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典文学 > 四大名著 >

黛玉的 命运---还泪天使

时间:2017-08-13 09:19来源: 作者:月涵 点击:
黛玉的命运---还泪天使 一个女孩子,她的入世,就是为了还泪而来,她是为了报恩而至。 林黛玉的出身模样才情都是完美的。探花郎的父亲,探花是集才气和容貌与一身的称号,可知林如海当年风采。贾敏是国公府的千金小姐,我们看三春的排场都不小了,可是王夫人

 

黛玉的命运---还泪天使

  一个女孩子,她的入世,就是为了还泪而来,她是为了报恩而至。

  林黛玉的出身模样才情都是完美的。探花郎的父亲,探花是集才气和容貌与一身的称号,可知林如海当年风采。贾敏是国公府的千金小姐,我们看三春的排场都不小了,可是王夫人和凤姐叹息不能和当年的贾敏比,说贾敏才是真的金尊玉贵。

  父母都是精英,他们的女儿,又是打小请了贾雨村当老师,那贾雨村人品低下,但才气却是过人的,一个穷书生能入仕,没点真才实干是不可能的。不管是遗传,还是后天的老师,都是人中龙凤。

  所以黛玉进贾府时,凤姐拉了她的手,满口赞叹,说是通身的气派象老祖宗的亲孙女,虽然是奉承贾母,但黛玉气质不俗,完全不在三春之下。

  她是被外祖母接来做客的,可怜薄命,小小年纪没了母亲,这才背井离乡,来了贾府。

  与宝玉的第一次见面,就惹了黛玉暗哭。

  宝玉因黛玉无玉,就摔他的玉,惹得贾母诸人大惊,直呼那是命根子。黛玉心里自然惊叹,本是客人,若是人家的小凤凰因自己摔东西,总是心有不安,宝玉真不省心,重视黛玉也不是这个样子。

 

黛玉的命运---还泪天使(二)

  书中写黛玉落泪,皆和宝玉相关。

  黛玉是至纯之人,为的是自己的心,而这颗心,又是为了宝玉。

  当然每一次黛玉哭泣,宝玉都来安慰,这一次是湘云进府,二人有了口角,宝玉安慰黛玉。没两盏茶的工夫,宝玉仍来了。林黛玉见了,越发抽抽噎噎的哭个不住。宝玉见了这样,知难挽回,打叠起千百样的款语温言来劝慰。不料自己未张口,只见黛玉先说道:"你又来作什么?横竖如今有人和你顽,比我又会念,又会作,又会写,又会说笑,又怕你生气拉了你去,你又作什么来?死活凭我去罢了(因了宝钗,应该说宝钗的出现,尤其是金玉良言的舆论给黛玉太多的压力)!"宝玉听了忙上来悄悄的说道:"你这么个明白人,难道连`亲不间疏,先不僭后'也不知道?我虽糊涂,却明白这两句话。头一件,咱们是姑舅姊妹,宝姐姐是两姨姊妹,论亲戚,他比你疏。第二件,你先来,咱们两个一桌吃,一床睡,长的这么大了,他是才来的,岂有个为他疏你的?(宝玉一直清楚黛玉最重,他说了这些话,只是让黛玉明白,从血缘上,从感情上,都是黛玉重于宝钗)"林黛玉啐道:"我难道为叫你疏他?我成了个什么人了呢!我为的是我的心。"宝玉道:"我也为的是我的心。难道你就知你的心,不知我的心不成(宝玉问得好,你的心,我的心,二人原是一心)?"林黛玉听了,低头一语不发,半日说道:"你只怨人行动嗔怪了你,你再不知道你自己怄人难受。就拿今日天气比,分明今儿冷的这样,你怎么倒反把个青肷披风脱了呢?"宝玉笑道:"何尝不穿着,见你一恼,我一炮燥就脱了。"林黛玉叹道:"回来伤了风,又该饿着吵吃的了。"

  才还闹着,马上又关心宝玉衣服穿的多少,小姑娘真是令人苦笑不得。

 

 

黛玉的命运---还泪天使(三)

 

  黛玉去怡红院看宝玉,被晴雯阻在门外,自然是要伤感的。

  晴雯和碧痕正拌了嘴,没好气,忽见宝钗来了,那晴雯正把气移在宝钗身上,正在院内抱怨说:"有事没事跑了来坐着,叫我们三更半夜的不得睡觉!(看来宝钗是经常至怡红院,她是有些情不自禁,按说要来,也要分个时间,那里晚上了还来,来了不走的,连丫环都埋怨)"忽听又有人叫门,晴雯越发动了气,也并不问是谁,便说道:"都睡下了,明儿再来罢!"林黛玉素知丫头们的情性,他们彼此顽耍惯了,恐怕院内的丫头没听真是他的声音,只当是别的丫头们来了,所以不开门,因而又高声说道:"是我,还不开么?"晴雯偏生还没听出来(真没听出来吗,黛玉是经常来的,黛玉的声音,应该特别呀,这晴雯是被宝玉惯坏了,并不认真听),便使性子说道:"凭你是谁,二爷吩咐的,一概不许放人进来呢!"林黛玉听了,不觉气怔在门外,待要高声问他,逗起气来,自己又回思一番:"虽说是舅母家如同自己家一样,到底是客边。如今父母双亡,无依无靠,现在他家依栖。如今认真淘气,也觉没趣。"一面想,一面又滚下泪珠来(伤身世,有些寄人篱下的悲凉)。正是回去不是,站着不是。正没主意,只听里面一阵笑语之声,细听一听,竟是宝玉`宝钗二人。林黛玉心中益发动了气,左思右想,忽然想起了早起的事来:"必竟是宝玉恼我要告他的原故。但只我何尝告你了,你也打听打听,就恼我到这步田地。你今儿不叫我进来,难道明儿就不见面了!"越想越伤感起来,也不顾苍苔露冷,花径风寒,独立墙角边花阴之下,悲悲戚戚呜咽起来。(黛玉之悲凉因身世而起,本来还是林家的千金小姐,几年下来,母亲没了父亲没了,现在成了寄居在外婆家的孤女,自然伤感)。恰好又听见二宝说说笑笑,自然更是烦恼。

  原来这林黛玉秉绝代姿容,具希世俊美,不期这一哭,那附近柳枝花朵上的宿鸟栖鸦一闻此声,俱忒楞楞飞起远避,不忍再听。真是:

  花魂默默无情绪,鸟梦痴痴何处惊。

  因有一首诗道:

  颦儿才貌世应希,独抱幽芳出绣闺,
  呜咽一声犹未了,落花满地鸟惊飞。

  黛玉是美的,因了她的美,她的一哭,连鸟儿都不忍听。

  古人形容美人沉鱼落雁,而黛玉是惊鸟儿。

 

 

黛玉的命运---还泪天使(四)

  黛玉最伤心的一次落泪是写了那首著名的葬花词。

  因为晴雯不开门,黛玉疑在宝玉身上,自然伤心。这是黛玉写此词的情感基础。起因还是与宝玉有关。黛玉是为还泪而生。

  开词第一句 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花飞是眼前景致,红消香断却是因花及人)。

  中间最让人惊心是那一句: 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诗人借物言情,浇的是心中块垒)。

  这个时期,黛玉已经是父母亡故,她从当初的做客,已经变成了寄人篱下,心情肯定是有影响了。贾府不是净土,人情冷暖世态炎凉,黛玉已经有了感悟。

  虽然是美丽明净的大观园,也有世俗的侵扰。

  一个风刀霜剑,可知黛玉的处境并不是外表看来那么顺心如意。

  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质本洁来还洁去,这是黛玉一生的追求,贵一个洁字,是精神的洁癖。这是黛玉的精神追求,不管什么时候,她都不会向世俗低头。

  最悲莫过美好的事物,在眼前消亡,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这个收尾就是悲剧。

而黛玉其实也是幸运的,宝玉是听懂了此词。

 

 

 

  黛玉的命运---还泪天使(五)

  黛玉不是孤独的,她的心事,宝玉是懂的。

不想宝玉在山坡上听见,先不过点头感叹,次后听到"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等句,不觉恸倒山坡之上,怀里兜的落花撒了一地。试想林黛玉的花颜月貌,将来亦到无可寻觅之时,宁不心碎肠断!既黛玉终归无可寻觅之时,推之于他人,如宝钗,香菱,袭人等,亦可到无可寻觅之时矣。宝钗等终归无可寻觅之时,则自己又安在哉?且自身尚不知何在何往,则斯处,斯园,斯花,斯柳,又不知当属谁姓矣!----因此一而二,二而三,反复推求了去,真不知此时此际欲为何等蠢物,杳无所知,逃大造,出尘网,使可解释这段悲伤。正是:花影不离身左右,鸟声只在耳东西。(宝玉和黛玉一样是敏感多情的,而且都是由物及人,由已及他人,都是对美好的事物有着天生的爱意)。

  所以二人都是一个痴情,不只是对人的痴情,还是对世间万物的痴情。

  二人相见,宝玉自然要主动问明缘由,黛玉因何恼了他。宝玉叹道:"当初姑娘来了,那不是我陪着顽笑?凭我心爱的,姑娘要,就拿去,我爱吃的,听见姑娘也爱吃,连忙干干净净收着等姑娘吃。一桌子吃饭,一床上睡觉。丫头们想不到的,我怕姑娘生气,我替丫头们想到了。我心里想着:姊妹们从小儿长大,亲也罢,热也罢,和气到了儿,才见得比人好。如今谁承望姑娘人大心大,不把我放在眼睛里,倒把外四路的什么宝姐姐凤姐姐的放在心坎儿上,倒把我三日不理四日不见的。我又没个亲兄弟亲姊妹。----虽然有两个,你难道不知道是和我隔母的?我也和你似的独出,只怕同我的心一样。谁知我是白操了这个心,弄的有冤无处诉!"说着不觉滴下眼泪来。(宝玉也哭了,这泪终不是黛玉一个人流,这就是安慰吧,对于黛玉来说,不过是要的宝玉一个真心)。

 

  宝玉为了接近与黛玉的心理距离,说我又没个亲兄弟亲姊妹。----虽然有两个,你难道不知道是和我隔母的(隔母也是亲兄弟姐妹呀,如何不是了,)?我也和你似的独出,只怕同我的心一样。宝玉那个独出,说的真是勉强极了,宫里有个同母的亲姐,家中有两个同父的弟弟妹妹,还有个亲侄子贾兰,他哪里是孤独了,当然可能是心里的孤独,他的亲人,只认得黛玉。

  有一种人的孤独是与生俱来的,必要遇了知己,才不孤独,宝玉也许就是这类人。黛玉当然也是。

  这一次的倾诉,很有些换我心为你心,同泪流的感觉。

 

  黛玉的命运---还泪天使(六)

  端午节元春赐礼物,独二宝一样,黛玉岂能不多心。

  有两种猜测,一是元春暗示金玉良缘,没有明示是考虑贾母的意思,二是因为宝钗是客人,所以比三春和黛玉厚重些。

  其实我比较相信是第一种,如果厚待宝钗可以比三春重一些,但不必和宝玉的一样。宝玉是谁,那在元春心上的份量,作者有一笔交待,情若母子,宝玉的识字是元春教的。把宝钗和宝玉同等对待,只有一种可能,为了金玉良缘暗示。

  接下来张道士又为宝玉公开提亲,有一位年纪十五岁的姑娘,说是门第姑娘都和贾府的宝玉般配。书中写宝钗的年纪,特特写了十五岁,还是贾母给出了二十两银子过的生日。宝钗年纪十五,是作者明写了。

  贾母也会打太极,马上说了,听和尚的话,宝玉不易早娶,大一大再说吧,不介意门第,只要姑娘模样好,贾母的话,很有份量,大一大再说,再说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说了。不介意门第,只要姑娘模样好,这就是只看姑娘了,不看姑娘的背景了。

  贾母的态度鲜明,她不接受元春的暗示,不接受张道士那个门当户对样样皆好的姑娘,她推了。

  不知道人在情中的双玉,有没有明白,贾母的苦心,其实宝玉现在十四岁,相亲是可以了,大家族订亲,也不是一说就中,总要挑选着准备着,可是贾母直接就免了。

 

  黛玉的命运---还泪天使(七)

  可是双玉没懂,都陷入了焦虑之中,最明显的表现是判断力不高,都有些混乱。

  黛玉不去听戏了,有些中暑,宝玉也不去了,黛玉却问他为何不去,宝玉恼黛玉不知心,于是二人纷争。这是双玉纷争史上最严重的一回。

  宝玉因昨日张道士提亲,心中大不受用,今听见林黛玉如此说,心里因想道:"别人不知道我的心还可恕,连他也奚落起我来"因此心中更比往日的烦恼加了百倍。若是别人跟前,断不能动这肝火,只是林黛玉说了这话,倒比往日别人说这话不同,由不得立刻沉下脸来,说道:"我白认得了你。罢了,罢了!"林黛玉听说,便冷笑了两声,"我也知道白认得了我,那里象人家有什么配的上呢。"宝玉听了,便向前来直问到脸上:"你这么说,是安心咒我天诛地灭?"林黛玉一时解不过这个话来。宝玉又道:"昨儿还为这个赌了几回咒,今儿你到底又准我一句。我便天诛地灭,你又有什么益处?"林黛玉一闻此言,方想起上日的话来。今日原是自己说错了,又是着急,又是羞愧,便颤颤兢兢的说道:"我要安心咒你,我也天诛地灭。何苦来!我知道,昨日张道士说亲,你怕阻了你的好姻缘,你心里生气,来拿我煞性子。"(这是黛玉任性了,明明是自己说错了话,反而拿张道士提亲说事,张道士提亲的事,根本不是双玉能插手的事,自有长辈做主,他们俩根本没必要争吵,而且贾母已经否了。黛玉故意说到好姻缘三个字,分明是暗指金玉之说,小姑娘在爱人面前就是任性)。

  原来那宝玉自幼生成有一种下流痴病,况从幼时和黛玉耳鬓厮磨,心情相对,及如今稍明时事,又看了那些邪书僻传,凡远亲近友之家所见的那些闺英闱秀,皆未有稍及林黛玉者,所以早存了一段心事,只不好说出来,故每每或喜或怒,变尽法子暗中试探。那林黛玉偏生也是个有些痴病的,也每用假情试探。因你也将真心真意瞒了起来,只用假意,我也将真心真意瞒了起来,只用假意,如此两假相逢,终有一真。其间琐琐碎碎,难保不有口角之争。即如此刻,宝玉的心内想的是:"别人不知我的心,还有可恕,难道你就不想我的心里眼里只有你!你不能为我烦恼,反来以这话奚落堵我。可见我心里一时一刻白有你,你竟心里没我。"心里这意思,只是口里说不出来。那林黛玉心里想着:"你心里自然有我,虽有`金玉相对'之说,你岂是重这邪说

  不重我的。我便时常提这`金玉',你只管了然自若无闻的,方见得是待我重,而毫无此心了。如何我只一提`金玉'的事,你就着急,可知你心里时时有`金玉',见我一提,你又怕我多心,故意着急,安心哄我。"(双玉都是一心,但是因了环境,心事不能提,只好试探,而且还要不能说真实想法的试探 ,自然就多生了烦恼和委屈)。

  看来两个人原本是一个心,但都多生了枝叶,反弄成两个心了。那宝玉心中又想着:"我不管怎么样都好,只要你随意,我便立刻因你死了也情愿。你知也罢,不知也罢,只由我的心,可见你方和我近,不和我远。"那林黛玉心里又想着:"你只管你,你好我自好,你何必为我而自失。殊不知你失我自失。可见是你不叫我近你,有意叫我远你了。"如此看来,却都是求近之心,反弄成疏远之意。如此之话,皆他二人素习所存私心,(这就是误会吧,明明换我心为你心,却成了,谁也不肯确定对方的心,太珍重而成了远)。

  宝玉一恼,不会吵架,就只会摔那块玉,而黛玉一恼,身体就扛不住了。

 

 

  黛玉的命运---还泪天使(八)

  宝玉摔了玉,黛玉大哭大吐,宝玉的闹腾,紫鹃是拦不住的,自然要寻袭人。

二人闹着,紫鹃雪雁等忙来解劝。后来见宝玉下死力砸玉,忙上来夺,又夺不下来,见比往日闹的大了,少不得去叫袭人。袭人忙赶了来,才夺了下来。宝玉冷笑道:"我砸我的东西,与你们什么相干!"(还是袭人厉害,她一来就夺了下来,宝玉还是给袭人情面的。而且他其实也明白,那玉也不能真的毁了)。

  袭人见他脸都气黄了,眼眉都变了,从来没气的这样,便拉着他的手,笑道:"你同妹妹拌嘴,不犯着砸他,倘或砸坏了,叫他心里脸上怎么过的去?"林黛玉一行哭着,一行听了这话说到自己心坎儿上来,可见宝玉连袭人不如,越发伤心大哭起来。(袭人的话,是人情常态,宝玉的玉是王夫人贾母的命根子,玉有了问题,黛玉如何自处)。

心里一烦恼,方才吃的香薷饮解暑汤便承受不住,"哇"的一声都吐了出来。紫鹃忙上来用手帕子接住,登时一口一口的把一块手帕子吐湿。雪雁忙上来捶。紫鹃道:"虽然生气,姑娘到底也该保重着些。才吃了药好些,这会子因和宝二爷拌嘴,又吐出来。倘或犯了病,宝二爷怎么过的去呢?"宝玉听了这话说到自己心坎儿上来,可见黛玉不如一紫鹃(紫鹃知宝玉替黛玉操的心,也是告诉黛玉,宝玉很看重你的呀)。

。"

  只顾里头闹,谁知那些老婆子们见林黛玉大哭大吐,宝玉又砸玉,不知道要闹到什么田地,倘或连累了他们,便一齐往前头回贾母王夫人知道,好不干连了他们。那贾母王夫人见他们忙忙的作一件正经事来告诉,也都不知有了什么大祸,便一齐进园来瞧他兄妹。急的袭人抱怨紫鹃为什么惊动了老太太,太太,紫鹃又只当是袭人去告诉的,也抱怨袭人。那贾母,王夫人进来,见宝玉也无言,林黛玉也无话,问起来又没为什么事,便将这祸移到袭人紫鹃两个人身上,说"为什么你们不小心伏侍,这会子闹起来都不管了!"因此将他二人连骂带说教训了一顿。二人都没话,只得听着。还是贾母带出宝玉去了,方才平服。(这次争吵其实效果不好,平素双玉有些小争执,都是两个人之间的事,这回劳动王夫人和贾母出面,贾母也罢了,王夫人必然会恼黛玉,尤其是有摔玉之说)。

  贾母看了两个玉儿这样,自然忧心,才有那句不是冤家不聚头的话。可是王夫人是只恼黛玉不恼宝玉的,王夫人的思想是一切都是别人家的孩子不对,她的儿子,样样都好,都是让人带累了。如此一来,王夫人是咬定了牙,也不会同意黛玉做她的儿媳妇。

  而贾母那里,如何做想,两个小冤家真不省事。

  黛玉又一次大哭,还真是为情所困。

 

 

 

  黛玉的命运---还泪天使(九)

  黛玉宝玉都后悔,只等着找个台阶和好。

  宝玉前来道歉,黛玉依然还是会掉眼泪。

  那林黛玉本不曾哭,听见宝玉来,由不得伤了心,止不住滚下泪来(伤了心,人家来赔礼了,她还伤心,好晶莹的心)。宝玉笑着走近床来,道:"妹妹身上可大好了?"林黛玉只顾拭泪,并不答应。宝玉因便挨在床沿上坐了,一面笑道:"我知道妹妹不恼我。但只是我不来,叫旁人看着,倒象是咱们又拌了嘴的似的。若等他们来劝咱们,那时节岂不咱们倒觉生分了?不如这会子,你要打要骂,凭着你怎么样,千万别不理我。"说着,又把"好妹妹"叫了几万声。林黛玉心里原是再不理宝玉的,这会子见宝玉说别叫人知道他们拌了嘴就生分了似的这一句话,又可见得比人原亲近,因又撑不住哭道:"你也不用哄我。从今以后,我也不敢亲近二爷,二爷也全当我去了(黛玉在爱人面前,就是不讲理,当然感情也不是讲理的)。"宝玉听了笑道:"你往那去呢?"林黛玉道:"我回家去。"宝玉笑道:"我跟了你去。"林黛玉道:"我死了。"宝玉道:"你死了,我做和尚(本能的反应)!"林黛玉一闻此言,登时将脸放下来,问道:"想是你要死了,胡说的是什么!你家倒有几个亲姐姐亲妹妹呢,明儿都死了,你几个身子去作和尚?明儿我倒把这话告诉别人去评评。"(黛玉是在礼仪之家长大的,还是有着严明的规矩,又让宝玉有情,又不能说不该说的话,真真难为宝玉)。

  宝玉自知这话说的造次了,后悔不来,登时脸上红胀起来,低着头不敢则一声。幸而屋里没人。林黛玉直瞪瞪的瞅了他半天,气的一声儿也说不出来。见宝玉憋的脸上紫胀,便咬着牙用指头狠命的在他额颅上戳了一下,哼了一声,咬牙说道:"你这----"刚说了两个字,便又叹了一口气,仍拿起手帕子来檫眼泪(还是掉眼泪,妹妹你有多少眼泪呀)。宝玉心里原有无限的心事,又兼说错了话,正自后悔,又见黛玉戳他一下,要说又说不出来,自叹自泣,因此自己也有所感,不觉滚下泪来。(黛玉落泪,宝玉也伤感,都是一心人)。

要用帕子揩拭,不想又忘了带来,便用衫袖去檫。林黛玉虽然哭着,却一眼看见了,见他穿着簇新藕合纱衫,竟去拭泪,便一面自己拭着泪,一面回身将枕边搭的一方绡帕子拿起来,向宝玉怀里一摔,一语不发,仍掩面自泣。(怎样才能不落泪呀,妹妹)。

宝玉见他摔了帕子来,忙接住拭了泪,又挨近前些,伸手拉了林黛玉一只手,笑道:"我的五脏都碎了,你还只是哭。走罢,我同你往老太太跟前去。"林黛玉将手一摔道:"谁同你拉拉扯扯的。一天大似一天的,还这么死皮赖脸的,连个道理也不知道。"(黛玉是比宝玉稳重,这也是礼教所限,宝玉是男子,约束少,女孩子约束多)。

  经了这一场流泪,黛玉心里舒服了些。

  因了你,你来是泪,你走是泪,你懂我的心,是泪,你不懂,还是泪。

 

  黛玉的命运---还泪天使(十)

  宝玉诉心事那节,黛玉也是泪水盈盈。

  黛玉对宝玉一直不放心,直到亲耳听见了宝玉在外人面前如何称赞于她,这才了解宝玉。她其实一直不懂他。

  原来林黛玉知道史湘云在这里,宝玉又赶来,一定说麒麟的原故。因此心下忖度着,近日宝玉弄来的外传野史,多半才子佳人都因小巧玩物上撮合,或有鸳鸯,或有凤凰,或玉环金ぐ,或鲛帕鸾绦,皆由小物而遂终身。今忽见宝玉亦有麒麟,便恐借此生隙,同史湘云也做出那些风流佳事来。因而悄悄走来,见机行事,以察二人之意(终是不放心呀,宝玉哪里是那样的人,他心 里只是黛玉)。不想刚走来,正听见史湘云说经济一事,宝玉又说:"林妹妹不说这样混帐话,若说这话,我也和他生分了。"林黛玉听了这话,不觉又喜又惊,又悲又叹。所喜者,果然自己眼力不错,素日认他是个知己,果然是个知己。所惊者,他在人前一片私心称扬于我,其亲热厚密,竟不避嫌疑。所叹者,你既为我之知己,自然我亦可为你之知己矣,既你我为知己,则又何必有金玉之论哉;既有金玉之论,亦该你我有之,则又何必来一宝钗哉!所悲者,父母早逝,虽有铭心刻骨之言,无人为我主张(这才是悲剧的根本,黛玉是寄人篱下之人,她的婚事,谁来做主,谁会如父母一样替她出头)。况近日每觉神思恍惚,病已渐成,医者更云气弱血亏,恐致劳怯之症,你我虽为知己,但恐自不能久待,你纵为我知己,奈我薄命何!想到此间,不禁滚下泪来。待进去相见,自觉无味,便一面拭泪,一面抽身回去了。(此时心内感叹,如今放心了你,终不放心命运)。

  黛玉此时落泪,半是深情半是命运。

  黛玉是敏感的,不只是对感情,也是对人情的察觉,她感到了悲凉,是因为她明白,在这个贾府里,好像遍地是亲戚,可是真心为她打算的人,寥寥无几。

 是呀,双玉是知己情深,可是他们谁也不得做主。

 

  黛玉的命运---还泪天使(十一)

  双玉情深,却都是矜持,一切放在心里,都没有什么具体的行动。

  而紫鹃,这个和黛玉情同姐妹的人,终于按捺不住了。

  她在宝玉面前说,林妹妹年纪大了,要回林家,宝玉马上人事不省了。

 这个结果,太出乎人的意料,紫鹃也没料到,她是要看宝玉的决心,让宝玉明白,要想留下黛玉,只有让黛玉嫁入贾府,这是唯一的正路。

  我们知道,宝玉在府里是有地位的,贾母和宝玉有祖孙之情,宝玉和王夫人有母子之情,都是最疼爱他的人。而薛蟠自己看中了夏金桂就回来磨母亲,这才得了亲事。可是同样是家人,宝玉为何不敢和贾母说,和王夫人提呢。他不敢和父亲说,这可以理解,贾政一直在盯他的功课,可是王夫人和贾母是非常疼爱他的。

  结果宝玉做为男主角,却没有任何行动,他直接晕了。

  这把事情引到了另一个方向,惊动了高层,都围着宝玉痛哭。

  袭人把事情告诉了黛玉,"黛玉一听此言,李妈妈乃是经过的老妪,说不中用了,可知必不中用。哇的一声,将腹中之药一概呛出,抖肠搜肺,炽胃扇肝的痛声大嗽了几阵,一时面红发乱,目肿筋浮,喘的抬不起头来。紫鹃忙上来捶背,黛玉伏枕喘息半晌,推紫鹃道:"你不用捶,你竟拿绳子来勒死我是正经!"(这分明是同生共死的誓言呀)紫鹃哭道:"我并没说什么,不过是说了几句顽话,他就认真了。"袭人道:"你还不知道他,那傻子每每顽话认了真。"黛玉道:"你说了什么话,趁早儿去解说,他只怕就醒过来了。"(这个场景里的黛玉,分明就是和爱人同生同死的心事,所以如果没了宝玉,黛玉必死,没了黛玉,宝玉还是能活下去)。

 

  林黛玉近日闻得宝玉如此形景,未免又添些病症,多哭几场。可怜的黛玉,眼泪快留干了吧。

 

  黛玉的命运---还泪天使(十二)

后来双玉心事互知,自然不必试探,都是家常相处,可也是相对垂泪,让人叹惜。

 宝玉道:"妹妹这两天可大好些了?气色倒觉静些,只是为何又伤心了?"黛玉道:"可是你没的说了,好好的我多早晚又伤心了?"宝玉笑道"妹妹脸上现有泪痕,如何还哄我呢。只是我想妹妹素日本来多病,凡事当各自宽解,不可过作无益之悲。若作践坏了身子,使我。。。。。。"说到这里,觉得以下的话有些难说,连忙咽住。只因他虽说和黛玉一处长大,情投意合,又愿同生死,却只是心中领会,从来未曾当面说出。况兼黛玉心多,每每说话造次,得罪了他。今日原为的是来劝解,不想把话又说造次了,接不下去,心中一急,又怕黛玉恼他。又想一想自己的心实在的是为好,因而转急为悲,早已滚下泪来(连宝玉也成了爱流泪的人)。黛玉起先原恼宝玉说话不论轻重,如今见此光景,心有所感,本来素昔爱哭,此时亦不免无言对泣。(宝玉哭了,黛玉岂能不哭)。

  写双玉情缘,一直离不开眼泪二字,有时是黛玉一个人落泪,有时是二人一起哭泣。

真真是还泪情缘。

  这一段缘本是前缘注定的。

  作者一开始就说了黛玉是来还泪的,为了情而来,而不是为了姻缘。

  所以双玉的情,是深情,却没有世俗的缘。

 

 

  黛玉的命运---还泪天使(十三)

  有一个章节说黛玉感觉眼泪好像是少了。

  那就是暗示吧,这段情缘要了结了。

  后四十回的调包计,不像是贾母的风格,第一贾母重黛玉,不至于让宝钗顶黛玉之名,不是贵族风范的贾母所行之事。第二,一面是黛玉魂归离恨天,一面是金玉良缘洞房花烛,悲剧喜剧对比分明,完全是戏剧化的效果。让人更多的怜惜黛玉,同情黛玉,但是贾母对黛玉岂能无情。

  如果说金玉良缘,必是黛玉不在世之后,才有可能,只要黛玉活着,宝玉不会迎娶。

而宝钗,曹公赞叹山中高士晶莹雪,断不会冒名嫁人。薛家纵然没落,想要攀附,也没有如此委屈女儿的做法。

  宝钗是有主意的人,薛姨妈并不能完全做得了主。宝钗不爱花粉的,薛家把宫花送了贾府千金,而住在大观园里,王夫人凤姐送了装饰品,宝钗都退了回去。夜抄之后,宝钗执意搬走,后来王夫人相劝,宝钗都没有搬回来。她是一个有头脑的人,不是人云亦云的女孩子。

  黛玉是还泪历劫而来,为的是自己的心,心意已了,没有什么怨恨之情。

 

 

 

(责任编辑:王博生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月涵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10-09 13:10 最后登录:2017-09-29 08:09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