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1节 第一章 临战前的晚上
    一九八四年四月二十四月,在云南的边境。
   据历史记载和解放军回忆文章:在云南麻栗坡县以西有一座山叫英山(老山)。主峰高1422.2米,山的南面是:位于越南西北部的江河市,它是到云南的重要通道。一九七九年二月十七日,中国进行了对越自卫反击战。在近一个月的战斗里,在全世界军队中,极度英勇顽强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打败越南侵略者,收复了被越南侵略者恬不知耻地占领的中国土地,同时,有大量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一一一我们的亲人解放军,在各个战场,也不同的方式和坚定勇敢的决心,奋然力杀擅长忘恩负义的、道德有问题的、恬不知耻、极度歹毒阴坏的越南侵略者。我们的亲人解放军以自己不同的战斗形式和手段,在不同的战斗中,战死,重伤。因为,他们在用自己的全部生命和鲜血保卫中国,不只是现在,还有以后……而1979年的对越反击战,并未因为中国的胜利而结束。越南侵略者依然恶毒地向中国边民进行射杀:派出军队占据了英山,法凌山(法卡山)等,充满着战役阴谋的越南侵略者企图再次打死中国人民解放军,达到居心叵测的政治目的。那么,与1979年的同样残忍的战斗在继续。有占领就有反占领,就得进行。我们已经在江山文学、小说阅读网、红袖网、榕树下、凤凰、中国业余文学网,篇海文学网等网用两部小说《解放军连长张海涛》、《欧阳小雄》专题描写1979年的对越反击战。现在用《解放军排长张海鹏》描写从1984年开始的对越反击战。还有两部分别在2020、2021年发出的全景描写对越反击战的小说《延伸战线》、《我们亲人解放军》。
 
      我们不能忘却英勇伟大那些战死、或还在的我们的亲人一一一中国人民解放军!
 
……
  现在是云南春末的夜晚,在接近英山较远的一处山脚下。
  准备在后天就要对越南占据的英山进行全面攻击。中国人民解放军已经在其附近聚集了一些负责进攻、扫雷、拔点、穿插等进行各种不同作战任务的连排等。他们在山地上搭了相对的帐篷,住有两个连的战士,指挥官。从较远处看去,在黑融融的夜色里,呈一长大堆的点和块状的灯火区。还有些人声,就像一个位于山脚下的村子。 有一个和几个帐篷挨在一起敞开门布的帐篷里,只有几个战士,还有他们的解放军27岁的排长张海鹏。他们的六连一排也住在那里,对边是四连一排的帐篷。它的一排长叫赵新一班长是王新福23岁,还有战士陈华,贵州凯里人,周伟民四川宜宾人等。我们以后再叙。
 
  大约晚上20点多钟了。在位于山脚下的临时军营的前边,就是向山脚外延伸出去的一片山地边。临近春末四月下旬的云南边境,温和的夜色还是默然地降临了。在远离城市的山区里,不可能再听到城市的喧嚣和人的声响。而解放军只能在这靠近边境的四周是山的地方,心情起伏不定地等待着有一场对越还击战一一一是在后天就进行。虽然,在这里的每一个解放军战士、指挥官将不可避免地面对可怕的死亡,他们中注定有很多的人战死、负伤、或者回来,而回来的又有多少呢?在将要经过的,或将要经过的后天的战事,又会是怎样的呢?谁又能注定是这一个幸存者呢,只有谁活着,谁就能看到。(这一句话来自南斯拉夫电影《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
 
  此时,临时搭建在一片清黑黑夜色里的山脚边的,从帐篷的门窗里照到门边黑黑地上散乱长短不一的淡黄色灯辉;而还要说一下,这里是:解放军某部四营二连三连的宿营地。它容在深沉空蒙的黑越越的夜色里。四周非常恬静,静得来如甜甜的梦,跟后天就要进攻英山似乎没有关联似的,就像解放军排长张海鹏和其他部队一直住在自己的军营一样。接近初夏的时节,尽管是黑夜。已经不是那么黑的模糊不清,虽然,远处掩映在厚黑布般的夜色里山,看不清楚山了,就像是摆在那里货品和物体一样,只是被墨黑夜幕像布一样盖住了似的。可是近处略能看清点黑隐隐的山壁,远处一色如墨。此时,四周是那样静,静得来仿佛一起万物都融入大地的内部,就剩下眼前温润恬静的春末的夜。
 
  这时,从靠近山脚的临时军营里走出一个解放军,缓慢都地向前面黑越越看不清的山边走去。看不清他的容貌;借助不是很黑的视线,看上去:他大约有一米75,他就是解放军四营二连一排排长,27岁的解放军年轻排长张海鹏,他是山东淄博人。他1976年一月参军。他的连长28岁,叫方中亮。张排长参加过1979年对越反击战,那时,他是班长。1981年5月5至5月17日,他还参加广西发凌山(法卡山)战斗。23岁的他是英勇的解放军六连连长邱祥安的一名副排长。我们将在以后的章节再叙。
 
  现在是1984年4月24晚上。中国解放军年轻排长张海鹏,刚才和战士呆一会,还是在聊、说话,尽管大家都等待还有一天后,将对云南西北边境的英山发起攻击。虽然大家这样想,可是已经很少能听到他们愉快的轻松的笑声了。从时不时的他们的脸庞上,只要你留心就会看到:他们几乎少有出现笑容,似乎被一种阴郁和郁闷的气氛占据。张排长走了出来。他已经经历了两次战事,根本就不怕了。可看到战士们这样的情绪,自己已无从说点什么,就一个人走了出来。
 
  只有走在春末的温和夜色里,解放军排长张海鹏才感到自己原本不平静的心,被这静如柔水,浸人心脾的宁静,显得心境安然。这时,清微的夜风吹来,吹在了张排长的脸上,使他感到非常的舒适。他缓慢地走到山边,仿佛感到自己在家乡的山东淄博的城边进山里的小道上。那种和自己亲人在一起的幸福愉快的日子的情景中。张排长20岁,从1977年1月离开山东淄博到云南当解放军,他就只回过家乡一次。现在,又要和越南鬼子打仗了,他想到:看来今后是再也回不到山东了。我可能上了战场,就会被打死,前一次没有死,这次就难说了。哎,不管这么多了,要死就死吧,自己是打忘恩负义的越军死了就光荣了。他慢慢地走着,在一色深沉的夜色里,他往前走着,他感到自己仿佛走近了广阔无垠的凝黑的空间里。他最后,就在黑黑的山边土石上坐下,看着前面一派黑越越的夜色,和看不清的远处的黑蒙蒙的群山。看了很久。然后,才被很一会安宁的气氛,感到心里一阵平静。之后,才想起马上就要打仗的战事。昨天,方连长已经宣布了他们四营六连一排作为六连的主要攻击排,其他排是助攻。作为一名军人,坚决服从。张排长知道:随着战事的变化,会有难以预想的战斗。
 
  他想道:越南鬼子在英山搞了几年工事应该是什么都搞绝了,到时,一定要好好应付。那么,张排长指的是什么意思呢?据历史记载:英山处于中越边境中国一边。它的下面是拉那河口,再过去就是越南边境。山很大,上面有暗堡、碉堡、洞穴等。越南再次不知羞耻地、极度阴险歹毒地在英山上面设置众多障碍,就像一只剧毒的眼镜蛇盘在上面一样。他们的真实目的是:知道中国解放军会攻击这座大山,利用这一看不着摸不着的天然优势,在中国的土地上妄图不出面就炸死打死,旨在进行作战任务的解放军,然后,突然如野狼般飞扑上来打死超大量的中国解放军,为以前的1979年的反击作战中,在占尽天然优势的情况下,没能把进入越南的中国解放军杀过精光,还倒被解放军打死的气恼而气得吐血,于是不服气地决定又干。处于这一阴毒的心态,越南侵略者在随后多年的零星战斗中到1989年至,都不断地侵占中国。但是世界正义的力量不是侵略者能撼动的,越南也不列外。以前,越南被法国、日本、美国侵略,特别是在中国解放军的帮助下,打败了美军。而在这一从1964年至1975初的战事里,有许多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战死在越南的土地上。(请关注描写抗美援越的解放军打击美军的中篇小说《在晴朗天日下的湄公河》)
 
  张排长还在想这一战事,就听到了身后有快步走来的脚步声。
“排长!排长!”
张排长听到是自己战士在喊自己,就转过身去看,尽管看不见战士的摸样,从声音听,是战士肖雨的,他就站起来。这时,解放军战士肖雨走近他身边。
“肖雨,你怎么来了?”张排长问。因为他走出帐篷时,看到肖雨还在和几个战士,呆在门边聊着。明天要打仗了,尽管他们心里烦躁难安。
“排长,你回去吧,团长,营长来了。”
“他怎么来了?”张排长问,以为营长要说什么事。
“看看大家。”肖雨这样说。
“好吧,走。”听了战士肖雨的话,张排长觉得肖雨是见了营长的,应该如他说的是来看看大家。就和肖雨快步向帐篷走去。
 
  对于营长林烈华,他参加过1979年对越自卫战。张排长觉得,应该是看望大家。团长吴良文,48岁,1954年参军,参加过1962年中印边境反击战。(关于中印反击战,以后关注中篇小说《开满藏南山坡的野花》。
 
  他俩快步走进帐篷里。就看见已经出老的吴团长,35岁的林营长和战士长呆在一起,也没有坐,就听到团长说:
“同志们,后天就要开始攻打英山了,你们马上就要出击了。我希望你们一定要勇敢杀敌人,保卫祖国,保卫人民,打败越南鬼子!”
“团长,你放心吧,我们六连坚决打击越南鬼子,夺回我们土地。”解放军连长方中亮马上表示说。战士们情绪都高,也一起都说一次,而更多的是一种信心。张排长感到:这时的帐篷内,充满了一种誓死打击恶毒侵略者的令人情绪高涨的氛围,好像,在团长和二营长说过后,战士们就开始朝英山出发似的。
 
  看到,他俩进来;团长就握住战士的手,这个战士叫曹文正,来自贵州。团长用叮咛口吻说:
“战争是无情的,你们一定要小心!”
非常机灵的贵州战士,立刻挺起头,坚定地说:“首长,没什么,怕死就不当兵。”曹文正此刻的心清是紧张的,可他也不能说一些负面的话吧,就硬气地表示。这并不是说,我们的亲人解放军有什么心眼,而本小说,只想真切地反映每一解放军的真实心里过程。
“好。”团长颔首赞成。爽快微笑了一下,就和下一个战士握手。这后,又和张排长说了几句。就坐在战士铺好的、帆布绿色的叠成四方形的被子,放在被子下的白被单上的军帽,和被子上的朱红皮带。
然后,大家聊了下。机灵的贵州战士曹文正说:
“首长,你跟我们讲个故事吧。”
吴团长觉得好。这马上就要打英山了,讲一个解放军战斗故事能鼓舞年轻战士坚定勇敢打击敌人的气势,就说:“行,这样把,我们让林营长跟大家讲一个。”
“好一一”战士都说,并鼓掌。也很想听林营长要跟他们讲什么样的战斗故事。
而林营长微笑一下,非常大方的他说:“行!”然后,他略低头,想一会,就马上抬起他谦逊的脸。说:
“我就跟你们讲讲,1979年2月反击战的13军39师116团2营6连一排长成志熙(代理连长)故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