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篇小说 > 都市小说 >

桐花雨—资金

时间:2018-10-20 08:38来源: 作者:月涵 点击:
她是发给向致远的。 桐花雨本来 这一刻王青发现,她就是奔着婚姻而去的。 前男友和前夫身上的问题是,他们并不是适应她,是要她适应他们,这她不肯,而向致远交往多年,向致远对她,是包容的,这一点,是王松说的,她想了想,她的喜好,向致远全盘接受,向致
  她是发给向致远的。
 
桐花雨—本来
 
  这一刻王青发现,她就是奔着婚姻而去的。
  前男友和前夫身上的问题是,他们并不是适应她,是要她适应他们,这她不肯,而向致远交往多年,向致远对她,是包容的,这一点,是王松说的,她想了想,她的喜好,向致远全盘接受,向致远本身不是追求浪漫的,可是为了她,可以半夜一起看月亮,早上一起看日出,她的那些花招, 在别人眼中,都是胡闹,可是向致远每次都微笑相陪。
  如果错过向致远,那么她的婚姻还有什么指望,她想了想,必须抓紧。
 
桐花雨—温柔
 
  王青在向致远面前温柔了许多,当叶宁公开指责她那天穿红礼服的时候,她也低调的解释,是因为喜庆,她的鲜艳衣服不多,就那件,别的衣服,黑白灰的,感觉不合适,向致远点头,是呀,你的衣服太素了,王青点头,我会注意。
叶宁有些惊讶,王青如何转性了,这不科学,这个女人,要打什么主意。叶宁后来一想,能有什么主意,不就是做真的老板娘吗。才这样,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哄着表哥那个爱情傻子。
王青现在经常去向家,和向致远的妈妈聊天,她学会了微笑和沉默,学会了做菜,而且专做老太太喜欢的口味,这个变化,向致远非常满意,老太太也有些软化,这个女人,还是懂事的,能低头,就是好的。
 
桐花雨—营养
 
  老太太病了几天,王青陪着去医院,跑前跑后,给老太太炖汤,老太太态度有了变化,在儿子面前说,那个小青,还不错吧,肯顺着我。
  叶宁摇头,姨母,你别被她欺骗了,她现在是想嫁进来,本性可不是这样,将来你会后悔的。老太太摇头,算了,小远多大了。她对向致远表态,你要是娶这个王青,我不反对了。
  向致远有些安慰,不过此时,他没想着结婚的事,总要明远公司上了轨道,项目有了进展,现在到是欧景园那边,有了起色。
  梅雨烟上班后,从当地招了个策划,这个小姑娘原来做过一年,水平一般,不过人挺老实,王青到是同意了,这个小姑娘听话就好。
 
 
桐花雨—指挥
 
  小姑娘天天跑市场,王青坐在办公室。
  叶宁看不下去,表哥,你不管管王青,这样下去,那个小姑娘估计做不了多久。
  王青冷笑,谁说的,周桐不就干了好几年。叶宁心想,哪有几个周桐呀,周桐是真爱策划这个行业。
  向致远一摆手,叶宁不要事太多,这和你的工作没关系,你还是处理好你们部门的事吧,我听说你和赵静相处不好,不要这样,我和你讲了,你要有包容力,不要给我惹事,现在,我离不开骆家明,你知道吗。
  叶宁点头。
  我什么时候成了包子。
 
 
桐花雨—包子
 
  叶宁叹气。
  她现在真有些不想在这了,王青有时候搭雨烟的车回去,可是她要老实的呆满一周,回去过个周末,周一早上匆匆回来,她也不喜欢这里,又没有人陪她聊天,以前好歹有苏静和黄玲,现在呢,赵静天天绷个脸,对她指手划脚,一会儿说她不专业,一会儿说她没耐心,有一次她忍耐不了,赵静,我们是同事,好不好,你不是主管,我的事,我自己解决,不用你操心。赵静轻视的一笑,你这水平,也就是因为你表哥,才有这个位子,叶宁本想说,你不也是靠了你姐夫,可是没敢说,向致远警告过她,不许说过头的话,出了矛盾,她要负责任。
  叶宁冷冷的说,那是本小姐命好,就这个命。
 
 
桐花雨—气人
 
 叶宁发现,目前的环境里,她常见的就是赵静,人家自以为是,以为自己是重点大学的毕业生,对于叶宁这个大专生,极为瞧不起,叶宁也认了。而另一个是王青,一直以老板娘自居,对叶宁也是态度一般,王青是开始迁就向致远,奉承向致远的母亲,可是对叶宁的态度,没什么变化,只是向致远在的时候,她的态度会友好些。向致远不在的场合,她根本不理会叶宁。
 
 最让叶宁生气的是,这两个人,却成了朋友。
 叶宁大为惊讶,她私下问,那两个女人,怎么会成了朋友。 
 梅雨烟淡淡的说,人以类聚,物以群分。
 
 
桐花雨—改变
 
  梅雨烟也有些改变,她以前相当的敬业,而如今,她很有分寸的工作,她本部门的工作,认真完成,以外的事,她不多事,她的工作时间,向致远有规定,不卡出勤。梅雨烟到还自觉,下午是下班以后才走,早上晚来一小时,叶宁到没什么可挑的,毕竟是她和王青不愿意折腾那些俗务,才不得不请回来了梅雨烟。
梅雨烟私下和叶宁提过一次,如果不是考虑到和向致远的同学关系,她会和闺蜜开咖啡馆,她只是奇怪,阿亮似乎不愿意她和田美娟接触。
 叶宁心中一动,她脱口而出,梅姐,你愿意开咖啡馆呀,要不咱们俩合作。我是受够了,我在这工作,其实是我姨母不放心表哥,可我现在看,有王青在,我有什么不放心的,里外里,人家以后是一家人,我姨母现在不那么讨厌王青了,这个女人,一点小恩小惠,就收买了我姨母。到底是儿子的事要紧。
 
 
 
桐花雨—劝慰
 
  梅雨烟到也乐意,可是她明白,现在不是时候,她说,叶宁,好吧,过一段日子,我们合作也成,不过现在,欧景园快开盘了,正缺人,你表哥正需要人手,我走不走无所谓,你走了,你表哥到哪里找个出纳,这是个需要自家人盯的岗位,尤其是赵静还在财务科,你走了,不合适。
  叶宁叹了口气,是呀,不合适,好吧,我在煎熬一段日子,我做了这么大的牺牲,我表哥的给我加工资,我想过了,不能因为是亲戚,他给多少算多少,这不成,将来他结了婚,钱归老婆管,我不能再傻了。
 
桐花雨—加薪
 
  叶宁这次到是不打没准备的仗,有次她去开会,去的都是房产公司的会计,这个县里,看着不大,房产公司大大小小,居然也有上百家,叶家吓一跳,和一个出纳聊了聊工资,她心中有数了。
  叶宁找了个时间,和向致远提工资的事,向总,她一本正经,全无小儿女态,我了解了下市场行情,你应该给我加一千块钱工资,和赵静一样。向致远皱眉,你缺钱吗,叶宁点头,缺,我很缺,我要公平待遇,你不要讲赵静学历比我高,这个没关系,我们不是国企,不要看学历,看干的工作就成了,过一个月欧景园开盘,我还要去现场帮忙,赵静就不用去,我干的活不少,当然也不要讲什么亲戚,王青是未来的老板娘,工资还按市场行情,我也要求市场行情,如果你不同意,我就不在这了。
 
 
桐花雨—头痛
 
  向致远故意把叶宁的工资弄低是有用意的,这样表面上叶宁的工资最低,有了新人,好谈工资,公司的人员,工资都是向致远制订的。现在叶宁的态度,让他有些烦,叶宁,你不要这样,我们是一家人,这样过年的时候,我多给你压岁钱,里外里是一样的,叶宁不依,我不要那样,好似你对我多好,我要的是我的劳动所得。
  向致远抚额。
  他沉默了半天,叶宁,这样工资表还这样,我私下给你一千块钱,叶宁皱眉,为什么这样,我的工资低了,人家会说我的工作价值低,这也是一种损失,赵静就说,她的工作比我的有价值,还讲,这从你定的工资上能看出来。
 
桐花雨—谈判
 
  向致远一下子愣住了,这个赵静真没有骆家明的情商。
  他有些气闷。
  叶宁说,我明白了,为什么要把我的工资弄这么低,这样吧,我体谅你,不过你私下每月要补我一千五,那五百算是名誉损失费,向致远哭笑不得,后来一想,罢了,就如此吧,反正给了叶宁,等于给了姨母。
  叶宁走了,向致远发愣,什么时候,叶宁也这么斤斤计较,人呀,都在变。其实他现在的资金没有缓解,现在就头疼本月的工资发放。刚交了土地款,他的帐面上,又困难了。
 
桐花雨—开盘
  本来欧景园的开盘,目前准备的一般,可是考虑到缓解资金,他决定提前开了。谢飞到还踏实,带着销售员发单页,去小区做宣传,应该说,是比较认真的。销售员都是在本地招聘的,这有好处,工资可以参照本地的标准。
  唯一的欠缺是,项目刚拆迁完毕,手续没有,连围档都没有树立起来,只是印了些宣传单页,向致远和骆家明说,这次算是一次预热吧,我们只拿出一个最差的楼栋出来,价格要比市场价低百分之二十,试一下水,看看人们对这个项目的认知如何。
 
 
桐花雨—资金
 
  可是远水不解近渴,还有七天,本月的工资如何,现在人不太多,可也要三万,他在权衡。
  想想开盘的花费,他明白,至少要有五万。
  他在屋里走来走去,和谁开口,他不想打扰母亲,母亲一定会支持,可是也会担忧,以为他的项目有了麻烦,他想到了王青。
  他前段日子,借给了王青十万,说是帮王松还买房的外债。
   向致远吞吞吐吐的和王青开了口,有些不好意思,小青,我当时说了是给你的,我说话算话,只是现在要周转资金,只要欧景园开了盘,就能收回一部分佣金,我就解困了。
 
 
桐花雨—盘算
 
  公司的资金情况,王青问过赵静,也心中有数,她对向致远的能力有信心,知道是周转,就说,好吧,我给不了你十万,五万吧,我明天给你张卡,密码是你的生日。
  向致远松了口气,可是电话响了,接到一个电话,原来是监察大队的电话,说是他们涉嫌无证销售楼盘,向致远心想,我还没开始卖呢, 不过是发发单页,他给骆家明打电话,骆家明说,他们都是这样,在马路上拿到了单页,就打电话检查,还是要打点一下,这样吧,你给我十万,我和他们协调吧,我们就说成是内部认购,毕竟那是工厂的地,说是给职工的一个团购活动。
 
 
桐花雨—不满
 
  向致远叹了口气,家明,我真是为难,资金都交了土地款,真是为难,骆家明到是理解,是这样,你要坚持一下,我和银行那边说好了,副县长也帮了忙,他们的贷款,很快就批下来。
  向致远点头。
  他其实想让骆家明出这钱,可是骆家明不接这个话,他发现,骆家明果然是一毛不拔,可是当初有协议,骆家明协调这边的关系,帮助办理相关的贷款,资金由他解决,他怪不得人家。
 
  桐花雨—拒绝
 
  他再和王青讲,王青说,致远,我不是不帮忙,那五万,已经是我的诚意了,我的钱给了我哥,还了贷款,他们是工薪阶层,要是有积蓄,就不用我帮忙了。你看要不要和阿姨讲讲,向致远摇头,算了我妈那还是算了,她又不放心了。胡思乱想的。
  王青也叹了口气,我是真想帮你,所以才没让你给我买车,我已经体谅你了。
向致远挥挥手,算了,你把那五万给我就成。
  向致远想了想,关系最好的哥们还是阿亮。
 
 
  桐花雨—哥们
 
  阿亮到是痛快的让梅雨烟拿来了十万。
  阿亮说,三个月以内吧,三个月以后,我还有用,如果你有困难,提前说一声,我找别人周转。
  向致远的想法是,三个月可以了,自己既然说了周转,不好时间太长,太长不是周转了。三个月,银行贷款应该能下来。
 
 
  桐花雨—打击
 
  开盘的效果不理想,虽然价格已经偏低了,可是没有认知度,没有证件,只是一个厂子,有的质疑会不会是工业土地性质,向致远要求销售员统一说词,土地变性正在变更,肯定是住宅用地。
  银行贷款,因为到了年底,没有额度,虽然批准了,可是发放要到明年了。
   向致远无奈,又和阿亮周转了二十万。
    梅雨烟私下问阿亮,你到是放心,就让他打个条,你不怕吗,阿亮笑笑,有什么可怕的,他有地,有什么可怕,他办事效率不低, 不到半年,已经拍了地,可以了。
 
  桐花雨—反思
 
土地证是办了,接下来是跑设计院,手续骆家明答应给盯紧,银行的事,他也包了下来。马上要过年,还有些关系要跑,这一笔资金也要准备,向致远和王青商量,是不是帮个忙,王青奇怪,你为什么以为我有钱。向致远不得不说,两年前,你离婚的时候,你前夫不是给你一笔钱。我感觉,你没花。
王青皱眉,那笔钱,她存起来,当时是不愿意花前夫的钱,可现在,向致远提了出来,王青有些不高兴,她母亲说过,这笔钱,王青不要轻易动,要么购房,不许乱花,如果一时找不到合适的对象,有了房子,也有依靠,上半年,王青认购了一套房子,到是准现房。
 
  桐花雨—失望
 
  向致远听了,有些奇怪,这么大的事,你为什么不告诉我,那时候,我们已经好了。王青有些生气,我的事,凭什么和你说,你有什么理由反对 ,你娶个有房子的老婆,有什么不好,再说,是我前夫给我的钱,你好意思用。
  向致远的脸红了,他生气了,一言不发,王青看向致远的表情,有些后悔,可是话已经说了,向致远拿起手机,准备出门,王青上前,小远,对不起,我错了,我是有些生气,我不想提我前夫,不是冲你,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向致远冷冷的说,我不生气,是我没本事,算计你的钱。我要出去找钱了。
 
  桐花雨—矛盾
 
  王青看着向致远头也不回的走了,突然间有些害怕,他不会是真的生气了吧,她有些害怕,自己说话是太难听了,可是他怎么突然这样,给了自己的钱,变个法的要回来,自己前夫给的离婚费,他居然还惦记着,她有些失望。可是又一想,他在难中,自己不帮他,哪个帮他。
  王青心绪烦乱,她不想在这了。
 她知道梅雨烟要到下午五点半以后,才能回市里,她等不及了,她匆匆出来,打了辆出租车,往回走,她想能不能把那房款退回来,支持向致远。
 
 
  桐花雨—议论
 
  王青上出租车,正好遇见办事回来的叶宁,她有些惊讶,这个女人,干什么去,她轻易不离办公室,市场调查的事,都交给那个小姑娘,听说,小姑娘挺有意见,已经有离职的意向,叶宁故意不提这事,她想,让那个小姑娘走吧,看王青的架子,摆到什么时候,自己什么活不干,天天指挥人家,还没个好态度,号称资深策划,可完整的方案写不了。
  王青到了市里,结了出租车费,她不心疼钱,这回来一趟,这出租车费不便宜,她匆匆进了家门。和母亲商量,正好贺春燕在家呢,王青说,妈,我的房款,能不能找开发商退了,我知道你有熟人。母亲惊讶,为什么,快交房了,住也行,出租也行。现在房产市场挺火,涨了不少。
 
  桐花雨—帮忙
 
  王青说致远公司周转有些问题,我想帮帮他。
  母亲有些沉默。
  贺春燕三步两步上前,小青,这可不成,你想好了,你就这点资产,有了这个,你后半辈子有个依靠,你是嫁人,不是开公司,做生意周转永远困难,你自己想想,向致远家里有房子,要是动房子的念头,为什么不动他家的,你还没嫁过去呢,你要想清楚了,房产市场特火,房价一直涨,你现在出手,不是傻了吗。
  王青不喜欢贺春燕,可是她明白这个世俗的嫂子,却有一双利眼,俗气有俗气的好处,她们的话,通常有用。
 
 
  桐花雨—犹豫
 
  王青的母亲,也有些犹豫。
 小青,这是你的事,自然你说了算,可是你想想,你们没领证,向致远的公司,怎么运作是他的事,你就是这样,对一个大公司能有多大的用处,我听你哥说,一个公司要是遇了困难,可以贷款,可以融资,可以卖股份,办法多的是,你这房款,对于我们是天大的数,可是对于公司,就是一粒沙子。
  王青叹气,唉,我也知道,可是看他犯难,我就有些忙乱。
  贺春燕坐下来,小青,这挣钱是男人的事,动老婆本,不是不可以,可是你现在不是他老婆,要不这样,你和他讲,要是你们领证,咱们就同意卖房帮他,你看呢,你总要抓紧一头吧。
 
 
  桐花雨—算计
 
  王家的人,还是看好向致远,向对王青一向不错,而且有事业心,人也能干,他们是看好向致远的,可是如果不结婚,让王青帮他,他们不乐意。
  王青点头,她想了想,是呀,自己想结婚,这是正常的,要是自己卖了房子,还换不来一个婚姻,那太傻了。
  她点头,可我怎么开口。
  贺春燕说,我让你哥找他。
  王青这才放松些,好,嫂子,你让我哥早点联络他,他挺急的。
 
 
  桐花雨—借款
 
  向致远回了市区。
  他在车上一直盘算,要不要抵押自己家的房子,里面有个难处,房子是母亲的名字,如果要折腾,手续要母亲办,他有些为难,担心母亲会多心。而且不能抵押他们现在住的,只能抵押出租的那一套,可是那套面积不大,房龄太老,估计没多少钱,而且还会惊动母亲。他有些心乱。
  赵黎明劝他,哥,还是别抵押房产了,老房子,抵押不了几个钱,不如想办法,找哪个通融一下,我看阿亮应该有这个能力。
  向致远点头,好吧,找他试试。
 
 
 
  桐花雨—股份
 
  阿亮到是一约就来。
  他听了向致远的话,沉思了一会儿,致远,不是我说你,县里的市场,有前景,可是短期会有压力,欧景园预热不成功,可能有你们策划的问题,可能也是市场的原因,你指望这回款,有难度。而房产开发贷款,要批下来,估计年底之前没戏,要明年,好的预估是第一季度,也有可能,跑到五月了。
  向致远点头。
  阿亮说,你这样今天借十万,明天二十万的,什么时候是个头,不如把股份拿一点,这样得个一二百万,也松快,减轻你的压力,一个开发公司的老板,这样到处借钱,多丢面子,只要你是第一大股东,能控股就行,何必抱着项目要饭吃呀。
 
 
  桐花雨—愤怒
 
  向致远有些生气,这不是趁火打劫吗。
  阿亮太了解他,致远,你不要多想,其实多个股东,未必是坏事,你确定,你再借二十万,能就应付到明年五一吗,如果不能,你还借吗,你权衡一下,股份公司,于你不是坏事。
  向致远低头,他现在也有些为难,原来是想欧景园销售好,能缓解一下,可现在,他没了准。他现在也没确定是市场的原因,还是他们的策划有问题。
  阿亮,股份的事,是大事,我现在是两个股东,就算我要转让股份也要和骆家明商议一下。
 
 
  桐花雨—帮忙
 
  阿亮说,这样吧,你考虑一下。你也知道,有钱的人,大多是资金滚动着,很少有人,把钱搁银行。我给你那三十万,其实是我答应给雨烟投资开咖啡馆的。
  向致远点头,我明白,这样,我和骆家明商量商量。
  本来说好了一起吃饭,向致远没了心情,说临时有事,回头再请客。阿亮拍拍他的肩膀,好吧,我们兄弟,都好说,你先忙吧。
  阿亮送走向致远,脸色沉了下来。
  向致远是真异想天开。
 
  桐花雨—婚事
 
  王松约向致远,向致远挺奇怪,大哥,你有事。王松忙说,是有事,我知道你忙,几句话的事,我们约个地点见面。
  王松婉转的表态,如果向致远和王青领证,王家会乐见其成,王青也愿意卖了她的房子,帮向致远渡过难关,向致远多精明,马上懂了,这是逼婚,人家王家的人,不可能卖了房子,帮一个外人,他有些理解,也有些烦感,一个一个都在逼他,阿亮看上了股份,王家看上了婚姻。
  向致远对着王松,到还沉得住气。
  大哥,我和我妈商议一下。
 
  桐花雨—电话
 
  向致远打了一圈电话,大家先是恭贺他的地产公司,一听说借钱,马上说,爱莫能助,有一个愿意出钱,但利息太高,人家说是和朋友融资,利息要年利百分之二十,向致远马上放弃,这和抢钱有什么区别,他婉转谢了,另一个到是看好地产,愿意入股,向致远只好说,另一个股东不乐意。
  向致远有些灰心。
  他想了想,还是回家吧,跑了一天,中午没顾上吃饭,现在早已经饿了,回到家吃了饭,他说有些头疼,早早睡了,他想,不这样,母亲又要东问西问,东说西说,催着他结婚,一想到结婚,他就更头疼。
 
 
  桐花雨—争议
 
 
  梅雨烟问阿亮,你是不是想入股公司。
  阿亮说,我没有表态,我只是说,找人入股是一个办法。我听人讲,老向到处和人借钱,有乐意的,他嫌利率高,可现在的情况是,他不能指望人人和我一样,给他三十万,几个月不要利息。人家不是他家人。
  梅雨烟说,他那个人小心眼,不愿意合股,和骆家明的合作,是考虑骆的关系有用,你们是朋友,还是别在一起做生意了,免得伤了和气。
  阿亮点头,你放心,我不勉强,我这个人,你看我勉强什么了。不过是老向有些贪心。
 
 
  桐花雨—往事
 
  梅雨烟点头。
  阿亮继续说,本来吧,那钱是给你开咖啡馆的,他早点还,晚点还不是问题,可是他不能指望,我再他免息的钱吧,你也知道,咱们结婚,花费了一笔,我哪里是手头放闲钱的。
  梅雨烟说,我也没让你非借钱给他。
  我只是感觉,你好似在算计他,想入股,阿亮说,他要找我入股,我到是乐意合作,其实我这个人多好,你看青城的项目,我一不派人,二不查帐,哪有我这样的合伙人,多好。
 
 
  桐花雨—资金
 
  梅雨烟说,你还是有钱呀。
  阿亮哭笑不得,老婆,你傻呀,我是有钱,可是我要投资,我们报社的江主任要开个大茶楼,拉我入股,我现在是这样考虑的,要是向致远让我入股,我就投他,要是不乐意,我就投资开茶楼了。江主任的茶楼,肯定赚钱。
  梅雨烟奇怪,为什么,茶楼不是特火。
  阿亮冷笑,别人开不火,江主任开肯定火。
  梅雨烟不解。
  阿亮说,那么多报社的客户,江主任一人一张名片,你说呢,谁不去照应一下。
梅雨烟恍然大悟。
  阿亮继续说,我是因为看好地产,要不然,我才不往县里投,我也没时间,去盯项目,还不如投江主任的茶楼,等着分钱。
(责任编辑:人人文学网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月涵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10-09 13:10 最后登录:2018-11-01 14:11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