马向东的喜好,和这十多年的经历。
  这是必须的,知已知彼,才能有胜算。
   这是一场艰苦的战争,非常的复杂,但她有信心,她是马向东的初恋。她有自信。
(责任编辑:人人文学网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月涵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10-09 13:10 最后登录:2019-02-08 09:02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