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浪漫爱情 >

【中国网络文学节】仓央嘉措:青海湖余音,离殇

时间:2016-10-29 22:22来源: 作者:淇兰舒 点击:
仓央嘉措:青海湖余音,离殇 文/淇兰舒 他是布达拉宫的王,宽阔的殿宇里,没有心放置的地方。那条蜿蜒的小径,那张娇美的面庞,心中的向往,离乱的伤 题记 1 天很蓝,纤薄的云,在天空中流荡。 布达拉宫,这个巍峨的宫殿里,仓央嘉措坐在那张至高无上的禅床
仓央嘉措:青海湖余音,离殇
 
文/淇兰舒
 
      他是布达拉宫的王,宽阔的殿宇里,没有心放置的地方。那条蜿蜒的小径,那张娇美的面庞,心中的向往,离乱的伤……
 
                                                                                                                                                                                                                                                          ——题记
 
 
 
1
 
      天很蓝,纤薄的云,在天空中流荡。
 
      布达拉宫,这个巍峨的宫殿里,仓央嘉措坐在那张至高无上的禅床上,望着下面虔诚的众僧侣,喃喃念诵声在耳边响起,在殿宇中回荡。
 
      他想起从前自由的时光,那时他是一个普通教众的儿子,住在青青草原上,和心爱的仁增旺姆一起,追风逐日,安度时光。
 
       他记得学做了一个风筝,是按春天里飞舞的蝴蝶样子做的。听说汉人的书里有个蝴蝶的故事,旺姆听的泪光莹然,说,要是化成蝴蝶的两个人能在一起,那该是多快活!
 
       这也是仓央嘉措的想法,要是能像他和旺姆一样,经常在一起多好。
 
       当日影渐渐偏西,他告别心爱的人回到家里,见到两个陌生的喇嘛,仓央嘉措是五世达赖的转世灵童的消息不胫而走,瞬间沸腾了。
 
       莫大的荣耀瞬间占据了少年的心,他想把这份喜悦告诉旺姆,想和她分享喜悦,和从前一样。可看到的,却是她红肿的眼睛,忧伤的面孔。突如其来的荣耀,已经把他们两个推的很远,再见面也成为了奢望。
 
       仓央嘉措望着布达拉宫里,漂浮的袅袅青烟,肆意流散着,仿佛飘了很久,像他一样,总也飞不出去。耳边传来桑杰嘉措的声音,拉藏汗名字像羽毛一样轻。
 
       他想起了旺姆,她的眼睛像泉水一样清澈,她的面容像明月一样皎洁,如今,却和别人相依入梦。派去寻找的人带回消息,她已经成为了别人的新娘。
 
       他是布达拉宫的王,宽阔的殿宇里,没有心放置的地方。
 
2
 
        夜幕降临,天空被重墨渲染,没有一丝的光线,心中窒闷感,压的他透不过气来。
 
        想起寝宫后面的小门,就换了装扮,悄悄的走了出来。沿着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路, 一直向前走,黑暗中偶 尔有几声狗吠传来,很快又归之于宁静。
 
         路的尽头,是一条街市,行人稀少。零落的几盏灯,光线微弱,却给寂静的夜,带来了几分暖意。
 
        仓央嘉措朝着灯光的方向走去,是一家卖糕点的店铺,店主见他走来殷勤的笑着,他微微含笑回应。忽然,婉转的扬琴声夹杂着笑语声传来,很是热闹。
 
        不知是什么地方?他疑惑着,向乐声方向走去,是一家酒馆,伙计热情招呼着,他选个角落的桌子,坐了下来。
 
        他很少饮酒,就点了壶茶,和几个茶点。
 
“……你是天山上的雪莲花,洁白无瑕;你是天上的圆圆月,在我的梦里牵挂……”
 
        歌词不算新,被一个粗狂的汉子唱着,委婉不足,刚直有余,别有一番风味。周围一片喝彩声。
 
       “您的茶!”一个穿红衣的女孩子端了一壶茶,斟了一杯,放在他面前。
 
        仓央嘉措应着,端起杯子,视线从女孩脸上掠过,心中一跳。
 
        旺姆!
 
        茶杯随之倾斜,茶水泼洒在桌上,身上……
 
        目光随着女孩的身影游移,他知道她不是旺姆,只是有着和旺姆很像的眉眼,和他离开时一样年轻。
 
       他曾说过,很快就会回来看她,当进了那个宫殿,才知自己是在痴人说梦。他仿佛看到,她无数的盼望,无尽的等待,还有无奈的决定,带着无尽的心伤和失望,而他就是那个伤心的源泉。
 
       那个女孩去而复回,拿了一个棉巾给他,看他擦拭完手上的茶水,又重新给他斟了一杯。
 
       女孩叫玛吉阿米,这是她家的酒馆。客人多的时候,有时也会来帮工,他们只是偶尔谈起,她只知道,他叫宕桑旺波,一个香料商人。
 
       此后,他似乎每晚都来,而她也总在。话题越来越多,越来越广,从很多人在场,到只有他们两个。时间像是长了翅膀,黑夜刚刚降临,黎明已经等候。
 
3
 
      眼光里升腾的眷恋,一日多似一日 ,暖暖的,不想移开。
 
      迎面的风告别秋日的清爽,把凛冽吹向四面八方,像刀刃一样寒凉,他依旧穿过宫殿后的小门,守门的狗,在他脚边嗅了嗅,像往常一样无声的走开了。
 
      他沿着那条小路走着,头顶上的乌云越来越重,像是要压倒什么,他的眼前,闪过玛吉阿米娇美的脸,唇角的笑意加深了。在冷冷的夜,心是暖的。
 
       玛吉阿米像往常一样迎接着他,给他温一壶热茶,坐在他的脚边,伏在他的膝上,听他讲动听的故事,听他念唯美的诗行,他又一次讲起蝴蝶的故事,玛吉阿米笑盈盈的问,“那对情人是哪个朝代的,之前都没有蝴蝶吗,那时的蝴蝶又是谁变的呢?”
 
       他一怔,笑而不答。她趁他喝茶的时候,讲笑话,他尽管克制着,茶水撒了出来,淋在他们的脸上身上。欢乐的时光总是易过的,窗外的亮光惊醒了梦中的他们。
 
       玛吉阿米推开窗,寒风夹杂着雪花,飘飘洋洋的飞了进来,她看着他戴上皮帽,伸手将他的毛领立了起来,他将她拥在怀中,片刻,回身向门外走去。
 
       身后,玛吉阿米一直望着他的背影,消失在街道的拐弯处,静立许久,才悄然回去。
 
       雪不知何时停了,大地白茫茫的一片 ,几只雉鸡不知从何处飞来,咕咕的叫着,划破了黎明的寂静。仓央嘉措大步走着,脚印清晰的印在了雪里,消失在寝宫的小门处。
 
       天色大亮,一个打扫的喇嘛看到了脚印,一直延伸到小酒馆里。
 
       秘密不胫而走,流言四起。
 
       一时之间,布达拉宫里的气氛变得格外凝重。无数双怪异的眼神不时的从仓央嘉措的脸上扫过。桑杰嘉措的声音带着克制的愤怒,在仓央嘉措的耳边飘荡。
 
       再多的语言都是多余,该来的总会来,只是不知,他心爱的姑娘怎样了?
 
      拉藏汉以六世达赖失德为名,挑起了内乱,桑杰嘉措疲于应对,一时之间西藏的纷争沸沸扬扬。
 
4
 
       当消息传到了北京,传到康熙那里,这个英武的皇帝沉默了。他听过仓央嘉措的诗,感受到这个质朴少年的热情和善良,想到此时桑杰嘉措已死于内乱,仓央嘉措在西藏的处境岌岌可危,可能出于对他的保护,康熙下令将仓央嘉措押解回京。
 
       有些人,想看看他们敬仰的活佛,长什么样子;有些人,想看看那个会写诗的情僧;有些人想看看英俊的宕桑旺波;还有些人,则是想看看热闹……
 
       无数双眼睛,在仓央嘉措的脸上游移,虽然他没有戴枷锁,但在囚车里,也是一览无余。
 
       连日的纠纷,早已让他看淡了生死,尤其是,听到玛吉阿米的死讯传来时,已经觉得生无可恋。
 
       青海湖近了,仓央嘉措想再看看青海湖,押解的人把他的意愿报告了他们的统领,可能是被仓央嘉措的故事感染,也可能被他的诗歌感染,知道此去生死难料,就同意他的请求。
 
      湛蓝的天空,漂浮着朵朵白云,映在同样蓝的湖水里,悠悠荡荡。水面上,映出着一张俊朗而略显憔悴的脸,似乎还隐现着明媚的笑靥,是仁增旺姆还是玛吉阿米,似乎都是,又似乎都不是 。仓央嘉措望着茫茫水域,默立良久。
 
       众人远远的,看到仓央嘉措长身静立,并没在意,各自想着各自的心事。
 
       许久,不见了他的回转,急忙赶过去,早已不见了他的踪影。只见地上放着一叠纸,上面搁了一串长长的佛珠。风吹了过来,掀起纸的一角,不停地阖动着,哗啦啦的直响,字迹清晰的印入每个人的眼帘,又像是有个声音,在喃喃低语,飘荡于空中……
 
 
 
“我问佛:世间为何有那么多遗憾?
 
佛曰:这是一个婆娑世界,婆娑即遗憾
 
没有遗憾,给你再多幸福也不会体会快乐
 
我问佛:如何让人们的心不再感到孤单?
 
佛曰:每一颗心生来就是孤单而残缺的
 
多数带着这种残缺度过一生
 
只因与能使它圆满的另一半相遇时
 
不是疏忽错过,就是已失去了拥有它的资格 ”
 
……


      
            
		
		
		
(责任编辑:人人文学网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1)
100%
分享到:
------分隔线----------------------------
各位朋友,下面的相关文章可能对您很有帮助!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淇兰舒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6-10-21 21:10 最后登录:2017-10-25 16:10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