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学评论 >

今日诗评:略谈舒然诗里的词语

时间:2017-09-16 09:53来源:原创 作者:秀实 点击:
《今日诗评》人人文学网微诗刊 略谈舒然诗里的词语 秀实 我们可以从三个角度去鉴赏一篇白话诗,即〝赏词〞〝赏句〞与〝赏篇〞。有一种评论法叫〝看树看林〞,则是对作品具有局部与整体的艺朮审美要求。但评论家一致认为,完美无缺的作品并不存在。更為精準的

《今日诗评》人人文学网微诗刊

 

略谈舒然诗里的词语

秀实 
 

    我们可以从三个角度去鉴赏一篇白话诗,即〝赏词〞〝赏句〞与〝赏篇〞。有一种评论法叫〝看树看林〞,则是对作品具有局部与整体的艺朮审美要求。但评论家一致认为,完美无缺的作品并不存在。更為精準的说法是,〝沒有无可指责的作品〞。法国批评家朱尔‧勒梅特尔在批评莫泊桑的小说时,说〝在一个并非完美无缺的流派中,其作品几乎是无可指责的。〞[1]有句无篇或有篇无句,已是对作品一种极高的评价。

 

    这个周末滞留于城东,午后讯息寂寥,隨手翻读新加坡女诗人舒然的诗作。2016年夏暑我曾造訪马来亚与新加坡,井参加了当地一些文艺活动。因而认识了舒然。她给了我诗集《以诗为铭》。在这本淡雅的诗卷后记中,舒然说,〝游走诗歌与艺朮,穿行原乡与热土,在故乡和信仰之间的旅行,是我对自己诗歌创作的真正解读。〞[2]诗人现身说法,为读者点亮了阅读她早期诗作的夜灯。

 

 

 

    尔后我陆续地在脸書里读到这位风雅女子的诗篇。大多语言清幽,弃浓妝艳抹而就恬淡质朴。在语言的措置上常予人亮丽和驚讶。其诗一如其人,可以〝风雅〞二字概括。〝风雅〞为一自內而外的学养与气度,与庸脂俗粉恰恰相反。在诗歌面前,太多裝模作样的书写,而舒然卻在茫茫然的文字迷宮里与纷纷然的名利场中,保持著一份舒泰自若的心境。她的诗缓慢、不慌不忙,最终若停靠在一个宁静的小镇上。

 

    《金色时光》首三行写银杏树林。〝银杏树丢下一片片金黄的秋天 / 所有的冬日,都站立了 / 它们再一次以死亡的方式相拥〞。其精采之处在〝站立〞一词。季节在诗人眼里,形象地站立起来。我常以为,世间秩序在诗人眼底是另一回光景。季节既站立而又相拥,并使人有〝死亡〞的感觉。可以透视诗人此刻的心象。与传统〝春日不远〞书写完全是另一种秩序。这无疑是欧阳修《秋声赋》〝草木无情,有时飘零〞的现代版本。

 

 

 

    同是写季节的変化,《 秋日幻觉》更为奇幻,末节如此铺陈,〝于是,土地喊叫着 / 在我的身体上题字吧 / 癸巳年秋月,毂旦〞。〝毂旦〞,即良辰吉日。为古时题字匾或碑上,下款常用的实用文词彙。诗人说,在我身上题字,意即肉身归故土。故而这里的〝毂旦〞应书于〝墓碑〞之上,而同样有〝死亡〞的含义。当诗人置身大自然时,感到死亡是可以触摸的。这是诗人对存在的一种领悟。如此书写死亡,我想及诺奖诗人辛波斯卡的《云朵》:〝让想存活的人存活 / 然后死去,一个接一个 / 云朵对这事 / 一点也不觉得奇怪。〞[3]这兩首写死亡的诗,同样指涉大自然。不同的是,面对死亡,辛波斯卡猶如旁观者,那是对死亡近乎无情的嘲弄。而舒然卻怀有传统儒家的喪葬情怀。这是中西文化之異。故而〝毂旦〞一词,用的绝妙。发黃了的古语在现代诗里,赋予生命,妙用如此,并不多见。诗人才技,由此可见。

 

 

 

  另有一首《生姜酒》。形式4-4-4,中间一节竟有如此句子。

 我们吃大雁的肉

    吃它远行的理想

    我们看游弋的蛇行

    兑换成你腰际的舞蹈

 

    吃大雁的肉原是庸俗不堪的粵地风俗〝吃野味〞。首行写老饕们追逐慾望的鄙陋,毫无半丝诗意。而紧接而来的,卻是〝化腐朽为神奇〞的魔法技巧。我们不得不佩服中国文字的神奇。俗亊一经诗人品题,即成雅兴。自然而然的,诗中的〝远行的理想〞可以配上〝吃〞一词,其精妙若此。下面兩行,描写友人的纤腰,曲尽动感与美态。〝兌换〞不同〝想像〞,在这里卻更为精準。一般而言,前者为经済学词语,后者更贴诗意。仅仅一词的取舍,便即诗家超凡与平庸之別。四行细细品味,更觉滋味入心。

 

 

 

    台湾评论家張错在诠释文学修辞技法时,这样解释〝独白〞,〝soliloquy为monologue之一种,二者都是独白。但soliloquy多是一人在台上自言自语,而被人偷听到,有私下自白的意味。诗人艾略特最喜欢这种被人窺听到的自我倾诉,列为诗的三种声音之一。〞[4]舒然的《我们再相见,好吗》4节,8-8-6-5,首行均出之以独白,而话语愈短。暗喻了她的期望落空。起初对缘份的盼望,设想很多。诗人想与相爱的人再见,一起〝听曲〞〝看戲〞〝品茶〞〝遊山〞〝渡冬〞,那便即一生的相聚相依。而现实给予她卻是殘酷的。末节,诗人茫然地寄讬于前世或来生,她说:

 

我们再相见,好吗

我们牵着马,不知不觉

又走过了几个朝代

不知不觉又走过了好几个

五百年 

 

 

    诗人明瞭,这样类似〝独白〞的內心书写,才更能触动人心。西洋文论本来就有这种说法,即,所谓诗歌,本来就是诗人洩露天机,自言自语而无意中为人所窃听。当情根深铸现实中又不能如愿时,便只能寄讬于茫然,这是一种自我的治疗。而真正的诗歌,便具有这种自我疗伤的功能。

 

  《种春风的人》节拍流畅动人,通篇都是平凡的词语,卻因著一个〝种〞字而活而新。诗节参差,猶如情怀的错落。特別喜欢这些蕴藏深意于简洁词语中的诗风,与我雕缕极致的迴然不同。〝种在未知的江湖 / 在夜雨中 / 在灯火里 / 在十年以后〞。令人喟然而叹。诗人感怀,因听曲而起,但迂迴之后,诗人守不住情怀,结局便失之于直白。末节4行,我认为第2与3行均可刪去。

 

    种一缕春风吧

    种一些祝福与希望

    种一些宁静与安详

    像当初种桃种李一样

 

 

    《六月,以诗为名》的〝叶子丰腴着,骨头开始泛白〞,《周年》的〝在太阳底下   / 翻晒每一行诗的酒气〞,《叶子与影子》的〝叶子走过冬天 / 重生如向日葵的素颜 / 枝桠依旧 / 疼痛在原地等候〞等等,无不词语出奇可赏,反复细嚼而韵味悠长。

 

    舒然擅于用词。而因其词巧,往往成就警句,又因其句之精警,故常有佳篇。其诗与其人,均可观如此。关山难越,失路之人得阅其诗,特为文以记。

 

    [注释]

    [1]见徐红〈莫泊桑短篇小说创作的艺术特色琐谈〉。刊《河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88年。

    [2]《以诗为铭》,舒然著,新加坡:钖山文艺中心,2016.4. P.126-127。

    [3]见胡桑〈辛波斯卡:为细节赋予神秘力量〉,刊2015.11.9《华夏诗报》。

    [4]见《西洋文學朮语手冊》,張错著,台北:书林出版社,2005年。P.271。

​2017.1.24 凌晨4时,将军澳婕楼。


 

    秀实,世界华文作家交流协会诗学顾问,香港诗歌协会会长,《圆桌诗刊》主编。曾获〝香港中文文学奖诗歌奖〞〝新北市文学奖新诗奖〞〝昌耀诗歌奖入囲奖〞等多个奖项。着有诗集《纸屑》(港版)《昭阳殿记亊》(港版)《台北翅膀》(台版),《像猫一样孤寂(中英双语诗集)》(港版),散文集《九个城塔》(港版)《小镇一夜虫喧》(港版),小说集《某个休斯敦女子》(港版)《蝴蝶不做梦》(国内版),评论集《刘半农诗歌研究》(港版)《散文诗的蛹与蝶》(港版)《我捉住飞翔的尾巴》(国内版)《为诗一辩》(台版)等。并编有《灯火隔河守望——深港诗选》(港版)《无边夜色——宁港诗选》(港版)《大海在其南——潮港诗选》(港版)《风过松涛与麦浪——台港爱情诗精粹》(台版)等诗歌选本。于诗生活网站poemlife.com开设有诗歌专栏〝空洞盒子〞。

(责任编辑:晨曦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各位朋友,下面的相关文章可能对您很有帮助!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