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篇小说 > 都市小说 >

丁 香花—思念

时间:2018-06-07 08:50来源: 作者:月涵 点击:
丁香花儿子 电话又响起的时候,他不耐烦的看了一眼,还是徐媛的电话,他不想接,可是想想,现在不接,回家一样麻烦,他接通了电话,是儿子稚嫩的声音,儿子肖思杨一向和爸爸亲,他在电话里撒娇,爸爸,你一块去姥爷家吧,我想你了。对于儿子,他还是好声好气
  丁香花—儿子
 
  电话又响起的时候,他不耐烦的看了一眼,还是徐媛的电话,他不想接,可是想想,现在不接,回家一样麻烦,他接通了电话,是儿子稚嫩的声音,儿子肖思杨一向和爸爸亲,他在电话里撒娇,爸爸,你一块去姥爷家吧,我想你了。对于儿子,他还是好声好气的哄他,爸爸今天真有事,星期天,我们去水上乐园好不好。
  放下电话,肖晨辉的心又软了,思杨是他的软肋。
  他叹了口气,他不喜欢现在的自己,好像被什么束了手脚。
 
 
  丁香花—思念
 
  肖晨辉的抽屉底层,有一张高中毕业照,他拿出照片看着,照片上的他,眉宇间还是有着青春的朝气,可是看看现在,他突然有一种老了的感觉,无可奈何, 不能随心所欲,不就是老了吗,人未老心已老。
  他现在明白,他到底究竟妒忌李易康什么了,李易康这些年其实没他顺,尤其是在婚事上跌了一个跟头,当时他还嘲笑李易康傻,白长个好模样,被前妻算计,打地出门,又为争一口气,打了一场必输的官司,可是转过身来,李易康又是年少轻狂的样子,脸上还是意气风发的样子,完全是打不死的小强模样。
 
  丁香花—感叹
 
   外面的天阴了,肖晨辉感觉光线暗了,他没有开灯,宁愿一个人在黑暗里坐着,他今天没有活动,也懒怠的动,就如此一个人静静也好,思绪好似活跃,可又没集中起来。
  岳涵本想到点下班,可是又一起,既然帮着肖晨辉圆场,要是准点到家,万一让徐媛知道了,又是一场事非,马小芹这个人实在,不会说谎,和徐媛关系不错,整天一起逛街一起做头发,万一说露了,自己老婆可没徐媛那么精明。
 
  丁香花—闲聊
 
  岳涵给李易康打电话,李易康到是有个饭局,他是没饭局的时候少,他让岳涵一块去,岳涵拒绝了,他不喜欢应酬,所以田明不怎么安排他的活动,他想了想,还是给狄宁打了个电话,说是有事聊聊。
  李易康知道岳涵必有什么事,但不会是大事,估计是心里闷,于是他答应,尽快结束饭局,早点过去。
  岳涵现在基本没考虑说服狄宁,他对狄宁有些了解,高中的时候,狄宁就是这个脾气,有自己的主张,不太听人劝。有些任性,有些固执,但也可爱。
 
  丁香花—工作
 
  约的地方,到是一家小饭店,不过有特色,环境也还好,里面的客人不太多,狄宁喜欢这,这里的口味偏清淡,而且人不多,不吵。
  岳涵不在意吃什么,就让狄宁看着点,我约你的,你请客,我买单,你看着好的,让我换换口味。
  狄宁到是很快的点了一个凉菜两个热菜,一个西湖莼菜汤。
  狄宁看他的脸色,你怎么了,有些提不起精神的样子,你这个位置,不至于是被老板批评吧。
 
 
  丁香花—郁闷
 
  岳涵苦笑,我这个位置,到不好了,老板批评都拐弯,我都不知道,他哪里看我不顺眼了,还是看别人不顺眼。
  狄宁说,和我没关系吧。
  岳涵直接了当,导火索还是你,我们老板,到是挺看重你的。他不知道,我们开那么高的底薪,你为什么不来,你看,底薪高,项目好,公司有规模,这不是理想的单位吗。至于那个,我们集团是不是想深耕房地产行业,这好似不是你一个应聘者考虑的,就算你入职了,中层的管理人员,考虑这个,有些太空洞了吧。
 
  丁香花—心事
 
  狄宁给岳涵到上茉莉花茶,她喜欢这个茶,有股清香。
  狄宁认真的说,我和你这么说吧,我今年三十多了,当然我们同龄,我的希望是找个单位,能多干些年头,我不想一个项目一结束就换单位,虽然销售行业是换工作频繁,可是我真的希望,在这家企业,能干上十几年,你看你们单位,也许两三年后,挣笔钱走人,你们现在的主业是酒店和物流。
  岳涵说,你这么想,重点是企业好,将来你可以转行,你不能做一辈子销售经理,别的我不说,在明辉,如果你愿意,我可以让你转到人力或者财务都行。
 
 
  丁香花—规划
 
  狄宁心想,我做销售十几年了,我是真喜欢这一行,不过按说吧,年纪大了,考虑转行也对,可是,现在好似早了些。
  狄宁不好一口拒绝,她想了想,你的话有道理,我考虑考虑,可能是做销售吧,销售员也都年轻,和他们在一起,老感觉自己还年轻,心态比较小吧。
  岳涵到是理解,是有这个可能,环境不一样,心态不同。
  狄宁有些不解,既然你们老板设两个销售经理,应该是看重销售经理的攻击性,我这类偏稳定型的,应该不入他的眼呀。
 
 
 
  丁香花—思路
 
  岳涵说,我也是这么想,不过,可能他对公司的战略规划上没有完全决定,对于地产行业,是想进入,如果要深耕,还是你这样的好。
  狄宁一笑,也许吧,老板的心,都深似海,看不透。
  岳涵诚恳的说,真的,你在考虑考虑吧,我们这真不错,别的不说,待遇比你现在高多了,你放轻松些,不必把竞争当回事,再说,你不一定输给张一山,他那个人急功近利,稳定性差。
 
 
  丁香花—劝说
 
  李易康到的时候,二人已经准备离开了,李易康一来,先要个热菜,岳涵奇怪,你没吃饭,李易康反问,请客户什么时候能吃饱,不过是应个景,照应别人罢了。
  二人一面喝茶,一面陪着他吃饭。
  李易康不知道田明为了狄宁的事,敲打岳涵,此时听岳涵说起,有些吃惊,这是没有的事,他一直对你客气,怎么,难到最近心情不好,还是另有文章。
  岳涵一摆手,我也不知道,看看再说吧。
  李易康支招,到和财务的杨姐聊聊。岳涵眼前一亮,我怎么忘了她。
 
 
  丁香花—前途
 
  李易康看看狄宁,其时你真没必要想那么远,走一步看一步,天下的事,不是一开始就能看透,比如现在田总没想做久,没准机缘合适了,到做久了。再短也要两三年,你先过来,就是沈一山嚣张,上面还有领导,你怕他做什么。有些人是为了挣钱,到不一定和同事过不去,你们是同事,你不是他的下级。
  狄宁有些动摇,岳涵也劝她,企业最重要,就是项目换了,企业有发展,你调个岗位就是了。
 
  丁香花—同意
 
  狄宁点头,好吧,我同意了,
  不过,狄宁又说,我总要和公司办手续,估计要半个朋吧。
  岳涵满口答应,你只要来,别的都是小事。
  狄宁到也松了口气,明辉毕竟是家好企业,别的不说,人家给员工上保险,这就不错,就是销售部门,也是半年后,就给办了手续。而且管理层,三个月就给上各种保险,三险都有。
  三人举杯,以茶代酒。
 
 
丁香花—交差
 
  岳涵挺高兴,于公于私都有了交代。
  李易康也高兴,感觉是自己的功劳。不过他还是忧心田总突然对岳涵的警告。他怀疑和自己有关,自己最近的举动,难道田总有觉察。想想,也不过份呀,难道说,自己在明辉有点股份,就不能和别人有合作吗。
  他私下问过岳涵,如果离开公司,也不必一定要转让股份吧,岳涵说不必呀,股份是股份,在职是在职,当时他问的轻松,岳涵也没多心。那事也是大半年前的事,只是代理权一直没拿下来,所以他也在犹豫。
 
 
丁香花—代理
 
  最近代理权八字有了一撇,只是如果要代理费,二人一人一半,他算算自己的银子,是少些,只有退股,可是他也舍不得,明辉不是他一手创建的,可是也这么多年了,而且一直有不错的业绩,目前进入地产业,也是前景大好。每年分红也不错,他有些舍不得。
他在琢磨,如何两全。虽然肖晨辉有时候给他找点小麻烦,讽刺几句,但凭心而论,在大事大非上,没有为难过他,他也算有经历的人,对这种表面的麻烦,从不介意,最怕嘴甜心苦的人,所以他对肖晨辉没意见,他对他客气不是假的,肖晨辉说他虚伪,明明讨厌他,还笑脸相迎。可李易康真的冤枉,他不讨厌肖晨辉,他挺乐意和肖是同学。
 
 
丁香花—风向
 
  岳涵和田总的秘书打了招呼,田总来了,他来汇报工作,九点半的时候,秘书来电,说田总来了。岳涵汇报了几件工作,然后提了狄宁的事,说他做通了狄宁的工作,他本以为田明会认可,没想到田明却淡淡的说,我想过了,你说的有道理,狄宁做事求稳,不太适合我们一期的项目,还是考虑别人吧。
  岳涵有些不可置信,怀疑自己听错了,几疑是幻听。
  可是他认真的看了看田明的表情,确认是真的。他第一时间没有愤怒,只是有些不信,田明算是一言九鼎的人,从昨天到今天,这一百八十度的转变,这分明是整他,只是偏拿他的同学应聘的事。
 
丁香花—思虑
 
 岳涵第一反应是据理力争,可是理在于上位者,可是凭心而论,他是人力的主管副总,如果他就是摆这个谱,也有他的资本,可是合适吗,田明不怒自威,他的气场有些压不住。可是他明白,他没有退路了,狄宁那里,是他做了工作,人家同意了,现在反悔,他面子往那里放。
  岳涵试探的说,田总说话向来有一句是一句,不会朝令夕改的。
  田明冷笑,那也比三心二意好。
 
丁香花—不解
 
  岳涵明白,一定有什么事发生了,他不知道。
  他尽量平心静气的说,田总,我不懂你的意思,您请明言,这样绕来绕去的,反而影响了事情的真相。
  岳涵看了看他,你到是沉往气了。你的股份想转给谁呀,不是你,是你和李易康。
岳涵真的不懂,什么股份,我谁也不转呀,我们有规定的,如果退股,必须转给原来的股东。
  我干得好好的, 这是哪里的谣言。
 
 
 
丁香花—谣言
 
   岳涵的表情,是真的不解。
   田明此时心中有数,看来汽车代理权的事,应该是李易康一个人的操作,只是他借用过岳涵的名义。
   田明拿出一份汽车代理权,放在岳涵面前,岳涵看了几眼,翻到最后一页,是李易康的名字,他愣了一下,这,这,他一时气结。
  他冷静下来,马上表态,田总此事我不知情。
  田明看看他,我相信你的话,你和李易康谈吧,他那个合作伙伴,是我的表弟,我表弟已经把他那百分之五十的股权转给了我,这个代理权放在明辉集团,还按老规矩,我们四个人认股,他还是占百分之二十。
 
丁香花—冷汗
 
  岳涵有些替李易康难堪,看来此事李易康运作的时间不短了,当然,这也不能说对错,人家自己想投资别的行业,也不是说不过去。可是现在这样一弄,这脸打得,他有些替李易康可惜。
  他要心里考虑,李易康最早就是做的车行,一直喜欢这个行业,他是真喜欢汽车。他叹了口气,按老规矩认股,那就是自己和李易康是百分之二十的股份,肖晨辉和田总是百分之三十,想想都替李易康叹气。
 
 
丁香花—争取
 
  岳涵尽量用诚恳的语气说,田总,按原来的协议,他是有百分之五十的,如果他坚持,也有道理,是不是让他多占些股份,他不过是想做第一大股东。
  田明看看岳涵,你到是真够朋友,被人家借名利用了,还替他收场。你告诉他,如果他坚持要百分之五十,他没那么大的资金,而且和美方的联络是我表弟,他沾不到光。
 
 
丁香花—谈判
 
  岳涵不得不先放一放这事,先和李易康沟通了再说,他又转回到狄宁的事情上,老板,此事我真不知情,您看,狄宁的事,您就别难为我了,人家本来态度不坚决,我劝得她来了,现在,我如何收场。而且狄宁和李易康也没联络,她主要是和我交情深一点。
  田明低头看报纸,我无意插手人力部的正常工作,不过两个销售经理的意见不变,至于你们谁管销售部,你们商量一下,我个人的建议是肖晨辉。
 
丁香花—落空
 
  岳涵第一时间打电话给肖晨辉,肖还没起呢,岳涵在电话里不想指责他,只说,你到公司来我有事找你。
  岳涵讲完了田明的决定,李易康先是惊讶,后来是失望,最后叹了口气,这叫什么事,怎么会这样,那个谢亮,怎么是他的亲戚,我说谢亮哪来的资金。
  李易康有些忿忿不平,这事闹的,肖晨辉什么不干,凭什么股份在我之上。
  岳涵心中在想,汽车行业的利润并不高,真搞不懂田明和李易康为什么往这个行业上跳,既然如此,他想了想,我的股份让出百分之十给你,你们三个一样。
 
丁香花—感激
 
  李易康上前拉住岳涵的手,多谢多谢,你真是我的亲兄弟。岳涵一甩手,别肉麻了,被你坑死了,本没我的事,老板以为我在其中运作,真是吃亏吃大了。我也是迟钝,现在想想,近一个月老板一直对我态度不冷不热,我竟没感觉,真是麻木。
  岳涵提了一下代管销售部的事,老板希望是肖晨辉,我是不太乐意,可是现在这个关口,不知道怎么争,你管也比他管好,他是要么不管,要么管死的内格。
 
丁香花—认错
 
  肖晨辉说,那个往后放一放,你先通知他们俩入职,然后开始招聘,一个人各招五个销售员,先开展工作,他们的办公室,先放到3号会议室吧,等销售中心下个月装修好了,再搬到现场去。我现在要找老板去,总要有个认错的态度。
  岳涵想想也是。
  李易康到是肯低姿态,再三表态,他不想离开公司,明辉也有他的汗水,他只是想为集团再引进个项目,只是项目没最后签约呢,担心变故,所以一直没提。
  田明看着他说的和真的一样,叹了口气,和岳涵还能谈谈心,和李易康不必了,谈利润更合适些,这个人才是真的强大。
 
 
丁香花—惆怅
 
  李易康是最懂现实的,该低头就低头,不和自己为难,他到没什么心理负担,对着田明低头,他的姿态真的很低。然后又诉若,自己辛苦了这么久,请公司给予一定的奖励。田明有些惊讶,他的出色演出。
  李易康话锋一转,提到岳涵愿意把他的股份让一部分给自己。田明到是无可无不可,岳涵乐意,他犯不上做恶人,只说,你们自己商量吧,他既然乐意,我没意见,只是不能超过百分之十。
 
 
丁香花—表态
 
  李易康马上说,谢谢老板,老板是最通情达理,最体谅人了。能跟着老板干,是我们的运气和福气。
  田明明知道这话李易康说的口是心非,奈何人家说得真诚,他听得坦然,到也皆大欢喜。
田明看看表,李易康马上起身,老板您忙,我先出去。
  李易康一出门,笑容就没了,他有些伤感,一场辛苦为谁忙,他不是不想争口气,可是不成,一个是资金,另一个人脉。
(责任编辑:人人文学网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月涵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10-09 13:10 最后登录:2018-11-01 14:11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