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典文学 > 四大名著 >

袭人--几乎接近了梦想(四)

时间:2017-05-15 11:11来源: 作者:月涵 点击:
袭人--几乎接近了梦想( 三 ) 袭人的待遇是不错的,贾母的大丫环,一个月一两月钱,算是挺高了,姑娘们做为主子,也不过二两。重点是,她是怡红院的大丫环,还有权力呢。宝玉的月钱,就是袭人领着呢。 在贾府里,因为她跟的主子有体面,所以什么好东西,有

 袭人--几乎接近了梦想(

  袭人的待遇是不错的,贾母的大丫环,一个月一两月钱,算是挺高了,姑娘们做为主子,也不过二两。重点是,她是怡红院的大丫环,还有权力呢。宝玉的月钱,就是袭人领着呢。

  在贾府里,因为她跟的主子有体面,所以什么好东西,有些贾环这样不得势的主子都拿不到的玫瑰露呀,她都有机会享用。

  连凤姐都对客气有加,有什么宴席赏菜,都给袭人送一份,怡红院里大大小小丫环婆子几十人,都是她的属下。

  难怪袭人自我感觉良好,寒薄人家的小姐,都没那么尊贵呢。

  所以兄长和母亲想赎她出来,她断然拒绝。

  她对家人已经不放心了,家有困难的时候,她是弃子,她可不想第二次把命运交到他们身上。

  她对她的前景有规划,她要在贾府生根发芽,她的目标是姨娘的位置。

  袭人--几乎接近了梦想(四)

  袭人贵在有自知之明,她本是贾母之婢,不过是借给宝玉使,可是她知道她不入贾母的眼,她是贾母放心的那类丫环,却不是欣赏的,贾母喜欢凤姐晴雯那类的,晴雯被打发到怡红院,才是贾母给的姨娘候选人。

  袭人不是一根筋的人,这条路不通,走那条,直线不成,曲线也好。

  她的目光落在了王夫人身上。

  王夫人是中层干部,承上启下,她是宝玉的母亲,在宝玉的事情上也有发言权,而且王夫人的审美观念和贾母相反。她不喜欢美人,尤其是晴雯那类的。

  袭人一直在找机会接触王夫人,当然不能没事去献殷勤,要找对时机。

  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

  宝玉挨打,王夫人心痛也有危机感。

  袭人找到了表忠心的机会,她发表了她的正统见识,宝玉着实该让老爷教训两场。

  果然入了王夫人的心。

  同类人比较好沟通。

  王夫人找到了知己。

  "王夫人一闻此言,便合掌念声"阿弥陀佛",由不得赶着袭人叫了一声"我的儿,亏了你也明白,这话和我的心一样。我何曾不知道管儿子,先时你珠大爷在,我是怎么样管他,难道我如今倒不知管儿子了?只是有个原故:如今我想,我已经快五十岁的人,通共剩了他一个,他又长的单弱,况且老太太宝贝似的,若管紧了他,倘或再有个好歹,或是老太太气坏了,那时上下不安,岂不倒坏了。所以就纵坏了他。我常常掰着口儿劝一阵,说一阵,气的骂一阵,哭一阵,彼时他好,过后儿还是不相干,端的吃了亏才罢了。若打坏了,将来我靠谁呢!"说着,由不得滚下泪来。(可怜天下父母心,王夫人自然是爱宝玉的)。

  袭人见王夫人这般悲感,自己也不觉伤了心,陪着落泪。又道:"二爷是太太养的,岂不心疼。便是我们做下人的伏侍一场,大家落个平安,也算是造化了,要这样起来,连平安都不能了。那一日那一时我不劝二爷,只是再劝不醒。偏生那些人又肯亲近他,也怨不得他这样,总是我们劝的倒不好了。今儿太太提起这话来,我还记挂着一件事,每要来回太太,讨太太个主意。只是我怕太太疑心,不但我的话白说了,且连葬身之地都没了。"王夫人听了这话内有因,忙问道:"我的儿,你有话只管说。近来我因听见众人背前背后都夸你,我只说你不过是在宝玉身上留心,或是诸人跟前和气,这些小意思好,所以将你和老姨娘一体行事。谁知你方才和我说的话全是大道理,正和我的想头一样。你有什么只管说什么,只别教别人知道就是了。"袭人道:"我也没什么别的说。我只想着讨太太一个示下,怎么变个法儿,以后竟还教二爷搬出园外来住就好了(这才是根本,袭人认为大观园的环境不利于宝玉成长,当然她听见了宝玉对黛玉的知心话,想让双玉减少接触)。"王夫人听了,吃一大惊,忙拉了袭人的手问道:"宝玉难道和谁作怪了不成?"袭人连忙回道:"太太别多心,并没有这话。这不过是我的小见识。如今二爷也大了,里头姑娘们也大了,况且林姑娘宝姑娘又是两姨姑表姊妹,虽说是姊妹们,到底是男女之分,日夜一处起坐不方便,由不得叫人悬心,便是外人看着也不象。一家子的事,俗语说的`没事常思有事',世上多少无头脑的人,多半因为无心中做出,有心人看见,当作有心事,反说坏了。只是预先不防着,断然不好。二爷素日性格,太太是知道的。他又偏好在我们队里闹,倘或不防,前后错了一点半点,不论真假,人多口杂,那起小人的嘴有什么避讳,心顺了,说的比菩萨还好,心不顺,就贬的连畜牲不如。二爷将来倘或有人说好,不过大家直过没事,若要叫人说出一个不好字来,我们不用说,粉身碎骨,罪有万重,都是平常小事,但后来二爷一生的声名品行岂不完了,二则太太也难见老爷。俗语又说`君子防不然',不如这会子防避的为是。太太事情多,一时固然想不到。我们想不到则可,既想到了,若不回明太太,罪越重了。近来我为这事日夜悬心,又不好说与人,惟有灯知道罢了。"王夫人听了这话,如雷轰电掣的一般,正触了金钏儿之事,心内越发感爱袭人不尽,忙笑道:"我的儿,你竟有这个心胸,想的这样周全!我何曾又不想到这里,只是这几次有事就忘了。你今儿这一番话提醒了我。难为你成全我娘儿两个声名体面,真真我竟不知道你这样好。罢了,你且去罢,我自有道理。只是还有一句话:你今既说了这样的话,我就把他交给你了,好歹留心,保全了他,就是保全了我。我自然不辜负你。"袭人连连答应着去了。

  应该说袭人时机选的对,金钏事件给了王夫人一个错误的感觉,好似有人开始教坏宝玉,环境很重要,这是每个母亲的想法,就是给儿子一个真空世界,让他们不被带坏了。

  袭人顾忌的是黛玉 ,王夫人顾忌的是宝玉的声名体面。

  宝玉是她们共同的棋子。

(责任编辑:人人文学网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月涵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10-09 13:10 最后登录:2017-06-29 08:06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