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篇小说 > 都市小说 >

丁香花—问责

时间:2018-06-14 08:03来源: 作者:月涵 点击:
丁香花建议 狄宁和沈一山商量应对方案,沈一山也头疼,不过他明白,这些房源肯定是团购房出来的,而能更名,肯定是公司高层帮忙了。本来是有要求,只能在工程封顶,能办理房贷的时候,才允许更名,可现在楼盘的施工进度刚出地面,离封顶还有一段时间。根本不
丁香花—建议
 
  狄宁和沈一山商量应对方案,沈一山也头疼,不过他明白,这些房源肯定是团购房出来的,而能更名,肯定是公司高层帮忙了。本来是有要求,只能在工程封顶,能办理房贷的时候,才允许更名,可现在楼盘的施工进度刚出地面,离封顶还有一段时间。根本不合更名的时间规定。
  沈一山说,这样吧,我们找人了解一下周边中介的房源,看看他们有多少本项目的房源,和公司汇报一下。
 
丁香花—房源
 
  销售员自然不好去中介,怕被中介的认出来,沈一山找了自己的朋友,狄宁也让自己的亲戚看了看,结果很不乐观,一共有七八十套。
  把收集到的房源一对比,还都是银行团购那一批。
  狄宁写了个工作报告,准备上报公司,要求公司暂停更名事宜,沈一山有些犹豫,他怀疑,高层也有人炒房,会不会得罪人,狄宁的想法不同,高层即使有人炒房,也不会有这么多的房源,这一笔资金量不小,她坚持上报,沈一山也同意了。
 
 
丁香花—问题
 
  按着流程自然是先上报给肖晨辉,他是主管领导,不过狄宁还是在邮件里抄送了岳涵。
  肖晨辉对销售中心的工作,管得并不紧,只要完成任务指标就好,这两个月,没完成任务,才算抓紧些。现在收到这个报告,他也有些奇怪,更名到底是谁批准的,他想了想,他不过批准了六套。可按情况来讲,至少最近也办理了三十套更名手续。
  肖晨辉打电话给杨姐,问更名的事宜,杨姐有些吞吞吐吐的,先说是您批准的,肖晨辉尽量平静的说,我这有记录,我只批准了六套。
 
 
丁香花—水落
 
  杨姐还在犹豫,肖晨辉说,你到我办公室来,把更名的底联都拿来,我看看怎么回事。
  看了杨姐的资料,肖晨辉皱眉,你胆子真大,我看了看,我和田总一共批准了十套,岳涵有一套,一共才十一套,那其余的是怎么回事。杨姐只好说,那是徐媛来办理的。
  肖晨辉看了看签名是曹天东,杨姐解释,第一次是徐媛来的,后来她都打个电话,说让曹天东来办理相关手续。
  肖晨辉心中雪亮,杨姐肯定也参与了,否则,她不可能配合徐媛,不过徐媛是他的媳妇,杨姐是田总的亲戚,他想了想,拿起笔,写了个通告,以后没有我和田总在具体房源上签名,一律不许办理更名手续,我感觉杨姐你工作挺忙的,这样吧,更名的事宜,交给吴姐负责吧。
 
丁香花—大吵
 
  杨姐一出了肖晨辉的办公室,就给徐媛打了个电话,事情不好办了,你老公不让我管更名的事了,交给吴海燕了。徐媛万分恼火,她和吴海燕关系极差,本来也没大事,只是一次明辉集团的年会上,二人有了争执,此后吴海燕就记了仇。现在交给吴海燕,她肯定百分百执行。
 
  徐媛忍耐着肖晨辉进了家门,才发难。你成心给我找麻烦呀,为什么不让杨姐管更名,肖晨辉冷笑,你们手笔太大,这样弄下去,销售部的房子都销售不了,我这个主管领导,就会承担责任,你给我挖的坑,还问我。都知道我老婆在炒房,我多有面子。
 
丁香花—大闹
 
  徐媛不以为然,销售部的房源多,以后慢慢卖,总让我的先出了吧。肖晨辉有些疑惑,你折腾了多少套,差不多了吧。徐媛说,我们是中介一块弄的,还有不少呢,有些是团购的,有些是后来陆续买的,当然也不会现在出清,还要留些等着涨价。
  肖晨辉沉吟了一下,徐媛我给你面子了,我签字那几套,都是你的房源,现在不行了,更名肯定终止,除非你让田总签字,不过,他顶多签几套。你好自为之吧。
 
丁香花—矛盾
 
 
  夫妻不欢而散,徐媛拿了包,离开了家,给曹天东打电话,约他去喝酒。
  不想他们吃饭的地方,正碰上了在应酬的李易康,李易康十天有八天在外面吃饭,今天偶然遇见了徐媛喝得大醉,靠在曹天东身上,李易康有些为难,犹豫了下,还是闪身躲了。后来想想不对,还是给岳涵打了个电话,他想,岳涵总算是徐媛的亲戚,让他解决吧。
  李易康不知道为什么,鬼使神差的用手机拍下了徐媛和曹天东的照片。
   李易康本想删除,可是还是存了下来。
 
丁香花—出面
 
  岳涵接了电话,想了想,拨打了徐媛的电话,是曹天东接的,只说是徐媛喝醉了,不方便接电话,岳涵故做严肃的说,我是徐媛的长辈,你说个地方,我过去接她吧。
  岳涵不得不拉上马小芹去接徐媛,马小芹上下打量着曹天东,有些不喜的说,小伙子,徐媛有老公你知道吗,曹天东马上解释,您别误会,我们是同事,只是同事,真的。
  岳涵挥手打发走曹天东,对马小芹说,送回娘家吧,这让肖晨辉看见了,又是一场好闹。本来他们就三天两头吵架。
 
 
丁香花—劝解
 
  岳涵夫妇把徐媛送回家,让徐媛的母亲给肖晨辉打个电话,说徐媛回娘家住一晚,肖晨辉本也知道徐媛今天一定不回来,只说知道了。不过徐媛自己没打电话,到让他感觉又喝醉了。他不喜欢徐媛两个喜好,一个是喝酒,一个是攀比。这两个性格,让他感觉太俗气。现在他明白,徐媛估计喝多了。
  肖晨辉放下电话,看到柜子里的红酒,也倒了一杯,他喝红酒是为了养生,一晚一杯,绝不多喝,不管高兴还是烦恼,他都有节制,他认为一个人,没有控制力,还能干什么。可现在他突然替自己可怜,连酩酊大醉都不能都不肯。
 
丁香花—想起
 
  肖晨辉突然想起来,那一句话,一个人没有自我控制力,还能干什么,是狄宁的话。高二的时候,狄宁和一个同学争论,说过这句话。当时他就有些愣住了。那时候,他不知道他能干什么,成绩平平,他对学习兴趣不大,只是体育成绩极好,可是也不是喜爱,他好似没有什么特别爱的事和人。
  后来他毕业后,没有复读,他知道再读一年,也是没戏,后来李易康入伍,他也想,干脆也入伍吧,那时候,他没想工作,他喜欢那身军装。
 
丁香花—想念
 
  这时候突然想起狄宁,突然间有些明白,窗外那株丁香花,为什么是自己的喜爱了。他们教室的窗外,原就有一株丁香花。他记得狄宁说,丁香花真美,他看不出丁香花有什么美的,还不如桃花明艳,可是花到是清芬。
  肖晨辉深深的叹了口气,别人私下议论李易康在婚事跌了个跟斗,他从不插话,他和李易康不和,但奇怪的是,他从不在外人面前说李易康一个字的不是,在婚事上,他反而想也许李易康比他运气,李易康早早的离了婚,也不用像他一样演戏了。
 
丁香花—冷战
 
  徐媛这次在娘家住了半个月,仍然没有回来,肖晨辉并不介意,也不说去接,到是徐母沉不住气了,她问女儿,你这是干什么,老住娘家,邻居已经有人打听了。徐媛冷笑,理她们呢,那些吃饱没事干嚼舌根子的人,有本事挣钱去。母亲不以为然,你不要不当回事,你不介意我还介意呢,你好好说,你的日子还打算好好过吗。
  徐媛沉了脸,我怎么知道,你说呢,离婚还是不离,我也看透了,肖晨辉不会低头服软,我也不会,我们是真的性格不和。可是离婚吧,我不甘心。
 
丁香花—请求
 
  徐母到还冷静,好了,不要张口离婚闭口离婚的,离什么婚,肖晨辉条件不错,你要是能找个比他强的,离就离吧。要是不能,还是过吧。那是你家,你就回去,他能赶你出来不成。
  徐母给岳涵打电话,到是先客气了几句,然后说了小两口闹矛盾的事,让岳涵给说道说道,让肖晨辉给个面子,让徐媛回家,岳涵没想到,事情这么久了,徐媛居然没回家,他在电话里到是满口答应。其实口不应心。他真不想管这事。徐媛的性格有些强势,肖晨辉有些固执,这两个人,不好劝。
 
丁香花—开口
 
  岳涵想了想,本来应该约肖晨辉喝酒聊聊,气氛轻松,可是这两天,他有事,晚饭都约了人,那个场合,不适合肖晨辉去。只好去肖晨辉的办公室,他知道肖的办公室是全公司最安静的办公室,他不和人聊天,大家来他这,都是有事说事,没事走人。
  肖晨辉看见岳涵,就知道他要说什么,可是他不能不让人家开口。
  岳涵说,老话重提,你们也没什么大的矛盾,都是小吵小闹,你心宽点,打个电话,说几句好话,全当看你儿子面子。大事化小吧,何必弄得要离婚似的。
 
丁香花—面子
 
  肖晨辉点头,行,我打个电话,她回不回我不管,面子我给。不过岳涵,你不能光劝我,你也要劝劝她,如果她还是这性格,我们的日子,早晚要散。只是时间的问题,你知道,我是为了儿子,可是孩子一天一天长大,对我有利。
  岳涵心中咯噔一下,看来肖晨辉是真要离婚。
  岳涵只好说,女人吧,都是要面子,你说几句好话,不费事,何必较真呢。其实徐媛条件不错,漂亮能挣钱,你也要看看她的优点。
  肖晨辉苦笑,漂亮看个人眼光,至于能不能挣钱,我们俩经济独立,和我没关系。
丁香花—问责
 
 
  二人正说着,办公室的门敲响了。
  岳涵开了门,一看是狄宁,他有些奇怪,你有事。
  狄宁先和岳涵打个招呼,然后看看肖晨辉,我还是为了更名的事,这两周,据我了解,我们公司又办理了十来套。这是不是节奏太频繁了。
  肖晨辉皱眉,不可能呀,我说了只有我和田总的签字,才能办理。我没签字呀。
  岳涵想了想,你问问吴海燕,是不是田总的签名。
  肖晨辉给吴海燕打电话,结果真是田总的签名。
  肖晨辉有些奇怪,吴姐,你看那些房源是哪的,吴海燕冷笑,你还真会装糊涂,问你家媳妇呀。说完挂了电话。肖晨辉给徐媛打电话,电话通了,徐媛冷冷的问,有什么事。肖晨辉说,你更名的房源,是找的田总吗。徐媛说了声,你管不着,就挂了电话。肖晨辉一时气结,今天被两个人挂了电话,这是从没有的事。
 
 
丁香花—劝慰
 
  岳涵一看这情况,马上说,算了晨辉,既然她找的田总,也不是你的责任,你何必计较。
  肖晨辉脸色铁青,我上次和她讲了,适可而止,几十套的折腾,我们销售中心,还工作吗。岳涵愣了一下,他马上懂了,徐媛是通过中介在炒曲苑花香的房子,他皱眉,想说什么又不好说什么,看看一边的狄宁,心想,别把她卷进来,就转而对狄宁说,你到我办公室去吧,我有事找你。狄宁想说什么,被岳涵用眼色制止了。
  岳涵说,算了你别生气了。你如果介意就和田总说说吧。说实话,我怎么感觉,田总有些奇怪,他要给徐媛面子,几套就成,不会批准这么多。
 
 
丁香花—疑惑
 
  肖晨辉看看岳涵,直觉这话有理,可是也不通,难道田明会去炒房,这是不可能的。他不认为,田明会看中炒房这点利润,况且他们和致远合作,现在是销售部由明辉负责,所以有些事致远可能不知道,可是如果时间长了,致远开发未必全不知情,这不是明摆着明辉对销售管控不利,更名不是不可以,有些关系户,都要给面子,可是现在这种情形,完全是管理失控。
  肖晨辉现在有些后悔当时管理销售部,他可不想担这个名,好似他管不了销售部是的,太丢面子。现在骑虎难下,他只能迎难而上,他想了想,他不想去追问田总,干脆更名的事,由他自己负责好了,他到要看看,还有没有漏洞。更名是有专用的章,而且要重新写合同,只要把这些收回即可。
 
 
 
丁香花—上交
 
  吴海燕到是巴不得肖晨辉自己处理这些事,她不愿意看徐媛得意的嘴脸。现在肖晨辉一开口,她马上把相关的印章和合同都上交过来,可是轻松了。
  肖晨辉告诉狄宁,现在更名的相关资料和印章在他手中,他就不相信不能堵住这个漏洞。
  狄宁已经知道炒房的中介,就是徐媛开的,有些奇怪,问岳涵,他们夫妻这是唱得什么戏,真的假的。
  岳涵说,肖晨辉你不了解呀,他会演戏吗。
 
 
丁香花—奇怪
 
  狄宁想这夫妻俩真奇怪,可是现在这样,徐媛岂非会恼怒,会不会影响他们的关系。岳涵不以为然,他们的关系,不差这一件事,以前徐媛还不影响肖晨辉的工作,这次她有些过了,肖晨辉既然管理销售部门,如果有什么问题都要承担责任,现在徐媛这样折腾,知道的是夫妻二人各行其事,不知道还以为肖晨辉从中获利,肥了自己的腰包。不过肖晨辉知道,那两口子,经济上是分开的。
  岳涵不想多谈别人的家务事,转了话题,他们家的事,让他们自己管吧,和咱们没关系,不要和别人提这事,反正你只要管好你的事就成了。
 
 
丁香花—挡驾
 
  徐媛现在彻底不能更名了,现在更名的权利,肖晨辉自已掌握了,她找田明,田明两手一摊,不是我不给面子,晨辉自己管这事,印章在他手里,我也没办法呀。
  徐媛到了肖晨辉办公室,肖晨辉让秘书挡驾,他的秘书到是性格随了肖晨辉,非常的固执,只听肖晨辉的话,管你徐媛是不是肖晨辉的老婆,他并不傻,肖晨辉现在这个行为,不管是不是作秀,必须有其道理,他当然要积极的配合。
 
丁香花—分居
 
  徐媛在家里等着肖晨辉,她直接的问,我们的日子是不是不过了,肖晨辉点头,这是你说的,不是我说的。
  徐媛冷笑,肖晨辉别以为我求着你,你有什么了不起,好,我们分手,我们离婚。肖晨辉点头,孩子,归我,经济上我适当的让步,不过你别太过份。别以为你和曹天东的事,我不知道。我只是给你面子。
 
丁香花—大怒
 
  徐媛大怒,胡说,我和曹天东就是合作关系,你不要血口喷人,我告诉你,我会找律师,孩子我不给你,我们走着瞧。
  徐媛去婆婆那里接儿子,吃了闭门羹,邻居说,上个月搬走了,现在是租了出去。
  徐媛现在明白,肖晨辉早有准备。
  她找人打听,孩子也转了学,是寄宿学校,而且肖晨辉和学校打了招呼,孩子的接送由他一个人负责,他和太太正在闹离婚,学校不能把孩子交给母亲。
 
丁香花—愤怒
 
   徐媛原来没想真的离婚,事情到了这步,她也铁了心,离婚,而且她要儿子的抚养权,她知道,只有儿子,才是肖家的软肋。
  徐媛找了个律师,专门打离婚公司的,许以高价,只要儿子。
  徐媛的律师,一打听,肖晨辉的律师,到是没那么大的把握了,对方是业界有常胜将军之名的冷一平。
 
 
丁香花—坚持
 
  徐媛给律师鼓劲,你不用担心,我收入不低,孩子才九岁,跟女方的可能性更大,打母爱这张牌。
  律师心想,对方自然也知道这个,估计人家有后招,只能走一步看一步,瞧在费用不低的份上。
  徐媛现在无心卖房了,关键是不能更名了,中介当然还在推售,毕竟项目也是允许一次更名的,只是要等到能办理个人房贷的时候。这点,一期的客户补充协议里有说明。
 
 
丁香花—持久
 
  到了这个阶段,徐母反而不同意离婚了,她的女儿,她知道,精明强干时尚美丽,不是有心机的人,有些任性,有些刁蛮,不知温柔为何物,她本人感觉肖晨辉虽然个性不讨喜,但人品没问题,还是个让人放心的人。她不同意女儿斗气,希望徐媛服个软,回家好好过日子。至于争孩子的抚养权,以为一个女人,带孩子容易吗,弄回来,还是交给她管。
  徐母和女儿之间暴发了战争,徐媛说,这种日子过够了,他们夫妻之间,早就貌合神离,要不是母亲的这套实用主义,她早离婚了,现在想开了,她都三十五了,青春还有几天,要过过新的日子。徐母说,如果你真想要离婚,那也不要带孩子,你以为带着孩子,好再嫁吗。
(责任编辑:人人文学网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月涵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10-09 13:10 最后登录:2018-12-06 08:12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