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短篇原创 >

矫情

时间:2018-09-12 09:31来源: 作者:木木 点击:
矫 情 阿玫不是一个矫情的女子,若你见过寒冬腊月天在冰天雪地间奔跑跳跃的她,你定也会如此说。但是...... 哇哈!天气阴凉,没有太阳,能出门逛街了,阿玫喜不自禁地嘀咕着。十岁的儿子帮忙手机百度近日天气预报,妈咪,放心出门吧!今天全天多云,不下雨,
矫    情
  阿玫不是一个矫情的女子,若你见过寒冬腊月天在冰天雪地间奔跑跳跃的她,你定也会如此说。但是......
  哇哈!天气阴凉,没有太阳,能出门逛街了,阿玫喜不自禁地嘀咕着。十岁的儿子帮忙手机百度近日天气预报,妈咪,放心出门吧!今天全天多云,不下雨,不出太阳。阿玫赶紧给闺蜜发去信息:天气凉阴,逛街?闺蜜琴悦秒回:遵命。阿玫以最快的速度把自已捯饬整齐,楼下,琴悦已在候着。
  一路上俩人喜笑颜开逗趣打闹,完全不像两个当妈的人。两枚顶级吃货加购物狂人,大街小巷逛了个遍,提着扫荡的各类物品,品尝着各色小吃,待囊中空空,这二人才打道回府。许是束缚太久,许是心情轻悦,逛了一天的梅依旧不见丝毫疲倦之色。闺蜜琴悦打趣阿玫是放出笼的鸟儿,终于得见天日了。回到家中天色已暗,洗漱完毕,躺在床上毫无睡意的阿玫还沉浸在白天疯狂扫荡的兴奋之中。突然,脸上莫名的有不适感,火辣辣地刺痛,梅心下一惊:坏了,难道是?阿玫迅速翻身下床,找来镜子,只见原本白净的两颊已是红通通的,脸颊的温度在逐渐上升,且肿胀的迹象越来越明显。阿玫飞快地打开冰箱,快速找到两块冰装进保鲜膜袋子中贴着脸颊降温,脸部瞬时舒适了些许。
  坐在那儿,阿玫百思不得其解:今天没有太阳,为什么还会出现这种症状?难道我的皮肤已经脆弱到此番不堪的地步了?待脸部舒缓一些,阿玫开始联系主治她脸部的申专家寻求答案。原来,阴天也需要防晒。晒伤与室外气温高低没有关联,伤害皮肤的罪魁祸首是阳光中的紫外线,尤其是在六月份,紫外线最强,云层无法很好地吸收紫外线,即使云层很低,紫外线被削弱了,也仍旧会灼伤皮肤。申专家的一番专业诠释,阿玫恍然大悟。此刻也许你会说,真矫情,这都能晒伤!多云天的紫外线强度虽然只有3级,对于一个正常皮肤的人或许没有关系,而对于阿玫这样一位容易紫外线过敏的皮肤,这种中等级别的紫外线光照对阿玫的皮肤无易是一种莫大的摧残。阿玫现在皮肤极其脆弱,必须时刻注意防晒。一时疏忽,都是自寻死路,阿玫追悔莫及。
  说起过敏,还得追溯到去年的六月上旬。那时天气已相当炎热,又赶上单位装修,早晨来到单位,发现所有的教室里外墙,包括院子的角角落落都刷上一层白色或绿色涂料,本来就不大的院子,四处弥漫着涂料的气味。下班回家后,阿玫就觉得脸部不适,发红、发痒。当时并没在意,以为天气炎热的缘故。熟料,第二天清晨醒来,感觉眼睛有些不对头,视觉范围好像很小,跑到镜子前一照,阿玫大惊失色。整个面部肿得像发酵的红面包,原本两只大大的眼睛被挤得狭成两条大小不一的缝。儿子看到妈妈的这副惨状,没有安慰还笑得前俯后仰,说妈妈是猪八戒的妹妹——猪九妹。这还是亲儿子嘛!笑归笑,儿子见妈妈一脸悲凄凄状,赶紧收了笑脸催促妈妈去医院看医生。阿玫请了两天假,经过用药脸部才恢复如初。
  阿玫总觉得自已撞邪了,只要去单位上两天班,面部又开始红肿、痒、干、刺痛,在家用药休息两日又能恢复。至此,这种症状反反复复,令阿玫寝食难安。白天还耐受些,到了夜间,脸部的干、痒、刺痛的灼烧感让人夜不能寐,这种由外而内的折磨让阿玫抓狂。阿玫的亲戚朋友也是推荐各种权威医院、权威专家,从小县城医院到省城的几家大医院,形形色色的医生看了个遍,血被抽了一管又一管,验来验去,结果让人崩溃,找不到过敏源。但是,每个医生都明确地告诉阿玫,是过敏。最后,阿玫在朋友的再次引荐下,在省外某医院做了斑贴试验,三天后,医生告诉她,过敏源找到了:甲醛、橡胶、洗发水……过敏。阿玫顿时懵了,这是让我跟世界绝缘吗?此后的几个月,阿玫踏上了抗过敏之路。
  冬去春来,从去年的十月中旬到今年的五月,过敏没有再来找阿玫的麻烦,阿玫欣喜若狂,以为过敏这个缠人的小妖精终于离她而去了,以为此后终于可以扔掉帽子、口罩,光鲜靓丽地走在太阳下了。然而,天有不测风云,有些事情总不能太早高兴,在五月灿烂的阳光照射下,阿玫又过敏了。专家给出结论:阿玫紫外线过敏了,又被称日光性皮炎。说白了,就是不能照太阳了。阿玫哭笑不得,心想,这过敏得跟我有多大仇恨,更换个名字又对我紧追不放。幸运的是,这次的过敏和去年的不同,不用药也可痊愈,对阿玫来说算是个安慰,毕竟药物对身体和面部皮肤的伤害极大,而阿玫又是外貌协会的,对自已的外在形象要求也是极高。迫不得已,阿玫出门必须全副武装(打伞,戴帽子、戴口罩),相对于吃药而言,全副武装又算得了什么?这样想着心里也算是自我安慰了。于是,日常出门阿玫都会把帽沿拉到盖住眉毛,特制的大口罩把面部捂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两只骨碌乱转的大眼睛,如此妆扮,不是特别熟悉的人基本认不出她。每天这样出门难免让人觉得怪异,一次阿玫和闺蜜琴悦散步,七月的傍晚,太阳光还是很强的,阿玫的全副装束依旧。从她俩身边走过的人不断打量阿玫,路人声音不大,她俩还是听到了,“这人真矫情,大傍晚的还弄得这么严实”。闺蜜琴悦想去理论,阿玫拉住了她的手,朝她摇了摇头。陌生人如此,不知内情的熟人也是如此,她们对着阿玫一派笑言,难怪你皮肤好,真会保护,一天到晚都捂得这么严实。背后,她们却在嘲笑阿玫的矫情。阿玫唯有一笑置之,也不多作解释,说什么呢?难不成要昭告天下:我是过敏,紫外线过敏,必须得全副武装。解释永远是多余的,理解你的人不需要,不理解你的人没必要。毕竟这个世界上总会有这么一些闲人,喜欢对别人的衣食住行指手画脚。比起过敏带给阿玫的痛苦折磨,那些不相干的话语又算得了什么呢?子非我,焉之我之痛?
  “今年你必须保护好面部,不能再出现照射性过敏,以后就不会复发,否则的话……”医生的话犹在阿玫的耳边。
 
 
(责任编辑:人人文学网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木木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8-09-11 20:09 最后登录:2018-09-12 15:09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