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篇小说 > 都市小说 >

邻居—人 选

时间:2017-10-26 08:46来源: 作者:月涵 点击:
邻居人选 一开学那位副主任就来办理了相关的手续,他是调回老家县城了。 他的位置就空了出来。 有两个候选人。 马老师和一位体育老师。 不要小看体育老师,区里非常重视体育比赛,而子弟小学有也拿过几次奖状。 体育老师的年纪和马老师相差不多,但人很活泛
 
 
邻居—人选
    一开学那位副主任就来办理了相关的手续,他是调回老家县城了。
   他的位置就空了出来。
   有两个候选人。
马老师和一位体育老师。
不要小看体育老师,区里非常重视体育比赛,而子弟小学有也拿过几次奖状。
体育老师的年纪和马老师相差不多,但人很活泛,和别的学校的老师也有往来,经常搞一些学校之间的联谊比赛。
   马老师感到了压力。这位体育老师姓胡,人很随和,谁家的大事小情都愿意帮把手。
校长后来找过马老师,他听媳妇说了马老师送礼的事,那天晚上,他就是和胡老师在酒桌上推杯换盏。校长心里暗怪老婆收了马老师的东西,可也不能送回去,校长拈量一下,也有几百块了,凭心而论,马老师的业务能力是不错的。
  校长充分肯定了马老师的工作能力,勉励马老师继续努力,学校领导会对每位老师的贡献有所肯定。
  校长在想平衡,他倾向于胡老师,提上胡老师来,有些事情可以让胡老师兼顾,比如跑跑教育局什么的。
  校长和副校长商议,副校长建议增设一个组长职务,可以提一级工资,比如语文教研组,数学教研组,这样多几个组长,也利于工作安排,当然了音乐美术可以合并一个教研组。校长写了报告。
  马老师成了语文教研组的组长,管理小学语文教学的任务。
  胡老师成了教导处副主任,马老师明白,她等于是竞争失败了。
  不过提了组长也长了一级工资,也是个安慰。
 
 
邻居—平衡
 校长素知马老师人能干,脾气急,胆子大,怕老师不满意,又让马老师负责新生的招生工作,虽然不是官,这样暑假期间马老师就能上班,多两个月的补助。挂了个招生组长的职务。
  马老师心里一盘算,合算,多了两个月工资,这样能补贴一下家里,刘文静年纪大了不是小孩子,不能总穿她做的衣服,要买些衣服了。
  马老师心境挺好。
  这一段日子在家里没发过脾气,对刘文静的功课也有耐心辅导。
  刘师傅也感叹,工作的力量是巨大的。
  他和马老师的感觉都一样,有机会加班,能增加收入就是好事。
  马老师心里盘算着要谢谢李芬,毕竟消息是李芬先透露给她的,如果她事先不知情,没提前给校长送礼,那可能这个组长是她的,招生的事,就落不到她头上。
  马老师对刘文静说,你和宋芙蓉聊聊,她妈是不是爱吃我做的桂花腐乳。
  刘文静圆满完成了任务,宋家一家人都爱吃,马老师曾经送过一瓶,他们都很喜欢,尤其是配馒头。其实最爱吃的是宋芙蓉,她吃点心吃烦了,有时候爱吃馒头,配着这个正好。
  马老师送了三瓶子给李芬,李芬挺高兴,她是比较爱吃这个,自己不会弄,商店里销售得不及马老师做的,她还赞了马老师做的西瓜酱,马老师说,那个现在不合季节,她夏天做了,给李芬些。
  李芬对宋科长说,马老师这个人看着粗声大气的,可是手还真巧,宋芙蓉说,那当然了,刘文静的围巾多漂亮,那不是马老师自己拿钩针自己钩的。
  李芬感叹,我是做不得这些,太累人,脖子一些就酸了。
  过了一个月,马老师送了宋芙蓉一条围巾,宋芙蓉非常高兴。
  宋芙蓉私下把自己的一个从上海购买的像册给了刘文静。
 
 
 
 
邻居—得奖
  刘文静从收音机里听到中小学生歌唱比赛的事,告诉了宋芙蓉,宋芙蓉马上报了名。
  宋芙蓉为了参加这次比赛,和母亲商量,要请半个月假,找老师专门辅导,李芬盘算着利弊得失,如果宋芙蓉能拿了市里的一等奖,那对以后直升一中,自然是有好处的。
  李芬到学校找宋芙蓉的班主任请假,班主任到是非常支持,她也希望宋芙蓉能得奖。
宋芙蓉投入到了紧张的训练之中,不想越紧张越出事,参赛前一天宋芙蓉有些感冒,她不想吃感冒药,担心发困。
  李芬急得团团转,马老师熬了姜汤水,说宋芙蓉是冷感冒冻着了,这几天宋芙蓉穿得太单薄,还是春寒时,这个效果好。
  宋芙蓉喝了姜汤水,发了汗水,第二天感冒轻多了。
  宋芙蓉比赛的结果不错,拿了二等奖,她有些遗憾,如果没有感冒,她感觉是有可能拿一等奖的,李芬还算满意,班主任也比较满意。
  期中考试,宋芙蓉的成绩很差,排在倒数第三。
  班主任给李芬打电话,建议他们找个辅导老师补习数学,宋芙蓉的数学才得了十三分,这太差了。
  她安慰李芬,宋芙蓉别的科目,还好些,主要是数学拖了后腿,重点补这一科。
李芬发愁,哪里找个好的补习老师。
  她从课外学习班里找过,效果一般,宋芙蓉听得晕晕乎乎。
  她和马老师感叹,马老师想了想,子弟学校原来退休的王老师教得极好,现在退休了,可以找她试试。
  马老师做中间人,带了宋芙蓉去王老师家。
  王老师身体不错,教了一辈子数学,很喜欢本职工作。
 
 
 
 
 
邻居—进步
  王老师最会因材施教,她了解了宋芙蓉的情况,宋芙蓉不是奔着当尖子,只是保证基础,能及格就好。
  而且王老师发现宋芙蓉挺聪明,就是对数学没兴趣。
  王老师每周日给宋芙蓉补习数学,一月一百块钱。
  应该说宋芙蓉的进步挺快,她现在知道了害怕,虽然艺考文化课分数低,可也不能太低,如果照这样,会拖累她的艺术梦。
  到了期末考虑的时候,宋芙蓉的数学拿了六十五分,李芬才松了口气。
  李芬带了礼物去感谢王老师,决定长期让宋芙蓉跟着王老师学,学到高中毕业,只要数学成绩能及格,宋芙蓉的分数就能提不少。
  马老师建议王老师开个学习班,带几个学生,一对一,这样不太辛苦,收入不低。在职老师不让兼职,王老师已经退休了不受约束。
 王老师点头,她请马老师帮着介绍,她给提成,马老师开始不同意,后来王老师说,这也是你的正常劳动所得,反正她们是朋友老交情了,她不说,没人知道。
  马老师这才同意了,但刘师傅提醒她,就和王老师合作, 不要与别人合作了,王老师嘴紧,大家知根底,不要和外面的学校合作,免得让学校知道了会受处分的。
  马老师点头,她知道学校三令五申,不许在校老师外面兼职,这不是闹着玩的。
因了马老师给宋芙蓉找了王老师,李芬对马老师客气了不少,她对宋科长说,没想到,还能求到马老师,宋科长说,不要以为没权的人帮不到你,这很难说。
 
 
 
 
 
邻居----转机
 田副厂长的转机是这样的,他本来是厂长最有力的竞争人选,上次落选,到也没什么失落,该干什么干什么,和孙主记相处的也融洽,主要是孙主记做人老道,对田副厂长很客气,凡车间的事,都是田副厂长说了算,孙主任的支持,让田副厂长的工作极顺利。现在突然有传言,上面好似有指示,厂长和书记不要一个人来兼任。
  这传言越来越猛,连一向长在车间的田副厂长也有听闻,他心中一动,他不是不想当厂长,他的同学们里,有几个已经是厂长了,但不会跑官,不知道和局里的领导拉近关系。
  他也在考虑,这一次是不是跑跑局里,打听一下情况。
   田是谢厂长一手提拔上来的,原来谢厂长也带着往局里走动过,和局里办公任的姚主任关系不错。
   田想着是不是请姚主任出来聚聚。
   姚主任的位置肯定了解情况,不为打听消息,也应该和姚主任多联络。
田副厂长和张兰说这件事,张兰也听到了消息,她马上支持和姚主任联络,并且拿了五百块钱,让他专款专用。
   田副厂长正好有事情去局里,就先办了事,快十一点的时候,事情办完了,就去办公室,姚主任正在写报告,看见他非常的热情,忙放下笔,上来握手,一起坐到了沙发上。
   姚主任和谢厂长是远亲,关系一直很好,他心里是把田副厂长当成了自己人。
田副厂长和姚主任闲聊了几句,他真不长于聊天,有些没话题,这时候他看见窗台上的兰花,眼前一亮,这花真是好品种,姚主任有眼光。
   姚主任笑笑,我也喜欢这花,君子之风。
   好容易到了下班时间,田副厂长拉着姚主任出去吃饭。
   田副厂长让姚主任先到,他去副局长那里说一声,原来说好了和副局长吃饭。
 
 
 
 
邻居----吃饭
  田副厂长是有收获的,没想到姚主任把副局长拉来了,田副厂长马上起身,有些手足无措,姚主任笑笑,对副局长说,马局,我没说错吧,小田就是老实人,你看现在,别人都是舌灿莲花,你看小田,光知道傻站着。
  马局长笑笑,先握了田副厂长的手,赞叹,这才是干事的人,靠的是能力。
  马局长是转业来的地方,人很爽利,有些人说他能干,有些人说他说一不二。
  他到是非常重视厂里的技术革新,说过创新就是生产力。
田副厂长不知道说什么,一直敬酒,喝酒,幸而他还有点酒量。
  马局长到是欣赏他的朴实踏实,是个干事的人。
  饭后先送走了马局长,马局长没喝太多,说是下午还有会,让姚主任多陪田副厂长。
二人回到包间,姚主任指着田副厂长,你呀,真老实,马局长可不是轻易出来吃饭的,这么好的机会,你都不会表态。
  田副厂长也有些懊恼,拍了拍自己的头,马上端起酒杯敬姚主任,哥,你是知道我的,心里有,说不出来。
  姚主任喝了酒,你放心,我知道你。
  田副厂长这才问起传言的事,姚主任说,这事有人在会上提过,有可能吧。
田副厂长心里明白,是有机会了。
 
 
 
 
邻居----送礼
  田副厂长去结帐的时候,人家前台说了马副局长结了帐,这让田副厂长有些惊讶。
  田下午没去车间,喝了酒有些头疼,他先回了家。
  晚上张兰回来的时候,看见他在家,有些奇怪。
  田副厂长说了中午饭的事,尤其是马局结帐,他有些不安,张兰叹气,你真是,你请人家吃饭,让人家结帐,真是。
  张兰想了想,晚上去姚主任那里,给姚主任家里送些东西,你和马局长不到单独私下往来的份。
  田点头,可是不想一个人去姚主任家里,张兰无奈,我和你一起去吧。
  田说起来姚主任办公室的兰花,张兰眼前一亮,把你书房那盆送给姚主任吧。田有些不舍得,张兰说,你有没有轻重呀。花可以再买,田心想,那盆是好不容易从花农那里找到的。
  姚主任见到他们很热情,也很高兴,他认为这正说明了,田是他的人。
  姚主任家里也有花草,各种都有,对送去的兰花很是满意,他懂花,知道这个品种非常少见。
  张兰还给姚主任的妻子送了羊绒围巾。
  两家四个人,相处甚欢。主要是张兰在说,田副厂长基本是点头附和。
  离开的时候,姚主任说,我就不下楼,院里都是局里的人。
  田副厂长马上明白了。
  回了家,田副厂长叹口气,这种走动,太累人。
  张兰说,你别不知足了,姚主任看谢厂长的面子,对你不错,收了花和围巾,你以为谁送东西,他都收呀,去年有人送礼,姚就给拒了。
  张兰心里想,还要看看谢厂长去。
  不过不能指望田副厂长了,还是自己去吧。
 
 
 
 
邻居----借钱
  张兰找张松借了一千块钱,张松奇怪她干什么,张兰说了,张松到是大力支持,他的意见,能不能提上去都要联络,不能只在车间里,姐夫那样,怎么升官。
  张兰深以为然。
  张兰先给谢厂长买了药酒,听说谢厂长现在迷上了打麻将,她特意买了一副象牙的。
谢厂长看见她,非常热情,谢厂长的老婆宋姐退休几年了,看见张兰更是高兴,说自从老谢退了,家里走动的人少了不少,难得张兰还惦记着。
  张兰脸一红,心里明白,人情冷暖。
  张兰和宋姐聊了会儿,劝谢厂长多出去活动活动,打麻将时间不能太长,对身体不好,宋姐也说,还是去公园转转好。
  中午就留在那里吃饭,谢厂长说小田不能光知道干活,也要灵活点,张兰叹气,他那个人,说了不听,干着急。这不,为了什么新技术,又加了一个月班,天天在车间。
  谢厂长点头,是个干事的人。
  张兰回家里,这大星期天的,田还在车间加班,她心想,这家里的事,一点指望不上他,还要替他忙乎。
  这借张松的钱,也要尽快还,让弟妹知道了,又是麻烦。
  她这弟妹,总不愿意让丈夫照顾一点姐姐家,好似吃了亏似的。也不想,他们一家三口, 不都在吃婆婆的退休金吗。
(责任编辑:王博生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月涵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10-09 13:10 最后登录:2017-11-29 09:11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