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篇小说 > 都市小说 >

青春 向阳花—利益

时间:2018-07-11 08:46来源: 作者:月涵 点击:
青春向阳花----安心 向文静本是个多愁善感的人,人虽然有些清高,但是个心软的人,对于母亲代哥哥立遗嘱的事,本来有些不安,现在董经理的话打动了她,母亲一向强势,而扬威广告的启动资金源出于母亲,这些年的是向文华的辛劳,既然如此,早晚要改嫁的陈慧,
 
青春向阳花----安心
 
  向文静本是个多愁善感的人,人虽然有些清高,但是个心软的人,对于母亲代哥哥立遗嘱的事,本来有些不安,现在董经理的话打动了她,母亲一向强势,而扬威广告的启动资金源出于母亲,这些年的是向文华的辛劳,既然如此,早晚要改嫁的陈慧,的确不适宜插手公司的事务,况且陈慧这些年,没有参与公司的经营,并不了解公司的业务。也帮不上忙,只会让别有用心的人利用。
 向文静既然安心了,就准备接受母亲的安排,走马上任,只是现在的工作,的确不错,她很想和公司谈成停薪留职,董经理劝她,不要做此妄想,你一时半时回不去,白交了管理费,欠了人情,全无益处,而且让母亲不安,不如干脆辞职,好好经营扬威广告。
 
青春向阳花----现状
 
  本来满心悲伤的陈慧,被娘家亲戚提醒了几次,要考虑自己的事,陈慧先是不解,没有理会。
 扬威广告的公章,在办公室主任那里,在公司的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办公室主任配合苏桂荣找来的律师,在工商局那里办理了新的变更。苏桂荣持股百分之八十,而总经理换成了向文静。
  财务经理贺依兰,是个精明强干的人,在公司几年,到是认真工作,深得向文华的信任和支持,才能当上这个位置,对向文华一直有知遇之感。工商变更她本不知情,按照工作流程,工商变更后要到税务备案,这是办公室主任安排人去做的。但是专管员和贺依兰关系不错,办理之后,给贺依兰打了个电话,全做是闲聊。贺依兰愣住了。
 
青春向阳花----细心
 
  贺依兰知道从办公室主任那里问不出什么,那老主任凡事听苏桂荣的,原先就是向文华指挥不动他,现在更是如此。贺依兰跑了趟税务局,从专管员那里复印了一份。
  贺依兰坐在汽车里,看着复印件,一时有些茫然。她直觉有问题,她给工商的朋友打电话,人家说是凭了向文华立的遗嘱,遗嘱立的时候很早,是在公司刚成立的时候,上面的注明是因为股本实际为苏桂荣所出,所以如果向文华有什么意外,他的股本赠予母亲。
  贺依兰曾经和向文华聊过一次关于公司初创的事,股本是苏桂荣所出,到是向总承认的,可是向总没提过立遗嘱的事,而且他那个人迷信,挺忌讳这个,有一次司机提过一次,大老板们都提前立遗嘱,怕有家庭纠纷。向文华不以为然,我不怕,我只有小天一个儿子,陈慧一个媳妇,没什么纠纷,才不弄这个。这话是半年前讲的。怎么现在跑出个遗嘱。
 
青春向阳花----置疑
 
  贺依兰质疑,但是她明白,仅凭自己一个公司经理的身份,有什么权力置疑,但是表妹有呀,陈慧知不知道这事。
  向文静已经走马上任,对于这个,贺依兰无权反对,她明白,向文静本是股东,持股在百分之二十,加上苏桂荣的授权,等于有了百分之六十的股份。这一点谁也改变不了,她要争的是表妹陈慧的利益。
 
 
青春向阳花----糊涂
 
  陈慧这些天一直在娘家住,悲伤压倒了她,每天昏睡着,儿子也顾不上过问,小天一直在奶奶那里,母子并不太亲近。
  贺依兰敲开了姨妈的门,从床上把陈慧弄出来,看看她的样子,叹口气,这样的陈慧,和苏桂荣真没一争的资格。这个时候,儿子不管,公司不问,这个女人之前太幸福,嫁了个好丈夫,当了一个阔太太,凡事不愁。命好。
 贺依兰说,陈慧,你洗把脸,我有事和你讲。
 
 
青春向阳花---迷茫
 
  陈慧看了工商变更的手续,有些茫然。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贺依兰不得不提醒她,你想想,向总有没有说过遗嘱的事,有没有。我记得向总没立过遗嘱。
  陈慧想了想,没提过,忌讳那个的,感觉不吉利。
 贺依兰点头,这才和她的想法一致。
 贺依兰说,如果是这样,就是你婆婆做的手脚,侵占了你的股份,如果向总没立遗嘱,那百分之四十的股份,起码你有一半的继承权。
 
 
 
青春向阳花---斗志
 
  贺依兰本想点醒陈慧的斗志,陈慧是有些气氛,不过没有贺依兰想像的那样。她只是说,我知道我婆婆强势,她肯定会这样,算了,反正她只有小天一个孙子,她的将来都给小天,她重男轻女,不会给小姑的。
  贺依兰摇头,这不一样,那是你的,你有支配权。就是给小天,也是通过你给。而且这是你利益的保证。
  陈慧有些动摇,那你说怎么办。
  贺依兰说,你和你婆婆去谈,让她承认的你的权益,如果她不同意,我们打官司,鉴定那份遗书。
 
 
青春向阳花---面谈
 
  陈慧敲响婆婆的房门,还有些不安,她本想让贺依兰陪她来,可是贺依兰讲,你总要自己面对诸多的问题,给自己勇气,不能事事靠别人。
  苏桂荣上下打量陈慧,这个女人,到是真的悲伤,也是真的漂亮,她对儿子有感情,不过她太年轻,人太漂亮,她不相信陈慧会不嫁人,她要保证向家子孙的利益,不能不心狠。女儿指望不上,孙子太小。
 苏桂荣扭开头,注视着窗外的那棵玉兰树,心想,什么时候自己能省点心,不用纠缠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多好。
 
 
青春向阳花—劝服
 
  苏桂荣起身,坐到陈慧身边,阿慧呀,你看文华没了,这世界上最伤心的人就是我们两个了。这话一说出口,老太太果然泪落如雨。陈慧一时悲从中来,扑在苏桂荣怀里大哭起来。
  二人哭泣了许久,还是苏桂荣先平静下来。苏桂荣拉了陈慧的手,阿慧我们是一家人,小天是你的儿子,也是我的孙子,是文华唯一的骨血,我们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小天,你说是不是,因为你难过,我也难过,怕孩子在家里委屈了,我让我妹妹带着呢,你放心吧。
  陈慧点头。苏桂荣又讲,阿慧,我有件事,正要告诉你,一时悲伤,忘记和你讲了,公司的股份转到了我名下,公司成立的时候,股本是我出的,这个你知道,文华一直孝顺,当时写了个字条给我,说以后他有事,他的股份归我。我知道这孩子,是孝顺才这么写的。阿慧,你放心,我们是一家人,我不会亏待你。你现在住的房子,我办过户手续给你名下,你看是不是你签字,不再和我争股份。
 
青春向阳花—同意
 
  陈慧同意了,悲伤让她和苏桂荣有了共同语言,她相信苏的话,都是为了小天好。
 陈慧答应一起办房产手续,在交易大厅签字。
 陈慧出了苏桂荣家,回到娘家,贺依兰在那里等候她,现在贺依兰把事情已经和姨妈姨父亲还有陈慧的哥哥陈强说清了。
  陈强支持表姐贺依兰,认为妹妹吃了亏,他另有打算,如果妹妹拿了股份,他就可以到扬威公司上班。
  他们不知道的是,陈慧听进去了苏桂荣一句话,你家里人,你表姐和你兄长,可能有打算,但是他们的打算并不是对小天有利,是为了他们自己的利益,你要想清楚,你将来是靠儿子生活,不是靠他们,如果伤了小天的利益,才是你的损失。你更对不起文华,你想想,文华对你一直挺好,可是为什么不让你大哥去公司。
 
 
青春向阳花—厌烦
 
  陈慧一进家门,陈强就站了起来,他满脸的热情,妹妹,你回来了,谈的怎样,夫妻财产是共同的,妹夫的股份就是你的。贺依兰看了眼他,心里摇头,不过没表态。
  陈慧有些厌烦,这个大哥,这几年没少让她照顾,向文华因了她,对这个大舅哥还是不错,但一直不肯让他去扬威广告,陈慧叹了口气,文华是个大方的人,那就是哥哥不好了。她现在想想苏桂荣的话有理。就冷了脸,你去找律师问问,在说这话。文华是留了遗嘱的,工商手续已经办了,都转到我婆婆名下了。
 
青春向阳花—愤怒
 
  陈强马上说,那是假的,你老公不可能不留给你。
  陈慧终于火了,为什么是假的,你知道什么,当时文华开公司,跟咱家商议,你们出吗,你们一毛不拔,都是我婆婆出的,文华为什么不给他妈,关键时刻还是他妈帮的他,你现在说这样,早十几年,你干什么了,那时候,你出钱出力,多好,现在捡漂亮话。陈慧为人温柔,但对了自家人,脾气也火爆了。
  陈强一时语塞。
  贺依兰看看陈慧,她走上前,让陈慧坐下来,阿慧,你的话也有理,可是你是小天的母亲,文华不可能不考虑你的利益。
 
  青春向阳花—利益
 
  陈慧对这个表姐,还客气些,贺依兰能干,向文华提过几次,陈慧也引以为荣。
  陈慧叹了口气,可是小天也是向家人,我婆婆不会委屈小天,事实上小天跟奶奶比和我亲。这我不担心。
  陈强不干了,你什么意思,股份你不争了,你想清楚,那是扬威广告呀,你知道现在值多少钱,你拱手给了向家。陈慧对这个哥哥没好脸色,给向家怎么了,那是我儿子的,和你没半毛钱关系。
 
  青春向阳花—以后
 
  陈强恨铁不成钢,不要总是你儿子你儿子的,你顾自己了吗。你不嫁人吗,你什么都没有,能找什么好人家,你以为还有一个向文华吗,你都多大了,人老珠黄不值钱了,还能漂亮几年,你为自己打算一下,向家要股份也行,给你一笔钱,你也成了阔人,也好再找人,你不能在娘家混一辈子吧。
  陈慧一时愣住了,她没想过日后,嫁人的事,现在文华的影子还在心里,可是哥哥说这话,陈慧随手拿起杯子,向哥哥扔过去,你什么东西,文华这些年,帮了你多少,十几万都有了,都喂了狗。
 
  青春向阳花—动手
 
  陈家有些重男轻女,陈强自小是被家人捧在手心里的,从小这个妹妹就是老实听话,不想如今居然敢打他,他火了,要上前教训陈慧,贺依兰头痛,忙上前拉开陈强,好了,你先回去吧,我劝劝她,这样子不行,你忘记了你的目的吗。这话点醒了陈强,看在钱的份上,他不能和陈慧撕破脸,可是他刚才的行为,已经让陈慧伤心了,娘家靠不住。
  贺依兰打发走了陈强,刚才兄妹的争执,当妈的却一言不发,她是烦了,这兄妹二人,没几天和和气气的,都是这样,不是争就是吵,动手到不至于,因为陈强数年来,有求于妹夫,现在的样子,到是真实的表现。
 相对来讲,她更依赖于贺依兰,几家亲戚,有事都请依兰商量。
 
 
  青春向阳花—风度
 
  陈慧嚎啕大哭。
  伤心委屈一起涌上心来。
  她真的喜欢向家,向家的气氛,从来都是和和气气,说话轻声细语,婆婆当家主事,儿女和睦。比自家强多了。哥哥这个样子,太让她伤心。
  贺依兰看看姨母,叹口气,她真不想管了,这家人,没怎么样呢,先内斗。当老人的震不住孩子,哥哥太自私,妹妹太糊涂。
 
  青春向阳花—安慰
 
  贺依兰一直耐心的等着陈慧的情绪发泄完了,这才说,你喝点水吧,咱们聊聊。
  贺依兰明白,苏桂荣疼向小天,从孩子的角度没什么可讲的,只能从陈慧的角度劝她。阿慧,股份如果争下来,最有利的是你,你的后半生有保证了。如果你没有股份,能给小天什么,小天拥有的一切都是向家的给的,你这个当妈的。给不了她什么,让他怎么敬重你,你看看你家的情况,你们敬重姨妈吗。你不想小天,也心里没你吧,如果你争到股份,将来再转给小天,小天自然会领你的情。
  这个理由让陈慧有些心动。
 
 
  青春向阳花—心动
 
  原来说好的房产过户,陈慧没有到场,苏桂荣冷笑一声,好吧,这个女人,如果这样,别怪她不客气。
  不过想到小天,还是不想和陈慧对簿公堂。
  她找来文静,你劝劝你嫂子,估计她是听了贺依兰的话,她那个娘家,就那个贺依兰有水平。你劝劝她,不要听娘家的人话,她们各有小算盘,没人为她好,现在她不闹腾,我把房子给她,真要打官司,没准什么也弄不到。
 
  青春向阳花—帮手
 
  向文静不想管这事,可是母亲的话有理,总不至于真和陈慧打官司吧,这样多丢人。不是向家的风格。
  向文静打董经理的电话,要他帮忙。
 董经理明白,他和向文静接触太多,何小芹已经有怀疑了,虽然他只是为了公司的利益,希望能搭上扬威广告。让鸿远获利。
   董经理不得不用障眼法。
   董经理带上李阳,说是谈客户。
   何小芹奇怪,不带业务员,带她做什么。
   董经理振振有词,让她学习下,不能只做财务和人力,太轻松了。总要起草合同什么的。
(责任编辑:韩昕余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月涵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10-09 13:10 最后登录:2018-07-21 07:07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