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小小说 >

王大绍的故事

时间:2019-11-20 08:46来源: 作者:殷宏章 点击:
【作者简介】:殷宏章,男,汉族,1975年12月27日出生,安徽省合肥市庐江县人。中共党员,安徽省网络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网络作家协会会员,山东省微篇小说作家协会会员,城市头条会员、编辑。现任中国先锋文艺作家学会常务副会长,中国先锋文艺网站站长。
       大清国期间,有个传说的怪人叫王大绍。个头不高,尖嘴猴腮。一双亮晶晶的眼晴,忽闪忽闪的炯炯有神。人既是机灵,又十分精神。小时候,走进私塾学堂的读书。上课时,先生在课堂上大讲,他在下面是小讲。不是打瞌睡,就是睡大觉了。先生和同学都知道了,这个喜欢旷课和调皮捣蛋的孩子,大家都是见怪不怪了。
  
  先生在课堂上读百家姓,王大绍就开小差了。上面在读赵钱孙李,下面在呼呼大睡。那呼噜呼噜的响声,同学们一听都是哄堂大笑了。先生心里一想,这个王大绍上课睡觉,怎么打起呼噜了。别人睡觉打呼噜是扑气,你打呼噜怎么跟嘚粥一样?看着是既恨又气,恨是恨铁不成钢,气是睡觉打呼噜了。先生说:“王大绍同学,站起来”!我刚读的什么了?你来给我讲一讲。目光都扫过来了,同学们都笑起来了。王大绍是站起来了,开口说话了。哦,不知道!先生说:“王大绍同学,你还是个学生”?你说什么?不知道了!你父母送你来读书,你就这样回答了。请把百家姓读一遍,看一看学的怎么样!哦,支支吾吾的读起来了。赵钱孙李、周吴郑王、冯程朱魏、牛鬼蛇羊……,慢、慢,打住!你家有姓鬼的吗?你再想一想,有姓蛇和羊的吗?王大绍说:“先生,我说错了”?我家是姓王,不姓鬼。有姓蛇的呦,蛇太君不是姓蛇的吗?呵呵,笑什么笑!你,你还顶嘴!我说东,你扯西。先生是大发雷霆,火冒三丈。一怒之下,让王大绍把手伸出来了。狠狠地,打了十个戒尺。看着打红打肿的手掌心,时不时地有些疼痛了。心里一想,先生你等着!哪天要好好治一治你,我也好出口气了。
  
  这位私塾先生,日常生活有个规律。上午的第二节课,都要去WC解大便。这一天,王大绍开始动手了。在上第二节课前就去WC了,用锯子把WC木头蹲板拉成一大半,看似要断不断的样子。并在WC墙上写着“王大绍干的”标记。然后,从WC装模作样的回到教室了。果然是不出人所料了,先生说:“同学们,先看看书”!不许大声喧哗,一会儿我来提问了。先生是大摇大摆地直奔WC了,开始要排毒了。王大绍心里一想,这会儿有好事了!过去WC都是挖个大坑,用一些泥浆和砖垒起来了。然后在铺几块板,人蹲上就可以“办公”了。先生是脱掉裤子了,两脚放在板上一蹲。这个一使劲,正要准备拉屎了。扑通一声,木头蹲板断了。先生是掉进粪坑里了,全身沾满粪便了,还一不小心溅进嘴里点了。妈的!今天是什么日子,真他娘的倒霉!从粪坑里爬上来,嘴里还不停的唠叨了。怎么出现这样的事?提着裤子向前一看,墙上写着“王大绍干的”几个大字。想一想,没错了!前几天他不好好读书,我用戒尺打了。王大绍是怀恨在心,总是谣言要报复了。是他,是他干的!
  
  先生是跳进河里洗个澡,出出清了。换上个新衣服了,怒气冲天的来到学堂了。脸上可以看出来,很不高兴的样子。先生说:“王大绍同学,站起来”!我来问你WC里木头蹲板的事,是不是你干的?你是太损了,让我在WC还没来及“办公”就掉进粪坑。溅了一身屎不说,还弄进点我嘴里了。更让人气的事,你还在墙上写着“王大绍干的”标记,你是英雄吗?还想留名了?我都不理解了,你哪来的鬼点子。你怎么这样损,这么洋了。唉!你要把这些小点子和小智慧,用在书本上该多好了!
  
  王大绍说:“先生,说错话了”?你是冤枉人了,我怎么会这样干呢!你仔细的想一想,我来说给你听了。是我干的,怎么墙上写着王大绍干的?是常人都不会这样做,这是不符合推理的逻辑。你一言的我一语,说了一番话。同学们听到了,都是咯咯地笑得肚子疼了!
  
  我说不过你了,你说的总是有理。先生脸色是刷白,气冲冲地来找王大绍的父亲了。看见父亲在扫院子,又见到先生来了。父亲说:“先生,有什么事”?今日未在私塾学堂的讲课,怎么有闲空来我寒舍了?你养了一个好儿子。我来谢谢你了!这是什么话了,我怎么听不懂了。先生说:“大哥,你儿子我是管不了”!不仅是不好好的读书,而且是旷课又逃学了。还讲了WC龌蹉的事件,先生是哭笑不得了。王大绍没跟你们说开除了,我们私塾学堂没有这样的学生了。
  
  父亲说:“先生,对不起”!儿子,失礼了。这是我做父亲的错,没能教育好了。怪不得天天是见不到人了,出去和不三不四的鬼混了。先生还是别开除了,儿子回来我一定好好给他松松皮。让先生您出出气了,行吗?没用的,你儿子不是读书的料。没答应了,人是走了。
  
  中午,放学了。王大绍是一身尘土,脸是黑一块白一块。背着个破书包,多远就喊了。爹,放学俺回来了!饭做了吗?我肚子是饿了。父亲说:“儿子,今天上课了”?嗯,去了!你看着我的眼晴,是不是在撒谎?先生找到咱家了,你还在睁眼说瞎话。你都不读书,还要吃饭了!看我来不打断你的腿,拿起木棍是一顿揍了。一边得打,一边的说。我让你不好好读书,还学会撒谎了。我让你不好好听话,还学会治人了。打的是青一块紫一块,四处的乱跑了。
  
  王大绍父亲和先生是一样,日常生活也是有规律的人。每天凌晨4点准时起床了,都要上WC解大便。这天凌晨3点王大绍就起床了,用钉子给家里前后门拴都封死了,又回床上睡觉了。父亲是准备起床要去WC了,开始给身体排毒了。过去家里木门都是摇栓,摇几回就是打不开大门的门栓,又是跑到后门了,摇几回还是没打开。肚子是疼的咕咕叫,可能是拉肚子了。闭不住了,仿佛是要一触即发了。着急万分时给门栓使劲一摇,这一下可真要命了!这个一使劲摇,没闭住,拉了一裤子屎了。这,这是怎么回事了?今天大门和后门怎么了,都打不开了。光线浑浊是看不清楚了,找来一根蜡烛点亮了,只见大门和后门的门栓,都被钉子封住了。我说嘛!还有这么一回事儿了。心里一想,没有别人了。一定是畜生的儿子干的了,真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了!
  
  不用说家是回不了,书也读不上了。结交六个富家子弟,是不缺吃不缺喝了。一路走来一路唱了,这些家伙是好不快活。忽然,有几个漂亮的姑娘,熙熙攘攘的要走过来了。王大绍是扫了一眼,嘴里说发财机会来了。哥们!这个路中间的地方,我脱掉裤子蹲着拉屎。那几个姑娘是不但不骂俺,她反而还会骂你们。六个富家子弟都说话了,那怎么可能呢?你真要有这个本事,哥们都赏给你五十块大洋。怎么样?好的!
  
  王大绍是翻了翻眼皮,脱掉裤子蹲在路中间。开始是给身体排毒了,排者舒服是闻者难受了。几个姑娘是越来越近了、闻的就越来越臭了。有个姑娘说话了,哪来的这么臭呀?你们看那个人是谁,好像是一个男子。简直不是人,怎么在路中间拉屎?这个人是真不要脸了,怎么这样没素质了。姑娘们走到王大绍跟前了,你是不是神经病,真不要脸了!真臭,怎么在路中就拉屎?王大绍说:“哦,几个大姐呀”!这不是厕所吗?我是一个睁眼瞎子,不知道这是路中间。我要是眼晴好好的,还会这样了吗?姑娘们,对不起了!前面几个男子说这就是WC,否则我也是要脸的人了!这几个姑娘,意思都听明白了。开口是一顿大骂几个男子,怎么难听是怎么骂了。六个富家子弟瞧见了,都是目瞪口呆了!
(责任编辑:人人文学网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各位朋友,下面的相关文章可能对您很有帮助!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殷宏章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9-05-02 02:05 最后登录:2019-11-19 22:11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