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在线 > 文学资讯 >

屈金星:此情可待成追忆——忆著名诗人洛夫

时间:2018-04-10 22:39来源:原创 作者:屈金星 点击:
此情可待成追忆 忆著名诗人洛夫 2018年4月11日,海峡彼岸,著名诗人洛夫告别仪式在台北殡仪馆举行。作为洛老生前颇多厚爱提携的年轻诗歌、辞赋爱好者,我本拟飞抵台北,亲临致祭,奈何证件羁绊,唯有在北京含泪写下这些回忆文字。 海峡两岸,血浓于水。2017

此情可待成追忆
——忆著名诗人洛夫

 

       2018年4月11日,海峡彼岸,著名诗人洛夫告别仪式在台北殡仪馆举行。作为洛老生前颇多厚爱提携的年轻诗歌、辞赋爱好者,我本拟飞抵台北,亲临致祭,奈何证件羁绊,唯有在北京含泪写下这些回忆文字。

  海峡两岸,血浓于水。2017第三届中国诗歌春晚节目,我们拟设计推出一首此类的诗作,选哪首呢?
  我忽然想起来,大学时曾经拜读过洛夫先生的一首诗《寄鞋》。该诗通过一双鞋子,表达海峡两岸分离四十多年的一对恋人刻骨铭心的爱情,情感细腻,感人肺腑,催人泪下。为了增加演出的效果,我们专门找到一家鞋厂,设计生产一款“洛夫鞋”,《寄鞋》一诗印在鞋垫上。
   晚会前夕,恰逢洛夫先生来京开会。中国诗歌春晚顾问、著名诗人北塔邀请洛夫先生出席中国诗歌春晚组委会举办的欢迎晚宴。台湾著名诗人方明以及美国知名华语诗人北奥、欧洲池莲子等人出席。我赠给洛老一本自己的诗歌辞赋集作为见面礼。
  席间,洛夫先生闻听此事很是高兴,称赞是好创意,并关切询问“洛夫鞋”何时制出来。

 

  我告诉他,工厂正在加班加点赶制,届时将专门为您和张拓芜各制作一双,以作纪念,同时我代表中国诗歌春晚盛邀洛夫先生出席2017第三届中国诗歌春晚。
  洛夫先生欣然同意亲临现场,到北京过春节。随后,我们征求洛老夫人陈琼芳女士和儿子莫凡先生的意见,他们表示,洛老年事已高,北京冬天又冷,不同意先生来京。洛老闻言,只得作罢。为支持中国诗歌春晚,洛老现场为中国诗歌春晚晚录制了祝贺视频。
  鞋厂经理李霞连夜加工赶制出了一批洛夫鞋。晚会上,著名朗诵家胡静、张仁沛的倾情演绎,感动得现场观众一片泣声,很是轰动,观众们纷纷问询张拓芜和莲子的情况。
  洛老又从台湾写来一封信,专门谈了此诗的创作背景,同时,还寄来了张拓芜的电话和地址,以供寄鞋。
  我们给张拓芜先生打了若干次电话,总是无人接听。后来,洛老说,张拓芜先生风烛残年,严重耳聋。鞋子由他来京时带回转交张拓芜。
  其间,我们一直不断联系。2017年全运会在天津召开时,我写了一首亦文亦白、亦诗亦赋的《天津三章》微信呈送洛老批评指正。不曾想,先生半夜即微信回复评价道:“《天津三章》堪称绝赋,文采文识构此华章,读之赞叹不已,尤其‘头颅掷处,碧血斑斑;铜骨敲时,铜声锵锵’之句,摄人心魄,颇有李贺之笔势。”面对如此高的评价,我惊得对着手机屏半夜发呆,雕虫小技,实不敢当。

  洛老不但是著名诗人、还是著名书法家。闻知我是屈原后裔,洛老专门给我写了一个条幅相赠。与其说条幅是写给我的,倒不如说表达的是对屈原的钦敬。我是既写新诗,同时又写辞赋的“两栖爱好者”,在全国有幸曾经立了十几个巨型碑赋。洛老和我相约,由洛老写新诗、中国屈原学会会长方铭写序、我撰写辞赋,洛老书法,分别刻在碑的两面,立在汨罗江畔。我就此事向汨罗市有关领导汇报,汨罗方面欣然同意,并纳入了议事日程。我和洛老约定秋天来京面谈此事。同时,洛老选定了他写屈原的新诗。  
 转眼之间,到了 2017年秋。2018第四届中国诗歌春晚启动仪式在京举办,恰洛老来京出差。我们盛邀,洛老欣然同意。洛老还念念不忘“洛夫鞋”。我告诉他,已经提前安排好了。
  为了接待好洛老,我们特委派中国诗歌春晚组委会副主任兼书画艺术中心主任于洪英和2017第三届中国诗歌春晚形象大使刘雅阁开车前去迎接洛老。
  下午4时,洛老准时到达草原文化部落。洛老看上去精神不错,与去年不同的是坐轮椅来。

  晚宴上,中国诗歌春晚组委会主任、中国屈原学会会长方铭先生热情洋溢地致欢迎词,洛老很是高兴。席间,洛老亲自点名的大陆著名青年朗诵家胡乐民演诵了《寄鞋》。洛老听得很是专注,颇是忘情。
  随后,我代表中国诗歌春晚组委会将两双“洛夫鞋”赠送给先生,一双给洛老,一双由洛老转赠张拓芜。他同时回赠我一本自己签名的诗集,书中还夹着一幅他的手书:“雪落无声”。
  席间,谈到在汨罗立赋碑之事,他欣然表示,他来书写,但同时提出,赋文不宜太长——巨幅书法对轮椅上耄耋老人的体力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他在接受从汨罗赶来的记者谢江采访时表示,如有可能,他希望2018年到汨罗过端午节。汨罗媒体旋即发了一篇报道。
  晚宴快结束时,洛老起身告辞说:“我有点累了,要回家休息。”我们带着两双“洛夫鞋”,护送他回到儿子莫凡北京家中。一路上,他谈笑风生,兴致很高。洛老夫人说,他肺部有点问题,但无大碍。临别,我们相约端午。此后,我偶尔也给洛老发微信联系,但他回复不像以往及时。莫凡称,父亲没有大碍,正在静养。我们心中暗暗祈祷洛老早早康复。

 

  然而,不曾想,春节过后不久,惊闻洛老仙逝,犹如睛天霹雳。
  泪如泉涌,往事历历。而今,沈莲子、洛老已经仙逝。只是不知赠送给洛老的“洛夫鞋”现在何处?洛老转赠给张拓芜的那双“洛夫鞋”又在何处?当年沈莲子亲手缝制由洛老转赠的那双布鞋在何处?
  我想,鞋子在哪里并不重要,但是,这承载着刻骨铭心爱情的“洛夫鞋”早已珍藏在每个中国人的心灵深处,在月光如水如泪的夜晚,踏着如梦如烟的乡愁旋舞!
  那篇在汨罗江畔欲立未立的碑赋何处?在光争日月的屈原辞赋照耀下,洛夫的如椽巨笔犹如端午龙舟的船桨,搅动着汨罗江血的波澜,诗的浪潮惊涛拍岸!
 
                    屈金星
                  戊戌之春于北京泣笔
 
 
附《寄鞋》
洛夫
 
间关千里
寄你一双布鞋
一封
无字的信
积了四十多年的话想说无从说
只好一句句
密密缝在鞋底
这些话我偷偷藏了很久
有几句藏在井边
有几句藏在厨房
有几句藏在枕头下
有几句藏在午夜明灭不定的灯火里有的风干了
有的生霉了
有的掉了牙齿
有的长出了青苔
现在一一收集起来
密密缝在鞋底
鞋子也许嫌小一些
我是以心裁量,以童年
以五更的梦裁量
舍不合脚是另一回事
请千万别弃之
若敝屣
四十多年的思念
四十多年的孤寂

(补记: 张拓芜与表妹沈莲子自小订婚,因战乱在家乡分手后,天涯海角,不相问闻四十余年。后来通过海外友人,张拓芜突接获表妹从大陆寄来亲手缝制的布鞋一双,他捧着这双鞋,如捧一封无字而千言万语尽在其中的家书,不禁涕泪纵横,欷歔不已。张拓芜与表妹虽均已老去,但情之为物,却是生生世世难以熄灭。
张拓芜的好友,台湾著名诗人洛夫感于此事,以沈莲子为叙述主人公写下了一首著名的爱情诗《寄鞋》)

 

(责任编辑:刘雅阁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