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在线 > 文学资讯 >

《绿野红纱》中的人性化与人情味1:动物们——漫谈解读二

时间:2019-02-08 03:52来源:未知 作者:人人文学网 点击:
《绿野红纱》中的人性化与人情味1:动物们漫谈解读二 瑞娴 在长篇童话《绿野红纱》中,除了男女主人公吉儿和红纱,里面的小动物们也是不容忽视的存在,他们一起构成了一个宏大而又独立的自然世界。这个世界和我们人类世界一样,有喜怒哀乐,爱恨情仇,在这些

《绿野红纱》中的人性化与人情味1:动物们——漫谈解读二

 

瑞娴

 

    在长篇童话《绿野红纱》中,除了男女主人公吉儿和红纱,里面的小动物们也是不容忽视的存在,他们一起构成了一个宏大而又独立的自然世界。这个世界和我们人类世界一样,有喜怒哀乐,爱恨情仇,在这些人性化的小生灵们身上,散发着浓浓的人情味。

 

    书中的狐狸姐妹,是虚荣心嫉恨心的代表,她们有着华丽的外表和惹人艳羡的大尾巴,但都冷若冰霜,对一片山野的小动物们充满戒备和提防,因为她们内心深处有隐痛,有被人类伤害的遭遇,甚至因为那身珍贵的皮毛,她们的母亲横遭不测,被人类剥皮抽筋。

 

这是狐狸姐妹的疮疤,她们一直隐藏在内心深处,拒绝跟其他生灵亲近,生怕有一天被谁揭开伤疤,再疼痛一次。在这一点上,狐狸妹妹心直口快没心计,狐狸姐姐则沉稳老练,不动声色,即使被嘴巴损的老田鼠差点抖出真相,也能够从容不迫地将事实掩盖过去,并且不凉不热地回击几句,让老奸巨猾的老田鼠乖乖地闭上了嘴巴,并且从此鸣金收兵,绝不敢再旧事重提。

 

    所以,尽管狐狸姐妹有阴冷自私的一面,却是智慧的象征,她们在任何时候都保持着高贵的形象和应有的尊严,绝对不受谁欺负,也不会让谁看到她们落魄脆弱的一面。

 

    话皮子算是山野中的弱势群体,他没有思想,甚至没有自己的语言,只会跟在人或者动物屁股后鹦鹉学舌,每次最多不会超过三个字。被人一脚踢翻了,他蹦一个高儿,继续跟在人后面蹦蹦跳跳,欢天喜地。

 

    话皮子跟野兔长得有点像,但只有他一半大,是个孤独可怜的小东西,因为不能与其他动物交流,他几乎没有真正的朋友,是个影子一样的弱小存在,可是,即使是这样一个毫无主见的卑微小生灵,在吉儿被猎人囚禁的时候,情急之下也喊出了平生的第一个字:救!救!救!这是他第一次发出自己的声音,不是靠模仿。

 

    最后,当红纱女为救人类而失去生命的时候,这只不谙世事的小生灵跺着脚痛哭流涕,嘴中还是喊着:救!救!救!在他心目中,也许没有生死的概念,也并不理解死亡的真正含义,所以他以为只要去救,他崇拜的小红纱就能活过来。

 

    一个没有自己语言的小生灵,因为内心深处天真单纯的爱发出了自己的声音,哭出了自己的眼泪,虽然不是惊天动地的大事,那份人情味却感人肺腑,也格外令人心酸。

 

    在《绿野红纱》中,即使住在不同树上的鸟儿们之间,也有来往,有人情,住在森林深处蹉跎树上的消息传播家嘀咕鸟儿,就与住在桑田村蹉跎树上的哨兵和卫士喜鹊经常走动,互通消息。

 

    嘀咕鸟儿是老绿虫的信使,而老绿虫与红纱女住在同一棵桃树上,情同父女,喜鹊知道这层关系,所以在猎人设套捕捉红纱女时,一方是朋友的情义,一方是自己的职责所在,这让他在对猎人报不报警这件事上极为纠结。

 

    最终,几经犹豫的喜鹊还是做出了大胆的选择——为了朋友放弃报警,从而放了红纱女一码,为她最后从猎人手下逃脱争取了时间,还去吉儿家从容地做了客,享受了一次人间烟火的温暖。而小动物们也跟着沾了光,喝到了菩萨奶奶煮的绿豆茶,平生第一次受到了人类的款待,个个诚惶诚恐,受宠若惊。

 

    书中,就连科学家通过试验杂交出的风火鸟——这种半鸟半机器的怪物,也不是毫无人情味,它尽管思维机械,却信守诺言,承诺了关键时刻要还红纱女一个人情,也果真说到做到,在灾难即将到来时冒着危险前来报信,为此差点粉身碎骨。

 

    书中的癞蛤蟆,外表丑陋,自惭形秽,远远避开所有花朵,被小动物们欺辱践踏仍隐忍着,不吭一声,他内心温和良善,向往美丽。他无意中被红纱女踩到,导致她摔了一跤,心中有愧,爬回洞中用鼓鼓的泪眼向外凝望,眸中有种老人才有的苍凉。当红纱女失去记忆忘记了自己是谁时,常常蹲在癞蛤蟆逃避世界的洞前,与他苍凉的目光对视。丑陋的癞蛤蟆,内心藏着一个饱经沧桑的老灵魂。

 

    小蜥蜴虽小,却是个好打抱不平敢于直言的好汉,红纱女在沙地里抓一种小生物“沙里狗”玩,他误以为红纱女要害沙里狗,向前阻拦,大概由于他这种刚直不阿的个性,他不知怎么又和笨拙的癞蛤蟆结了仇,两个家伙在碌碌河的怪石上展开了一场你死我活的大战,两败俱伤,最终都意识到冤冤相报何时了,潇洒地抱抱拳挥挥手道别而去。

 

    小猴子和小野兔,是红纱女的一对小跟班,左膀右臂。两个小家伙天天吵吵闹闹,一旦犟起嘴来互不相让,不理论三天三夜争出个里表输赢不罢休。他俩都很忠诚,但个性迥然,忠诚的方式也不一样。小野兔一生气,那漏气的三瓣嘴就抖得说不出话来,那对红眼睛更不用说了,可是真正当危险袭来,他能跟在红纱女后面不言不语,不离不弃;小猴子呢,机灵调皮,但胆小怕事,一遇到危险就逃到树上去,危险过了才敢从树上溜下来。

 

    书中同样没完没了斗来斗去的,还有农家院里的狗和猫这对冤家,他们看上去你死我活,“不是猫挠破了狗的老脸,就是狗将猫追得上了树”,他们在主人——人类那里的待遇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狗辛辛苦苦看门看家,却吃不好喝不足,还经常被女主人打骂,而猫好吃懒做却擅长甜言蜜语,哄得女主人拿她当宝贝,甚至连睡觉也要搂着她睡同一个被窝。但即使这样,在遇到敌人时,这对冤家也能迅速和好,结为统一阵线。

 

    被人类圈养驯服的动物有规有矩,野性未改的动物们也不是无法无天的草莽,他们也知耻、要脸,生怕得罪了人类,如:野狸子偷了老奶奶的鸡,老奶奶翘着小脚骂了三天,野狸子羞愧地将前爪放在下巴上倾听着,最后实在架不住了,跑到森林里上蹿下跳地逮了一只野鸡奉上算作赔偿,而老奶奶看到门口被掐断了脖子的野鸡,也心知肚明,当仁不让地拎回家煮了一锅和老爷爷饱餐一顿,鸡肋鸡骨扔给野狗(象征介于人类与野兽间的一个群体),又让它们津津有味地回味了一番……人类与动物间的这种心照不宣,体现了人与动物间的关系,却也是人性化人情味的体现。

 

    总之,在《绿野红纱》的故事之中,这种人性化人情味始终贯穿。我把动物都是当成人来写的,每一个动物都象征着我们生活中的一类人,甚至是多种人性的综合体,离开了这些,故事仍然存在,但味道一定会缺失很多,所以,有人说读《绿野红纱》读出了聊斋的味道,我不敢将这部小东西与名著相比,但我相信无论人类还是异类,既然都在同一个时空中存在,就一定有共通之处,并且有看不见的规则和规律在约束,就像浩瀚的宇宙,数不清的星球在运转,却都有自己的轨道,井然有序。

 

    我们的文学作品有时不仅要描摹一个世界,还要创造一个世界,而这个世界,如果只有秩序没有人性人情和道德伦理,就会毫无生气,和一潭死水一座冰冷坚硬的石山毫无区别!

 

    在《绿野红纱》中,亦正亦邪的老田鼠是一个独特的存在,而有关红纱小精灵和老绿虫这个老学究的关系,更是浓墨重彩的一笔,而这,需要另外的篇章去分析和解读了。

瑞娴:中国作协会员,中国戏剧文学学会会员,中国音乐剧协会理事。作家,编剧,著名剧作家沈默君关门弟子,是能跨多种文体创作的多面手,出版《哑女的草原》《绿野红纱》等文学作品集九部,编剧影视、舞台剧剧本多部,曾入围第三届北京国际电影节。参与多部文献片、纪录片主创;作品曾被诸多名家朗诵,还曾为多位歌手创作歌曲。曾获曹禺杯戏剧最高奖,国际散文诗大赛一等奖、全国精短文学大赛一等奖、最佳动漫短片奖,人人文学网年度最高奖、最佳编剧奖等。

(责任编辑:人人文学网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