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综合 > 绿玉小说选 > 第 1 章 默认章节
第1节 城管
     听说丁兰老公被城管打了,送到了医院, 姨妈与丁兰,程麻酒三人急忙来到了省立医院,在病房里看见丁兰老公躺在病床上,有两个医生在给他卸下假肢,姨妈看见丁兰老公有一条腿是假肢,顿时吓了一跳。
  
     “你老公腿是怎么那样?”
  
     姨妈把丁兰拉到病房外面问,丁兰流着眼泪对姨妈说起了他老公那条腿残疾之事:
  
     “我老公是在三年前一个晚上,给小孩送衣服,在学校回家的路上,遇到了一条流浪狗,那条狗在他后面追着扑向他,要咬他,他当时被吓晕了,不小心就从车上摔了下来,掉进了一口废井,刚好那井井盖被人偷了,他掉进去把那条腿撇断了。后来就在好心人的帮助下,装上了假肢。”
  
     姨妈听了丁兰的诉说,也摸着眼泪为她伤心,站在一旁的程麻酒很气愤地说:
  
     “那是谁家养的狗,不看管好,放在外面这样害人,还有偷井盖的人,也像狗一样害人!现在把你老公害着这样惨,唉!”
  
     “苦果的家属在哪里?”
  
     只见病房里医生喊着丁兰老公家属。
  
     丁兰和姨妈立刻走进了病房。
  
     “苦果的假肢卸下来了,这本来是要到手术室去卸下假肢的,手术室里忙,我们只好就在这病房里把他假肢卸下了。”
  
     一个中年戴眼镜的男医生对丁兰和姨妈说着,然后就走出了病房。
  
     正在这时候,派出所民警和那个打人城管也来到了医院,打人的城管到病房里一看,病床上躺着是一个只有一条腿的人,他大吃一惊,连忙就来到苦果床前哭着说:
  
     “叔叔对不起!叔叔对不起……我怎么能伸手打一个只有一条腿的人呢?!”
  
     姨妈和丁兰急忙走上前去安慰打人的城管,哭声惊醒了躺在病床上丁兰老公,他看见打人的城管在他床前哭成那个样子,一句都没有说,只是默默地流泪。姨妈和丁兰,程麻酒也不停地擦着眼泪,病房里人看见他们那样情景,也都跟着擦眼泪……
  
     民警看苦果醒了,就走进病房,对苦果问清情况:
  
     “苦果,我来问你,城管为什么要打你?你一五一十的告诉我,好吗?”
  
     苦果流着眼泪微微地点点头说:
  
     “平时那菜市场路边,可以摆摊子,一到上面有人来检查了,就不给摆摊子,我昨天没有去,没有听到通知,不知道今天菜市场路边不给人摆摊子,我把摊子还没有摆一会儿,城管就来了,他们几个摆摊子的一见城管来了,急忙把摊子收捡跑了,我因腿不方便,跑得慢,就被城管抓到了,要没收我的小货,我不给,城管跟我拉扯,后来我与城管都拉扯生气了,城管就用脚踢我的腿,把我假肢踢断了。”
  
     民警一边认真地听着苦果的诉说,一边做着笔记,然后又转过身来问打人的城管:
  
     “苦果说的可是真的,是这样吗?”
  
     “是真的,是这样。”
  
     打人的城管微微点头回答着民警。
  
     “现在事情调查清楚了,明天城有亮和苦果家属到派出所去,把这事情调解一下。”
  
     民警说完又转过身来对丁兰说:
  
     “你要好好的照顾苦果,让他好好的休息。”
  
     这时候,打人的城管城有亮从衣袋掏出五百块钱,轻轻地放在苦果的手里:
  
     “叔叔,我身上只带这几百元钱,你拿着,我明天再给你送钱来。”
  
     苦果望着手里的钱,一时说不出话来,只是:
  
     “这,这……”
  
     城有亮和民警与姨妈几个人打个招呼,就走出了病房,姨妈和丁兰程麻酒也跟着城有亮与民警送着走出了病房。
  
     城有亮从医院里回家,心情难以平静,他看见了苦果叔叔只有一条腿,就不由自主地想起了自己的身世:
  
     城有亮本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父亲是一家公司业务员,母亲在一家工厂做会计,就在他六岁那年,父亲喝醉了酒,不幸从摩托车上摔下来,把腿摔断了一条,父亲只能靠轮椅行走,再也上不了班了,从此父亲的工作就丢了。
  
     城有亮的母亲面对世人,无法承受坐轮椅的丈夫,私下跟一个外地人跑了,此后城有亮就与他父亲相依为命,艰难度日。
  
     后来他父亲为了生计,就在菜市场路边摆了一个小摊子,挣点钱维持生活,还要把城有亮读书。他父亲腿不方便,出摊子,收摊子都很吃力,经常有一位城管叔叔来帮助城有亮父亲,逢年过节,城管叔叔还买些吃的,或是买衣服,送给城有亮,有时候还给他零花钱。城有亮父子都很感谢城管叔叔,他父亲总是对城有亮说:
  
     “你将来不问做什么,都不要忘记了城管叔叔,城管叔叔对我家有恩呀,你上大学学费不够,都是城管叔叔把你学费凑齐的。”
  
     城有亮很聪明,他考上了一座名校,大学毕业了,他可以找一份比城管更好的工作,然而他就选择了城管这份工作,他要像那位帮助他家城管叔叔一样,去帮助困难人,做一名好城管,可是他还是打人了!
  
     城有亮从医院里回家,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想起了这些,不知不觉泪流满面,他心想:我一定要想办法凑钱,把苦果叔叔那条腿假肢安装起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