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篇小说 > 都市小说 >

青春向 阳花— 劝 说

时间:2018-07-08 08:26来源: 作者:月涵 点击:
青春向阳花意见 孙飞鸿自谓是董经理特招的,凡与设计有关的事,董经理都与他商议,对何小芹的话并不买帐,何小芹极为生气,可是自沈玲的事后,董经理诸事都不与她商议,在家中诸事听她的,到了公司,反而劝她,管好自己的事,对员工要尊重,不要摆老板娘的架
 
青春向阳花—意见
 
 孙飞鸿自谓是董经理特招的,凡与设计有关的事,董经理都与他商议,对何小芹的话并不买帐,何小芹极为生气,可是自沈玲的事后,董经理诸事都不与她商议,在家中诸事听她的,到了公司,反而劝她,管好自己的事,对员工要尊重,不要摆老板娘的架子。何小芹恼怒,却不无奈。
  何小芹后来回娘家抱怨,她嫂子虽然不喜这个小姑子,人到正派,语重心长的劝她,知足常乐,董经理年轻能干,能挣钱,家里的事,让她说了算,已经不错了,不要公私不分,因为单位的事,伤了夫妻的和气,反而不妙。
 
青春向阳花—不妙
 
  何小芹的母亲虽然娇宠这个女儿,对儿媳妇不太看上眼,可却是个精明的人,自己的女儿,性子娇,模样一般,并非天仙国色,没什么过人处,若是二人闹离婚,吃亏的是女儿,现在没孩子,房产都是董家父母名下,女儿能分什么,若是再找一个,哪里有董经理的人材。况且董经理常来岳家,从不空手,出手大方,现在儿子开的车,都是董经理原来开旧的,说是旧车,也不过开了三五年,保养得不错。
  岳母私下也说,你这个傻子,不知道享受,公司的事,你就睁一眼闭一眼,管好财务就好,不让公司乱花钱,那是你家的公司,但有些事,还要让一步,毕竟老董才是经理,因为单位的事,闹得夫妻不和,岂非傻子。
 
 
青春向阳花—妥协
 
 若非娘家人苦劝,何小芹未必那么容易听话,现在她尽量不招惹孙飞鸿,想着,反正自己和丁扬能应付,孙飞鸿爱怎样就怎样,不过心里又生了主意,私下和施媛媛说,留意孙飞鸿有无违纪的地方,她想着,让她找到了把柄,才算总帐,到是董经理也法维护孙飞鸿的。
  孙飞鸿到没什么大毛病,不过是迟到早退,幸而他的设计水平不错,稿件开发商都通过了,这下子,董经理对他是更器重。
  有几次和董经理出差,他毕竟有几年工作经验,和开发商沟通,到也进退得宜。
 
 
青春向阳花—苦恼
 
 董经理对公司的事,到是能应付,苦恼的是一直没有孩子,开始是何小芹想玩几年,不想被孩子拖累,这一年,丈母娘多方规劝,何小芹到是考虑要孩子了,她也三十出头了,可是却一直怀不上,董经理不敢给何小芹提此事,一提,何小芹就态度大变,情绪极坏。他有时候不知道,当年何以喜欢上了何小芹,那时的何小芹开朗大方,对工作尽心尽职,对人热情有加,在工作上,帮了不少忙。加班加点任劳任怨,现在的何小芹,对员工多为挑剔,和员工的关系并不好。
  董经理的父母,到是老实人,一直明白,儿子儿媳妇的事,越管越乱,所以从不多问,二人早上去公园锻炼,晚上跳舞,自己的日子过得有滋有味,但有时候,看了人家带孙子,自然是心生羡慕。
 
青春向阳花—客户
 
  董经理有个客户向文静,人很漂亮,最难得的是懂事,和董经理有业务的往来,合作几年了,一向结帐及时,对鸿远的广告稿,赞赏有加,董经理明白,天下没有应该的事。向文静离婚后,一个人独居。家里有事的时候,都是招呼董经理,董经理成了自家的事,媳妇管,向文静的事,到是他出面了,比如装空调,比如维修下水管道。
  董经理人精明,一直有分寸,他对自己的家还是满意的,虽然看何小芹有时候不顺眼,不过没想过离婚,毕竟何小芹顾家能干,在公司也算相帮不少。所以和向文静的往来,一直极有分寸。怕人嫌话。
 
青春向阳花—男友
 
  马惠莲终于给女儿特色了一个不错的男孩子。
  男孩子叫谢一山,工作不错,是汽车销售公司的销售经理,只是年纪大了些,已经过了三十,大了李阳八岁,李海洋还说年纪大了些,马惠莲不以然,八岁不算大,事业稳定,有房有车,挺好的,大几岁知道让人,不吵架,你别以为人家没人可找,挑的很。原来有个漂亮的女朋友,后来那个女的跟别人出国了,这才耽误了几年,他现在就想找个老实可靠的结婚,不挑相貌了,只看人品。
 
青春向阳花—相亲
 
  李阳被母亲打扮一新,在咖啡店相亲,应该说没什么感觉,对方果然沉稳大方,对李阳也礼貌有加,但眼神是审视的,问了李阳的工作和收入,然后说,会计到是个不错的工作,你们公司是小公司,什么福利也没有,这是缺点。不过,他话题一转,你有会计证,拿了中级,可以离开那里,我到是能托关系,调到我们单位。
  李阳听得云里雾里,只是微笑。
  李阳不喜欢一个人就话少,所以只是倾听,没想到合了谢一山的喜好,他现在特别喜欢老实听话的人。
 
青春向阳花—犹豫
 
  谢一山对李阳印象不错,可李阳对他没感觉。
  只是马惠莲大喜过望,谢一山能接受李阳,这是天上掉下来的好事,她极力赞成,李阳不愿意的话说不出口,到是父亲劝她接触一下,既然对方没有什么缺点,不如来往一下,如果性格合适,能相处就相处,不能相处再分手。
 二人开始往来,一切都是谢一山做主,看什么电影吃什么饭,他最反对路边摊,说是不卫生没情调,是小市民才爱的品味。
 
青春向阳花—闷闷
 
  李阳挑不出毛病,她有时候有意见,母亲就说,这才对,人家说的对,路边摊本来就不卫生,我也不赞成你吃呀,你和什么人在一起,有什么环境,和谢一山在一起多好,你也高雅起来。你看人家贺明明找了个富二代,现在贺家天天牛气哄哄的,贺明明车进车出,好不威风。
  李阳惊讶,妈,我以为你不势利。
  马惠莲说,我当然不势利,我没让你找什么二代,当然你的条件也吸引不了人家,可是总要找个让你衣食不愁的吧,你忘记了找工作的苦。
 
 
青春向阳花—现实
 
  现实如此,李阳不得不叹气,她和关山诉苦,关山说,你妈的话到也没错,当父母的看条件,是因为孩子不讲条件,只看感情,这也许是互补吧,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谁硬谁说了算。
  关山说我妈也一样,异想天开,想让我找厂长的女儿,这不是开玩笑吗,人家和我们家住一个院,总请人家来家玩,人都不爱来,我妈还是热情的很,虽然我们小学是同学吧,可这么多年了,谁还记得。
 
 
青春向阳花—叹惜
  二人叹惜一番,后来相视一笑,到有种默契的感觉。
  李阳想了想,母亲是好意,自己既然找不到谢一山的问题,就先相处,反正自己不急结婚。
可是谢一山着急,谢一山在见面两个月后,提结婚的事。李阳本能的说不,然后感觉太生硬,只好解释,我是说,我们还不太了解,结婚是大事,不能太草率。
谢一山皱眉。我以为你会很高兴呢,原来你还不乐意。
 李阳感觉自己拒绝的有些伤人,就笑笑,你别多心,我谈不上不愿意,只是没有了解你,才不敢轻率,也是负责任的表现。
 
青春向阳花—上门
 
  谢一山是个骄傲的人,可他也主动,他喜欢掌控局面。
  在一个周末,谢一山不约而至,大包小包带了不少东西,有些东西,马惠莲都没见过。
李阳去夜校了,中级考试在下个月,她最近挺忙,压力不小,还是贺明明劝她,毕竟不是在学校了,等着拿毕业证,现在的考试,这次过不了,下次就好,不必急于一时。李阳想想也对,她是想学点东西,于是心才静了。
  贺明明原来有脾气,肯定会说,证书有什么用,有钱才有用,可自从进了何氏企业,她变得成熟了不少,话出口前拈量了下,尽量让对方听着舒服。
 
青春向阳花—优雅
 
  谢一山来之前给李阳打电话,手机关机,他发个个短信。
 李阳上课的时候,都是关机,她认为那个时候,学习是最重要的事。
  马惠莲热情的接待了谢一山,她看过对方的照片,本人比照片更精神,马惠莲乐得合不上嘴。李海洋到还矜持,很奇怪妻子的态度,怎么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小家子气。
  马惠莲埋怨李阳,没有事先打招呼,谢一山说,我给阳阳打电话,她手机一直关机。李海洋说,估计在上课,她上课的时候,都是关机。李海洋有些骄傲,女儿的勤学上进,他文化不高,可是喜欢孩子看书。
 
青春向阳花—提亲
 
  谢一山提了想尽快结婚的事,理由是自己不小了,自己的父母也都六十多了,所以比较着急。马惠莲满口理解,我们家阳阳其实也小了,就是她自己孩子气,都二十四五了,再晚都成剩女了。李海洋皱眉,这是什么话,他马上说,阳阳不大呢,咱院里,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多着呢。
  谢一山笑笑,马惠莲瞪了一眼李海洋,这个人平时话不多,今天话太多,总是泼冷水。
  谢一山告辞的时候,马惠莲送出了小区的大门,一路上不少人张望。
 
青春向阳花—得意
 
 
  有邻居问,小马呀,那个小伙子是谁呀,马惠莲得意的说,我家阳阳的未婚夫。
  马惠莲特意强调,人家能干,都是经理了。
  马惠莲回了家,李海洋不以为然,一个晚辈,你至于送到楼下吗。
  马惠莲说我故意的,让邻居看看,省得他们说阳阳嫁不出去。
李海洋摇头,管他们说什么,各人过各人的日子。
  马惠莲不以为然,凭什么让他们说三道四,现在让他们看看。
 
 
青春向阳花—婚事
 
  李阳一进家,看见客厅里的大包小包,妈,你买这么多东西呀。马惠莲满脸喜悦,是谢一山送的,这孩子真好,人比照片还精神,人又和气,真没得挑。
  李阳奇怪,他怎么来了。
  李海洋说,他说给你电话,你手机关机了。
  李阳打开手机,看见短信。
  马惠莲说,小谢想快点结婚,我同意了。
 
 
青春向阳花—不同意
 
 李阳惊讶,妈,你同意什么呀,又不是你结婚。
 马惠莲马上说,这孩子胡说八道,我是你妈,怎么做不得主。
 李阳唉了一声,我现在不考虑结婚,或者说,我没感觉我和他合适,而且这个月我要抓紧复习,考中级证呢。
  马惠莲不高兴了,考试考试,考试当饭吃呀。我告诉你,李阳,这个谢一山没得挑,你不许胡闹,你没感觉,你有什么感觉,你一向迟钝。
 
青春向阳花—生气
 
 面对母亲的不讲理,李阳有些无语。
 李阳以不变应万变,妈,你不要答应什么,我的脾气你知道,我不想干的事,没人能勉强我。你也不能。
  马惠莲生气了,你这孩子,怎么这么糊涂,这么好的人,你不找,你找什么样的。
  李阳看看母亲,我没说一定不找他,只是现在时间太短,我不了解他,没有结婚的安全感。
 
青春向阳花—争吵
 
  最后母女争论不下,还是李海洋说,结婚到底是大事,多考虑一下没错,不要争了,现在几点了,就这样吧。
  马惠莲瞪了一眼老公,从来不帮我。你就知道护着她,惯了她一身的坏毛病。
  李阳进了自己的房间,心乱如麻,本来要复习的,现在没了兴致。
  李阳给贺明明打电话,现在贺明明很少回来,她一进小区,那些叔叔阿姨都问长问短的,明明呀什么时候结婚呀。
 
 
青春向阳花—劝说
 
  贺明明到是理解马惠莲,你妈比我妈好说话多了,这事放我家,更得吵。
  李阳苦恼,我真的没下定决心,这个谢一山,总感觉有些装,不真实,而且我感觉他其实挺轻视我的,我们在一起,什么事都是他做主,从来不问我的意见,吃饭吧,人家点菜,都不问我喜欢什么,总是说,不许这个不许那个,不许吃路边烧烤,一大堆的规矩,而且必须穿高跟鞋,说是这才有女人味,一堆的要求,我一点不喜欢。
  贺明明叹了口气,阳阳,你其实吧,挺任性的,他的要求也不能说过份,路边摊有什么好吃的,人又多,又乱,东西又不卫生,我就不喜欢吃。
  李阳感觉话不投机,可是对了朋友,不能像对父母,不能发脾气,李阳转移了话题,你怎么样,我记得,你原来定的婚期快到了吧。
 
青春向阳花—犹豫
 
  贺明明也叹了口气,人人都有麻烦事。我吧,现在越来越发现,何承就一个二世祖,一点不求上进。
  李阳心想,人家是富二代,你还非要人家上进,不过也对,不上进,何家的情况,估计何承沾不到什么光。
  贺明明烦躁的说,那个吴云也是讨厌,总嫌我管不住何承,她当妈的管不了,我能管吗。
李阳劝她,算了,你别往心里去,何家的条件你一直满意,看在这个份上,不要想太多了。还是准备结婚吧。
(责任编辑:韩昕余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月涵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10-09 13:10 最后登录:2018-08-15 08:08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