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言情 > 《影子的爱恋物语》
  • 文章信息:
《影子的爱恋物语》

《影子的爱恋物语》

作者:紫川泠

浏览量:

类型:言情

连载完成:连载中...

上架时间:2016-08-08

收藏
评价这本书:

最新章节:

图书介绍:
《影子的爱恋物语》
 
<她>
 
我是一个活泼的女孩,认识我的人从没见我流过泪,她们总会被我的情绪所感染,每天都会傻笑,她们叫我开心果。我有许多的朋友,虽然我们没交心,但是我依旧相信她们。我也有闺蜜,虽然我们不常联系,但我们都彼此记得对方,每次有什么事都会找对方。在网络这个虚拟的世界中,我会说我没心没肺,我高冷,大家呵呵一笑拆穿我的假面具。可不论是现实还是虚拟,他们不知道我到底带了多少个面具来保护我自己,到现在我也显然记不清自己带了多少。即使带了再多的面具,也依旧保护不了在我体内那一抹幼小善良的灵魂。
 
现在正值暑假,假期长,妈妈也没管我,晚上一直嗨到半夜才入睡。早上我醒来的时候已经九点了,爸爸妈妈上班去了,妹妹也上辅导班去了。屋子里面静悄悄的,就像午夜一般的安静。我打开电视,没信号,我又打开电脑,电脑没网络,无奈我只能看手机里的离线小说,可是我平常看的穿越小说都没了,无故的出来一些灵异小说,因为以前接触的少了,所以现在兴致很高。当我看完一本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六点了,我摸了摸已经饿扁了的肚子,简单的找了一点东西填了添,在沙发上不知不觉的就睡了。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了。
 
家里的一切都没有变化,气息的流动给我一种没有任何人进出的感觉。一天一夜没有任何人进出,爸爸妈妈妹妹到底去了哪里?而且更奇怪的是门前压根就没有人经过。 门前的马路虽说不算太宽,可平时总有一些人为了方便从这里经过,为什么会没有?考虑不出来,我决定去奶奶家看看。当我踏出大门的时候,一股带有热气的红雾朝我打了过来,一眨眼的功夫,红雾已经烟消云散,就像从来没有过一般。我走在马路上,以前总会冲我汪汪叫的小狗也没有出现一只。走到奶奶家,家里的小黄狗静悄悄的趴在属于它的窝里,上前一看,小狗已经沉睡了,再也起不来了,它再也不会冲我打招呼,在我需要的时候冲出来保护我了。我走进奶奶家,家里没有人,我以为爷爷奶奶出去玩了,就去隔壁家奶奶家找,屋子里依旧没有人,我找遍了周围所有的邻居,没有发现一个人。
 
我不死心,我想去小菜园看看,或许爷爷奶奶都在那里也说不一定。穿过小树林,树叶纷纷往下落,在飘落的过程中由绿变黄。原本属于这个季节的生命也消失了,树上没了知了的叫声,整个世界都安静了。路过一个池塘,一个弯曲又深的池塘,奶奶说这个池塘淹死过人,没及时捞上来,魂魄已经化作水鬼专等单个过路的人。我尽量远离这个池塘,可仅有的一条小路也只离开池塘几米。差不多走到深水区,水面冒起一个个的气泡,刹那间 ,一个身着白衣、披头散发、浑身湿淋淋的一个人站在我的面前,那个人没有动,只是眼神凌厉的看着我的身后,转身又跳进了水里。
 
我转身,身后空无一人,我不明白水鬼的眼神是在看谁,也不明白水鬼为什么会散发出凶狠的目光 ,这些我都无及遐想,因为我要找人。穿过树林,经过池塘就到奶奶家的小菜园了,走进菜园里的小屋,依旧没有人。一个声音在我的耳边想起,让我赶紧回去。我不敢再走来时的路了,只能走向另一条小路,这条小路是一条山脉的蔓延,弯弯曲曲,甚是难走。拐出小菜园,翻过第一个山坡,看到的是一样的小山坡,向阳的一面都立着一块方形石块,这是一个个坟墓,而这里就是墓园,离死亡最近的地方。
 
周围就是那种死一般的寂静,连平日的知了声都没有了。这种感觉就像是孤身一人处在沙漠之中,屋内的空气很燥也很重,压抑的我喘不上气,我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雪白的天花板慢慢的出现一个血红色的帅哥,我想这或许就是死神,也只有这么帅的死神才会让人心甘情愿的交出自己的生命来。
 
好不容易走出墓园,眼看着就要到家了,看着前面的那一条山脉,信心更加的足了。爬过山脉,来到了公路,在公路的对面有一条沟,因为这两年干旱,沟已经干涸了。我隐隐约约看到里面有两个人头在上下浮动,便跑了过去,里面果然有两个人,可惜不是两个好人。他们看到我就想要捉我,我撒腿便跑。我的体力一点一点的下降,就在我以为自己要完了的时候,那个血红色的影子从旁边窜了出来,把两个恶霸给吓跑了。那个影子一直跟着我。
 
走了很久 ,这段距离竟然让我迷了路,索性就坐下来休息。那个影子拿头蹭了蹭我的胳膊,“别灰心,坚持下去。”我瞪大眼睛,张大的嘴能塞下一个鸡蛋,在我的惊讶中,他消失不见了。
 
我选了一个方向一直向前奔跑,我停不下来也不能停下来,一直到我失去知觉也没停下休息,我陷入了深深的黑暗,在黑暗中我看到我的肉体一直在奔跑,而我的灵魂却被永远的锁在了黑暗中。
 
那就像是,专为我准备的枷锁。在黑暗中,不再能看到自己,也不再有身体的感觉。好像只有影子,融合在黑暗里面。
 
只剩下了影子。
 
直到我看到了他,我,或者说我的影子,知道,虽然他是有实体的,但他,他就是那个影子。
 
<他>
 
中国的七月半,和欧美的十月末。他们有一个更为通用的名字:
 
鬼节!
 
但无数个这样所谓的鬼节过去了,七月半演化成了对逝者的祭奠和对环境恶化的助力器,我默默地看着纷飞的燃烧的纸钱,只是觉得一种肃穆和静谧,直刺心房。十月末则沦为小孩子们捣乱要糖吃的无聊游戏。官方解释说世界上是没有鬼的。为了保护环境,终于限制了燃烧。但是,没有鬼。那么多的超自然现象,又该如何解释呢?这些解释不了的故事,才是真正的超自然。失去了神灵的庇护的我们,逐渐失去了元素的能力,无法发现被藏在面纱后面的东西,于是产生了科技上的解释:通过看不见的介质传播一些看不见的东西。隐瞒了背后的真相。
 
就好像是空气,是一种看不见的物质,可它是真实存在,就像被始终深信着的以太一样。
 
我成天午夜游荡,倒也是似乎没发生什么,除了在那此遇见的女孩子,微凉的夏夜晚风刮起细细的雨丝,少女撑着伞,雨滴打出复杂的花,惹人喜欢的表情,透过瞳孔的转播,刺激了某种激素的分泌。
 
少女喜欢灵异故事,而我也一样喜欢着那些莫名其妙、不明因果的故事,尽管自己害怕所有的未知带来的所有感觉。比如那天提到的问题:那个所谓是世界末日的冬至之夜发生了什么?我无从知晓,相信也永远不会有人知道。但我同样相信,那天一定发生了一些,鲜为人知的事情。我这里说是“鲜为人知”,因为我知道,鬼神之流一定会知道。我知道鬼神原本一体两面,神话和传说不过是成王败寇,就像是我们的历史一样,那就是被胜利者书写着的谎言。就好像是历史上的每一个冬天的寒冷积蓄起来,在那一瞬间压向我的身体,那是一种血液流动被瞬间封住的感觉。
 
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冬天,早已用烂的对寒冷的形容词,让我无法去表达。 澄澈的水冻结成黑色的万古玄冰,如同水晶,闪耀着炫目的颜色。但这种颜色,名字被称为死亡,像是触手一样,延伸到每一个被太阳点成光明的角落,和黑暗覆盖的夜晚。随着范围扩大,连接着无法言语的寒冷,冻结所有的情绪,把自己变成赤红色的一盆火,无力熔化那坚硬的冰层,只能把自己焚烧得烦躁,陷入眩晕。时间和空间的每一个细微的角落里,都完完全全没有一丝一毫的生机和阳气。无法把生发出来的气收藏回身体,我知道这样会迎来一个压抑着的春天,不知该用哪一个恰当的词去形容。雪花就在这时候开始飘了。越来越大,地面变成圣洁的一片。淡蓝白色的天上,挂着好像是一团空隙的、空洞的太阳,拉出着,长长的、没有温度的阳光,一点也不会刺眼。
 
面对着一个晴朗且温情的“大雪”,我却看见他落寞的眼神。
 
那两个人的心啊,相隔一个光年那样的寒冷,你无法在那块冻成坚冰的心脏上留下指纹。
 
最后,就连你也疲惫了,留给我一个没有温度的唇。
 
她起身离开,好像是一个虚妄美好的梦境,一个不想醒来,但是不得不回到现实中来的梦境,像泡沫一样破碎了。
 
不远处有几个小孩,露出惊恐的神色,冲着我的方向,指指点点:“看,她就坐在那里。”
 
“奇怪,刚才还在呢!”
 
“难道是……像烟一样消失了?”
 
我带着双眼看着身边的空无一物的,孤单的长椅。风吹得摇晃的淡淡的黑灰色影子,说不出来有多么的诡异。
 
我看着那团影子,好像沉浸在了一种莫名的境界里面。我开口了,却不能发出自己的声音:“那是你吗?”
 
她的声音不知从哪里传过来,似乎虚妄着,无依无靠:“不,那只是一个影子。”
 
我知道,影子代表了一种神秘,活着的人永远都不会懂得这种神秘的意义。因为,我曾经读过那样一句话:“所有知道影子真身的人,他们都已经死了。”失魂落魄的自己,竟然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自己的房间里的。
 
房间里面,有一面镜子。而镜子里面,是一个看似相同,却完全相反的异世界。如果你把他打开,两个世界就会开始互相交错、覆盖。我似乎在镜子里面看到了她的身影,朦胧间我发出了声音:“那是你吗?”
 
“不,那只是一个镜像。”依旧是飘飘忽忽好像没有根的浮萍一样的声音。
 
迫切的思念让我没能注意到,那团影子,就一直那样跟在我的影子边。那是一个立体的影子,并没有贴附在哪里。它就那样站在光的对立面和反射面,静漠地面对着,这个世界上的,一切可见的物体和不可见的声音。
 
华丽的吊灯在天花板上,以一种没有规律的形式,一闪一闪的。我已经太疲惫,没有精力再去检查是否是线路接触不良。
 
“你想要找到她嘛?”一个声音凭空出现,我猛的站起来,仿佛恢复了所有的力量。我大声喊着,“谁,是谁在说话?”“你想不想找回属于你的东西?”声音的主人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在自顾自问着。那种瞬间的无力虚脱,让我这个软倒下来。不知名的原因,我颤抖着,看着地面,“她是我的,我一定要找回来。”说完这句屋子就陷入了黑暗。
 
只有黑暗才是永恒的。
 
永恒的安静,在空荡荡的房间里面,好像是在嘲笑我。但是,谁又管他们呢?我需要的只是冷漠,飘飘忽忽的冷漠,好像一切是一个梦境。
 
 在屋子的角落里飘起一些淡蓝色的光点,在光点中有一个似乎很熟悉的黑色的身影,他的眼睛一个是红色的,一个是紫色的。我明明没有见过这样的存在,但他实实在在存在在我的记忆的某一个被抛弃的角落里面。我无力地瑟缩着,发出一句话:“你,你是谁?”黑影站在角落里,“我是听到你的呼唤而来的。我问你,你想找回属于自己的东西吗?”我虚弱地点了点头,黑影说“把你的灵魂交给我,你将拥有特殊能力。”无边的欲望是可以蒙蔽一个人的思考能力的,我咬咬牙,发了狠心,说:“好,只要能找到她,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黑影慢慢的靠近我,一分钟不到,无边的睡意,劈头盖脸地压了过来。
 
醒来后,我已经不再能记起昨晚到底是不是梦,也记不起昨晚那个黑影的样子。轻轻自嘲一笑,伸手拉开窗帘,阳光打在我的身上,那是一种被尖利的针头刺穿的难忍的疼痛,我急忙遮住眼睛,放手拉上窗帘,呆在不透光的屋子里,什么也不能思考。
 
就好像是一个影子,就好像是一个梦境。
 
好不容易熬到晚上,我看向外面,月亮,是红色的。
 
灯已经完全坏掉了,开关成了一个无用的摆设,而刚好现在的自己极度怕光。我不记得变成这样的因果。我是否需要这些记忆?这可能已经是我不需要更多地思考的问题了吧。
 
因为,作为影子,就可以,永远地在一起了。不必去在乎沧海桑田,也不必去在乎,人来人往的世间了。
章节列表: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