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篇小说 > 都市小说 >

桐花雨-----茫然

时间:2018-09-11 09:15来源: 作者:月涵 点击:
桐花雨 韩雪丽联系电话13832195808微信号hycych 春风的夜里,风在吹着,桐花细细的开着,风过处,有细细的甜香,在风里飞扬。这时候,静心凝神,总有些事,有些人,悄然入梦。 很多年后周桐回忆起那个八月天,当时是兴奋,后来想起总有淡淡的忧伤,她和他们
桐花雨
 
  韩雪丽 联系电话13832195808 微信号hycych
    春风的夜里,风在吹着,桐花细细的开着,风过处,有细细的甜香,在风里飞扬。这时候,静心凝神,总有些事,有些人,悄然入梦。
 
 
很多年后周桐回忆起那个八月天,当时是兴奋,后来想起总有淡淡的忧伤,她和他们,都不知道,跨出了校门,以后的岁月,是怎样的奋斗与迷茫,努力与失落,人生的滋味,在走出了校门后,才纷至而来。
周桐的亲戚都说他们还算幸运,那时候不包分配了,但还推介就业,算是一种福利吧。不过说是如此,毕业即失业,是各种关系比拚的时候。
周桐的成绩不错,本来是推介她到一所中学当老师,她是兴奋的欢喜的,可是最后一刻,这个名额给了另一个班的同学,好似这位同学有教育系统的关系,周桐还是拿到了另一封推介信,到了家广告公司做策划。
 
 
桐花雨-----茫然
 
   周桐的朋友梁芬当场就掉了脸,她的成绩一般,不过有个亲戚在一家药厂上班,每年有接收大学生的指标,虽然梁芬的专业对不上,不过进去车间做个工人还是可以的。梁芬务实,药厂的效益高,福利好,她到是满欢喜的,和周桐说过,要不要一起去。
   周桐感觉,她们是中文系的跑到车间,这专业太浪费了,那时都说她十有八九进学校,她就婉拒了梁芬的好意,这样也免了尴尬。梁芬的姑姑是药厂人事科的,梁芬说姑姑人不错,就是板了一张脸,像人家欠了她八百块钱似的,刀子嘴豆腐心,可周桐只明显的感受了她的冷脸和刀子嘴。
   一听周桐的指标飞了,梁芬马上抗议,老师,这不公平,那个人的成绩,不能和周桐比,老师有些不好意思,周桐的事,他当时是打了包票,十拿九稳的事,现在出了纰漏,他有些不好办,看了看周桐,我也尽力了,校长也答应了,那个人,是上面的关系,校长也没办法。
 
 
桐花雨----抗议
 
  梁芬冷笑,这还是学校呢,走个后门,就把十拿九稳的事弄没,这风气,算怎么回事,我们要找校长讨个说法,要不然就闹大了,看看怎么样,大不了一拍两散,谁也去不成学校。老师的汗下来了,当初校长让他说话要留有余地,是他说的太满了,这样一闹腾,他就脱不了干系,如何见校长,他有些着慌,梁芬,我是好意,你这么折腾,我就麻烦了。
周桐已经从最初的失落里清醒过来,老师一直待她不错,她知道这事不怪人家,就拦了梁芬,好了,不闹了,我去那个广告公司看看吧。梁芬气愤,一个民营的广告公司,和一个公办的学校,是一回事吗。
周桐拿过推介信,谢了老师,一把拉走了梁芬。
 
桐花雨----生气
 
  梁芬生气,你这算怎么回事,就这样了,让人欺负了,就认了倒霉。你不想想,现在才和你说,你的机会都耽误了,比这个广告公司好的单位多的是,当初要不是他们说去学校没问题,你可以和我去药厂,或者去别的校招单位,也好过现在呀,这会儿,校招都结束了,药厂的招工也结束了,你怎么办,他们耽误了你的机会,你就该把事情闹大了,闹得学校烦了,要不然给你协调个学校,要不然干脆留校。
  周桐摇头,算了吧,你这样折腾,会让老师为难,我知道当初他提前告诉我消息,校长是不知情的,这样的话,校长难堪,肯定会怪罪他,他总是个好人吧。
 
桐花雨----无语
 
梁芬不知道说什么了,老师是好人,可是好人,也容易误事,还不如当初不提去学校的事,也好过现在,两边不靠了。
梁芬说,我问问我姑,看药厂还有机会吗。
二人找了个公用电话,电话打过去,梁芬才一开口,就被姑姑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早干什么去了,九月一号上班的这批,上个月就已经录用完毕了,你也办了入职手续,你不知道吗,下周一就开始培训了,哪还行,这不是找事吗,早干什么了,原来看不上工人,现在后悔了吧。梁芬脸色有些难看,只好挂了电话。姑姑的嗓门极大,周桐听了个八九不离十,她苦笑。梁芬有些不好意思,你别往心里去,她就那样。
 
桐花雨----得意
 
  这时候,田镜明从旁边走过来,他是最得意的一批人,留在了本校,从辅导员做起,此时一脸的春风得意,他也听说了周桐的事,他走过来,有些同情的说,周桐,你还是去广告公司吧,那个老板,据说是报社出来的,今年刚成立的公司,要不然,也不会招聘没经验的新人。你别浪费时间了,要是这个机会也没了,你再找工作,更麻烦,不如先干着,回头再说。
周桐不想多说话,现在看着田镜明,心情有些复杂,田镜明和她,都是尖子生,拿一等奖学金的,田镜明留校,到也算有实力,不过仅凭这个是留不下来的,田镜明的父亲是著名的教授,是另一所高校的副校长。
 
 
 
桐花雨----撵人
 
  周桐点头,梁芬却不愿意让周桐去。周桐,还是回去找校长,本来吗,老师是说过那样的话,学校不能这样对学生吧,这太不负责了。
  田镜明此时,已对办了入职手续,俨然是学校的工作人员了,他摇头,梁芬同学,你不要这样,这没用呀,校长能怎么办,那一个电话,他能怎样,况且,你也见不到校长,他早走了,估计这几天不会来,现在主持工作的是副校长,你看吧,他脾气好的很,只是安抚你,任你闹腾,不办事,惹急了,做不得主,你白浪费了时间。
 
 
桐花雨---考虑
 
  周桐拉了梁芬的手,梁芬,算了,就这样吧,老师是尽力了,我不想让他受连累,况且,折腾也不一定有用,我还是回家,和家人商量一下吧。
  梁芬无奈,二人往校门外走去,田镜明到追了上来,咱们同学约了后天聚会,你们来不来,梁芬回头,再说吧。
  周桐一脸的烦恼。
  事出意外,好梦突醒,她真希望,现在是昨天,她还做着当老师的梦,现在好了,一盆凉水下来,她连梦也不能做了,头回遇上这事,她其实根本不知道如何处理,可是找人闹腾,她不会。
  周桐一路无话,梁芬也有些闷闷不乐,她今天就是陪周桐来,原来说好了,两人一块看电影庆贺一下,她的工作早办了手续,下周一去培训。一培训就是半个月,就没这么自由了。
 
 
桐花雨---愁云
 
   周桐的父母,都是工厂里那种老实的工人,母亲今年刚办了内退,四十五内退,父亲是车间的车工,技术是大拿,可是这种事,也是头一次遇见,他说,要不然,去广告公司试试,你不是喜欢写东西吗,真要是回学校闹腾,也不会有用,学校又不负责分配,这都是推介就业,人家也没错,母亲有些生气,你们老师呀,真是帮了倒忙,他不打包票,你和梁芬去了药厂,那效益多好。
  周桐不想说话,无话可说,有些生气,父母的话,说来说去,都是生气和认命,可不这样,能怎样。她现在是有些后悔,还不如当初和梁芬去药厂呢,时光不能倒流,她也没后悔药可吃。
 
 
桐花雨气氛
 
  屋里的气氛很压抑,父亲一根根抽烟,屋子里的空气马上混沌了,周桐起身关上自己房间的门,她的房间是次卧,老式的次卧面积极小,只有十来平,放了一张单人床一个衣柜一个书架一个写字台,已经非常的拥挤了。平时周桐关上门,感觉这屋子太狭小。
  现在却庆幸,还有个独立空间,让她想问题,她明白,父亲发愁的方式是抽烟,他对事不太较真,有些顺其自然,如果你不发愁了,他就没事,让他求人送礼办事,他不肯,母亲这时候开始抱怨父亲,对孩子的事不上心,本来周桐的姑父,在一家工厂的人事科,当时母亲提过,让父亲求求妹夫,可是父亲不肯。母亲和小姑子一直关系不好,所以就罢了。
 
桐花雨—-开业
 
  房门被敲响了,母亲打开门,是楼下的邻居杨笛,他是个精神的小伙子,当年纪不轻了,今年二十八了,人很有礼貌,对邻居的事一直热心,他是来送请帖的,他的饭店,明天开业,欢迎邻居过去,他送了一张贵宾卡,能打七折。
  他随口问周桐毕业了吧,周桐听见自己的名字,不好在屋里不出来,她理了理头发,开了门,对杨笛客气的说,是呀,该找工作了。杨笛问她有目标了吗,母亲把学校的事说了一遍,杨笛到是乐观,既然这样了,其时以你的才华,到广告公司,也许更好,你到了学校,开始也不会让你教学,都是打杂,没关系的话,不知熬到什么时候,民营企业有民营企业的好处,看能力吃饭,周桐肯上进,有才气,一定有机会。
 
桐花雨—-接受
 
  周桐点头,这是今天一天,唯一一个认为广告公司比学校好的言论,周桐的心情好些了。
  杨笛笑笑,不用担心,我的饭店,随时欢迎你去,要是我将来弄成大酒店了,你给我当企划经理。
  杨笛离开了,周家的气氛为之一松,周源先放下了烟,嚷嚷要吃饭,让周桐的母亲李静去做饭,李静的脸色也好了些,杨笛原来就是一家大企业的员工,可是他天性自由,不服管束,后来就辞职自己做饭店了,从小饭店,开到今天的这个有点规模的饭店,小区的人都讲,这小伙子是个能人。
 
 
 
桐花雨—-面对
 
 
   周桐洗了把脸,坐在桌子前思考杨笛的话,别人这样说,她不相信,可杨笛的话,她相信,杨笛就是不要铁饭碗,跑去自由创业了,事实证明杨笛干得不错,杨笛上班十来年了,有社会经验,认识人多,见多识广,她感觉,杨笛这么讲,肯定对。对于她来说,可能真的去广告公司,更有发展。反正事以至此,怎么也要试一试。
 
心思定了,周桐不在愁眉苦脸,她脸上有了笑容。
打开衣柜找衣服,明天去广告公司看看,总要有合适的职业装吧,想了想,还是衬衣吧,显得职业化吧,头发梳了下来,用一个卡子卡好,照照镜子,是有些职业女性的感觉。她想了想,梁芬说过,要化个淡妆,她想了想,化妆她不会,不过打打粉,到是还可能,显得肤色白净些。
 
桐花雨—-思考
 
这一夜周桐时而惆怅,时而兴奋,广告公司是一个全新的名词,她以前的世界里,没有出现过,她的亲戚朋友,没有做这个的。她有些好奇,有些不安。但仍然也有些惆怅,那个曾经以为到手的老师指标,就这么和她擦肩而过了。她叹了口气。
 
天一亮周桐就起来了,她是个勤快的孩子,她知道父母爱吃油条豆浆,就和母亲打了个招呼,出去买早点了,母亲说,你路上慢点,这时候是上班的时候,周桐答应一声。
买回了早点,周桐匆匆吃了几口,然后开始收拾自己,又是化了淡妆,又是试了几件衬衫,最后才算勉强满意,拿了学校的推介信,出了门。这种感觉是新奇的,从这一刻开始,她进入了社会。
 
桐花雨欣喜
 
   致远广告的办公位置非常好,在市中心,周桐更喜欢这里,热闹繁华,她到了写字楼下,随着人流进入了电梯,按下了十二层。
   有个女人上下打量了她一眼,周桐有些奇怪,只好微笑。她是个好相处的人,那个女人点点头。
   到了十二层,那个女人走出电梯,周桐才知道,难怪人家刚才看她,这一层都是致远广告的。那个女人看周桐下了电梯,才说,你找谁,她的声音不冷不热,周桐还是微笑,你好,我找人力部。
   对方愣了一下,你随我来吧。
 
 
 
 
桐花雨初遇
  
  进了左面的办公室,上面的牌子是人力资源。
  那个女人走进最里面的一个小套间,她对前台的小姑娘说了句,安排她一下。
前台挺招人喜爱,一张圆圆的苹果脸,不说话也带笑,很喜兴的样子,她安排周桐在门口的一张空桌子前坐下,倒了杯茶,然后问,你怎么称呼,周桐拿出推介信,我叫周桐,你好,你怎么称呼,苹果脸笑得更灿烂了,你叫我苏静吧,我叫苏静,可是不喜欢安静,我喜欢热闹。
  周桐也笑了。
  苏静拿了推介信,你稍等一会儿,我给梅经理送进去,她悄声说,梅经理很厉害的。
 
 
桐花雨整洁
 
 
梅雨烟有一个诗情画意的名字,她不知道父母如何灵机一动取了这个名字,父母都是最务实的人,父亲说的简单,生你时下雨,雨不大,像层烟是的,就顺口起了,她明白,真的是顺口,父母一心要男孩子,她是第二个女儿,自然有些失望,没叫什么招弟,已经很庆幸了。
梅雨烟叹息,父母心事成空,生了三个女儿,大女儿懂事,小女儿机灵,到了她,不上不下,在母亲的眼中,既不懂事也不机灵,脾气特大,打小就如此,有主意不听话。
梅雨烟的桌子上,收拾的极整洁,她有轻微的洁癖,最不能容忍乱七八糟,快成了强迫症。
小前台苏静,在她近三个月的调教下,终于知道她的习惯了,每天早二十分钟来,把她的办公室收拾整洁。
 
 
桐花雨满意
 
  梅雨烟非常满意目前的生活状态,唯一的麻烦是父母的逼婚,比她大的姐姐比她小的妹妹,都结婚了,只有她,依然单身,她让他们别管她的事,退休的母亲,一面照顾姐姐的宝宝晴儿,一面说,不管你管谁,我一出门,就有人打听你,你都成了小区的明星了。
  梅雨烟皱眉,我说搬出去吧,你们不同意,我在这吧,你们又嫌人问,让我怎么办。
  母亲头一扭,没结婚,不许出去住,那样人家的闲话更多。梅雨烟不说话了。反正也说不通,开始还争吵,嫌他们管的多,后来干脆沉默是金。
  梅雨烟是致远广告的人力经理,她和老板向致远是同学,向致远从报社出来,就拉她一块干,梅雨烟想了想,在工厂里做招聘专员,也已经烦了,就没和家里说,就辞职来了致远广告。
 
桐花雨分工
 
  梅雨烟的权力不小,除了财务和业务,余下的事,都由她负责,人力部的工作内容含着行政这一块,她挺满意,她打小有主意,感觉自己天生就是当管理的料,又学的是经济管理。
  梅雨烟和向致远关系不错,他们是高中同学,大学不在一个学校,但年年聚会,他们都去,向致远是班里的活跃人物,属于校草一类的人物,人缘好,气质好,家里条件不错,对人大方热情。梅雨烟正好相么,她不大和同学接触,但成绩不错,所以向致远对她一直挺客气,梅雨烟每次聚会都去,说的少听的多,同学们到也喜欢她的安静,有一个人愿意倾听你吹牛,自然是好事。
 
 
桐花雨花茶
 
  梅雨烟并不急,先打开杯子,泡上菊花茶,她和苏静说过,只许搞卫生收拾桌子,她的杯子,她的电脑, 不许碰,苏静到听话,所以泡茶这事,梅雨烟都是自己来做。她喜欢这种感觉,洗茶倒水,看菊花在水中再次绽放,这是一件愉悦的事,梅雨烟喜欢这种感觉,她不懂茶,不像向致远,办公室里有一套完整的茶具,说是上千的价格。梅雨烟只喜欢花茶,喜欢花朵开在水中,她喜欢水中花这个词,有些忧伤有些浪漫。
 
  清晨的时光是忙碌的,她不在家吃饭,母亲早上要哄着晴儿上托儿所,父亲要上班,他还没退休,所以梅雨烟都是在办公室楼下的饭店解决,她每次都去永和豆浆,到不是喜欢吃那的东西,主要是感觉上干净些,吃什么不重要,卫生才重要。
 
桐花雨面试
 
  梅雨烟喝了口茶,刚泡的茶,微烫,她放下杯子了,拿出化妆镜,补了点粉。公司的人化妆的不多,她也不喜欢,只是向致远说,她是部门经理,是领导,要注意形象,她才不得不配了口红和粉饼眉笔什么的。但是没什么兴趣,有时候,还是苏静跑来给她化妆。
梅雨烟招呼苏静,让那个小姑娘过来吧。苏静一愣,梅雨烟不大喜欢别人进她的办公室,尤其是外人,面试多在会议室,这次挺奇怪,居然让周桐进来。
周桐进来的时候,心里有些紧张,感觉梅雨烟比较严厉。
她在梅雨烟对面坐下,抬眼打量了一下办公室,给人的感觉是干净整洁,她看见梅雨烟的菊花茶,梅雨烟的杯子是透明的,周桐的表情柔和了许多,这菊花真好看。
 
 
桐花雨开场
 
  梅雨烟拿过周桐的推介信看了看,很认真的看完每一个字,这是向致远母校的老师介绍的,向致远说,他们中文系的学生文笔不错,到是可以培养做广告策划,公司成立三月了,向致远一直没找到合适的策划,他要有灵气的。梅雨烟对灵气这类缥缈的词汇不懂,她更希望是那些硬性条件,什么经验,什么学历,灵气如何测量,她不知道。不过,她只是初试,策划的复试是向致远负责。
  梅雨烟按常规问了几个问题,对于应届生的初试相对简单,不必提经验了,专业学什么,看看毕业证复印件就好,询问的多是对方的性格习惯一类的,算是做做性格测试,和职业是不是相合。
 
 
桐花雨盘算
 
  按规定,她做完初试,可以让对方先回去等通知,可是梅雨烟知道向致远明天要出差,去外地谈一个化妆品的广告代理,如果把复试安排在他回来,时间太久了,如果对方看公司没了下文,去别家公司呢。她沉默了一下,决定,让向致远今天上午复试吧。梅雨烟让苏静带周桐去会议室先坐会儿。
 
梅雨烟打了向致远的手机,向致远一般没这么早来公司,他晚上要请客户吃饭,经常到十二点,所以早上,基本是九点半以后才来,或者直接去客户那,下午如果没什么事,他都是在报社业务部和业务员们在一起。
 
桐花雨推介
 
  向致远看看时间,刚九点,他叹了口气,这个点不早了,他还没起,昨天的酒喝的多了些,还有些头疼。他提醒自己,今晚不能再喝了。
 
  听了梅雨烟的介绍,他想起了周桐的事,他想了想,现在策划部没人,他是宁缺勿滥,可是他自己写广告方案,还是有些麻烦,有时候太忙,有时候顾不上,他的文笔了得,可是时间太少,本想招一个有经验的,上来能独立工作,可是面试的都不合适,有一个适合的,可要价太高,超出市场标准的一倍,他拒绝了,后来才想到,弄个毕业生,自己带带。当然要有底子的。这才和学校的老师提了一句。
 
桐花雨见面
 
  向致远想想雨烟的话有理,自己让学校推介,现在人来了,的确不好晾着人家,说起来,是他的师妹,他不太看重这个,可是不能让人说,他没人情味。
  向致远说,这样吧,我半小时以后到。
  向家的位置极好,在市中心最繁华的地段,离同是繁华地段的办公室极近,他当时就考虑了这一层,虽然市中心的写字楼费用高,可好处是容易树立公司的形象,离家近,这一层最为重要。
  周桐走进总经理办公室的时候,还是愣了一下,这个办公室真大,有七八十平的样子,她心想,都说这地方寸土寸金,老板弄这么大的办公室, 真奢侈。
  周桐不知道的是,这租金没有想像的那么贵,这一层的房东是个人,因为他想整层出租,所以租户不好找,他对租房的行业有要求,不要商贸公司的,嫌人家放货品,压坏了他的地板,不要美容一类的,嫌人太杂。他太挑剔,所以房子空了两年了,向致远是物业介绍的,他和向致远聊天,感觉向挺有学问,又有报社的招牌,广告公司吗,没什么固定资产,人也相对都是有文化的,这才租给了向致远,租金到是打了七折。
 
 
桐花雨印象
 
  向致远和周桐的面试到简单,他看了看周桐的论文,和在学校发表的一些文章,多是议论文一类的,应该说文笔流畅,论点鲜明,他到是挺满意。他说,周桐,我们是一个学校的,我算是你师兄吧,所以面试就简单了,我这人不多,事少,工作关系不复杂,这是好处,坏处是,新公司吗,有些地方大家要辛苦些,有时候要加班,你没意见吧,周桐点头,没意见,我愿意多学习。
向致远点头,好吧,你看这样吧,你要是方便,明天上班,我和梅经理说一声,明天你办入职手续,我要出趟门,你这几天,自己安排工作,学习一些广告业的专业知识,公司有一些这方面的资料,你从梅经理那借来看看,也可以和学校广告系的人借一借。
 
 
(责任编辑:人人文学网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月涵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10-09 13:10 最后登录:2018-10-09 08:10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