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文学在线今日头条

中国当代域外诗写作研讨会在京成功举行

时间:2021-09-02 21:19来源:原创 作者:人人文学网 点击:
中国当代域外诗写作研讨会 暨《异镜中国当代域外诗十二家》新书北京发布会 成功在京召开 本网讯,2021年8月30日,中国当代域外诗写作研讨会暨《异镜中国当代域外诗十二家》(四川民族出版社,2021年4月)新书北京发布会在北京朝阳区作家网会议室召开。 《异镜-
中国当代域外诗写作研讨会
暨《异镜——中国当代域外诗十二家》新书北京发布会
成功在京召开 
 
       本网讯,2021年8月30日,中国当代域外诗写作研讨会暨《异镜——中国当代域外诗十二家》(四川民族出版社,2021年4月)新书北京发布会在北京朝阳区作家网会议室召开。


 
     《异镜-中国当代域外诗十二家》 于2021年4月由四川民族出版社推出。这是第一部当代域外题材诗歌专集,收录阿诺阿布、北塔、陈波来、龚璇、李平、刘剑、倮倮、梅尔、王桂林、伊甸、赵剑华、之道等12位当代诗人的域外题材作品。主编是北塔,副主编是赵剑华。书前有北塔写的长序《异域源头活水来》,包括史论和诗论。书后附录有李平、王桂林、伊甸、赵剑华和刘剑写的关于域外题材诗歌写作的随笔。诗、文互证、互现、互明,可以说是一份丰富的历史档案。


 
       为了探讨本书出版的时代机遇和历史价值,为了总结当代域外诗写作的经验教训、展望其前景,特举办本次研讨会。会议由世界诗人大会主办,世界诗人大会中国办事处协办,贵州十二背后文化旅游集团承办。议题有四个:1,域外诗概论;2,域外诗史论;3,域外诗理论;4,编选出版《中国当代域外诗选》、《中国当代域外诗论》和“中国当代域外诗丛书”计划。 
       参加此次会议的学者、翻译家和诗人是:北塔、赵智(冰峰)、汪剑钊、王博生、杨北城、刘剑、王月、蒙古月、安琪、阿B、莫笑愚、大卫、李虹、灰格格、刘雅阁和吴佳娜等。会议由诗人冰峰主持。朦胧诗主将之一杨炼先生特地从德国发来题词。世界诗人大会主席、法籍华侨诗人Maurus Young(杨允达)先生特别发来贺信。未能与会的诗人王桂林、夏露等也向会议提交了书面发言。
        当代最重要的域外诗写作者之一、杨炼先生题词说:“再远的域外也在诗内”。 
       世界诗人大会中国办事处常务副秘书长、诗人杨北城代读了Maurus Young(杨允达)主席内容丰富的贺信,贺信最后说:“北塔认为,当前正在迎来中国诗歌史上域外诗写作的第三次高潮(前两次是盛唐和晚清)。本书之出版便是一个有力的例证。他计划编选更大规模的当前域外诗合集,甚至出版域外诗丛书。他希望有更多的诗人、诗学家、编辑以高度自觉的自我文化身份意识,参与到这项当代即历史的工作中来。我非常赞同他的想法,并且希望世界诗人大会也能参与这个计划。”

  
       世界诗人大会执行委员兼中国办事处主任、《异镜——中国当代域外诗十二家》一书主编兼作者之一、诗人、学者、翻译家北塔首先发言。他先是交代了编辑出版本书的缘起;然后分别就四个议题做了提纲挈领式的阐述。他说,域外诗写作是一场诗歌美学的“外遇”,异域题材的涌现是思想的催化剂,是诗歌的催情药,是灵感的活水,浇灌并养育我们的诗花。当一种固定区域内的文明经历发育、成熟、烂熟之后,就会萎谢、没落。所以这个时候必须有域外力量的加入,才能使固化的文明突破和新生。这域外的力量是解放者,矫正和解救着本土文明。域外文明作为他者为诗歌主体的自我反思提供了场合,契机和资源,对板结的本土文明包括诗歌模式有可能进行解域化努力,并产生积极的效果。域外诗是一块新的磨刀石,能够磨砺我们的诗艺,让笔锋更加锋利。这也是他在书前长序《异域源头活水来》中所贯彻的思想。他对域外诗写作的定义标准是:作者必须有外国游历的直接经验,对笔下所处理的事物,必须眼观其形,耳听其音,身临其境,不管体悟是深还是浅,他所表达的必须是现场的体悟,文本中必须要有或隐或显的异域元素。他还说,现存最早的域外诗杰作是东汉蔡文姬始创的《胡笳十八拍》,当前正在迎来中国诗歌史上域外诗写作的第三次高潮(前两次是盛唐和晚清)。北塔还论述了域外诗与域内诗在题材、境界、情感和思想四个方面的区别,并探讨说这些区别源于异域作为他者的功能,即异域可以是反照自我身份意识的境遇、异域可以是返照国家身份意识的镜像。他强调,域外诗写作不能有题材决定论甚或题材优先论,因此在修辞策略上与域内诗写作几乎没有分别,都首先要保证诗性品质、现代主义的诗艺自觉意识。

 

       作家网总编辑、世界诗人大会中国办事处常务副主任赵智(冰峰)发言说,“域外诗歌写作”这一概念的提出是具有特殊意义的,“域外”不是一个简单的地理概念,而是对时代发展过程中出现的诗歌写作群体事件的客观定位。中国的改革开放政策让中国人有了鸟瞰世界的可能,我们所乘坐的飞机在地球的上空翱翔着,一天之内即可降落于远在万里之外的非洲、美洲或南美洲,这在过去任何朝代都是无法想象的。今天我们研讨域外诗歌写作,就是对思想、情感、灵魂“出轨”后在写作边界上对“诗歌”的重新定义。
 

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诗人、学者汪剑钊发言说,针对异域诗我提四个特性;地域性、开放性、人文性和诗性。一是地域性:没有地理位置的界定,就没有了这类诗的根。二是开放性,很多的诗人出了国之后视野和心胸就更开阔了,写作的世界也相应变大了,实地身临其境的特别感受,是非现场所不能得到的。三是人文性:很多人写出国访问会带回来作品,我觉得像游记,怎么把域外诗写得有别于游记,一定要有人文性的内容。例如,对异域的文化、人文、历史、精神等的深入理解内化才能增加诗歌的深度、厚度和内涵,不然就是浮光掠影。第四是诗性:诗歌要讲艺术性,这是最重要的。脱离了诗性来谈域外诗是不成立的。

 
本书作者之一、诗人刘剑发言说,对于诗人来说,想象力是一种生活方式。外部环境的变迁和视角的改变,肯定都会影响着我们的思考方式和写作走向,而审美境界的提升一定包含在一首不同的时空与诗的地理分界线上。这种游历使他们的视野,思维从个体空间扩展到一个更加广阔的域外空间。这种空间的拓展和突变,往往能够打破传统的惯性和记忆模式,那种突如其来的异域的新鲜感,会给我们的生命或感知带来新的惊喜,新的可能性并赋予它新的意义。这就与博尔赫斯的一句名言非常契合,“诗是神灵的突然降临”。所以,这就给有些诗人朋友们常说的,当我们常在一个地方时,或者说我们常在一个非常熟悉的环境中却写不出来诗,就是这个道理。
 

 
        青年诗人、学者、北京语言大学博士王月发言说,域外诗的写作具有双重性,诗人以自我的本土视角观察域外世界或者以域外世界反观自我。创作特征上具有互文性,体现在文本中提及另外的文本来强调作者的某些意图,同时更强调诗人的某种情绪表达。陌生化的特点也尤为突出,文学作品打破人们的日常观感,情感因视野不同让创作更有了新鲜感。需要强调的是域外诗在范畴上属于旅行写作但区别于一般的游记,更注重瞬间的情感和诗意表达。域外诗作为新的写作现象给本土诗歌创作注入了生机,期待学界对其进行更多的研究。
 
      作家网编辑部主任、诗人安琪发言说,群体的力量是无穷大的,北塔领导的中国诗歌代表团在不断的扩大和变化,完成了很多有意思有意义的工作。他提出了域外诗这个概念,梳理了从蔡文姬到今天的域外诗写作史,这形成了一个新的诗歌和学术领域。北塔很有诗学的敏锐性,域外写作确实有优势,跟别的写作有区分,国内的诗歌可能视野会较为浅显、狭隘。在国外,跟当地的历史地理碰撞,每个人有不同的感受,会产生很多新的灵感。

 
       诗人莫笑愚发言说,说到域外诗,我想到了徐志摩的《再别康桥》,这应该算是新诗里面较早的域外诗了。从那时到现在,中国新诗走过了百年历程,诗写技巧、言说方式等等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异镜》作为第一本国内域外诗集萃,是中国新诗百年发展的一个最新的缩影。对域外诗的研究我认为首先应该把它放在中国新诗百年的长河中来考察。

 
      旅澳诗人灰格格发言说,在多元文化的当今社会,中国诗人眼里的国外风景如何展示和解读,是我们现代诗人应该思考的文化传承的使命。“域外诗”概念的推出是非常有必要的。如同旅行箱的收纳一样,让诗歌有更新的归类。不管诗歌是域内还是域外,诗人都要遵从内心的本真和真实情感的表达。

 
 
       诗人大卫发言说,出国不仅仅是旅行,对于优秀的诗人来说,更是思想上的碰撞,写作是一种冒险,在域外游历中,诗人能感悟别样的心跳。俗话说“熟悉的地方没风景”,在异国他乡,诗人固有的敏锐心灵能带给他们更多不同的感触。现在科技发展飞快,再过几十年,今天的域外,谁说不能意味着火星呢?

 
        诗人朗诵家李虹发言说,作为现场诗人,风韵长裙曾扫过五大洲诗意徜徉的清晨,域外诗总能使人亢奋与管涌,山川、风物、人文所激荡出的情感,又总也走不出故乡,这种远方的远,实质上是近乡的近,距离远而心近,这一点在域外诗中表现极为突出。另外,诗歌不仅要写出来,还要诵出来,才能更充分的体现诗歌的价值,我愿在域外诗的推广传播分享上做出自己的贡献。
 


       本书作者之一王桂林先生在书面发言中说:“《异镜——中国当代域外诗十二家》的正式出版,应该不仅仅是当前中国诗坛的一件新鲜事,它作为中国当代第一部域外题材的诗歌选集,无论从诗学角度,诗歌史角度,还是从出版角度,肯定还有着更多和更加重要的价值。所以,以这部诗集的出版为契机,广泛而深入地研究和探讨域外诗写作问题,就显得尤为重要和意义重大。中国诗人域外诗的写作,业已成为一道不可忽视的文学景观。不断总结这一文学景观下产生的诗歌成果,研究这一文学景观和诗歌成果的发生、发展规律以及由此呈现出的诗学价值,也应该是摆在诗歌出版界和评论界的一个重要而迫切的课题。所以,由这部《异镜》作为中国域外诗出版的初步探索,由此总结经验教训,继续尽快进行中国当代域外诗选的编辑出版工作,应该说恰当其时甚至刻不容缓。我非常赞成北塔提出的编选出版《中国当代域外诗选》(约50家)、《中国当代域外诗论》和中国当代域外诗丛书的计划。”


       诗人刘雅阁发言说,域外诗写作属于“写什么”的问题,而“怎么写”更为重要。写诗是一个认识世界的过程,域外诗写作是从另一个角度,或说,是从一个他者来认识世界,认识自我。旅行的过程,往往浮光掠影,从别人的世界走过。因为在诗中如何向更深处挖掘,即怎么写就更成为更突出的问题。我作为一个诗人,最远自驾过北极腹地。但我在创作过程中,更关注于怎么写,而对域内域外并没有特别的写作上的差异化的感觉。另外,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越来越多的诗人走出国门,域外诗写作将是一个新的起点,随着疫情过去,将迎来它的爆发式增长。


       诗人阿B发言说,我理解的域外诗歌,是诗人从眼观至精神徒步的抒情过程,书中部分诗人的诗歌去单纯的游记、口语化,达到了一定艺术性的高度,还使用了一些诗歌层面的技术、手法。北塔老师作为学者诗人一直在学术层面的思考和研究创新值得点赞,相信域外诗歌会对诗歌学术研究起到一个很好的拓展方向。

 

       北京大学教授、诗人翻译家夏露在书面发言中说:“这些年,著名诗人北塔率领诗人代表团前往五湖四海,他们每到一处都与当地文艺界有深层交流,也各自都留下了诗文印记。现在出版的《域外十二家》是率先整理的其中一部分。这些域外诗不仅是他们自己观察世界的成果,同时也会丰富我们读者的思考和研究,甚至也可能为他国提供借鉴,帮助他们或他们的子孙了解自己的过去、反思自己的文化。域外写作意义重大,除了诗文本身的艺术价值之外,可能还会成为地方志、外交、文化交流的例证。我相信咱们书写的域外题材未来也可能传播到其他国家,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
 
        与会诗人就域外诗概论、域外诗史论,以及域外诗理论等方面进行了阐述,尤其热烈讨论了北塔提出的编选出版《中国当代域外诗选》、《中国当代域外诗论》和“中国当代域外诗丛书的计划”。大家一致认为:当代中国域外诗写作的成果正在加速度积累,正在受到诗歌界越来越多的关注,必将成为重要的历史现象,现在到了进行系统呈现和学术总结的时候了。这些出版计划显然会给未来留下有关当代域外诗的珍贵档案。
 
        会后,所有参会人员一起合影留念。

 
撰稿:吴佳娜、刘雅阁
摄影:赵俊义

 
(责任编辑:刘雅阁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