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乡土 > 长篇小说《流泪的红叶》连载五十五
  • 文章信息:
长篇小说《流泪的红叶》连载五十五

长篇小说《流泪的红叶》连载五十五

作者:闲云雅鹤

浏览量:

类型:乡土

连载完成:连载中...

上架时间:2019-07-04

收藏
评价这本书:

最新章节:

图书介绍:
 55
 洪叶听了半天怎么是呼噜声?她才起床一看笑道:
“哈哈,我小弟睡着了!我出事的那一个多月里全是他在跑前跑后处理事情,够他辛苦的了。”她当着两位记者解释后又轻轻地拿了过来。可刚拿到手,惊醒了她弟弟,又要来抢。洪叶心疼地说:
“老三,你休息一会儿,我来读,同时也想欣赏一下他们拍的照片嘛!”
“嗯。要得嘛!我也来闭着眼睛感受一下其中的美妙。”她弟弟高兴地说。洪叶一边读,一边欣赏着那图文并茂的篇章,越读越有味:
“拾着红叶前行,看山听山语,看水听水声。山山水水令人目不暇接,我们同行者中跑得快的,在前面走着拍着,先前还听到说话声,渐渐便看不到人影。旅行者较多,大凡背着包,扛着摄影器材,有专业的,细心调整光圈、光速、焦距,不断变幻角度与镜头,多包的衣服,帆布帽子,带三角架的相机,一看行头服饰便知;也有业余的,拍摄‘到此一游’作品,傻瓜相机一举,‘咔嚓’便搞定。我的相机来时出了点问题,拍了十几张便再无反映。所以,只好用眼睛去感受,用心灵去记录,边走边拾红叶,慢慢走,观山观叶,心洗如镜……
在这山中栈道走了好长好长的路径,居然不见一个人影来往,只有叶沙沙,水淙淙,山静默。手里捏着红叶,让它给我慰藉。终于,望见小路的前方一道铁索桥,还有一座房屋,一楼一底。屋檐挂着两个红灯笼。听见人声了,我们的同行者正在与当地人交谈,铁索桥入桥处路边一块石碑,碑上雕刻着当地俗语:‘不是韩溪一夜涨,哪得汉家四百年’!桥尾是驿站,据说,当年萧何就是在这里追上韩信的。据当地人讲,这路一直往前可直通汉中,这里原是古代的‘米仓古道’,我们走过的栈道共两公里。原来路是有点远哦,穿着高跟鞋往前,因为景好,倒忘了路途远近,觉得一路很轻松。
从牟阳故城拍照,参观。五六个帐篷搭建在一块草坪地上。旁边还有一些做饭的家什,大米,蔬菜,佐料,原来是一群来自重庆的自驾游旅游行。感受着牟阳故城,当年诸葛亮屯兵在这里,演习,训练,也曾被这里的夜空覆盖被这里的日月照耀吧!在历史的纵深处,我们只能猜想,模拟,却不可能真正去追回。车再往前行,不足三公里,到达我们夜晚停歇的住地——锦锈森邻。周围是山,中间是一方巨大的平地。秋天,大片的农地里收割后留下的玉米杆桩还在,有点枯黄,有点萧瑟。早在楚汉时期与三国时期,这片平坦肥沃的土壤都是兵家极好的粮草贮备库,兵马演练场,眼前不觉浮现出手持刀枪剑戟的兵甲,猎猎旌旗舞动;耳畔有千军万马的呐喊,响彻天霄。青山无言,默读过往的所有历史,红叶翻飞,铺洒深秋的眷恋……
在这光雾山景区,我们看景,在心底也谱写着轻灵的乐曲。此处,既有沧桑古迹,又有山水柔情。乾坤运转,融苍劲大气与柔情细腻于一体,像父亲像母亲,滋润着世代儿女生息繁衍。轻轻,再轻轻,生怕我的脚步惊醒了大地的美梦。忘我,人是景,景是人。凡心被雨露清洗,这样的时刻,思想跟不上眼睛。其实,人类的智慧不是无止地用于对自然的索取,与自然和谐相处,无须太多的心思。这儿,适合休养生息。
踩着红叶,这一大片景被摄影者们与画家们喜爱。它有个好听的名字——天然画廊。画册上它是光雾山红叶标志性的图片,听着耳畔不断涌起的惊叹声,在秋季里到来的人们,不虚此行,哪怕路途遥远,哪怕重山阻隔。红叶在这里很大气,地上厚厚的叶像一层红地毯,踩在上面,不禁挺胸昂首,该是庄严而肃穆地走过,山风拂来,似音乐,在林间欢快地流淌。只是,这一切美景,缺少一个男主角,否则真的以为是踩着红地毯步入神圣殿堂。
人说红豆寄相思,红叶却是传情物。它没有红豆的壳包裹,它无须欲语还休的羞涩。大大方方地挂于树梢,在风中摇摆。它是山里的妹子么?招唤着渴望爱情的人们,‘摽有梅,其实三兮。求有庶士,迨其今兮。’哥哥你大胆地往前走,心中有爱就说出来。山里红叶不染凡尘杂念,纯朴自然,动人美丽,任何伪装或俗念在这里都变得不合时宜。
树很有特色。粗壮,树杆上满是苔藓,湿润的空气适合蕨类附生,与之相伴。路旁一小山坡上,有根祼露于地面,弯弯曲曲,向四周发散开来。叶在根茎上凌乱地铺着,根露于地面依然生机勃勃,如同母亲的手想要牵着离家的孩子归来么?红叶红叶,漫山遍野都是,秋意浓,秋意醉人呵!在光雾山看红叶,体会着毛泽东诗词中的‘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所描绘的意境,对诗词有了更深的理解。面对秋之热烈与壮阔,不禁令人心胸开阔,激发了他‘苍茫大地,谁主沉浮’的思考与谒问。看山,睿智者看到了思考,思想家看到了哲理,艺术家看到了画卷,道家看到了淡泊人生。无论它的终极是什么,红叶,苍山,古柏,翠竹都带给我们精神盛宴……”洪叶读着读着也被这华丽的辞藻,优美的风景照还有那铿锵有韵的铁轨‘咔嚓’声陶醉了……”
两位摄影记者侧身一看,她俩姊妹已经呼呼大睡,都只是淡淡地一笑,比划了手势:让她们多睡一会儿吧!王雪梅习惯地看了看手表道:
“哟!吃饭的时间到了。”王雪梅正要起身去买盒饭。乘务员推着盒饭来了:
“请问,您们吃盒饭吗?”刘忠俊比划了4个手指。王雪梅掏出了40元钱拿了两盒京酱肉丝饭,两盒回锅肉饭。将两盒回锅肉盒饭递到了她两姊妹的床前,轻轻拍了拍洪叶的肩膀……
 
 
章节列表: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