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篇小说 > 都市小说 >

邻居---老宅

时间:2017-11-07 08:51来源: 作者:月涵 点击:
邻居----快乐 宋芙蓉最近情绪挺好,父母言归于好,她自然有感觉,其实她没有感到的是,父母之间格外的客气。 宋芙蓉的功课,始终在班里后几名,不过李芬现在想开了,也不逼她,实在不行考大专,或者重读一年,这个女儿性子散慢,压力不能太大,一委屈了,就
 
 
 
邻居----快乐
  宋芙蓉最近情绪挺好,父母言归于好,她自然有感觉,其实她没有感到的是,父母之间格外的客气。
  宋芙蓉的功课,始终在班里后几名,不过李芬现在想开了,也不逼她,实在不行考大专,或者重读一年,这个女儿性子散慢,压力不能太大,一委屈了,就闹病,实在是养娇了。
  宋芙蓉进了家门,先开了录音机听歌,这是她的习惯,一面听着歌曲,一面吃着点心,喝着水,折腾半个多小时,这才开始写作业。
  田然一进家门,就回了房间写作业,她的时间非常紧,天天弄到十一点半,这是母亲的规定,不能晚过十一点半睡觉,田然好像处于一种兴奋状态,不感觉累,但是张兰不敢大意,她感觉女儿太过努力,也不是好事。
   经常是田副厂长加班回来了,女儿还在学习,张兰定了闹钟,到了十一点半,马上休息。
隔壁的刘文静到是不能熬夜,她是十一点之前必须休息,她一过十二点,就容易闹失眠,所以干脆到十点半,收拾课本。
   有时候,刘文静在阳台上,能看见田然的房间灯还亮着,她心里想,学习成绩,真是下苦功夫得来的。
   西门的灯灭得很早,宋芙蓉十点就休息了,她说睡晚了,影响皮肤,容易起皱纹,这是听李芬说的。
   在美容上,宋芙蓉一项以母亲的话为圣旨,已经四十多岁的李芬,脸上一点皱纹没有,皮肤保养的好。
 
 
 
 
 
邻居----跑步
  刘文静早上醒得早,就去楼下跑步,有时候顺便带点包子油条回来,有时候,她会遇见西门的宋主任也去买早点,刘文静感觉上,这几位家长,属宋主任脾气好,对孩子们也是笑脸相迎。马老师说,宋主任是职业化成了习惯。
  职业化的宋主任,在家里是宠着女儿,在外面是捧着领导。
宋主任看见刘文静跑步,就回来劝宋芙蓉早点起,也去跑跑步,宋芙蓉摇头,坚决不肯早起,她的原则是睡觉是天下第一幸福的事,晚睡早起,她是不肯的。
 李芬摇头,别管她了,她就这样子,养成的习惯是雷打不动的。
 宋主任放下早点,说厂子里有事,先去了。
 宋主任到了办公室,马上打好开水,送到孙书记那里,其实这事根本不用他做,但他坚持自己做,送开水的时间,和孙书记闲聊几句,有什么事,孙书记也会交待他。孙书记也同时任着厂长,可是大家习惯了叫他孙书记,他也感觉这样好,他心里明白,下一任厂长,肯定不是他。
  局里最近找他变过,让他在书记和厂长之间考虑,只能选一个,他马上说书记。推介了田副厂长任厂长。他心里明白,田副厂长这个人,一心抓生产,二人配合是不错的。如果外来一个,反而不好相处。
  孙书记其实愿意和田副厂长这样的人打交道,省心,那位满脑子就是生产,其余的事,很少搭理。
 
 
 
 
 
邻居----谈话
  局里正式和田副厂长谈了,田副厂长的任命下来了。
  田副厂长也说了些认真工作,和孙书记好好配合的话。
  这些话都是事先姚主任再三叮咛他必须表态的。
田副厂长,现在是田厂长了。
  田厂长回到厂里,他的秘书和司机过来请示什么时候搬办公室,他想了想,他的东西不多,大多东西都在车间,就让他们当晚搬吧,三个人一个小时就弄清了。
  孙书记第二天过来和他商议,什么时候开个全厂大会,宣布一下,田厂长想了想,不要专门开会了,还是在生产调度会上,一块说吧,我最不喜欢开会。
  孙书记一笑,他心想,田还是原来的工作风格。
  但有一个问题摆在面前,那就是田厂长的住房,按规定要增加面积,但是现在没有空余的房子。厂子里几年没有盖宿舍楼了。
  孙书记提了几句,田厂长想想,好多人的住房都要解决,我的就这样吧,回头看看,什么时候有什么算吧。
  孙书记点头。
 
 
邻居----住房
  田厂长的住房是小三室,面积才八十平。
  不过一家三口,他又经常不在家,倒感觉挺合适的。
  张兰到是和他提过一次,他说,现在没有新房,旧房都有人住着,是有人面积超标,都是退休的老同志,谁敢惹他们。
  张兰当然明白,她想了想,厂子里好几年没建新宿舍了,好多人有意见,你们厂办会研究研究,和局里打个报告,咱们小区也不是没空地呀。
  田厂长犹豫一下,先放放吧,现在资金都在新设备上,没钱。
  张兰摇摇头,你把钱都投到车间上,未必人们服气。
  果然好多人找孙书记提这个事,孙书记只说让办公室和行政科牵头,先搞个调查,看一下,缺房户到底有多少,需要多大面积。
  孙书记让宋主任去工会和张兰沟通一下,问问工会那边的意见。
  孙书记心里明白,现在阶段,资金都在新设备上,局里就是批了报告,也不会拨款,还是要自己解决,如果现在打报告,局里批准了,就会让田厂长为难,所以报告先压一压吧。
  孙书记不想在这事上,让田厂长为难,他深谙当官的艺术,对于他来说,就是让田厂长平稳过渡。
  田厂长并不懂孙书记的苦心,到是宋主任明白,把话带给了张兰。
 
 
 
 
邻居----调研
  调研是要做的,报上来是需求不是太大,所以再缓一缓吧。
  孙书记把报告给了工会一份。
  张兰看了看,心中感叹,田厂长是欠了孙书记一个人情,可惜田不知道。
可是张兰知道,不能若无其事呀,她给孙宁买了玩具,去孙家转了一圈,孙书记没在,只有吴尘在,孙宁喜欢那个布娃娃。张兰和吴尘真没什么可聊的,她太烟火气,对方太仙子气,只好简单的说了说天气,张兰就告辞了。
   张兰告辞的时候,遇见马老师来给孙宁送学习材料,孙宁和马老师关系挺好,直接跑过去,没叫老师,却叫的马姨。
   吴尘对马老师,到是客气了几句,对于孩子的老师, 哪怕现在不教孙宁了,她也有着家长的小心谨慎。
   马老师看了看孙宁,你这孩子,是不是又挑食了,好像又瘦了,吴尘点头,这段时间不好好吃饭,是让人头痛。
   马老师想了想,写了个地址,这的老中医,专看儿童胃弱的,好多孩子在那看了,效果挺好。
   吴尘接了地址,轻声道谢。
   孙宁想起父亲的话,从食品柜里拿出两袋奶粉,马姨,我不喝这个,你给文静姐姐吧,文静姐姐上高二了,肯定学习累吧。
   吴尘忙附合着,在人情世故上,她这个母亲是不如女儿,所以和孙宁有关的事,孙书记直接和女儿说。
   马老师感叹,有的女人就是命好,看吴尘,老公宠着,连女儿也这般懂事。
 
 
 
 
 
邻居------意见
  刘师傅有个姐姐远嫁到了山西,现在突然回来找兄弟,原来她的儿子想要出国,这一大笔开销,自家人解决不了,想让帮忙解决。
  当然姐姐也知道不能指望一家,在刘师傅家匆匆吃了一顿饭就回老家找别的亲戚了,但是他和兄弟说了,不能少于五千,这是最低额度了。她描绘了儿子出国留学归来的美好前景。
  刘师傅当场答应,马老师阴了脸。
  姐姐前脚走,马老师就开战。
  三天时间,你哪弄五千块钱。
  刘师傅说,把咱们的存款,都拿出来。
  马老师心想,幸亏她留了点私房,存款也就四千。
  马老师不同意,咱们上班十几年了,就那点钱,都给了你姐,不过是孩子出国,没钱出国在国内上学的人多了,一个小老百姓,非要挤留学大潮,太不自量力了,而且你要明白,那钱给了,就和打水漂差不多,四年之内,毕不了业,还不得,如果还想往上读,更还不了,也就是十年之内别指望。十年之后不还了,你找谁去。
   刘师傅低头,道理是这样。可是这个姐姐从前待他极好,当年远嫁也是为了彩礼,那彩礼也都花到家里了。
   刘师傅坚持说,我姐不容易,我不能不帮。
  马老师冷笑,你姐不容易,咱们容易吗。
  去年文静上一中的时候,咱们凑钱都不容易,现在为了别人,你对得起文静吗,而且你想想,文静两年后也要上大学,大学的开销可大,本地还好些,外地的呢。咱们存款不够,你和别人借钱,两三年还不起,文静上大学怎么办。人家的孩子出国,咱的孩子上大学都困难。
 这话让刘师傅愣住了,他猛然想起,他还有个女儿,两年后也一样要花钱。
 
  邻居------矛盾
  刘师傅为难。
  马老师的态度不好,虽然有理,但是伤害了他的自尊心。
  刘师傅摔了茶杯,必须借,我不能不管我姐。马老师反问他,你管你姐可以,我也有姐,你想过没有,如果我姐来借,你怎么办。我们总要量力而行,你告诉你姐,你一月多少工资,你花多少。我们住在城里,一水一电都是钱,一米一菜都是钱。
  马老师走进刘文静的屋里,拿出刘文静的旧棉袄,让刘师傅看,这是文静的旧棉袄,前年的,今年要买新的吧,她是大孩子了,不能像从前那样,我做一件了事吧。
  刘师傅深深的叹了口气。
  他说,你说给多少,马老师其实一分不想给, 这个大姑子打小就和她不对眼,而且来她家,不管大人吧,总要给十多年没见的文静买点东西吧,是做姑姑的意思,可是没有。她们家刘文静没吃过大姑家一口饭,现在这位要的钱,完全是挤占了刘文静的福利。
  马老师低头,一千。
  刘师傅感觉太少,拿不出手。
   马老师拿出算盘,算家里的最常规日常,然后说,你现在不在车间,没了夜班补助,你要明白,我当家教那点钱,可不是天天有。
  马老师知道刘师傅为难,这样吧,也别让她来咱家了,她不是回村里了,我也回去,我把钱给她,我和她说明白,咱挣多少花多少,她要讲理,也明白,咱的不容易,咱是没有呀。
  刘师傅一个人跑出去喝酒,喝多了,才回来。他知道马老师说的有道理,他也知道,他现在充胖子,如果把钱都给了姐姐,后面的日子不好过。
  刘师傅喝了酒,就头痛,第二天起不来,只好请假。
 
 
  邻居------回乡
  刘师傅和马老师争取,两千吧,姐姐开次口不容易,而且当年的彩礼,大部分是花在他结婚上了。
  马老师皱眉。
  她看了看刘师傅头上的白发,有几根是这几天愁的。
  马老师点头。
  马老师回乡,自然要给自已的姐姐和婆家买点东西。
   她想了想,给大姑子买了条围巾,她记得大姑子那条围巾都脱了线,掉了色,一看就是好多年的旧围巾。
  马老师到了乡下,把东西放到姐姐家里,然后去找大姑子。
  大姑子也老了不少,当年也是十里八乡的大美人。
  马老师把围巾给了大姑子,说是他们两口子的一点心意。
  马老师问借钱的情况,大姑子摇头,哪家都没有完成她的预算。
  马老师语重心长的说,不是不给,都是没钱。
  然后马老师拿出了两口子的工资条,让大姑子看,又给算日常的花费,米面粮油都是买,水费电费都是钱。
  又说了刘文静的花费,刘文静上高中了,学习班要上,学习材料要买,过两年她要考大学,如果不理想,也要复读,算着算着,马老师也动了感情,大谈自己家不容易,刘师傅前几年为了多挣钱,大半年的上夜班,不是为了夜班补助。
  大姑子愁容满面。
 
 
  邻居------失望
  大姑子问,你们能拿出多少钱,马老师说两千,这是我们全部的积蓄了。如果刘文静花销增加,他们也要借。
  大姑子沉了脸,我还以为你们在外面上班,能多给点,没想到,你们也这么没本事。
  马老师反问,我们都是普通工人,又没当个官,又没外财,哪里有你说的本事,我们没本事,也没给亲戚找麻烦。
  大姑子脸红了,想要说什么,最后还是算了。
  马老师平静了一下,你也不要找你兄弟了,他为你的事,愁白了头,出去喝闷酒,头痛连班上不了,还要扣工资。
  你不心疼他,我还在意呢,我们家还指望他呢。
  大姑子有些心疼兄弟,他好些了吗。
  马老师叹气,他心事重,有事不和人说,闷在心里,能好吗。
  大姑子低头,她说,咱爸妈老宅的房子,要不卖了吧,就是这钱,你们就别要了。
马老师跳了起来,你居然打这个主意,那三间老房子,用料多好,可也卖不了几个钱,这样折腾,太可惜。
   大姑子说,我也没办法,总要为孩子拚一拚。
   马老师生气了,你家孩子是孩子,别人家孩子也是孩子,而且你别忘了,那个房子你卖了不做数,你兄弟不会签字的。
   马老师走到门边,又转过身来,大姐,我劝你一句,那出国的花费,不是这一笔,以后还有呢,以后的学费生活费,你怎么办,那是四年呢。说孩子自己打工,也要有合适的时间合适的活计才行。我劝你一句,还是让他在国内上大学吧。有些事,你现在拚了,后面拚不起,总不能为了你家孩子出个国,把亲朋都掏空了,连父母的老宅都卖了,有点孝心吗。
   马老师重重的摔门而去,那两千块,她没提,她心的话,这大姑子连老宅的主意都打了,凭什么,那房子是他们家的,这成了卖他们的房子。
 
 
 
邻居---老宅
  马老师越想越不对,她匆匆去了村长家。
  马老师和村长算是亲戚,虽然不太近,但也能叫叔。
   马老师没有空手去,在小卖部里买了烟酒。
  一进院门,一口一个叔叔的叫着。
   村长收了烟酒,让媳妇泡茶。
   马老师先是问候了村长的身体,又关心了村长的两个孩子几句。
   村长到是很客气,问马老师怎么不年不节的回来了。
  马老师把大姑子的事说了,然后强调,那房子虽然没办手续,可是那是她家的,不能由大姑子买卖,大姑子嫁到了外地,户口都迁了,她可没权力。
  村长点头,大侄女,你放心,咱村的习俗你知道,闺女嫁了,就是外人,这房子是你们老刘家的,跟她没关系,你放心,没有大侄子的签名不算数,而且那是你们夫妻共同财产,你不同意也不成。
  马老师千恩万谢的离开了。
  马老师叮咛自家姐姐,盯了这事,有事告诉她。
(责任编辑:欧阳倩倩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月涵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10-09 13:10 最后登录:2017-12-15 08:12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