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原创散文 > 散文原创 >

第三届中国书画春晚全国青少年文学书画艺术大赛参评作品:田宇散

时间:2019-06-05 00:02来源:原创 作者:田宇 点击:
第三届中国书画春晚全国青少年文学书画艺术大赛参评作品:(散文类) 作者:田宇 (1)《东莱岳赋记》 邦远飞兀,东莱骤聚。齐鲁旧址,富鸣古都。春时,斜璺飞花,高角突平。眦鸟偩层云瞻远,黄雀隐茂蓊休声。 时维五月,尽日多雨。鸟革在天,水流涨地。登岳
第三届中国书画春晚全国青少年文学书画艺术大赛参评作品:(散文类)

作者:田宇
 
 
(1)《东莱岳赋记》
 
    邦远飞兀,东莱骤聚。齐鲁旧址,富鸣古都。春时,斜璺飞花,高角突平。眦鸟偩层云瞻远,黄雀隐茂蓊休声。
    时维五月,尽日多雨。鸟革在天,水流涨地。登岳山,未近先闻陈流之声。仰苍夏,如仙如境。云头无源而蓦形,风隐不在而斜照。似牛如猾,像亦夥。斯可谓:未登大雅之圣,先觉万丈造功。
    至一天门,人集多,杂淈长;未曾站步,直架云霄通往。约有数时,气如斗斗。方至回马,已见五大夫!两处草木濧备,云雾搢在身傍。再而数时,方至十八龙岭天栈。再登,自始至终,共七八时辰。一路濡青披露,自得而已。
    望东岳,首之山,次之水。初,唯听濩濩,如马铃一般;中,惟晓濩湱,似飞黄腾尔;后之高山,漰湱犹在,奋人心腑。思高山流水,子期曰:善哉,洋洋兮若江河。忆天门之外,夫子倒喟小天下。诚实耳,非谬也!
    奇石怪峭,层出不穷。高风飐云,仍留意也。概以人句难述其美,以至迍邅。故复合一律,片凑一句而尾:灏苍高没位天端,楼阙空自雯雕环。风欲穷尽登末路,长流不知何处盘。
    小子无知,因却山之高邈,了书一章舒心,至于其译山崱屴之多少,但共雨长休也。 
 
(2)《雪哀字(文)》
 
     承天运之济,修明道之福。瓠落空土,戕贼父母。无德义于阙下,忝廉耻之汜汊。故曰:雪渍阖庐,污污身形。新近鹅绒之态,得于阆苑,与日争阋墙之获。忽思常言曰:阒而漏白,黄付心肠。并闾巷首发,合银兮加盖肚中。特小酌片晌,以说性情。浓墨饱蘸,留些许野物儿,蒙遇者得缘之闵闵,知闶闼之处,碧瓦之所,亦有不易,足矣。
     洋洋之雪,吾不识闳壮之秀而何以常俗之留媚。尽道是舞抃爪牙,净而佸面,戏小子之灵气,以图耆宿之片闲。素哀此之,故白若惨叶,一夜而随风落地,他年方可明晰珠目,再定枝桠。胡可谓:晟则烟消,晏则云散。无不可终了之邦陆,无不可废弃之疵瑕。雪之命,是生于天而终于地,起于节而隐于时;人之命,发于人而落于土,红于气而避于萍。如此相诉,则人不若此积物多矣。旧日,亦私于案头作文,佷戾于己而佁然。故不识何具此心,然旅食之役,观同僚感若柚枳,是觉人世终可明者莫少。神枵之不吾愿,似白压之随叶之不其柙,遂怜入冬之绿而背裹芹之鸦。
    吾,视被族人之栌,亦开得楼洞之扉,画梁之门。过于伋思,亶诚以为大愚之然也。即非愁泞之人,却非趵趵之翁。己身无存养家之能,蹙额不见报国之力。家国顷而墟张,问,留于我辈何不羞赧腌臜而扶乩平鼐也?无得而无德配孛,无净而无静施威。法空而律止,如此之生,日愈有藏身市侩徒众耳,焉能匡正安本?是所谓:空即为白,白即为空。人旧灵犀于雪银,更具九品妙莲而蚊吸二朵之义,既可以拟,更可以加,是故有厌而不饱,温而不煖之触。神交饔飧不继,如何再喜此珠玉之气。
    愿鸿天周详,知我之罪,表我之心。命无所求之大贵,唯悉虔心登笼之保稳。旦得平和,暮无草魇。临堂犹趣,善之善殷。此吾求之物,而绝无娱衅招摇之举。至于捉掌见珠,复里膏油之文,卿若犯,神重降,卿再无求托之言。
    是方快饮,吐莲酒霜,天帝以为不可,我之罪也。斯唯图上达,以兹献音,如绝凡品。
 
(3)《庙游一春洗小品》
 
    忽然停步在一隅,发现那砖头儿绒绒的几撮。是眉毛,又像胡子,刚刮过又长出来的那种。有了动手去触碰它们的冲动,摸一摸,水嫩得闻得见春水流动的音质。这是春天,在庙宇庭廊间,嗅到了过去的顺柔,被一抹绿色的生命所吸引。
    在来之前的路上就注意过了,路两旁的经冬的朽木,树容反过而被绿贴上面膜。尤其是柳,过膝的飘逸,一到了春的节气,就用绿为我遮起一片风景,让我虽然看不到那边,却猜想那边有着等候的新路,略加了神秘不说,倒是摆出一副文豪的谱来,没有架子,全是好意。这,我必须要心领。
    就奔着那庙宇而去,冲着沧桑的石狮,把住心门,足够矜持才得以“全身入内”。只要肯进去,非要游赏到底不可。不管是黄的、紫的、红的、粉的、双叶的、单片的、富贵的、苍白的,见味的、敛秀的,通通看遍了才满足。更有甚,拐角的、好客的、得意的、失所的、褶皱的、大方的,一概不放过,入眼则浸于心,入心则渗于脑。除非撇了这躯体不要,不然,记住的总希望是忘不了。因而能被这墙角的一抹生机所感动,倒觉着丝绿如此伟大,而自己只够盼的份儿。
    从触摸过绿的后门进去,便看到了久违的假山。为什么说久违?无非是往日来的次数多了,见的久了,自然是老朋友。它就位于那个池子里,脚下膜拜着各种花色的鱼类。非常佩服它的宽容,纵然是居高临下也绝不伤害一个生灵。任雕霜风蚀,不减旧貌,更显可贵,绝非一些人的性林所能达到。
    出了这层门,就该出庙了。庙无在大小,可春心依然照映在庙宇内。静也罢,动也好,大动干戈的时刻火苗可以点亮前进的路吗?
景致时常而在,绿意复往可返。唯独一种“妙趣”藏在某个地方,躲躲闪闪,等你发觉。就好像这春一样,绿不尽的冒矢游油,红不尽的贵佐香宾,无数语言勾画复杂无非也不过几根线条构成一个“春”字。所以,庙能常在,那么这种心意常有。如人的一切,总该落个提醒,换得无声风景。
 
 
【作者简介:田宇(1994-1-23~),笔名邓瞻,字思远。中央电视台《智慧中国》栏目组编导 ,羲之书画报签约诗书画家、国际考古学暨历史语言学学会研究员、理事。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硬笔书法协会会员、《中华文学》签约作家、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中华辞赋社会员。作品发表于日本《粤风诗简》等杂志,2018年荣获日本第十届纪念诸桥辙次汉诗大会优秀奖等奖项,山东省泰安市泰山区人氏。
(责任编辑:人人文学网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黄河滩上水云间》

    《黄河滩上水云间》 (一)谈虎色变的黄河水 肚子一阵比一阵地疼,门前的水一会儿比一...

  • 长城不该忘却的女人

    长城对中国人来说,不仅是一段城垣,她是屹立于华夏大地上的英雄碑。 不到长城非好汉...

  • 鼓浪屿——泊在浪花上的仙境

    水蓝的天,如琴的海,五彩斑斓的别墅,婆娑千年的树影,自然成趣的礁石,柔柔软软的沙...

  • “墨城”无处不飞花

    墨城无处不飞花 作者:曉 岗 四月枫红为何由?缘是澳洲节气秀。红叶无须误春色,赏罢丹...

  • 少年游

    少年游 那年暑假,我一个人背起简单的行囊去了内蒙古。 还没去的时候,我在想该带些什...

  • 心情的疼痛与忧伤

    每一个人都会经历一段青春岁月,而留守的那些青少年们抑或是怎样的一种心情表达,一个...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