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篇小说 > 都市小说 >

漂泊—牙 齿

时间:2018-12-03 08:33来源: 作者:月涵 点击:
漂泊生病 小蕊又哭又闹,晚饭没好好吃,第二天有点感冒,李会莲摇头,她感冒了,怎么走。江涛不以为然,一个感冒,有什么大不了的,不行,不能惯她了,下周就开学了,我都报了名,这一折腾,小蕊有些蔫蔫的,到是不吵闹了。 江涛行程不变,带着小蕊的衣物,

  漂泊—生病

  小蕊又哭又闹,晚饭没好好吃,第二天有点感冒,李会莲摇头,她感冒了,怎么走。江涛不以为然,一个感冒,有什么大不了的,不行,不能惯她了,下周就开学了,我都报了名,这一折腾,小蕊有些蔫蔫的,到是不吵闹了。

  江涛行程不变,带着小蕊的衣物,让哥哥送到了车站。

  小蕊一看见火车,又哭起来,没看见姥姥,马上不干了,我不走,我不走,我要姥姥,我要哥哥。

  江波哄她,小蕊,你先走好不好,回头哥哥过去。

   小蕊不听,一直在哭。引了不少人围观。江涛有些头大了。

 

 

  漂泊—上车

  江涛咬牙上了火车。

  江波满心的担忧。

  在车上,小蕊哭累了,睡了起来。

  到了上海,幸亏苏建远开了车来接,一家三口,这算是团聚了。

   只是小蕊又发烧了。

    苏建远很担忧, 这怎么办。

  江涛说,能怎么办,去医院吧。

  在医院里输了液,二人心里才踏实些,医生说,明天再来看看,估计,还要输两天液。夫妻头大,哪个请假。

 

 

  漂泊—饮食

  二人原来吃饭是凑合,现在不成了,总要给孩子做饭,比如小米粥什么的,江涛突然发现,她把事情想简单了,别的不说,小蕊的早饭要管吧,就算午饭和晚饭都交给了小饭桌,那早饭呢。

  小蕊呀小蕊,你可真愁人。

  江涛又请了两天假。

  沈青说,江涛,只能两天,不能再多了,叶总已经生气了,要不是你有点关系,早开人了。

江涛无奈,我是没办法,孩子刚接来,有些不适应,一直发低烧,医生让输液。

  沈青说,我理解,可是老板,唉,你知道的,她一项那样。你这一下请了四天假,咱们这都破例了。

 

 

  漂泊—母亲

  李会莲到是一天一个电话,问小蕊的情况,江涛只好说,没事的,她挺好,可是李会莲要小蕊听电话,小蕊一听姥姥的声音,就是放声大哭。弄得江涛很烦恼。

  李会莲也有心酸,你也是,非要让她回去,她还是太小,完全可以和一帆一样,在这里上学,过几年再回去。江涛摇头,不行,那时候,会影响功课,两边的教程不一样,妈,都到了这步,无论如何要跨过去,慈母多败儿,不能惯着她。

  事实上江涛很为难,她现在是把小蕊提前送到了小课桌那,有假期托管的,可小蕊不适应,人家一上午打了三个电话,小姑娘不吃饭,不喝水,一直哭泣,人家受不了,怕孩子有事。

 江涛说,阿姨,都交给你了,看怎么哄哄她,我没办法,拜托。

 

 

  漂泊—心疼

  小蕊又病了,托管老师不收了,人家说的有理,孩子有病,你们总要看病,我们是托管,不是医院,万一有什么耽误了,责任太大,我们负不起责任。

   江涛头大,只好让苏建远带孩子去医院,我不能再请假了,你无论如何请两天假,管管孩子。苏建远硬了头皮和领导请假,他毕竟是主管,领导也要给面子,还是极客气的说,孩子要紧,你先去,有什么事你说。

  苏建远到是辛苦了两天,做了全职爸爸,这时候,才发现带孩子的辛苦,到是感谢丈母娘,这几年真不容易。

  医生说,孩子体质弱,还是要精心照看,就算不输液了,也要细心看户,多喝水,一定要情绪好,不能哭闹。

 

  漂泊—求助

  江涛给母亲打电话,妈,你来帮忙,看几天行不行。我实在没办法,一是带不了,她不听我的,二是我不能总请假呀,这样折腾下去,我的工作保不住了。

  李会莲说,江涛,你是当妈的,做事要有打算,我过去几天成,可是长了不成。一是你爸爸最近胃不好,吃饭要当心,江波顾不上家里一老一小,二是一帆上学习班,我也要送他,我不能两边兼顾,我过去帮一周的忙,正好江波回总公司,我和他去,再一块回来。你想好了,到底是让小蕊跟我回来,还是留在那,要是留在那,你要做好思想准备,这大老远的,我不可能你一个电话,就随时过去,你做好请假的准备,也许,你真要换个工作。

 

  漂泊—一周

  小蕊见了姥姥,马上情绪好多了,饭也吃了,也不闹脾气了,小课桌那也去了。

  江涛松口气,这孩子真烦。

  李会莲不以为然,你现实些好不好,她一直跟着我,这几年,你们管过吗,知道她的喜好吗,能吃什么,不能吃什么,知道怎么哄她吗。

  江涛叹气,妈,我也没办法,我想管呀,可怎么管,你看我现在,早上七点就走,晚上九点才回来,幸而建远,还能七点下班,我都成这样了,怎么管。

  李会莲说,那你怎么照顾她。

  江涛试探的说,妈,让江波留在上海,把一家人都接过来,这不两全其美吗。

 

 

 

  漂泊—打击

  李会莲说,不可能,你爸爸来过几年,他不喜欢这的梅雨季,太长,太潮,他适应了北方干燥的气候,我也不太适应,还能凑合,但说实话,也感觉不爽。

   江涛叹了口气,真难呀,你们不帮忙,我怎么办,就这么样,让小蕊自己适应吧。

   李会莲摇头,你看着吧,希望小蕊适应力强,能迅速适应,要不然,她病了,你们总要有人管吧。

  江涛发愁。

 到是苏建远说,江涛,大哥不是在这吗,你和他说说,找找那个梁总,能不能和你们叶总沟通一下,让你调个班,你不要做销售了,不加班,毕竟要适应一下,不是只我们适应,你也要转变呀,先不做销售了,为了让女儿,能顺利适应这里的生活。

 

 

  漂泊—强硬

  李会莲强硬起来,对江涛,你也要做出点牺牲,这是你的决定,不能只让别人为你们适应。

江涛大叫起来,妈,你知道这样,我少收入多少。我们现在钱紧呀。

    李会莲说,那好,我带小蕊走,你又省钱又省事。

    江涛不说话了。

    她心里郁闷,凭什么有事就牺牲自己,可是苏建远的收入比自己高,只好如此。

江涛点头。妈,你就不考虑过来吗,她做最后的努力,李会莲叹了口气,不行。

 

 

  漂泊—调岗

  叶明丽到是痛快的给了梁小川面子,梁总,你放心,江涛在我这干得特别好,我特满意,这样,她家里有特殊情况,我理解,都是女人,我懂,这样,就让她做内勤好了,时间上,正点上下班。

  江涛有些失落。

  叶明丽对她到还客气,江涛呀,有什么困难,直接和我讲就成,不必绕那么大的圈子。好似我不通情达理。

  江涛只好微笑解释,叶总,不好意思,是我哥说的,他也是着急,他对小蕊一直挺好,和自家孩子似的,总嫌我对小蕊不好。

  叶明丽点头,你有个好哥哥。

 

  漂泊—适应

  李会莲说到做到,一周就走了。

  江涛说,妈,你真狠心呀,真走。

  李会莲说,不走怎么办,家里老老小小,吃了一周的外卖,还怎么办,再折腾下去,一帆病了怎么办,你说。

  江涛说,我爸爸真是,就不会煮个粥吗,多难的事。

  李会莲摇头,你算了吧, 他快七十的人了,为了你学做饭,你脸真大。

  江涛不好开口了。

  心里还是叹息,真难呀。要是爸爸像妈妈一样,生活能照看自己,不就好了。

 

  漂泊—艰难

  江涛心想,事以至此,再难也要坚持下去,小蕊必须适应,她现在成了内勤,工作轻松了不少,能正常下班,事实上叶明丽不在的时候,她早晚也没事,她注意和沈青的关系,现官不如现管,只要沈青应付好了,一切OK

  沈青到是通达,他说,如果有时间,你照常卖房,这没事,一样有提成,我给你参加轮序,你就是不用派单,不用晚下班了,江涛一连声的说多谢。沈青说,其实你的性格,适合做销售,你对钱有感觉,这挺好,以后吧,如果你家里的事,正常了,你愿意做销售,就和我说。

  江涛千恩万谢,送了沈青两条好烟,沈青也抽烟,只是很少在单位抽,大家开始以为他不抽烟,江涛还是偶然发现的,沈青看见烟,到是一愣,你呀,不用和我虚客气,江涛说,不是虚客气,真的,我哥带来的,我不让苏建远抽烟。

 

  漂泊—沉默

  小蕊原来话很多,对着李会莲说个不停,可现在,她的话少了许多,对着江涛,有问才有答, 在外面也很安静,老师说她太文静,不和小朋友一起玩。

  小蕊只有每天和姥姥通话的时候,才有了生气,说了不休。每次都是江涛夺过手机,这才算了,她对江涛很冷淡,对苏建远到好些,苏建远不批评她,陪她玩游戏,这才好些。

  江涛本想给她报个英语班,可是发现,有难度,主要是没时间送她去上课,一周只能休一天,而积攒的家务一大堆,有了个孩子,发现家务多了太多,而且要注意小蕊的饮食,带她多运动,这样折腾下来,她没时间也没精力,送她去学习班。

 

  漂泊—偶遇

  那天在超市,遇见沈冬梅,江涛开始没认出来,有个年轻时尚的女子,正挽着一个中年人的手,在超市里购物,二人亲亲密密,江涛开始没介意,后来感觉有些熟悉,仔细一看,这不是沈冬梅吧,傍大款了吗。她有些惊讶,她换了个角度,拍了照片,然后拉着小蕊从另一个口走了出去。她的心怦怦乱跳,怀疑沈冬梅是一回事,真的撞上了,是另一回事。她回了家,让小蕊自己活动,自己打开手机,把照片存在电脑上,仔细的看着照片上的沈冬梅,这个女人还真是不禁打扮,真是漂亮,那个男人,仔细看,年纪不轻了,至少在五十以上,穿着到不俗气。

  江涛对着电脑发愣。

  想了想,算了,不要和苏建远提了,提了也让他心烦,沈冬梅是怎样的人,和她没关系。看样子,沈冬梅是喜欢这种生活,反正苏建成不吃亏,听说,沈冬梅按月给钱,他有什么可

埋怨的。

 

  漂泊—打量

  江涛打量沈冬梅的脸,她叹了口气,这个女人,居然比自己更像是这里的人,她咬牙,不行,我不能让她比下去。

  她注意到沈冬梅的手腕上那一条手链,好漂亮,她心想,这件手链要三千多,自己都没舍得买,不行,我不能让她比下去。她上网开始买化妆品,这两月让小蕊折腾的没时间去美容院,不行,抽个空,要去美容院。

  那条手链让她心动,对,手链也要买。

 

  漂泊—保养

  苏建远下班不晚,江涛说,米饭我做好了,你炒个菜,我出去一趟,苏建远奇怪,你干什么, 这点了,江涛皱眉,小蕊真头疼,玩了一天,累人,我去做个头发,你看我这头发,乱慥慥的,总要打理一下,这休了一天,明天这样上班,多丢人。

  美发的时候,江涛才有些舒心的感受,烫了头发,又修了一下发型,还做了护理,感觉顺眼了不少,美发师说,你的发质不错,就是不注意保养,才有些枯黄,要注意。女人的头发,是第二张脸,很重要的。

  江涛点头。

 

  漂泊—手链

  买那条手链,她犹豫了许久,还是去了,佩戴在手上,心里才平衡些。

  江涛心想,我不能不如沈冬梅。

  她心里提着沈冬梅,下午抽空去了美容院护理皮肤,却遇见了沈冬梅,沈冬梅和一个朋友合开了美容院,刚开张一个月,说是有优惠活动,江涛才选了这家,离她们销售中心不远,来回方便。

  沈冬梅做化妆品推销,认识了一个美院院的副院长,二人一见如故,算是半个老乡,一来二往熟悉了,二人决定一起开个美容院,沈冬梅投了十五万。

 现在沈冬梅的名片上印着副院长的头衔,名字换成了沈冬,她去掉了那个梅字,感觉,名字一下子洋气了许多。

 

  漂泊—沈冬

  江涛是在做完护理后,结帐时,看见了沈冬梅,有些惊叹,沈冬梅到不尴尬,盈盈的笑着,我来吧,这是我表姐。

  表姐,江涛想笑。

  沈冬梅说,表姐好,今天算我请客了。然后拿了一张VIP卡,表姐以后有空常来,我给你打七折。

  江涛一时反应不过来。

  沈冬梅说,表姐到我办公室喝杯咖啡。

 现在吸沈冬梅说话,基本上是普通话,她还特意压低了声音,放慢了语速,声音有些娇嫩,一听就让江涛不舒服。

 

 

 

  漂泊—恭贺

  江涛说,我应该恭贺表妹呀,说到表妹的时候,特意咬重了字音。

  沈冬梅微笑着请江涛进了办公室,优雅的倒了咖啡,江涛没有接咖啡,只是淡淡的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呀,沈冬梅,你很厉害,成了老板娘了。

  沈冬梅微笑,是呀,我也没想到有今天。

  江涛想讽刺她几句,想想算了,又不是自己什么人,何必呢,她说,你过得好,就好,我和苏建远也放心。当然主要是他,还关心你,我是不担忧的,你这样的人,能当草也能当花,生存能力特别强,怎么都能活下来。

 

  漂泊—泰然

  沈冬梅还是微笑的样子,表姐说的对,我是怎样都活得下来,而且活得不比别人差。我们这个美容院,还有整容的项目,你要是感兴趣,可以请我们的院长主刀,他水平一流,她打量了一下江涛,你的脸型不好,有些太方正,少了些女性的柔美,你知道吗,你的眼睛好看,就是输在脸型上,怎么尝试一下,我保证,你比现在漂亮不少,这个手术,最省钱,七八千就行,成本不高,而且恢复的快。

  江涛烦感,我的事,不用你费心。你到是漂亮,你的漂亮,真给了你好运气,让你收益多多。

  沈冬梅的脸上依然有笑容,不理会江涛的话,我说的是真话,女人漂亮不吃亏,有资源不用是傻子。

 

  漂泊—打听

  江涛离开了美容院,有些不甘心,又绕了回来,和前台的小姑娘聊天,小姑娘认得她,你是沈院长的表姐,江涛说,是呀,表姐,其实我们同岁,只差了一个月。

  江涛和小前台聊了半小时,基本摸清了,这家美容院的院长,到真有些实力,一把手术刀,有出神入化的水准,有不少客户是慕名而来,小前台说,你表妹挺厉害,这院长什么都听她的,二人住在后面的花园小区。

  沈冬梅早离开了原来那个老头,现在这个院长才是她目前的合伙人,他们默契的不提婚姻,她晓得他老家有老婆,他知道她老家有老公。

 

 

  漂泊—郁闷

  沈冬梅郁闷。

  对着镜子看了半天,沈冬梅说的对,她的下巴太方正,看上去整个的轮廓有些男性化,没有柔美的感觉,她有些生气,怎么江波那么好看,自己这么一般,想到下巴整容,她有些犹豫,她打听了,是要八千块钱,术后恢复非常容易,别人会以你,你牙肿了,要吃一周的流食,她想,可以尝试一下,沈冬梅能开美容院,甭管她哪里的钱,可是她开了,还是什么院长,自己连做美容都不成吗。

  当然,她不会考虑沈冬梅的美容院。

  她和沈青提了一句,沈青说,到是有手术价值,我赞成,叶总最近要回老家几天,到是可以,我给你七天假,你应该能恢复差不多。

  沈冬梅的影子在江涛面前一晃,江涛马上说行。

 

  漂泊—麻烦

  江涛下了决心,也找了一家美容院,销售中心有一个小姑娘在这里做过开眼角,效果还不错,她非常满意,这里的价钱也相对公道,江涛去了一次,接待她的小姑娘,说话温暖,模样俏丽,一口一个姐姐叫得人心甜甜。小姑娘说,姐,你的气质特别好,一看就是知性女性,有才华有气质,你的五官非常好,就是这个下巴,破坏了整体的美感,好可惜呀,本来是温柔美丽的脸,却带了些男人气,有些粗糙了。

  江涛叹息一声。

  小姑娘继续说,姐,你看吧,要是有的人,我们都不劝她做,因为了做一处没效果,折腾什么,又花费钱又浪费时间,可是要都做吧,一是经济压力大,二是恢复期太长,万一哪里感染了,得不偿失,我们是讲职业道德的,真替客户想,可是你不同。

 

  漂泊—不同

  小姑娘继续分析,你不同,你本身是美丽的,就差这一点,而且这一点影响太多,主要吧,让你少了女人味,这多可惜,女人吗,别的都是假的,那种与生俱来的女人味,才是要紧的,让人一见我见犹怜,这才是女人味,又妩媚又俏丽,那才是女人味。

  江涛听得心花怒放。

  她马上做了预约。

  只是到了价钱,开始磨。

  折腾了一小时,小姑娘给请示了半天,最后订了6200,江涛这才欢喜,江涛交了两千的订金。

    漂泊—准备

  江涛离开美容院,现实问题,扑面而来,这几天,被沈冬梅刺激得已经扔了不少钱,化妆品,手链,美容,买衣服,已经扔了三千,现在再弄六千二,她犯愁了。这不敢和苏建远说,买化妆品,苏建远沉默,做头发,已经皱眉,买衣服,他叹息了一句,女人真是花钱的机器,现在要花六千多美容,一个月的房贷,他肯定不乐意。

  江涛自己的私房,不够。

  她心中叹息,这如何说,苏建远是真的省钱,基本不抽烟,衣服是几年前的,还是他的领导,看不过去,说他有时候去客户那,代表公司形象,批了一笔服装费,让秘书带他进商场,买了两套西装。

  现在自己这么大手笔,其实已经超过了自己的收入,好像不好开口。

 

    漂泊—牙齿

  江涛急中生智。

  江涛给江波打电话,哥 ,我要换一颗牙,好贵的,要七八千呢,我不够钱呀。

  江波说,这么严重,好吧,我给你吧,你要多少,江涛想了想,五千吧,我也有点。

  江涛有一个原则,就是要哥哥的钱,最好不超过五千。过了五千,感觉数额特别巨大。

  江波打了六千过来。

  又引起江达明的不悦,江波,你不要大手大脚,咱一帆是个男孩子,以后花钱的地方多着呢,你总要再婚吧,也要花钱,你不比江涛,她家就一个闺女,这不同,你这样可不成,你妹妹成天一有事,就和你要钱。这不行,她结婚成家了,有困难找她老公去,这叫什么事。搬家卖房弄户口,都是让你去,把你当什么了。

(责任编辑:人人文学网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月涵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10-09 13:10 最后登录:2018-12-06 08:12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