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篇小说 > 都市小说 >

桐花雨—走人

时间:2018-09-23 09:47来源: 作者:月涵 点击:
桐花雨叹气 老太太起身,你就这样,永远是在敷衍我,我也拿你没办法,你也不看看我一头的白发,满脸的皱纹,还能操几年的心。 老太太回了房间,向致远到不是真的喝醉,他有控制力,装醉可以,真醉不能,他现在也有些感觉对不起母亲,父亲到是个省心的人,天
 
桐花雨—叹气
 
 老太太起身,你就这样,永远是在敷衍我,我也拿你没办法,你也不看看我一头的白发,满脸的皱纹,还能操几年的心。
  老太太回了房间,向致远到不是真的喝醉,他有控制力,装醉可以,真醉不能,他现在也有些感觉对不起母亲,父亲到是个省心的人,天天和人下棋打麻将,不在家,母亲爱静,只是养养花,看看书,她其实是孤独的,如果有个孙子,可能母亲也会欢喜。他叹了口气,是自己太固执。
  他知道自家那些亲戚,都是热心人,见了母亲,都要提他的婚事,也有真心帮忙介绍的,条件都不错,母亲自然乐意,可是他没时间,也没心情。
 
 
桐花雨—头痛
 
  夜里睡得不太好了,半梦半醒间,又梦见了那一树桐花开,桐花下那个美丽的女子,在微笑着看着他,他惊喜的上前,梦醒了,他的眼角有泪水,外边的桐花开了,这个季节,清晨的风一吹,能闻见甜甜的清香,极细,如果不细闻,就会忽略。
  他站在阳台,闭目轻闻。
  风吹了过来,母亲在厨房弄早点,是他爱吃的小米粥和包子,他感觉,他是欠母亲的,有些内疚。可是有些事,可能真是缘份。缘份未到吧。
  开车上路,有些不舒服,他心里想,要招个司机了,自己开车,是太辛苦,身体有些吃不消,不过才三十多一点,看看父亲,他真的惭愧。
 
 
 
桐花雨—找人
 
  母亲叫住要出门的老公,你也不管儿子,他一个人成天开车,还喝洒,我真不放心,要是查了一次酒驾,那才麻烦。
  父亲叹了口气,他从小心大,有主意,哪里管得了,你当时说,让他自由发展,现在是自由了,报社的工作不要,自己创业,哪里好创业,只见他花钱,不见他挣钱,我要是和他理论,又是一场事非,算了,儿孙自有儿孙福气,我们管不了,不过你说的对,给他找个司机,到是可以。
 父亲有个战友的孩子,转业回来了,一直开出租,现在是结婚了,想换个工作,和他提了几次,他当时打哈哈,他知道人家的意思,只是儿子的事,他不敢做主。这次夫人发话,到是个机会。
 
 
桐花雨—司机
 
  向致远面试司机,父亲和他提了提,母亲在一边帮腔 ,你成天开车出门,多不让人放心,有时候又喝酒,现在查酒驾,可不是闹着玩的事,你不想让人家吊销驾驶证吧,别不让我省心。
  向致远点头,好,我同意,让他来公司,我们谈谈,他也不一定看得上我这。
  父亲说,你别不舍得花钱,司机挺辛苦,深更半夜还要等着经理,工资高点,没事的时候,让人家调休,没必要弄得那么正规,你方便,最好。
 向致远点头。
 司机叫赵黎明,这名字到是顺口,向致远马上说,黎明,咱们不是一般的面试,你有什么说什么,我也有话直说。我这是新公司,平时不太忙,晚上有时候有应酬,不会太晚。晚上有应酬了,你上午可以不来,十一点之后过来就成。
 
桐花雨—同意
 
  赵黎明个子挺高,一脸的老实相,说话有些慢,他说,我乐意来,我媳妇不愿意我开出租车,说是不安全,有什么事,您吩咐。
  向致远点头,我这个人好相处,只要活干好了,别的我不挑。
  你到梅经理那里办一下手续,她和你讲一下规则。
  梅雨烟对于出勤的安排是,晚上陪向总应酬,到几点,第二天上午,十二个小时以后来,比如到了晚上十点,第二天上午十点,赵黎明感觉这样也行。不过,梅雨烟说,这是大致的安排,如果向总临时有急事,按向总的意思办。
 
 
 
桐花雨—稳妥
 赵黎明满心欢喜,工资也谈妥了,是梅雨烟和向总沟通后告知他的,一月三千,梅雨烟和他解释,我们这是广告公司,你看我们的设计和策划都是两千,当然了你的工作情况特殊,这也是全面考虑了。
 赵黎明原来盘算过,这的活不算累,就是晚上可能回去的晚,但如果太晚,第二天上午让他调休,他感觉这样不错,有些自由时间,工资三千比他开出租挣的少,但他媳妇强调,不许他开出租了,他也答应了,他是凡事听媳妇的,既然如此,三千也不少了。他媳妇在工厂上班,是车间一线,工资奖金下来不少,所以对他挣多少不太介意。
 
 
 
桐花雨—享受
 
   有了司机之后,向致远才发现,有钱就是好,有了司机,他比以前轻松了许多,他有许多事,开车的时候,容易走神,有几次是差点出事,幸亏反应快,但轻微的剐蹭,是免不了,母亲没少为这事骂他,现在母亲放心了,他也感觉在车上,可以休息会儿,有时候迷一会儿,有时候打打电话,有些朋友有些疏远,连打电话的时候也没有,现在路上的时间能用上了。
  晚上喝了酒,也能放心在车上闭着眼睛休息一会儿,这样不用象从前那样紧张了。他对赵黎明总体满意,赵黎明穿衣服不讲究,他让梅雨烟暗示了一下,赵黎明也知道调整了。
  赵黎明的车技是没得说,而且本市的路线非常熟悉,人也不多话,最好一点是他不抽烟,向致远有些奇怪,他本人抽烟,可是希望他公司的人都别抽烟。
 
 
桐花雨—烦恼
 
梁芬知道了周桐调到销售中心了,到是来过几次,原来吧,她上夜班,白天无聊的时候,不好到周桐的写字间,现在销售中心,是欢迎客户来访,而且不在公司总部,梁芬就经常来,有时候进周桐的办公室,有时候就在大厅和销售员聊天,遇到客户咨询,她还能帮忙接待,她性格活泼,爱说爱笑,和销售员相处的不错。
开始周桐忙的时候,怕她无聊,后来发现不用担心,她和人自来熟悉,杨海涛到说,你那个同学,挺适合做销售员的,这个性格在车间里闷得住吗,周桐点头,她是比较喜欢和人接触,人也热情。
现在周桐烦恼的事,开盘那天,如果来的人少怎么办。
 
 
桐花雨—帮忙
 
  向总说到时候,会请记者来写篇稿子,会现场拍照片,黄建立到是大为支持,这样能扩大宣传,不用花广告费,开发商也乐意,开发商在报上投了两期广告了,现在的咨询电话到是有了些,派单也一直在坚持,尤其是大小写字楼,都做了投递,在些小区也做了张贴宣传。
  向总战前动员说的明白,一定要打好第一仗,不管成交如何,一定要有个人气,黄建立也在盘算,按现在的蓄客量,能来十几组不错了,造不成人潮汹涌的场景,他问周桐的建议,周桐也在发愁,还是杨海涛说,我们可以请人帮忙,周桐说怎么帮忙,杨海涛说,给全体销售中心的人员,派任务,每人负责拉两个客户来,不是真的客户,是要装作客户。
 
 
桐花雨—开会
 
  周桐原来担忧,销售员会有意见,结果大家都见怪不怪,在别的销售中心,都有此类情况,周桐这才恍然大悟,原来都这样。
  可是周桐为难,自己到哪里弄两个人来,梁芬答应她解决,她说,我算一个,田镜明也来,周桐惊讶,你和田镜明常联络吧,梁芬说哪里,他舅舅家住前面,我陪着你们销售员发单子时,遇见他了,我和他讲了开盘的事,他答应过来充人气。
  周桐这才轻松些,可是她想见到田镜明,又不想见到。
  心情太矛盾。
 
 
 
桐花雨—热闹
 
 开盘的活动很热闹,实际成交并不乐观,只销售了六套,有一个还是向致远找来的朋友,那个朋友,自己开了公司,到是看上了这个地段,于是买了一套,打算过来办公。
  销售员们到是挺开心,他们心里想,能成交不错了,预热时间太短,才一个月,好些楼盘,蓄水期三个月呢,要不是开发商太急,还要过两月开盘呢。
  黄建立开总结会,也是肯定了工作成效,他是能稳住的,知道这时候,只能鼓劲,不能泄气。
 
 
 
  桐花雨—反思
 
 周桐负责写工作报告,她想是给自己公司看的,还是要实事求是,她到是认真的总结了工作中的问题,什么现场秩序有些混乱,人手有些不足,成交量不大。报告交了上去,黄建立到是肯定了她的工作务实。
  开会的时候,她以为黄建立会用,可是黄建立只字不提,反而是表扬了大家,像是个表彰会,周桐有些不解,黄总监是不满意自己的报告吗。
  周桐闷闷的。
  她感觉,做为一个销售中心的策划,她既要反思开盘的情况也要反思,自己的问题,那个报告,为什么黄总监没有使用呢。
  正好沈嫣约周桐看电影,周桐说了她的困惑,沈嫣说,可能你们总监开会,必须要鼓舞士气,如果不是销售员的态度和能力有问题,他就不能泼冷水。
 
 
 
  桐花雨—领悟
 
  周桐豁然开朗,沈嫣你真聪明,你也刚上班,可是什么都懂。
   我怎么就没想到。
沈嫣安慰她,你是做事的,你不必调整什么,就认真做事,每个人树立自己的形象,你就是让大家认为你是做事的,这是你的本色,这样挺好。
  周桐本来失落,挺了沈嫣的话,又欢喜起来,对呀,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点,这就是我,我就是这样子。
 
  桐花雨—自信
 
  因了沈嫣的话,周桐自信起来,不在纠结自己的情商是不是有点低,她想到了王青,完全是自我吗,可是向总挺器重王青的,按自己的本心做事好了,当然,要学会调节一下人际关系的技能,但不必要灰心。
  周桐不知道,王青的日子并不轻闲。
  公司只有一个策划,现在广告的策划都由她一个人完成,她不喜欢打字,可是她不可能指挥别的部门的人,给她打字,她只好和向总说,我手写成不成,向总摇头,有些文案是必须给客户先看的,向总到是说,这样吧,我和苏静说一声,让她不忙的时候,帮你打打字,事实上,除非向总在公司, 只要不是这样,王青找苏静的时候,苏静都是忙的。
 
  桐花雨—生气
 
  王青不傻,她马上发现了,苏静的敷衍,可是苏静的敷衍,很机灵,有时候,她刚一开口,苏静马上说,我现在要去报社了,根本不等她话说完,人就走了,她终究不是苏静的主管,她心里烦闷,有一次,快下班了,她去找苏静,苏静看看表,不好意思,现在下班了,我今天有课。苏静上了个财会学习班,要考会计证,这个大家都知道。
  苏静和梅雨烟提过会计证的事,她说,到没想着干会计,她挺愿意做媒介的,可是媒介专员,有一项工作,主是和报社对发稿量,她感觉学学会计,有利于工作能力提高,和报社对完之后,还要和叶宁核对一下公司的支出款,是不是和报社一致,这工作挺细致,因为致远广告的投放量不低,什么版面都有,有些是广告业务员直接转的单子,就是挂了致远广告的名,苏静要把这类广告,和公司付款的广告区别出来。
 
  桐花雨—意见
 
  王青和向致远提意见,那个苏静,帮不上什么忙,偶然一次罢了,总是有事出去,我都不知道她真有事假有事,向致远一愣,他印象里看见过苏静帮王青打字,王青说,那是你在公司,你不在公司,她都有事,向致远自己给人当过兵,知道员工的心态,苏静的小聪明,他一眼看透,可是苏静本身有自己的工作,对王青这就是帮忙,他不能批评人家,他想了想,我和梅经理商量一下。
 梅雨烟摇头,你不能太惯着王青,哪有策划不自己打文案的,哪个打字不是由慢到快,你的合同,还自己一个字一个字敲呢,怎么,还要配个打字员呀。
 向致远说,总有个过程,给个时间呀,梅雨烟一生气反而微笑,是吗,一年了,来公司, 这个过程,不短了,培训班培训五笔打字,也就一个月罢了,还要多长的过程,十年八年。再说,她的人缘在那,太差。你看看,她让苏静帮忙的语气,也就是苏静,搁别人直接就吊脸子了,又不是人家主管,派头比你都大。
  桐花雨—灵机
 
  梅雨烟看的出来,向致远就是欣赏王青,虽然不解其中意,但是自己不能一直硬顶,她心中雪亮,老板是希望,她帮这个忙,她是五笔打字,一分钟能打一百个字,王青那点字,小意思,可是她不肯,打字没问题,可是帮王青,她不。她想了想,这样吧,我想过了,我们没有专职的打字员,大家手头都有事,给大家开个会,谁有时间,谁帮忙,要是都没时间,那只好谁的工作谁干,你看行不行。
  向致远有些失望,他看的出来,梅雨烟不喜欢王青,才故意不接这个活,他也不能硬行安排,其实叶宁也可以,他想了想,还是别开会了,这样不好,人人都有份,到成了人人都无份,她也不能一个人一个人的问。
 
 
 
  桐花雨—安排
 
  向致远去找叶宁,叶宁瞪大了眼睛,因为是在总经理室,叶宁到是不拘束,表哥,你没事吧,你都安排了苏静,还安排我,你的意思是,我们都有义务,为王青的不进步买单,人家黄建立还项目经理,人家都自己打字,怎么一个小小的策划员,到要两个人帮忙打个字,她的工作有时忙,可闲的时候居多,别的不说,上个月,她干什么了,上个月的稿子,客户没调整,她基本上什么都没做,你心中明白吧,她要是随便打打字,水平也上来了吧。
 向致远语塞,这个,叶宁,你看,你是我表妹,你不帮我,谁帮我,这样吧,你不是看上那个包了吗,姨母嫌贵,不让你买,我送你怎么样,你帮帮忙,好的策划不好招。
 
 
 
 
  桐花雨—答应
 
  叶宁马上点头,没问题,一句话,什么时候书包到手,我就帮忙,不过,人总要进步。你说的,我帮一年的时间,她还不进步,那就不管了。不过,叶宁眼珠一转,表哥,我可是只管打字,不管校对,校对还是让她自己弄吧,她的策划稿,别人不好校对。
 
 叶宁果然拿了名牌包,就开始帮王青打字,她速度极快,到是解脱了苏静,可是王青仍然不满意,叶宁打字是快,可是真的不管校对,这让王青还要一个字一个的看,错字不少,还要改,她还是感觉麻烦,可是她不好张口了,她也感觉,再说下去,向致远会有意见,其实她知道向致远对她算是很好了。
 
  桐花雨—打字
 
 有一天,她顺口和叶宁说,你就不能校对一下,叶宁满脸的不屑,你就不能打字快点,一个策划,不会打字,不嫌丢人。
这话让王青大怒,可是叶宁说的是事实,她挺生气,你怎么这样,你打字,是听向总的安排,你要是有意见,和向总提,叶宁看看书包,指了指包,这是向总给我的打字费,我不好不打,不过,我一开始就和向总讲了,我只管打字,不管校对,你的稿子你负责,向总同意了。我说王青,你不要总是把自己的工作推给别人,有本事,你争口气,自己打字,挺漂亮一个人,就是手太笨。
 
  桐花雨—苦练
 
  王青愤怒的回到工位,吵架吵不赢叶宁,这个公司的人,也怪了,别人不和她冲突,可能对她有意见,可是叶宁,却一点不让她,她不明白,为什么。向总居然还给叶宁送那贵的包,真是。
  王青回到家开始练习打字,她下了决心,要过了这一关,争口气,不能让叶宁说她笨,居然有人说她笨,从小到大,她成绩优异,家长一直夸赞她,怎么她成了笨人。
 
  今天是星期天,王青噼里啪啦的打字,把嫂子吵醒了,她有些生气,直接进了王青的房门,王青,你注意点好不好,我刚下夜班,好不容易睡着了,你这样,我怎么休息,我今晚还有夜班好不好。
 
 
  桐花雨—争吵
 
  王青头也不抬,嫌吵关上门堵上耳朵,哪那么娇气,你也知道你是夜班,现在是大白天,哪里能没动静,这时候,楼下有小商贩在叫卖,王青又说,怎么,你也让人家闭嘴吗。
  贺春燕气愤至极,可是她不想和王青争吵,王青就是不讲理,她转身找老公,王青的哥哥是个聪明人,刚才一见姑嫂相争,就借故出门了。
  贺春燕更火大了,什么老公,有事就躲,可是躲了和尚躲不了庙,她看到了婆婆,妈,你看小青,这样大的声音,我怎么睡觉,王青的妈,走过来,有些无奈,小青,你也稍微小点声,声音是不小,我都听见了,王青头也不抬,妈,现在不到做饭点,你出去转转好了。
 
 
  桐花雨—走人
 
  婆婆看看儿媳妇再看看王青,也转身拿了篮子,我去买菜了,小青听话,声音小点啊。她关门走了。王青看看贺春燕,哼了一声,关上了房门。
  贺春燕真想用脚踢门,可还是没敢,她叹了口气,这一家人,本来都不错,老公还算听话,公婆勤快,事也少,没什么矛盾,她挺知足,就是小姑子难缠,是个小公主,公主二十五了,可也不着急结婚,她打电话和娘家诉苦,总是听到让一让,忍一忍,她总要结婚的,那不就好了,这个家是你的家,不好得罪公婆的,你们小两口,买不起房子,不能单过,就是将来有了孩子,也要公婆给养,你能怎么办,贺春燕明白,她那里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她的孩子,不要指望娘家管,所以她不能做得过份了,让公婆挑出毛病来。
(责任编辑:人人文学网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月涵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10-09 13:10 最后登录:2018-09-25 08:09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