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女性文学 > 女性小说 >

请相信我----沉 默

时间:2017-12-04 09:12来源: 作者:月涵 点击:
请相信我----酒会 酒会是由办公室筹备的。王强做为筹备组的副组长。 事先谢云鹏找了人多安了些摄像头,王强不以为然。 那天谢云鹏也到了,他是可来可不来,黄山看见他有些惊讶,他让苏明明代话,以为云鹏会抓紧项目开工,一个星期过去了,好像没什么动静,可
 
请相信我----酒会
  酒会是由办公室筹备的。王强做为筹备组的副组长。
  事先谢云鹏找了人多安了些摄像头,王强不以为然。
  那天谢云鹏也到了,他是可来可不来,黄山看见他有些惊讶,他让苏明明代话,以为云鹏会抓紧项目开工,一个星期过去了,好像没什么动静,可是今天他却来了,他不忙吗。
  谢云鹏主动和李丰碰杯,李丰到是很高兴,他今天神采飞扬,唯一的遗憾是沈华没来,沈华情绪不高,李丰没敢勉强。
  李丰自然知道云鹏的大名,态度客气,云鹏观察了一下,感觉这个人,到不是有心机之辈。
黄山和云筝过来,黄山把李丰介绍给云筝,云筝态度和气,但只是和气,并不太热情,还不如云鹏热情。李丰到是极恭敬,这毕竟是他的顶头上司。
  李丰也对云筝有些调查,毕竟是做业务的出身,马上问候起报社的广告部主任,云筝不得不敷衍一二。
  黄山看着云鹏,没想到你会来,我以为你忙着开工的事。
  这话说得够明了。
 
 
请相信我----表态
 云鹏依然笑着,黄哥,你放心,我尽快开工,这几天有些忙。
  黄山心的话,你忙着查丰华广告,忙着布置酒会吗,他还是笑着,云鹏,不是我催你,有业主已经投诉到信访办了,你现在的工期,肯定不能如期交房。
  云鹏说,您放心,下次信访那有事,我去,工期吗,赶一赶,还是差不多。
  黄山和他碰杯,不好再说什么。
  黄山的秘书过来,递上电话,黄山借机告辞,并没有电话,是秘书看黄山脸色不佳,过来给黄山解围。
  黄山拿走电话,放在耳边,又放了下来。
  秘书劝他,老板算了,必竟是太子。
  黄山叹口气,不务正业的傻子,不知道自己靠什么立足,总盯紧了广告部有什么用。
秘书深以为然。
  谢云鹏的小动作,黄山都知道,越清楚,越是摇头。
 
 
 
请相信我----印象
  云筝和李丰聊一会儿,在业务方向上,二人到是一致,李丰对杨宁和王强这两个副经理,挺满意的。王强在行政事务上专业,杨宁对业务还是很有感觉的。
  云筝说,行政上的事,你和王强多沟通,刚过来,有什么不适应的和他讲,他和集团的关系不错,能协调,人也热心周到。
  王强正在会场转悠,看看有什么地方需要调整。
  云筝冲他招招手,王强走过来,云筝微笑,我和李经理说了,行政方面的事,你要多配合,人员安置上,力求大家满意。王强满口答应。
  云筝又说,今天没看见沈经理,她怎么没来。
  李丰只好说,孩子快考试了,她辅导功课呢。
  云筝笑笑,李经理好幸福,有个贤内助。
  李丰只好也微笑。
  王强心想,这两人根本不像从前认识。
 
 
 
 
 
 
请相信我----分析
酒会的第二天是周末,谢氏是双休,只有些业务部门会上班。
谢云鹏下午到了公司,拿来了监控图像,让王强一起来分析一下。
重点是看李丰和云筝的镜头,王强又仔细看了看,肯定的说,他们之前不认识,李丰这个人我接触过,他不会装。
谢云鹏也看了几遍,不得不说,那两个人是真不认识,尤其是李丰,黄山介绍的时候,他明显的愣了一下,那个表情真实,后来对云筝的恭敬也是真实的。
云筝的样子,还是平平静静的,没有什么表情,她一向如此。
谢云鹏心想,如果是真的,也罢了,如果是假的,这两个人的演技未免太高了,他心里确认一点,即使云筝是装的,李丰的表情是真实的。
谢云鹏有些泄气,这次收购,真的是正常的业务,云筝的做法,只是为了广告公司吗。
他半信半疑惑,最初的确认有些动摇。如果云筝没有耍什么心机,那么他真是无聊。
  谢云鹏无语,可是直觉上,他不相信云筝。
  他不得不和王强说,你继续盯着吧。
  王强点头,有些不以为然,可是不能说什么,只好婉转的说,你那边的项目如何了,听说黄总都过问了。
 
请相信我----过问
  黄山的过问,云鹏还是要当回事,想了想,真头痛,县里的项目销售不怎么样,回款不如意。
  王强试探的说,和建筑方商量一下,哪怕先摆个开工的样子,把机器开进去,您也结点帐。
王强的话,让谢云鹏心中一动,摆个样子,到是可以,他和建筑方也不是一点交情没有。
  云鹏和小郑打电话,你约一下建筑商,我请他吃饭。
  王强看了看时间,四点钟,他想离开,但是云鹏说,晚上一起吃饭,你也去吧,王强不想去,算了,他们喝酒太猛,消受不了。
  云鹏说,我也知道太猛,我也难受,你帮我挡几杯。
  王强想想,点头,但不打算在这,他说,我去广告部看看,今天李丰过来,我打个招呼。
王强去了广告部,云筝没来,她周末通常不过来。
 杨宁和李丰在经理室沟通飞腾原来的项目,这些老客户还是她负责,另外她会安排两个人并入户外广告那一块,云筝让杨宁带句话,那些不按时结帐的客户,限期一个月结帐,否则广告位换人,她手中有客户。
 
 
 
 
 
请相信我----振奋
  李丰当然高兴,谢氏就是牛气,他想了想,我明天给他们一个一个打电话,终于不用受他们的气了。
  杨宁也高兴,李经理放心,我们有些报纸的客户,我把户外广告的资料给他们,有些已经有意向了。
  李丰眉头舒展了不少。
  杨宁说,您放心,咱们不缺资金,有合适的户外广告位置,可以继续拿下来。
李丰一脸喜气,他是个七情上面的人。
  王强走进来,看看办公室的布置,问李丰还有别的要求吗,李丰笑笑没事,挺好,到是杨宁说,还是放一个空气加湿器吧。有点干燥。
  王强一拍头,我给忘记了,空气加湿器,我那有,我拿过来。
  王强拿来了空气加湿器,李丰真心感谢,谢谢王经理,王强忙说,您是总经理,别这么客气,有什么要求您就说,我就是做好后勤服务。
  他到是真心表态。
  李丰却不敢当真,王强的后面还有谢云鹏呢。
 
 
 
 
请相信我----目标
  谢董和黄山一起喝茶。
  主要是聊聊地产部的事,黄山说,估计最近设备能进场,只是进场。他和建筑商有关系,云鹏和建筑商吃饭的事,及内容,他都知道了。那边也挺为难,云鹏拖着上期的款,可是也不能得罪了谢氏。
  偷偷的找黄山,黄山说,先进场吧,款子肯定会结。
  谢董听了一皱眉,品着茶,半晌才说,这孩子太不踏实,这些弯弯绕都学会了。
黄山到替云鹏分解,这种手段不算什么,好多人都用。
  谢董摇头,这不是踏实稳健的作风,他一点不考虑谢氏的牌子吗。我几十年诚信的作风,他都没学会,真让我失望。
  黄山只好说,云鹏还年轻,过几年就好了。这和现在的风气也有关。
  谢董叹口气,这和人的性格有关,他急功近利,人太浮夸,没有耐心,他的事,打量做得高明,是没人计较罢了,他在县里的事,我早知道,那块地太大,当时有人就说,项目太大了不合适,那是县里市场,他不听,一下子把地吃了下去。
  黄山心里得意,脸上不露,谢董的消息,是他让人透过去的。
 
 
请相信我----犹豫
  谢董还是有些犹豫,现在要不要和云鹏摊牌,可是不摊牌,云鹏继续下去,他不看好这种做事风格,一时进退为难。
  黄山到是说,看看云鹏的后面程序吧,也许他有后招,毕竟要给他机会。
  谢董点点头,也好,总不能说,我不给他机会。
  他转问云筝,黄山到是满口称赞,收购的事,进行顺利,很稳健。
谢董满意,这个孩子比她哥强太多,可惜,他没说下去,下文黄山明白,可惜不是他的女儿。黄山不接话了,这是谢家的家事。
  谢董想想,让财务盯紧了。大乱子不能出。
  你和云鹏说,一个月之内,必须正式开工。一个月的时间,也够了!
黄山点头,又说,您放心,大问题不会有。
  谢董看着茶杯,心里并不平静,他和云鹏的相处并不好,自从宋敏进门,这个孩子就远了他,当然和母亲的影响有关,想到自己的母亲,谢董更沉重了,奶奶惯孙子,到是常情,可是奶奶让孙子远着父亲和继母,就不太好了。
 
 
 
请相信我----劝母
  谢董特意购买了母亲爱吃的点心,他想和母亲谈谈。
  谢董回来的时候,宋敏没在家,这正好,便于和母亲谈话,他和保姆说了一声,晚上做几个老太太爱吃的菜。
  老太太看见儿子买了她爱吃的点心,自然高兴。
   谢董故意愁眉苦脸的,老太太问怎么了,他才说,儿子和自己隔心,做什么事都背着自己,另搞一套,偏生做得不像样,让人笑话。
  老太太眨眨眼,试探的说,他做什么背着你了。
   谢董看着母亲,心想,云鹏县里的事,另注册公司的事,母亲肯定知道。
谢董长叹一声,另立公司,你说事大还是事小。
  老太太不好说什么了,这事她的确知道,两个股东,一个是云鹏,另一个是她,云鹏离婚了,从家里找人,只能找老太太。
  谢董看着母亲,我工商的一个朋友说的。
  老太太脸一红,只好说,我也是没办法,云鹏说,公司必须至少两个人,才写了我名字,做股东。
  谢董哭笑不得,母亲到是好哄,这就说了实情,他有些悲哀,母亲和儿子另弄一个公司,瞒着他,
 
 
请相信我----沉默
  谢董静静的看着母亲,老太太有些不好意思。
  过了一会儿,老太太反而大声喊,我疼孙子怎么了,他没了娘,爹又不亲他,我的孙子,我不疼谁疼。
  谢董有些失望了,可是还是平静的看着母亲。
  老太太终于不喊了,声音低了下去。
  谢董说,妈,我是您的儿子,是云鹏的父亲,是你们最亲的人,我怎么会不管云鹏,他是我的长子,你说说,现在家里最大的产业的经理是云鹏呀,云天对生意根本没兴趣,只想着当画家。
  宋敏从来没有插手过公司的事。
 妈,您这样,太让我失望了,您不怕别人看您儿子的笑话呀。
   老太太一时无语,张了张嘴,终于不说话了。
   谢董又说,您太惯着他,也许会害了他,您感觉让他和我离心,以为我不疼爱他,是为了他好吗。
云鹏的母亲云世的时候,他才六岁,我们父子相依为命多年,我对他倾注了最大的心血,可是妈,难道你希望,我一辈子不结婚,孤家寡人吗,现在云鹏离婚了,莫非,您也希望,他一辈子不结婚吗。我们再婚是正常的事,不是云鹏不接受,是您不喜欢宋敏。
 
(责任编辑:晨曦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月涵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10-09 13:10 最后登录:2017-12-06 08:12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