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游记 > 原创随笔 >

曹雪芹与张家湾(二)

时间:2017-05-19 08:45来源: 作者:一名京人 点击:
我:书中有这样一大段的描写: 一时歇了戏,便有婆子带了两个门下常走的女先儿进来,放两张杌子在那一边命他坐了,将弦子琵琶递过去。贾母便问李薛听何书,他二人都回说:不拘什么都好。贾母便问:近来可有添些什么新书?那两个女先儿回说道:倒有一段新书,
    我:书中有这样一大段的描写:

    一时歇了戏,便有婆子带了两个门下常走的女先儿进来,放两张杌子在那一边命他坐了,将弦子琵琶递过去。贾母便问李薛听何书,他二人都回说:“不拘什么都好。”贾母便问:“近来可有添些什么新书?”那两个女先儿回说道:“倒有一段新书,是残唐五代的故事。”贾母问是何名,女先儿道:“叫做《凤求鸾》。”贾母道:“这一个名字倒好,不知因什么起的,先大概说说原故,若好再说。”女先儿道:“这书上乃说残唐之时,有一位乡绅,本是金陵人氏,名唤王忠,曾做过两朝宰辅,如今告老还家,膝下只有一位公子,名唤王熙凤。”

    众人听了,笑将起来。贾母笑道:“这重了我们凤丫头了。”媳妇忙上去推他,“这是二奶奶的名字,少混说。”贾母笑道:“你说,你说。”女先生忙笑着站起来,说:“我们该死了,不知是奶奶的讳。”凤姐儿笑道:“怕什么,你们只管说罢,重名重姓的多呢。”

    凤姐儿走上来斟酒,笑道:“罢,罢,酒冷了,老祖宗喝一口润润嗓子再掰谎。这一回就叫作《掰谎记》,就出在本朝本地本年本月本日本时,老祖宗一张口难说两家话,花开两朵,各表一枝,是真是谎且不表,再整那观灯看戏的人。老祖宗且让这二位亲戚吃一杯酒看两出戏之后,再从昨朝话言掰起如何?”

    他:这么一大段故事,在暗示我们什么呢?

    我:我认为:书中的这一大段描写,至少少包含了以下几层意思:

    一、“倒有一段新书,是残唐五代的故事。”这句话在暗示什么呢?是在告诉读者:《红楼梦》一书说的就是现实雍正年间的故事,所以谓之“新”,“残唐五代”,是指清朝第五代皇帝。努尔哈赤、皇太极、顺治、康熙、雍正,正好是第五代。

    二、奴才对主子,晚辈对长辈,名字是要避讳的。比如说,林黛玉把“敏”字念成“密”,就说明了这一点。

    三、书中的一些人物性别,有时是互换的。也就是说,书中有时说的一些男人,实际上是女性;也有时,书中的女性是男性。何以见得?书中的第三十一回写道:湘云笑道:“糊涂东西,越说越放屁。什么‘都是些阴阳’,难道还有个阴阳不成!‘阴’‘阳’两个字还只是一字,阳尽了就成阴,阴尽了就成阳,不是阴尽了又有个阳生出来,阳尽了又有个阴生出来。”翠缕道:“这糊涂死了我!什么是个阴阳,没影没形的。我只问姑娘,这阴阳是怎么个样儿?”湘云道:“阴阳可有什么样儿,不过是个气,器物赋了成形。比如天是阳,地就是阴;水是阴,火就是阳;日是阳,月就是阴。”翠缕听了,笑道:“是了,是了,我今儿可明白了。怪道人都管着日头叫‘太阳’呢,算命的管着月亮叫什么‘太阴星’,就是这个理了。”湘云笑道:“阿弥陀佛!刚刚的明白了。”翠缕道:“这些大东西有阴阳也罢了,难道那些蚊子、虼蚤、蠓虫儿、花儿、草儿、瓦片儿、砖头儿也有阴阳不成?”湘云道:“怎么有没阴阳的呢?比如那一个树叶儿还分阴阳呢,那边向上朝阳的便是阳,这边背阴覆下的便是阴。”翠缕听了,点头笑道:“原来这样,我可明白了。只是咱们这手里的扇子,怎么是阳,怎么是阴呢?”湘云道:“这边正面就是阳,那边反面就为阴。”翠缕又点头笑了,还要拿几件东西问,因想不起个什么来,猛低头就看见湘云宫绦上系的金麒麟,便提起来问道:“姑娘,这个难道也有阴阳?”湘云道:“走兽飞禽,雄为阳,雌为阴;牝为阴,牡为阳。怎么没有呢!”翠缕道:“这是公的,到底是母的呢?”湘云道:“这连我也不知道。”翠缕道:“这也罢了,怎么东西都有阴阳,咱们人倒没有阴阳呢?”湘云照脸啐了一口道:“下流东西,好生走罢!越问越问出好的来了!”翠缕笑道:“这有什么不告诉我的呢?我也知道了,不用难我。”湘云笑道:“你知道什么?”翠缕道:“姑娘是阳,我就是阴。”说着,湘云拿手帕子握着嘴,呵呵的笑起来。翠缕道:“说是了,就笑的这样了。”湘云道:“很是,很是。”翠缕道:“人规矩主子为阳,奴才为阴。我连这个大道理也不懂得?”湘云笑道:“你很懂得。”

    这一大段的描写:是在告诉读者:人物的性别可以转换,身份也是可以转换。丫环可以变小姐,奴才也可变主子。

    四、书中的多个人物,有时在说同一个人,只不过是在不同时期的生活情景放在同一个生活时空里了。

    五、还有一层意思,就与张家湾地区的独特语言称谓有关了。贾母管女先儿说的“书”叫“掰谎”,这是在暗示什么呢?“掰谎”含有批驳的意思,张湾人常在对某一事件争辩时,总爱说:“不行,这事儿我可得和你掰斥掰斥。”不相信别的说的话时,就说“你这是猴拿虱子----瞎掰!”但是书中所要说的不是这个意思。什么意思呢,是说,张家湾人管“叔”都叫“伯”(这里念掰不念帛)这就是张家湾人的独特称谓,其它地区所没有的。
(责任编辑:人人文学网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各位朋友,下面的相关文章可能对您很有帮助!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一名京人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7-05-11 10:05 最后登录:2017-07-05 19:07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