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篇小说 > 都市小说 >

漂泊—勉强

时间:2018-11-29 09:01来源: 作者:月涵 点击:
漂泊----命运 沈冬梅有些六神无主。 她不相信苏建成,苏建成不是靠妈,就是靠哥,现在千里之外,婆婆是指望不上,而且老太太不会来这,她说,我在这好好的,不去外地,我说的话,人家不懂,人家讲的,我听不明白,我不去,我去了不能种地,一点收入没有,受

漂泊----命运

  沈冬梅有些六神无主。

  她不相信苏建成,苏建成不是靠妈,就是靠哥,现在千里之外,婆婆是指望不上,而且老太太不会来这,她说,我在这好好的,不去外地,我说的话,人家不懂,人家讲的,我听不明白,我不去,我去了不能种地,一点收入没有,受你们的拿捏,我不去,这是我的地盘。老太太精明强干,说得有理,她在老家,闲得种菜,忙时帮着卖鸡蛋,人家来这里干什么,做老保姆吗,就她那个大嗓门,那个脾气,不可能。

  可是,靠苏建远,现在才发现,苏建远并不威武,可真的是江涛的话,两万五吓住了他,他才躲了,是呀,换手机号,搬家,都不是江涛一个人的事,尤其是搬家,这是大事,他肯定是乐意的。人不为已,才怪,看来,他是真不愿意管苏建成了。想想,如果自己有这么个兄弟,自己愿意管吗。

漂泊----自立

  江涛说她能独立,她有些苦笑。也许她有收入,可是她并不独立,她开始是想离婚,后来想想算了吧,再嫁是怎样的,也是离过婚的,也许还有孩子,管别人的孩子,自己的孩子管别人叫妈, 算了吧,她太了解婆婆,她前脚离婚,后脚婆婆能上门讨要十万彩礼,过不了半年,就能给苏建成再寻一个。婆婆在村子里,有这个本事。

  沈冬梅叹了口气,她想了想,就这样吧,让苏建成知道,他哥不管他了,看他能不能自立些,不惹事,就成。实在不行,就让他回去,他不走,她走,她不相信,她走了,他还在这。

  沈冬梅,看了眼江涛工作的地方,江涛说,他们和他们是一样的,都是打工,这到是对的,都是打工。

  江涛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销售员吗,其实要不是她不说普通话,这活计她也能干,她卖过鸡蛋,卖过苹果,不比江涛差,就是论模样,她也不比江涛难看,也就是江涛皮肤白,会打扮。

 

漂泊----信心

  沈冬梅突然间有了信心,对呀,江涛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有个大学文凭,可是她挣得不一定比自己多,她是纯挣,东家管吃住,江涛要租房要花费在饭钱上,真的,既然如此,她不必仰望江涛,江涛不就是一个管她的哥哥,这一点自己比不了,自己家的人,真是嫁出去了闺女泼出的水,不管不顾的。

 沈冬梅打定了主意,突然间不再慌张了。

  沈冬梅走了。

  小前台告诉江涛,你那个弟妹走了,江涛才抬头,正讨厌,老想赖着我们,真行。

  小前台说,没办法,人家感觉你们是大哥大嫂,就欠了他们。

 

 

 

漂泊----叹息

  江涛说,我们原来是帮了不少,可是现在,是自身难保,我家建远的工资,都还了贷款,全靠我的收入,又要租房,又要生活,哪里够呀,太紧张了,明年还想接孩子来这读书。

  小前台一双好看的大眼睛,她说,姐,你是真不容易。

  江涛叹了口气,坚持吧,再有五年,我们的贷款还清了,就好了。

  小前台摇头,你那房子不是上海的,都在外地,好似不划算,你们没想过,在这买吧,怎么都是辛苦,不如弄一套这的房子,未来你家小蕊,不就享福了吗。现在这样子,你们不回原来的城市,那房子除了出租,有什么用。

 

漂泊---咬牙

   江涛不是没想过这个。

   可是差价太大。可小前台的话,又一次鼓舞了她,对呀,现在这样,将来弄套外地的房子做什么,她喜欢上海,要在这里,白扔了房租算什么。

  她决定了,换房。

  第一步回去卖房,第二步,在这买房。

  她决定找个小面积的二手房也行,她到是相中了目前的房子,位置稍有点偏,可是这里有地铁的规划,未来还是有前景的。她算过了,如果卖了那的房子,因为当时他们是首付百分之五十的,是够这里的首付百分之三十的,原来他们的贷款年限短,现在可以申请三十年的贷款。这样每月多还不了多少。

 

 

漂泊—房东

  江涛和房东聊过,房东的儿子在珠海,一直想过去。

  房东有意卖房子,江涛决定和房东商量一下。

  房东的儿子一直在催她过去,说她一个老太太在这,不让人放心。

  江涛一提想买这房子,房东想了想,好吧,你是租客,你有优选购买权,我也打听了价格,这样,我不给你高价,图个放心,咱们知根底,也不用去中介,咱们自己办手续,你还省些中介费。

  江涛说,阿姨,你看这样,我知道您是两套房,卖了我这一套,那套还留着出租,也在咱小区,我帮您租出去,以后有事,我看着,你也省心。我呢,时间上要容个空,我要把我家的旧房子卖了,才和你交易。

 

漂泊—大胆

  江涛说服了房东,房东想想,这样也好。

  房东给儿子打电话,再过一个月,我卖一套房子,就过去,儿子想也好,母亲卖一套租一套,这样挺好。

  江涛和苏建远一开口,苏建远头大,江涛,你的心太高,你知道这样,我们的负担多重,江涛拿出本子,一一讲解,你看,我们就买我们这套六十平的,我和房东谈好了,也打听了价格,她真的给便宜了三万,三万也是钱。而且我们提高贷款年限,这样月供多两千,我们还能负担,这样,我们有了上海的房子,不用交租金了。我感觉差不多,现在这样一直租房子,白交了房租,你想想,加上房租,我们没有多出钱。

  苏建远心想,把一百多平的换成了六十平的,本来再还几年房贷,现在成了三十年,他叹了口气,好吧,想想这样也好。

  在这扎了根。

 

漂泊—帮忙

  江涛决定了,就说,我知道你请不了假,这事我办。

  江涛给江波打电话,说了她的打算,江波点头,好吧,我原来也想过,既然你乐意正好。你是让我帮你卖房子。

  江涛说,我不能请那么久的假呀,还好是学区房,我有个同事从厂子里出来,她开了个中介,人到是可靠,你去一次把房源挂上,我们要全款的,价格稍微让一下,毕竟是学区房,户型都好,小区不错,应该不愁卖,愁的就是全款的户少。

  江波点头,你把你同学的联系方式发给我,然后和人家讲一声,我去了找她,不过,我也会在别的中介挂上。你和租房的谈了吗。

  江涛说,我电话说了,我让她两个月的房租,让她半个月内搬家。

 

 

  漂泊—折腾

  江涛在电话里搞定了租客,指挥了江波,拜托了同事,这一通电话,效率蛮高的,她在家里是把头发梳成了可爱了的丸子头,穿了一身海绵宝宝的家居服,在屋里走来走去,电话的间隙,还喂了鱼食,浇了兰花。

  苏建远看着江涛有些惊叹,这个女人,太能折腾,要不是自己来上海,是不是她不用这么折腾,在厂子里混,也许现在混不下去,也会另找份工作,到了这里,本来说好了,不购买房子,太贵,可是一年多下来,她改了主意。又是一次大手笔,就好比,她当年执意要买学区房,应该说是英明之举,那个学区房涨幅不少,也好出手。这个女人身上有股折腾劲。让苏建远看不懂。

 

  漂泊—压力

 

  这一次折腾,苏建远明白,他们身上的压力更大了,原来他还期望着,争取几年内还清贷款,轻松一下,现在看来,不可能了。他有些沉重的感觉,可也有些踏实,现在这间小小的六十平,会成为自己的房子,身份是主人,不是房客,这种感觉太奇怪,也心安,说不清的感觉。

  苏建远看江涛还在查电话本,不知道给哪个人打电话,她经常打电话,有时候是为了谈客户,有时候是为了联络感情,每天一睁眼,就是斗志满满,满身的活力。

  苏建远起身进了改造的小书房,有电脑桌子,有笔记本电脑,他开始了工作。

心里还是叹息,终究是小了些,接来了小蕊,这会是小蕊的天地,那时候,他的卧室就是书房了,而且会是客厅,那是多功能了。

 

  漂泊—惊叹

   江达明听了江波的话,瞪眼,你妹妹就作吧,真服了她,好日子不会过,这一折腾,她要扛一辈子房贷吗。

  江波说,这样也好,她既然打算在上海,也算安定了,不用到处租房子。

  江达明摇头,这个女儿不省心,还要你去干活,真是可以,她就会把事推给你,人家是啃老,她是啃哥。

  李会莲一直沉默。

  江波看母亲若有所思的表情,心中一动。

  漂泊—卖房

  江波准备开车去,反正也没几个小时,还方便些,他选了周末的时间,感觉没问题,早上早些出发,下午开车返回。

  李会莲把一些药材给他,你给沈老师,沈浩的爷爷,他腿不好,这是偏方,怎么用,写在了里面的纸上。

  江波说,妈,我看你有心事。

  李会莲叹了口气,我还不是替江涛担忧,这贷款真是不轻。

  江波安慰她,妈,你不必担忧,我看了,他们和现在压力差不多,只是贷款年限增长了。反正还年轻,再说了,苏建远挺能干,收入一直在增加,江波现在的收入还行,他们能应付,现在年轻人都这样,我要不是买房早,也还不清贷款。

 

 

  漂泊—叹气

  李会莲说,是呀,都这样,现在年轻人都这样,你算是好的了。

  李会莲说,我和美玲提了一句,她愿意和你一起去,她有个病人,是那边一个大中介的副总,可以帮上忙。你看。

  江波说,好吧,我接上她。

  江波现在和贺美玲一直有来往,不过不太像情人,到像是好朋友,相处得到自然。

  李会莲说,江波,本来你的婚事,我不想管,可是我还是劝一句,人品最重要,适合最好,真的,适合。

 江波看了看母亲,妈,我知道,你不用操心了。

 

 

  漂泊—挂牌

  这一天注定是紧张的,到了市区,贺美玲说,江波,我们分开行动吧,我直接找那个病人,现在人家是经理,把房源挂上,说好只要全款的,你去家里看看,和房客再谈谈,抓紧让他们搬走,江涛既然定了卖房,越快越好,和租客说说,他们腾了房子,找个装修的,把房子再粉刷一下,这样好谈价格。

  江波点头,美玲辛苦了,这样,我中午找你,我们一起吃饭。

  贺美玲微笑点头,脸有些红了。

  江波心中一动。

 

 

  漂泊—房客

  房客老大不高兴,说是为了孩子上学,才租的这个房子,价格当时也没压,一口答应,她是本地的,就是为了孩子上学,才租的房子,老房子不愿意卖,江波一直说好话,你看,我妹是没办法,她在上海定居,不能总是租房子,好不易有了合适的房源,不能错过,她买的是房东的房子,人家不可能老等着她,有时间限制,互相体谅一下。

   房客两口子互相看着对方,似乎在考虑什么。

  江波突然眼前一亮,他试探的说,你看,要是你们愿意购买,这是顶好的,这位置好,又是学区房,一直在升值,你们买了,绝对值,而且不用来回租房了,你租房,肯定会经常搬家的,对孩子也有影响,是不是。

 

  漂泊—商量

  女房客叹了口气,我是这么想过,只是,我们的老房子,各方面都好,不舍得卖,如果不卖旧房吧,你们要的是全款,我们太为难。江波说,你们是本地的吧,看看能不能和亲戚借一下,这全款比贷款便宜了不少,而且这房子绝对有升值潜力,你们这是投资呀,值得。

  男房舍咬咬牙,好,我们要了。

  江波大喜,大哥,你考虑清楚了,要是你们要,我们就不催中介了。

  女房客问,你们挂中介了。

  江波点头,是这样,我妹有个同事,是开中介的,我有个朋友,也是一家中介的副总,如果你们不要,我们就全程委托了。

 

  漂泊—点头

  男房客说,我们定了,要。

  女房客还有些犹豫,你哪来的钱。

  男房客说,我回家求我爷爷。老爷子有钱。

 他说,只要把他接来一起住,他就出钱。

  女房客不太情愿,唉,他要是住进来了,事太多,必须几点起床,几点睡觉,真是,麻烦。

  男房客说,你要是能借到钱,我不找他。

  最后二人达成一致,回家找爷爷去。

 

  漂泊—订房

  为了表示诚意,男房客交了一万,算是订金。

  他说,这样吧,我三天之内给你答复,我们办手续。

  江波点头。

  他把药村给了沈老师。

  给贺美玲打电话,说过去接她。

  贺美玲和她那个病人谈得不错,江波开始以为对方年纪一定很大,没想到是个帅气的小伙子,年纪不大,但很干练的样子。见了江波,一口一个姐夫的叫着,贺美玲脸红了,江波也微笑答应。

 

  漂泊—情况

  江波有些奇怪,你怎么回我们那住的院呀,小伙子说,我老家是那的,爷爷奶奶在那住,前年,正好回去的时候,在饭店吃饭,闹急性肠胃炎,幸而碰见了姐,也在那吃饭,马上让我进了她们医院,发现的快,治疗的也快,我爷爷奶奶特感谢姐。

  江波看看美玲,你姐就是热心肠。

  小伙子听了房客的事,这样吧,房源我先挂上,也许他们有波折,如果他们订了房,你和我说一声,过户吧,还是我帮忙找人,这样快。

  江波请小伙子一起吃饭,这事亏你操心了。

  小伙子坚持要他请客,这样,我回了老家,你们再请我,在这个地方,当然是我请客了。

  漂泊—市场

  中午饭吃得愉快,小伙子很健谈,看的出来,他喜欢这份工作,二手房的工作,有挑战有乐趣,他对市场特有信心,尤其是对江涛的房子,那是学区房,房客是有优先购买权,主要是全款,如果不是为了全款,价格可以高一些。

  江波和小伙子互留了名片,离开的时候,小伙子说,江哥,你不用担忧,这事包给我了,那个房客要是不买,你和说,我解决。

  江波连连道谢。

 三天之后房客打来电话,他不要了,全款难度太高,他们同意一周内搬家,在本小区,又找到了房子。

  江波只好找出了名片,看来还得找贺美玲这个朋友了。

 

 

  漂泊—成交

  江波看着名片上的名字,钱一鑫。

  想起钱一鑫介绍自己时的样子,我的名字,好记,金钱的钱,三个金的鑫,财源广进的意思。

  江波拨通了电话,钱一鑫马上热情的说,江哥,你好,我是一鑫。他的声音,中气十足。

江波说了房客要搬走的事,你帮我挂上房源吧,要抓紧。

  钱一鑫马上说,江哥,这样吧,你看一周内,哪天合适,来办手续吧。江波吓一跳,你找到了买主,钱一鑫说,对。

  江波纳闷,这才两天呀,怎么会。

  钱一鑫说,哥的事,就是我的事。

 

 

  漂泊—奇怪

  江波放下电话,市场这么好吗。

  这是全款呀,之前,钱一鑫也说,全款有难度。

  不过,总是个好消息。

  他给妹妹江涛电话里说了,江涛说,太好了,太好了,我看看,我调休是周三,我和钱一鑫直接联络,敲定周三吧,时间很紧的。江波说,你要不就调休两天,这样时间是特紧,江涛说,没事的,我看了看,火车票的时间正对,有半夜的车次,这样一早六点半到,我和钱一鑫约的七点半到他们中介,然后,他带好相关资料,我们争取上午办过户。

  江波心想,妹妹还真利索。

  江涛突然有些犹豫,哥,那天,你能陪我吗,毕竟是大事,而且后续还有些事,我想看看,如何处理,你在,我有个人商量。

 

 

  漂泊—勉强

  江波想要拒绝,可是开不了口,这是大事,亲兄妹不帮忙,说不过去,他那天原来约了个客户,现在看看如何调整一下。

  江波答应了。

  他和客户沟通,客户说,江经理,那天是我们李董有时间,好不易约上的不能改期。

  江波想让梁小川去,又感觉不合适,这是自己的单子,现在让梁总接手,不行,不行,他摇头。

  这时候电话响了, 是贺美玲温柔低沉的声音,江波,我听江涛说,她下周三去办手续,你有时间吗,我记得上次回来时,你说下周有个单子,要抓紧,要不我去吧。

  江波松了口气,美玲,太谢谢你了,江涛不愿意一个人去,我是真分不开身,又开不了口拒绝她。

  贺美玲幽幽的叹息一声,我真羡慕江涛,有你这个好哥哥。

(责任编辑:人人文学网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月涵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10-09 13:10 最后登录:2018-12-01 09:12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