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在线 > 人人杂谈 >

从诗人到报告文学家的嬗变

时间:2019-08-17 00:38来源:未知 作者:蓝雪儿 点击:
015以前年的帕男,乐于做自身的舞者,几乎没在各大刊物发表过文章。作为一个从湖南到云南历尽艰辛的诗人,他用灵魂舞蹈,在形骸放浪间,与酒耳鬓厮磨,卿卿我我,在风中写诗,在雨中吟唱,但并不苛求他的诗歌能走遍天涯,也不苛求喃喃细语能够唤醒那棵胡杨,


 
 从诗人到报告文学家的嬗变

——诗人帕男的报告文学之路   
    文\蓝雪儿  
 
       没事的时候,我爱翻看帕男博客,博客是一个人心灵的窗口,是一个人的灵魂与外界直接对话的通道。
       2015年认识帕男的时候,打开他的博客,一首接一首的诗歌扑面而来,过几天再打开,还是明晃晃的诗歌道,以至于我做出了一个简单的结论,帕男就是写诗歌的,诗歌是帕男的主要创作体裁。
诚然,文学是相通的,很多作家进行多种体裁的创作,诗歌、散文、小说、剧本、评论、报告文学,多项并举,共襄美好。
 
       一、风中凌乱,酒中呢喃,嶙峋的怪石下,总有诗意摇曳生香。
 
       2015以前年的帕男,乐于做自身的舞者,几乎没在各大刊物发表过文章。作为一个从湖南到云南历尽艰辛的诗人,他用灵魂舞蹈,在形骸放浪间,与酒耳鬓厮磨,卿卿我我,在风中写诗,在雨中吟唱,但并不苛求他的诗歌能走遍天涯,也不苛求喃喃细语能够唤醒那棵胡杨,写诗成了他的习惯,只愿在朦胧的月夜呐喊出来的心灵之声敲响黑夜的丧钟,为晨曦带来无声的陪伴。
       当时阅读帕男诗歌诗歌,觉得与我以往所看到的不同,无论是从语感,节奏,还是造境上来说,都带有自己独特的鲜明的个性符号,他能在一首不到三十行的诗歌里,进行自我意识为主导的反大众化、反平庸化,完成人、情、事、物、虚无等特质的处理。有那么一瞬间,我就觉得帕男从另外一个角度演绎着诗歌的美感,其语言、构象、美学都有其粘质性和美的意蕴,我试着艰涩的阅读了几首帕男诗歌,从此对帕男诗歌开始陷入痴迷。
       慢慢的接触了更多的帕男诗歌,我有了更多的思考,帕男的诗歌打破了风花雪月的诗语传统,诗中藏有直指人心的东西,全息性地还原了诗歌的精神生态,更多的时候,可以说是悖逆,是自我独立思考的精神坚守,是寻求精神炼狱中的重生,寻求在灵与肉中裂变升腾,寻求精神在淬火之后的硬度。而帕男诗歌的动人之处,往往就在这种悖逆的豁口中弥漫开来,突奔而去,给人以精神高地的牵引以及对生命和灵魂奥秘的追问与揭示,使得诗歌写作有了直击人心的神经线。
       帕男的作品大多数是这样的风格:坚硬、晦涩、暗伤。作为女性这一标识,我尽然喜欢有质地穿透力强的诗歌。2013年至2014年间,帕男创作了近500首诗歌作品,这个时期我们可以科学的定义为是他诗歌创作的鼎盛时期,尤其是他哲学思考的活跃期。他在这两年所创造的诗歌,对于中国及其世界的诗歌历史来说,是一个伟大的尝试和创作实践。因为在这个时期的作品中,他将诗歌的娱乐性与文化性做了一次成功分离。第一次将诗歌的娱乐性降到最低限度。为世界诗歌走出娱乐的界限,回归文化价值作出了不可多得的努力。诗人帕男通过不断创作来审阅潜伏在自己心灵深处扩张的愿望,解救压迫在心理乃至思想上的沉重忧虑与模糊诉求。
       阅读帕男的诗歌,我们需要用辩证的眼光,深入了解帕男的生活背景,解构帕男作品所产生的条件以及对社会的影响,在诗歌的肌质中剥离、整合,以类似修道士及精神囚徒的时状进行开垦、奋发、调动与体惜。
       他的写作态度,决定了诗歌的底蕴。在写作中,他敢于把内心的触觉延伸到灵魂的隐喻中,使诗歌艺术潜伏在不泯的初心中,常新不衰。
       设置陷阱,在帕男诗歌中会经常出现,一不小心,就会进入他诗中的幻阵颓废、愤懑、无力自拔。意在字外,你必须静下心来,对其诗歌进行解构重组,才能梳理出文中所表达出的完整寓意来。而网络世界如此之大,当下诗人众多,能够静下心来,细心阅读一个诗人的作品,是一种难得的奢望,而当时人们对先锋诗的认识还在抵触、排斥阶段,从某种程度来说,帕男的诗歌不是那么被待见。
       能够安静下来写诗,是非常不容易的事,在生活中,我一遇到点挫折就垂头散气,纠结彷徨在自己的苦闷中久久落不下一字,帕男一首诗歌砸过来,再一首诗歌砸过来,若还不能把我砸醒,他就鼓励我,不要多想,好好地写自己的诗吧。把心交给诗歌,把灵魂托付给思想,从喧嚣的尘世中,把自己分割成两半,一半是世俗的肉身,在现实社会中定位自己,适应环境,另一半是诗歌的衣钵,在精神的信仰中,努力耕耘,寻找灵魂出口。
       选择做一个以诗歌为精神归根的诗人,帕男的骨髓里,流淌着对诗歌的崇尚与敬畏,无论在什么环境中,他淡定从容,独自舞蹈,即使是在嶙峋的怪石下,也有诗意探出,摇曳生香。
       帕男认为,如果诗人不能安静写诗,功名利诱,名誉至上,巧借诗歌为谋取私利的工具,对一个善于投机取巧的人来说,他可能得到了某些的眼前利益,甚至可以在大庭广众面前春光满面,但是,缺乏艺术欣赏性的诗歌,最多也只是昙花一现,所谓的风光,只是自己贴的金。
         诗歌,是一种灵魂的语言。人有生命,有慧命。我们活着就是生命,活得有意义就是拥有智慧的生命,是慧命。人的慧命在诗意之旅中,带给人诗意的愉悦和智性的感悟,这是生命流逝中的诗意感悟。诗人安静写诗,就是让自己的人生更有意义,即使心灵枯竭、荒废在人生的原野,也能通过诗歌,找回自尊自信,找到有意义的人生表达方式,从而在诗歌中完成灵魂的自我救赎。如果只有一种事业可以做,我选择诗歌,如果只有一种文体可以写,我选择诗歌,因为诗歌,我选择了有信仰的学习和有尊严的生活:远离烦恼,去其浮躁,以诗修行,点亮人生。
帕男就是这样一个诗人,他在诗歌的旅途中,游离于尘世的纷繁与单纯,在诗歌中充实自己,收获的快意人生! 
       在后来的接触中,我对帕男的了解也渐次清晰起来。
       帕男,本名吴玉华,又名楚天行、楚歌、潇湘孤客、一勺,瑶族,湖南省永州市江华县人。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少数民族学会会员。历任湖北十堰电台记者、编辑,云南《楚雄日报》副刊部副主任、主任(《楚雄晚刊》主编)、楚雄同图传媒公司总经理、楚雄文学院院长,主任记者、楚雄州中青年学术技术带头人、楚雄州宣传文化系统“四个一批”人才;武定万德乡副乡长(兼任)、楚雄州文化局副局长、楚雄州文体局副局长、派驻武定县新农村建设工作总队副总队长,连续两年受省委、省政府表彰为先进;政协楚雄州九届、第十届委员、常委、提案审查委员会委员;七届楚雄州文联专职副主席,四届、五届、六届、七届楚雄州作协副主席,《金沙江文艺》执行主编;现任第八届楚雄州文联专职副主席、第八届楚雄州作协副主席;《金沙江文艺》杂志社常务副社长、常务副主编;七届省文联委员。有作品在《中国作家》《诗刊》《海外文摘》《人民日报》《诗选刊》《星星诗刊》《扬子江诗刊》《中国诗歌》《新加坡诗刊》《云南日报》《当代文学》等刊物发表。50多件作品获奖。出版散文、诗歌、报告文学等著作近30部。代表性作品有《落叶与鸟》《帕男诗选》《一抹秋红》《俚语湘南》《落花,正是一个旧朝代禅让》《等我驾到》等。
 
       二、帕男对于云南诗歌发展的意义,是里程碑相对于一个区位文化的意义。
 
       如果非要说楚雄诗歌创作和云南其它地区诗歌创作有什么差距,这个差距就在于四个缺乏:缺乏根植这块土地的坚韧;缺乏向全国发起冲击的胆识;缺乏来自官方的助推;缺乏在全省有标杆意义的领军人物。
       云南诗人帕男面向楚雄诗歌创作走向全国的实践中,进行了使用一个诗人在全球文化一体化大背景进行创作的大胆尝试,为繁荣民族诗歌创作,为弘扬民族文化所作出的努力及贡献来证明中国诗人的使命感与责任感。
帕男总是有计划的做事,完成一个目标计划,又走向另外一个目标,而他醉心的目标,就是服务诗歌,发展诗歌。
       帕男组织的诗会是有层次、有要求的,要参加帕男的诗会,还得踏过一定梯度的门槛。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促使大家认真学习,努力写好诗歌。每一届的“我和春天有个约会.楚雄大型主题诗会”一定有大刊编辑出场,诸如《人民文学》、《诗刊》、《星星》、《诗选刊》《中国作家》《十月》《北京文学》《散文诗选刊》、《边疆文学》、《滇池》等。有大刊出场的诗会,就是机遇,一些作者就是通过参加帕男的诗会,走向大刊的。且“我和春天有个约会.楚雄大型主题诗会”一直是采取民办公助的形式,一个规模不低的民间诗会,能够连续坚持十几年,这是帕男与自身的人格魅力换来的结果。
       自2015年开始,帕男先后在《诗刊》、《中国作家》、《中国诗人》、《诗选刊》、《海外文摘》、《星星诗刊》、《扬子江诗刊》、《新加坡诗刊》、《当代文学》、《人民日报》、《云南日报》等大报大刊发表作品数百件。
        帕男组织全国性诗会活动数量之多,在云南无人出其左右。他不仅自己积极写作,而且还号召和团结了一批活跃在当下楚雄诗坛乃至州外的诗人,正以团队的力量,迈着坚实的步伐走出云南,走向全国,成为了中国诗歌队伍中一支不可忽视的生力军。参加诗会的诸多诗人的诗歌作品登上了大报大刊。
        帕男甘当火炬,照亮别人。帕男的诗会,是全省乃至全国的诗会,诗会烧热了全省诗歌作者创作的激情,不但有楚雄诗会,还有大理诗会,丽江诗会。
帕男对于云南诗歌发展的意义,就是里程碑相对于一个区位文化的意义。他以自身为引力,吸引更多的人走进来,再走出去。在帕男所执导的各类诗会中,比较出名并形成品牌的是两大民间诗会,“我和春天有个约会.楚雄大型主题诗会”和《37度诗刊》诗会。
       一个民间诗会的长久不衰的生命力和影响力,必然要得到有全国、全省广大诗人参与,参与就是最大的支持。而帕男与他自身的人格魅力,感召了一些地区,愿意出钱举办诗会,感召了一批又一批中国诗人,愿意义无反顾的奔赴他组织的各类诗会。
       “我与春天有个约会•楚雄州大型主题诗会”,是帕男于2004年创立并启动的诗歌活动品牌,诗会意在推动和繁荣楚雄乃至云南诗歌创作、增进诗歌作者友谊,让楚雄诗人以诗言志、以诗会友。诗会秉持纯民间性质,首先远离那种繁文缛节的各种请示、报告、指出、强调、要求,舞台自然天成,不设主席台,不留“官位”,其意义在于秉承“平民化”的理念,摒弃诗歌高高在上的“贵族文化”的偏执认识,人人都可以平等交流、对话;同时强调诗歌的原创性和先锋意识。
       迄今为止诗会已成功举办13届。每一届活动都有同与不同,同的是诗会的理念和宗旨不变,不同的是从开始的只有楚雄诗人参加发展到全省诗人参加,到现在全国各地活跃在一线、有一定成就和知名度的诗人参加。诗会质的提升,有力推动了楚雄诗歌队伍的发展和壮大。诗会在云南诗坛,乃至全国展现出了其极具特色的品牌魅力,受到了云南省委宣传部的高度评价,被肯定为“云南诗歌界的盛会”
       13届的历程,每一届都坚实的把诗歌的火种播撤在彝州大地,播撒在彩云之南。
         第一届诗会于2004年5月在楚雄市金紫薇山庄举办。
         第二届诗会于2006年4月在楚雄市紫溪山瀚丰园举办。
         第三届诗会于2008年6月在牟定县喜鹊窝山庄举办。
         第四届诗会于2009年3月在禄丰县石门山庄举办。
         第六届诗会于2012年10月在永仁举办。
         第七届诗会于2013年6月在双柏举办。
         第八届诗会于2014年3月在大姚举办。
         第九届诗会于2015年3月在大姚举办。
         第十届诗会于2016年4月在牟定举办。
         第十一届诗会于2017年4月在大姚湾碧举办。
         第十二届诗会于2018年3月在楚雄师范学院举办。
         第十三届诗会于2019年3月在牟定县大历石村举办



      《37°诗刊》创办至今已成功举办了10次全省性的诗会
       第一次《37度诗刊》首次诗会:于2015年4月11-12日在楚雄举行在楚雄师范学院图书馆举行。有来自大理、玉溪、昆明、楚雄多地的诗人和大学教授、大学生50余人参加诗会,大家纯粹得只有读诗一个念想。
       第二次  2015年5月19日-21日,《37度诗刊》“望苍山,向洱海”大理诗会,先祥云,后大理,一波三折。 读诗地点选择在洱海湿地公园,这次诗会以天设地造的大自然为舞台,读出了《37度诗刊》气度、视野和情怀,有来自怒江、临沧、大理、楚雄的30多位诗人参加。
       第三次  《37度诗刊》帕男读诗会,于2015年7月11日在中国书画院彝人古镇创作基地举办,开创了“我爱我诗”的新局面,而且直接证明了诗歌“无功利可言”命题的成立。有30多位诗人参加了此次诗会。
         第四次  “《37度诗刊》花好月圆中秋读诗会” 于2015年9月26日在V度书吧举行。在本次读诗会上,帕男确定了《37度诗刊》理念和高度: 《37度诗刊》不是楚雄的,而楚雄只是出发的地方,也就《37度诗刊》的零公里处;《37度诗刊》不是一个流派,而是团队;《37度诗刊》或诗会,初衷就是要让所有爱诗者参与,不论地域、民族、年龄、性别;包容,尤为重要,只有包容可以赢得生命力,这是《37度诗刊》必须拥有的高度,包容就是包容诗人选择的叙述方式,不论他是先锋的,还是传统的,抑或是打油诗。有来自昆明、大理、玉溪的50多位诗人参加了读诗会。
         第五次  2016年5月3日至5日,“激情三月·相约牟定”暨楚雄州“第十届我与春天有个约会”大型主题诗会如期在牟定县举行,100余人参加了诗会。
来自四川、河南、江苏和省内近百名诗人、作家、编辑及文学爱好者参加了诗歌创作座谈会和诗歌朗诵会。《诗选刊》杂志社社长、诗人简明,《十月》杂志社诗歌编辑、诗人谷禾,《诗刊》编辑、诗人王单单、省作协副主席《云南日报》文化生活部主任李开毅,《边疆文学》杂志社编辑、青年作家田冯太,中国诗歌联盟力量会会长、诗人周渔,《春城晚报》编辑、青年诗人张翔武,“我与春天有个约会”发起人帕男等编辑和诗人,在座谈会上分别介绍和交流了诗歌创作的经验以及当前诗歌创作的形势和存在问题,畅谈在牟定采风的感受。
         第六次  2016年10月22日至24日,《37℃诗刊》成功举办云南首个“帐篷诗会”,由《37℃诗刊》和五台山生态旅游庄园联合举办,本次诗会的主题是“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同时探讨了楚雄诗歌的当下与未来。
         第七次   2017年 4月2日-4日以“放歌‘一带一路’,放歌春天,放歌湾碧移民新生活”为主题的楚雄州第十一届“我与春天有个约会•湾碧记忆主题诗会”在湾碧乡举行,来自新加坡、北京、云南、四川、湖南等地的100余名诗人参加了诗会。诗会期间,还开展了中国——新加坡“一带一路”诗歌论坛和诗歌朗诵会。来自《诗刊》《人民文学》《中国作家》编辑和新闻媒体代表作了发言,对楚雄诗歌走出国门,加强与世界的交流与合作进行了深入探讨。
         第八次  由《37度诗刊》、雁塔文学社组织的"春天,我们一起来读诗·诗话青春"主题讲座于2017年4月26日在博文楼109室举行。活动的主讲老师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诗人帕男老师,青年诗人淘米、楚小乔、陈东、李恒生先生、文心诗社主要干部以及部分楚 雄诗人参加活动。
         第九次 《37度诗刊》丽江“阳光悦读”诗会于2017年7月8日-10日在丽江永胜县阳光庄园举办,来自四川、云南两省77人出席了诗会。诗会的主题是:看三川交汇、踏程海碧浪、寻边屯旧迹、品丽江干红。
         第十次  《37度诗刊》云木香之约·滇中药谷帐篷诗会,于2017年9月15-17日在楚雄州牟定县飒马厂举办,来自四川、重庆、浙江、黑龙江、辽宁、湖南等省市200人参加了诗会,这次诗会的主题是:以诗歌助力精准脱贫,让老百姓都过上好日子;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深入生活,扎根人民,高歌颂党恩、共筑中国梦,以饱满的激情迎接党的十九代胜利召开。此次诗会首次向四个集体单位和16名同志颁发了“《37度诗刊》突出贡献奖。
         


         
       帕男个人作品被他人评论数量之多,在云南尚属少见。
        近10年来,帕男创作了一千多首诗作,被著名文学评论家苗洪跟踪研究5年,特地撰写了70余万字的《一个瑶人的圣经·帕男诗传》、《中国诗歌的通古斯大爆炸与告别韬光养晦的帕男》和《致命的失语与觉悟·帕男诗歌专论》三部专著;中南大学聂茂博士为其撰写了《文学场域中的民族书写·帕男论》;20多位评论家集体撰写了《帕男的N个面》(评论集),由一百多家【中国力量.诗歌联盟】公众平台,开展的“百号共评”活动,对帕男诗歌进行了评论,这一现象在中国诗坛也较为鲜见。 
       中国诗歌网由中国作家协会主办,中国诗歌发展繁荣,离不开云南诗人的支持,介于帕男在诗歌领域的杰出贡献和诗学理论上的强音,为指导云南诗歌实践和诗歌建设,中国诗歌网云南频道曾经对帕男进行了10次专访。在这里,我想再次重申10次专访的议题,来说明这项活动的意义。
         诗人帕男专访系列之一 :诗歌的春天就在行走的路上——就楚雄诗歌发展专访帕男
         诗人帕男专访系列二:谈想象共同体之下的中国诗歌
         诗人帕男专访系列三:我任务是写诗
         诗人帕男专访系列四:期待中国诗歌下一个革命时代的到来
         诗人帕男专访系列五:诗人激情之后的孤独注定是豪华的封闭
         诗人帕男专访系列六:宣导和弘扬诗歌的“场所精神”
         诗人帕男专访系列七:关于新时期诗歌文学主题与主流文学的辩证思考
         诗人帕男专访系列八:被本土语境所桎梏的诗歌语言
         诗人帕男专访系列九:诗歌需要对话
         诗人帕男专访系列十:诗会,诗人的赶场与号角  
       一个民族的存在和发展,取决于他的文化的兴衰。随着中国的崛起和走向世界,中国的文化也走向了世界的大舞台。而只有文化的传承、发展与创新,我们的祖国才会永葆青春,立于世界之林。
       为更好的透视云南诗歌概况,中国著名评价苗洪和中国诗歌在线-云南频道执行站长蓝雪儿代表云南频道,对云南影响力诗人帕男(楚雄)、张尚锋(玉溪)、许文舟(临沧)、曹晓宏(楚雄)等人进行了专访。
         专访之一 与帕男对话:关于中国现代诗歌流变中的美学分析
         专访之二:与帕男对话|这是个优秀诗歌容易被淹没的时代
         专访之三:与帕男对话|如何理解诗歌的哲学化叙事
         专访之四:与帕男对话|不忘初心即当代诗人风骨
         专访之五:与帕男对话|身已在远方却不知远方在何处
         专访之六:与帕男对话|左手是诗人,右手是浪子
         专访之七:与帕男对话|灵魂的归宿是诗歌及诗歌结构
         专访之八:与帕男对话|中国诗歌应该有一个休整期
         专访之九:与帕男对话|世界诗歌秩序的改变,是由很多因素决定的
         专访之十:与帕男对话|世界 我们如何从远方回归故乡?
       从上述20个专访议题可以看出,每一个都大气厚实,从专访文字中折射出崇高的诗歌精神,帕男跳出了楚雄这一地域,跳出了小我这一概念,站在国际诗歌的高度,站在古今诗歌的深度,纵横捭阖,解构当下诗歌现象。
       苗洪一针见血的评价过帕男诗歌:帕男在他的大部分诗歌中似乎在有意或无意的层面讨论社会觉悟程度与个人觉悟程度问题,本来这种对于世界觉悟唤醒意识可以促使他成为一名伟大的诗人,可是他却同样错过了这么一个极其有利的机会。因为在诗歌创作中他选择的觉悟方针既不是为了社会的进步及其个人觉悟的成长和提高,而是他选择了一个“觉悟与偏见”的方针来探讨觉悟程度或者说关于民众觉悟启蒙的角度,而不是将觉悟程度的关系与个体思想的进步发生关系,也就是说,觉悟程度的提高不仅没有改变群众或个体认识世界及其评论世界的客观能力,相反这一觉悟程度的提高实际上被迫理解为悲剧及其悲观主义的根源。
       在帕男的潜意识当中,社会成员或集体保持稳定的现状意义的思考才是最幸福也是最和谐的。他片面强调经验是最好的参照,因此他相信一切理性认识只不过是实践基础上的自然产物。
       从以上几例,足以证明,帕男诗心不泯,演绎了一位真情诗人的痴怀,他执着的领着一群诗歌爱好者,纵横在楚雄这块土地上,他让世界知道云南有个地方叫楚雄,让世界知道云南有一群深情的孩子,在这块土地上,诗意栖居,纵情歌唱。
       相对于楚雄,相对于云南的影响力,至少形成了四大“冲击波”的基础。
       冲击波形成基础之一:以坚持不懈的努力进行文学创作及其诗歌创作。这种努力使他成为云南少有的多产作家及其诗人之一。
       冲击波形成基础之二:帕男除了坚持不懈的进行诗歌创作之外,还积极组织举办20余次全国性诗会活动,为帕男影响力的扩大奠定了有力基础。
       冲击波形成基础之三:帕男个人作品屡次被评论家作为评论对象及参照,为帕男走出云南奠定了理论基础。
       冲击波形成基础之四:诗人以独特的创作手法,对后现代主义诗歌的创作进行大胆的改进与创新,成为后现代主义诗歌的创作的典例和诗人代表。
 
        二、独魅力的报告文学,生动有趣,化平庸为神奇,忠实再现重大事件。
 
       2011年 6 月3 日,云南省人民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发布会就全省环境保护工作有关情况作了通报,通报指出:云南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环保工作,确立了“生态立省、环境优先”的的发展战略,全面实施七彩云南保护行动;全社会关心、支持、参与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的“大环保”格局正在形成。
       2012年,十八大报告明确提出“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生态文明建设五位一体总体布局”,首次提出“美丽中国”理念。
       2015年,习近平总书记视察云南时,指出云南发展的指导思想:更加重视生态环境保护、坚定不移走绿色发展之路,确保生态文明建设走在全国前列;更加重视抢抓国家“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建设等重大发展战略机遇,把云南打造成对外开放新高地,面向南亚东南亚辐射中心;更加重视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提升发展的质量和效益,主动适应和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推动转型升级、提速发展,闯出一条跨越式发展的路子,与全国同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帕男迅速抓住关于云南经济发展的战略的目标,激动不已的拿起笔来,向着远方的奔跑,于是《滇,我的那个云南——云南生态文明记》与读者见面了。
       《滇,我的那个云南——云南生态文明记》,是一部将民族地区的全面发展主题与文学艺术融为一体的优秀作品。站在全省的高度,与世界生态的眼光看待云南,以真情实感关照云南生态文明建设。作品深度解剖了云南省自古以来的民族文化沿革历史及民族文化认同感。从整体上去繁就简,从云南生态发展建设切入,转变城市发展方式,行文生动流畅,坚持以人为本的理念,闪现主要情节,诗情画意中透着人文关怀,视觉感强,真情诚挚,如沐春风。全书构架全省,撷取典型,借用电影的蒙太奇手法,诗歌的鲜活灵动跳跃,散文的形散神聚,小说的丰富细致,戏剧的突转发现等多重艺术写作,再加上帕男独特的语言风格,使作品极具魔力。
       帕男的另外一部极具影响力的长篇报告文学《格局——楚雄经验密码》共40万字,该书以云南省委书记为楚雄州实现跨越发展中取得的优异成绩点赞为切入点,全面反映楚雄州面对宏观经济下行压力不断加大的严峻挑战,楚雄州委、州政府率领全州各级领导干部采取“利当前、惠长远”的举措,坚持“稳增长、调结构、促改革”的宏观经济调控,促进楚雄经济强劲、均衡、可持续发展,是一盘高瞻远瞩、运筹帷幄、励精图治、负重前行的经验格局。
       帕男一共创作的长篇报告文学有《高原潮》、《阳光地带》《穿过神话之门》、《裂地惊天》、《滇,我的那个云南》、 《芳泽无加》、《大江歌罢》、《格局——楚雄经验密码》共8部共计200多万字,正在创作的还有长篇报告文学《威楚雄彝——新时代高质量跨越发展的楚雄答卷》和《大冲刺——云南15个独有民族脱贫记》《苍洱笑——从古生村看全国生态之变局》《独龙族脱贫报告书》4部。其中《大冲刺——云南15个独有民族脱贫记》入选为中国作家协会少数民族重点作品扶持项目。
       公开出版的作品中除《滇,我的那个云南》还有影响较大的《裂地惊天》。《裂地惊天》以反映大姚“7•21”地震抗震救灾为内容,在地震发生不到一个月,帕男就完成了这部长达25万字的长篇作品并由云南民族出版社迅速出版,作品还获得了第二届楚雄州文艺最高奖“马缨花文学奖”一等奖。
        帕男的报告文学,每一部从选题立意到创作出版,每个环节都严格对待,一丝不苟,把关于社会经济建设,文化建设,道德建设等多重建设与学术议题有机统一在作品,叙述客观,列举可信,这是帕男对文学敬畏,对文字敬畏的结果。在创作风格上,他往往凭借诗歌语言,戏剧、散文、电影的叙述方式,生动有趣,化平庸为神奇,或以全景式,或以集合式,或以卡片式等等对重大事件的还原、展示和记录,所呈现内容视野之开阔,信息之丰富,气势之奔放,描述之清晰,令人为之震撼。

       结束语:世界是丰富的,搞文学创作的人是多情的。“生命不息,写作不止”,这是帕男的真实写照,他认为“只要江湖在,还得勇敢漂”,以文学圈为江湖,他选择离群索居,隐忍坚强,读书看报,写字做图,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帕男一方面大叫着要为“我行我素”找到精神支撑,另外一方面又沉得住气,倾心立著,呕心沥血,真情抒写从一个诗人到报告文学家的典范。




帕男简介  
 
       帕男,本名吴玉华,又名楚天行、楚歌、潇湘孤客、一勺,瑶族,湖南省永州市江华县人。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少数民族学会会员。历任湖北十堰电台记者、编辑,云南《楚雄日报》副刊部副主任、主任(《楚雄晚刊》主编)、楚雄同图传媒公司总经理、楚雄文学院院长,主任记者、楚雄州中青年学术技术带头人、楚雄州宣传文化系统“四个一批”人才;武定万德乡副乡长(兼任)、楚雄州文化局副局长、楚雄州文体局副局长、派驻武定县新农村建设工作总队副总队长,连续两年受省委、省政府表彰为先进;政协楚雄州九届、第十届委员、常委、提案审查委员会委员;七届楚雄州文联专职副主席,四届、五届、六届、七届楚雄州作协副主席,《金沙江文艺》执行主编;现任第八届楚雄州文联专职副主席、第八届楚雄州作协副主席;《金沙江文艺》杂志社常务副社长、常务副主编;七届省文联委员。有作品在《中国作家》《诗刊》《海外文摘》《人民日报》《诗选刊》《星星诗刊》《扬子江诗刊》《中国诗歌》《新加坡诗刊》《云南日报》《当代文学》等刊物发表。50多件作品获奖。出版散文、诗歌、报告文学等著作近30部。代表性作品有《落叶与鸟》《帕男诗选》《一抹秋红》《俚语湘南》《落花,正是一个旧朝代禅让》《等我驾到》等。 
 
作品年谱:
诗集《男性高原》(1995年,云南民族出版社)
报告文学集《高原潮》(1996年,云南民族出版社出版)
报告文学集《阳光地带》(1999年,北京燕山出版社出版)
诗集《落叶与鸟》(2001年,作家出版社出版)
散文集《多情的火把花》(2003年,云南民族出版社出版)
长篇报告文学文学《裂地惊天》(2003年,云南民族出版社出版)
报告文学《穿过神话之门》(2004年,云南民族出版社出版)
长卷散文《天地之孕》(2004年,云南民族出版社出版)
长卷散文《魂牵五台》(合著)(2004年,云南民族出版社出版)
散文集《一抹秋红》(2010年,云南民族出版社出版)
诗集《帕男诗选》(2010年,云南民族出版社出版)
长卷散文《一个皇帝出家的地方》(2011年,云南民族出版社出版)
长卷散文《滇,我的那个云南》(2016年,云南民族出版社出版)
长篇报告文学《芳泽无加》(2016年出版)
长篇报告文学《大江歌罢》(2017年,云南民族出版社出版)
长卷散文《火之韵》(合著)(2017年,云南民族出版社出版)
散文集《俚语湘南》(2017年,云南民族出版社出版)
即将出版作品
诗集《落花,正是一个旧时代的禅让 》
诗集《只有水不需要剃度》
诗集《在云南在》
诗集《等我驾到》
诗集《三十七只兽的阵亡》
长篇报告文学《苍洱笑》
长篇报告文学《大冲刺》
    
        诗歌影响:
         云南楚雄的诗歌创作和诗歌活动十分活跃,现已形成了上规模而且相对固定的诗会有“我与春天有个约会·楚雄诗会”、《37°C诗刊》诗会、双柏“查姆诗会”。也被云南诗坛称之为“滇中三大诗会”。“我与春天有个约会·楚雄诗会”是每年一届,全国性的诗会,迄今为止,已经成功地举办了12届;《37°C诗刊》2015年创立,迄今已成功举办了10次全省性诗会;双柏“查姆诗会”亦为一年一届,也已经地举办了6届。
以帕男为领航者的楚雄诗坛,号召和团结了一批活跃在当下楚雄诗坛乃至州外的诗人们,正以团队的力量,迈着坚实的步伐走出楚雄、走向云南,走向全国,成为了中国诗歌队伍中一支不可忽视的生力军。
        一批诗歌作品登上了《人民文学》、《中国作家》《新华文摘》《人民日报》《诗刊》、《诗歌月刊》、《星星诗刊》、《诗选刊》、《扬子江诗刊》《诗林》《诗潮》《中国诗歌》《火星》、《海外文摘》、《新加坡诗刊》《边疆文学》、《滇池》、《云南日报》等大报大刊。
近几年来,帕男创作了500多首诗作,被著名文学评论家苗洪跟踪研究5年,特地撰写了《一个瑶人的圣经·帕男诗传》、《中国诗歌的通古斯大爆炸与告别韬光养晦的帕男》和《致命的失语与觉悟·帕男论》三部专著;中南大学聂茂博士为其撰写了《文学场域中的民族书写·帕男论》;20多位评论家集体撰写了《帕男的N个面》(评论集),这一现象在中国诗坛较为鲜见。
(责任编辑:韩昕余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