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典文学 > 四大名著 >

璜大 奶奶--贾府里的另一类人

时间:2017-08-13 09:33来源: 作者:月涵 点击:
璜大奶奶是贾璜的媳妇。但其族人那里皆能象宁荣二府的富势,原不用细说。这贾璜夫妻守着些小的产业,又时常到宁荣二府里去请请安,又会奉承凤姐儿并尤氏,所以凤姐儿尤氏也时常资助资助他,方能如此度日。(这段文字里的璜大奶奶是一个很势利的会奉承的人,家中资


  
    璜大奶奶是贾璜的媳妇。但其族人那里皆能象宁荣二府的富势,原不用细说。这贾璜夫妻守着些小的产业,又时常到宁荣二府里去请请安,又会奉承凤姐儿并尤氏,所以凤姐儿尤氏也时常资助资助他,方能如此度日。(这段文字里的璜大奶奶是一个很势利的会奉承的人,家中资产一般,因为会奉承荣宁二府里的两个女主人凤姐尤氏,靠她们接济这才度日,当然这奉承的活是由她完成的,总不是她的丈夫贾璜了,所以她在丈夫面前,应该有体面,钱是她弄来的呀)。

    今日正遇天气晴明,又值家中无事,遂带了一个婆子,坐上车,来家里走走,瞧瞧寡嫂并侄儿。(这金荣附学靠的是 璜大奶奶,而她的哥哥已没,嫂嫂带着儿子渡日,可知娘家也是靠了她才有安稳日子)。

   闲话之间,金荣的母亲偏提起昨日贾家学房里的那事,从头至尾,一五一十都向他小姑子说了。这璜大奶奶不听则已,听了,一时怒从心上起,说道:"这秦钟小崽子是贾门的亲戚,难道荣儿不是贾门的亲戚(她还真理直气壮,人家秦钟是贾蓉的小舅子,她眼中的贾蓉是与她丈夫一样的地位吗)?人都别忒势利了,况且都作的是什么有脸的好事!就是宝玉,也犯不上向着他到这个样。等我去到东府瞧瞧我们珍大奶奶,再向秦钟他姐姐说说,叫他评评这个理(从她的态度可知秦可卿在贾府的地位,不似表面上说那么尊贵,璜大奶奶并没把秦氏当回事,所以对秦钟那般不客气)。

 "这金荣的母亲听了这话,急的了不得,忙说道:"这都是我的嘴快,告诉了姑奶奶了,求姑奶奶别去,别管他们谁是谁非。倘或闹起来,怎么在那里站得住。若是站不住,家里不但不能请先生,反倒在他身上添出许多嚼用来呢。"璜大奶奶听了,说道:"那里管得许多,你等我说了,看是怎么样!"也不容他嫂子劝,一面叫老婆子瞧了车,就坐上往宁府里来。(此时璜大奶奶还是盛气满腔 ,真的把秦种和自家侄子地位等同,而且这里面还扯上了宝玉呢,她还如此莽撞,可知是个糊涂的人,素日是尤氏和气过份了。而且她去宁府,不去荣府,估计是不敢到凤姐面前多事)。


 璜大奶奶--贾府里的另一类人(二)

   琠大奶奶满腔的怒火去了宁府,不知她底气何来。

   她难道是想和尤氏讨个公道,让尤氏责备儿媳妇秦氏吗,这里面透露了一个信息,宁府是尤氏管家,秦氏只是帮忙,如果是秦氏料理家务,璜大奶奶不会如此不把她放在眼中。

   到了宁府,进了车门,到了东边小角门前下了车,进去见了贾珍之妻尤氏。也未敢气高,殷殷勤勤叙过寒温,说了些闲话(尤氏总是她的恩主吧,自然要客气些),方问道:"今日怎么没见蓉大奶奶?"尤氏说道:"他这些日子不知怎么着,经期有两个多月没来。叫大夫瞧了,又说并不是喜。那两日,到了下半天就懒待动,话也懒待说,眼神也发眩。我说他:`你且不必拘礼,早晚不必照例上来,你就好生养养罢。就是有亲戚一家儿来,有我呢。就有长辈们怪你,等我替你告诉。'连蓉哥我都嘱咐了,我说:`你不许累他,不许招他生气,叫他静静的养养就好了。他要想什么吃,只管到我这里取来。倘或我这里没有,只管望你琏二婶子那里要去。倘或他有个好和歹,你再要娶这么一个媳妇,这么个模样儿,这么个性情的人儿,打着灯笼也没地方找去。'他这为人行事,那个亲戚,那个一家的长辈不喜欢他(尤氏大面上对儿媳妇算是极好了,满口称赞,是个不难相处的婆婆)?所以我这两日好不烦心,焦的我了不得。偏偏今日早晨他兄弟来瞧他,谁知那小孩子家不知好歹,看见他姐姐身上不大爽快,就有事也不当告诉他,别说是这么一点子小事,就是你受了一万分的委曲,也不该向他说才是。谁知他们昨儿学房里打架,不知是那里附学来的一个人欺侮了他了。里头还有些不干不净的话,都告诉了他姐姐(尤氏是真不知道那人就是璜大奶奶的侄子呢,还是故意这么说呀,省得璜大奶奶告状)。婶子,你是知道那媳妇的:虽则见了人有说有笑,会行事儿,他可心细,心又重,不拘听见个什么话儿,都要度量个三日五夜才罢。这病就是打这个秉性上头思虑出来的。今儿听见有人欺负了他兄弟,又是恼,又是气。恼的是那群混帐狐朋狗友的扯是搬非,调三惑四的那些人,气的是他兄弟不学好,不上心念书,以致如此学里吵闹。他听了这事,今日索性连早饭也没吃(秦钟的确不懂事,学里的事,有宝玉在,他没吃什么亏,本就是看亲戚面子附学的,有事情还和姐姐说,难道不知自家姐姐在豪门日子不易,而且人还病着,真是不省事)。我听见了,我方到他那边安慰了他一会子,又劝解了他兄弟一会子。我叫他兄弟到那边府里找宝玉去了,我才看着他吃了半盏燕窝汤,我才过来了。婶子,你说我心焦不心焦?况且如今又没个好大夫,我想到他这病上,我心里倒象针扎似的。你们知道有什么好大夫没有(尤氏演足了一个好婆婆的形象,把儿媳妇当自家女儿一样的疼爱赞扬还护着,真是一个好婆婆形象)?"

  金氏听了这半日话,把方才在他嫂子家的那一团要向秦氏理论的盛气,早吓的都丢在爪洼国去了(她此时才明白,人家婆媳关系极好,她自然不好提自家侄子的事,现在秦氏病重了,好似和她侄子欺负人家兄弟有关,她自然不敢理论,马上换了面孔,也是识实务)。听见尤氏问他有知道好大夫的话,连忙答道:"我们这么听着,实在也没见人说有个好大夫。如今听起大奶奶这个来,定不得还是喜呢。嫂子倒别教人混治。倘或认错了,这可是了不得的。"尤氏道:"可不是呢。"正是说话间,贾珍从外进来,见了金氏,便向尤氏问道:"这不是璜大奶奶么?"金氏向前给贾珍请了安。贾珍向尤氏说道:"让这大妹妹吃了饭去。"贾珍说着话,就过那屋里去了。金氏此来,原要向秦氏说说秦钟欺负了他侄儿的事,听见秦氏有病,不但不能说,亦且不敢提了。况且贾珍尤氏又待的很好,反转怒为喜,又说了一会子话儿,方家去了。(聪明的撤退了)。

  璜大奶奶到是个典型的欺软怕硬的形象,先还怒气满心,要讨个公道,到了尤氏面前,一看尤氏维护儿媳妇,马上换了心态,改为奉承,后来看人家待她客气,这才自我安慰了。马上离开了。

 

(责任编辑:王博生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月涵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10-09 13:10 最后登录:2017-08-14 08:08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