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络文学 > 网络文化 >

网络文学之我见

时间:2019-03-12 11:36来源:原创 作者:孙荣林 点击:
网络文学之我见 孙 荣 林 现在关于网络文学的问题引起了人们的热议,下面也说说我的看法,欢迎文学界的各位同仁批评指正。 现在是信息传播高度发达的时代,对于除国家系统正规的传播媒体以外的一切传播媒体多如牛毛,真是有点应接不暇的感觉。可以肯定的是,



网络文学之我见
 

孙 荣 林
 

    现在关于网络文学的问题引起了人们的热议,下面也说说我的看法,欢迎文学界的各位同仁批评指正。
 

    现在是信息传播高度发达的时代,对于除国家系统正规的传播媒体以外的一切传播媒体多如牛毛,真是有点应接不暇的感觉。可以肯定的是,这犹如炎热的夏天打开了窗子,蚊子苍蝇也不可避免地飞进屋内一样,这放在我国最基层的层面上纯属正常。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社会里,有时是鱼目混珠泥沙俱下,如同前几年我经常的和老师们开玩笑说,我们中国是条龙,在当今世界上是“龙游浅水遭虾戏”,有的老师马上接过话茬说“不管是肥头大耳的虾,还是佝偻虾,终究是虾”。
 

    现在文学界有一种只能意会不能言传的潜规则:凡是正规出版社出版的书和报刊杂志上发表的东西才被认可,其它的都是不行的,都是质量低下的旁门邪道,对网络文学主要持负面看法。
 

    为什么大量私人传媒个体出版社在社会上应运而生呢?这与我国的公有制和私有制并存是一脉相承的,是相互弥补各自的不足的一种社会现象,这符合中国社会的现状。现实社会中,在基层的社会层面上“最重视的是人际关系”现象无孔不入,这是对那些注重人际关系、利用手中权力打着政策的擦边球现象的一种制约。我们知道,只要是人做的事情,就不可避免的掺杂着人的因素。从人性上讲,埃及罗马帝国时代的哲学家普罗提诺说过“人类处于神与禽兽之间,时而倾向一类,时而倾向另一类;有些人日益神圣,有些人变成野兽,大部分人保持中庸”。在文学艺术界,已经暴露和披露出了一些利用自己掌握管理的一些资源去行一己之私的事了。
 

    从文学出版界实际情况看,有稿费的那些报纸杂志上的文章,因为复杂的人际关系,也有一些质量低下的作品,十多年前我在县级某系统的刊物上就发现过,发表的整篇文章的抄袭率在百分之八十以上;那么市级又如何呢,被停刊的市级某份报纸上,前两年的某月某日发表了小学一年级双胞胎创作出的五百多字的作文,比本版上初三学生的作文水平都要高,也可能是超级的天才,也可能弄错了年级,还有一种可能是超级的假。
 

    再看看出版的那些书,果园文学社出版的《梦怀原野文集》和果园街道社会组织联合会出版的《果园》,这两本书上的多数作品都非常的有味道,甚至比一些有稿费的正式出版社出版的书上的那些作品的水平还要高,如果要是国家正规出版社出版的话,其费用至少在数倍以上。正规出版物上也会出现一些错别字乃至病句,就连播音员或国家领导人有时也会读错一些字音,非正式的网络媒体也是如此。我想就当前的网络媒体而言,任何以偏概全的想法和做法都是不可取的,一定要具体事情具体分析。
 

    三、千军万马不择手段的去挤所谓的正规的出版物的独木桥,其结果可想而知。二十年前写文章写论文,按照编辑部的地址邮寄过去就行啦,谁也不认识,认可的就发表,还给稿费。而近十年来,再这样的话,得到的答复往往是“要发表文章请先某某元钱,发表后再交另一部分钱”或是“版面已经被买断”等等。正式出版社出书要考虑利润,市级有名气的老师出书,还是在著名教育学家的指导下,在区教委拨付近十万元研究经费后,也只能通过关系在非正式出版社出版,就连著名教育学家自己写的书几年来都迟迟出版不了。
 

    因此 ,私人媒体、私人出版物就应运而生了,其实这是国家对正式媒体正式出版社的一种补充和督促,如果你发表的文章出版的书籍比私人或私企出版的质量还要差,只有停刊或撤销运营执照而已,不要白白的浪费国家的资源。
 

    其实任何人都有展示自己的心理,只要有人想看愿意看我想就应该去写,写东西就是为了给人看的嘛,当然,无论是任何媒体我是坚决反对拒绝稿费倒置的发表文章的,并且也拒绝过。
 

    几十年来国人普遍的心理往往是“肯定一切就否定一切”或是“否定一切就肯定一切”,表面上说的往往与其内心世界和行动是背道而驰的,往往是严以对人宽以待己的,评价他人滔滔不绝,却很少或者说极少的反思自己。因为说话太简单啦,两唇一碰舌一动,话音儿就出来了,凡成也不上税。可以说,从人的一系列的聊天和不经意的话语中,能够分析出一个人的内心世界,人的一切言行都是其内心世界有意或无意直接或间接的表露和反应。
 

    四、 喜欢动脑动笔写作的我,愿意多参加一些文学方面的活动,涨涨见识,因此也参加过一些其他组的活动,在某次活动前有几位小有名气的诗友相互的切磋时说“不押韵的诗是散文诗”时,我才知道还有散文诗一说。为了研究当今媒体中诗歌走红现象时,我就从一些较长的不押韵的诗歌里抽出几首,进行了归整,结果是最多不超过二百字的短文,这种短文说是散文吧,又没有什么实际内容。所以,我才构思出了“我对散文诗的理解”的文章并发表在微刊上。一年来,我写出的绝大多数的文章作品都是从“问题导向”方面切入的,因为社会大气候的原因,往往是带有争议性质的,我想这种争议性就是“文学为社会服务”、文学接社会这个地气的具体体现。埃及罗马帝国时代的哲学家普罗提诺说过“人类处于神与禽兽之间,时而倾向一类,时而倾向另一类;有些人日益神圣,有些人变成野兽,大部分人保持中庸。”
 

    如何利用手中的笔,唱响正能量的主旋律,讴歌伟大的新时代,是历史赋予文学界的使命,我已经在微刊上发表了《奏响正能量的主旋律》,巧得很,微刊的总编在编辑时把刊题上的“量”字给弄丢了,这又给饱受争议的网络文学撒了一把盐。
 

    国家的宣传舆论界的导向,已经逐渐得回归到了理性,从连篇累牍的揭露、大量的连续的公开审理贪腐案,逐步回归到为唱响正能量的主旋律服务上来了。
 

    广大文学界的朋友们,乘着十九大的东风,在这伟大的新时代里,运用我们手中这支笔,去讴歌小康社会、去讴歌中国梦,创造一个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伟大的文学新时代吧!
 

 

    作者简介:孙荣林,1957年出生,1975年参加小学教育工作,中共党员。中国网络作家协会会员,北京密云区作家协会会员。是中科院心理所“心理服务进社区”全国非灾区首个试点单位出版的《播洒阳光 播洒爱》一书的编辑之一和作者之一。工作期间,在八种市级以上的教育报刊杂志上发表了数十篇教育教学文章或论文。2017年5月出版了《杏坛笔耕》一书,同年10月退休。退休后,有作品在《西南当代作家》杂志、《环球文苑》、《江西作家文坛》、“人人文学网”、《渔阳文艺》上发表。

(责任编辑:人人文学网 )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